日本戦国鉄砲傭兵隊-根來眾、雜賀眾(下)

日本戰國鐵砲傭兵滅亡

本能寺之變 孫一逃亡

「本能寺の変」使雑賀衆内部関係也為之一變。

天正10年6月3日早晨從堺來的情報「織田信長掛掉了」,親織田派的鈴木孫一失去最大的靠山,那個夜晚就從雜賀逃走,4日早上積怨已久的雑賀反織田派蜂起放火燒毀孫一的居館並攻擊孫一同黨。

以後雑賀舊反織田派的土橋氏返回雑賀衆主導。土橋氏與根来寺的泉識坊有深厚淵源,加強與根来寺合作関係。

接著修復與「雑賀三組(三緘)」與宮郷太田氏的関係,因此根来・雑賀連合共同對抗羽柴秀吉的聯盟形成。

雑賀眾再度成為獨立立勢力,舉起「反秀吉」的立場。

根来・雑賀衆擁護紀伊守護畠山貞政為紀伊名義上的盟主,更得到紀南的湯河氏的支援。

這些人組成紀州聯盟軍,準備抵抗信長的霸權繼任者-豐臣秀吉

大坂襲撃 紀州連合

天正11年(1583年)3月、根来・雑賀衆與粉河寺衆徒、日高郡的湯河眾・玉置氏加入向和泉出撃。

e0040579_205623.jpg21日,秀吉從尾張出陣。翌22日、紀州聯盟軍分二方向進攻

一是雜賀衆土橋平丞兄弟率領4500人攻撃岸和田城。

二是準備占領堺,驅逐秀吉任命的堺代官松井友閑

26日紀州聯盟軍進攻住吉、天王寺與大坂城留守的蜂須賀家政生駒親正黒田長政等作戰。

還正在建設途上的大坂町全無防備,紀州聯盟軍破壊放火燒燬住宅,又縱容士兵如盗賊跋扈的略奪「亂取」岸和田城周邊地域(岸和田合戦)。

此攻勢是德川家康背後策應紀州聯盟軍在紀伊威脅和鉗制秀吉,豐臣秀吉在小牧・長久手戰役失利後準備出陣,紀州聯盟軍阻撓了秀吉向德川家康進軍日程,只好灰頭土臉的先返回大坂平亂。

這個時期、根来・雑賀衆還跟四国的長宗我部氏取得連絡,準備擴大聲勢。

秀吉紀州征伐

在秀吉和家康和解後不久的天正十三年(1585年)2月,為穩定大坂地區的安寧,秀吉調集大軍開始了紀州征伐戰。

紀州連合軍以20000兵力阻止秀吉10大軍的進撃。

e0040579_2044871.jpg



紀州連合軍 泉南防衛線


紀州連合軍的最前線泉州城,沿著千石堀、積善寺、畠中、沢城一線從海灣沿山路・築了共計12個城塞防線。合計9000兵を配置迎撃。

防禦陣地的構成以根來眾泉州大本營積善寺為中心,東端是有〝當國第一堅城〞之稱的千石堀城扼住往紀州通路。

3月21日秀吉對紀伊侵攻開始。秀吉親自指揮十萬、由甥羽柴秀次當先鋒、也從海灣沿山路分成23段布陣。

另派小西行長率領水軍從海陸兩面攻擊紀州連合軍 泉南防衛線。

根来眾 千石堀城攻防戰

首先秀吉午後4時決定從防衛線的東端千石堀城開始攻擊。

千石堀城城將是有「根来一の荒法師」之稱的猛僧大谷左大仁的根来衆精鋭1500人、其他有婦女等非戦闘員5000人參加防禦工事。

秀吉軍主攻大將為羽柴秀次,副將有堀秀政筒井定次長谷川秀一等諸將計30000人。

筒井・長谷川・堀勢共計15000人進撃,如潮水一般的大軍伴隨著震天動地的喊聲從四面殺來,根来眾城兵500餘人突然殺出來,旁邊弓箭與鉄砲齊發。城內射出來的鐵彈猛烈的程度,就像往平砂壺播撒芝麻一樣(「城内より鉄砲を放つこと、平砂に胡麻を蒔くがごとし」),秀吉軍受傷者眾,中彈慘叫聲不絕於耳。

屬於筒井定次軍的大和衆・伊賀衆約8000人在戰鬥中,就遭根来眾城兵銃擊死傷者數千人,攻勢受阻。

看到筒井定次軍的苦戰,羽柴秀次推測千石堀城臨時建造的側面防備會有疏漏,加派田中吉政渡瀬繁詮佐藤秀方直属的将兵3000人從城側面突撃。但是沒想到還是遭到根来眾箭雨・鉄砲雨的洗禮反擊,死傷慘重。

秀次也投入馬廻(親衛隊)終於突入外城「二の丸」,根来眾城兵壯烈戰死300多人,再準備衝入本丸之際,遭根来眾城兵弓・鐵砲所阻,又被大谷左大仁殺退出城。

一連串的攻防、秀次軍死傷者在約一小時的時間內就高達1000多人。

此時、筒井軍中有個叫中坊秀行的士兵(一說羽柴秀次の手兵・吉田孫介)與伊賀衆分支部隊(搦手:主力部隊外的分支部隊,主要任務為突擊、挾擊、埋伏等)迂回偷偷摸摸靠近城,中坊秀行往城内射出一火矢。

這支火矢剛好不偏不倚的落在城內的火藥庫,引燃了裏面存放的大量火藥、頃刻間,從千石堀的城內發生了震耳欲聾的大爆炸,守城部隊頓時陷入一片混亂,這大爆炸成為「當國第一堅城」落城的致命傷。

大谷左大仁與根來眾全被燒死(一說大谷左大仁被島左近所討取),殘餘的根來眾城兵全部出城戰死。

秀吉下令城內所有活的生物全部殺死的殘酷命令(「人も動物も皆殺し」厳命),千石堀城城内從5000名非戰鬥員之婦女到馬與犬猫等全滅。

畠中城攻防戰

畠中城內的駐軍大多是是日根郡的地方武士與農民兵組成,秀吉軍派攝津國岸口田城城主中村一氏做攻城作戰。

在千石堀城落城的3月21日夜間,城兵燒燬城池撤退。

積善寺城攻防戰

3月21日的黃昏,泉南防衛線中心積善寺城戰鬥開始。井出原右近山田蓮池坊指揮根来衆城兵。

秀吉軍大將為細川忠興大谷吉継蒲生賦秀池田輝政。根来衆城兵佈陣城外3小要塞以投石兵・弓箭隊・鉄砲隊全面發射,與先鋒細川忠興軍展開激戰。

細川勢犠牲慘重,蒲生勢前來戰線支援,細川勢的松井康之領頭衝殺攻撃,根来衆外圍陣塞被破毀,退回城內籠城。

翌22日、貝塚御坊的住持卜半斎了珍(紀伊国根来寺の出身)出面調停勸降,積善寺城開城。

沢城攻防戰

西端沢城守城的是勇将的場源四郎(鐵砲無賴、小雲雀)雑賀衆面對秀吉軍高山重友中川秀政的攻擊。

的場源四郎暱稱「小雲雀」因小雲雀飛行習性為定點懸翔、然後突然垂直鑽升..如此反覆;的場源四郎像這種鳥擅埋伏狙擊、割首級然後快閃繼續佔位伏擊..

高山重友中川秀政部隊爭先恐後湧入,照樣遭到雑賀衆城兵的鉄砲攻擊,很多士兵負傷。

中川秀政親自站在槍林彈雨的陣頭前線指揮攻城,攻破沢城的「二の丸」進逼本丸,的場源四郎眼見大勢已去,率少數部屬突圍而去。

據守本丸雑賀衆只好提出投降,羽柴秀長得到秀吉「保你平安」許可的誓詞,23日沢城開城投降。

沢城開城投降後和泉南部的紀州側城砦群全部陥落,泉南防衛線壞滅。

日本戰國鉄砲傭兵隊-根來眾、雜賀眾,可以說是戰國時代質量最佳的第一火槍隊,通常敵軍先鋒遭鐵炮擊退或受阻,通常會研究對策而延緩攻勢,所以根來眾、雜賀眾以強大火力守石山本願寺時竟堅守了10年。

但是,他們堅固守護的和泉的前衛城城寨群,從秀吉陣營的攻擊開始了三天就崩潰了。

這是因為秀吉以「何人撃ち殺されても決して退かず」方式,也就是臺灣諺語「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無視犧牲,打死不退,不斷的攻擊再攻擊,這對紀州方面來說完全是出忽預料之外的結果。

根來寺炎上

e0040579_615914.jpg3月23日、泉南防衛線壞滅之際,秀吉從岸和田城出陣前往根来衆大本營-根来寺。根来衆的主要兵力仍在和泉戰線,無法回救根來寺。

當日秀吉軍突破大手口坂本城門、搦手口桃坂城門,根来衆守不住城門,根来寺毀滅迫在眉睫。根来大善(霜盛重)在寺中心做最後的微弱抵抗。

殘餘的僧侶逃亡,根来寺在無抵抗的情況下被制壓。當夜根来寺突然冒出火花,本堂、多宝塔(大塔)與南大門一部被燒為灰燼。

根来寺持續燒了三天,天空被染成紅色連在貝塚的本願寺顯如都看到了。率領150丁鐵炮前來援救根来寺的雑賀太田左近已援救不及,帶著和泉戰線逃回的根来殘衆往太田城撤退。

而從根来寺逃出的根来衆首領津田監物逃到高野街道與村道分岐點附近被増田長盛殺死。

日本戦国鉄砲傭兵隊-根來眾實際上覆滅。(根來眾殘部根來大膳逃往伊勢成為家康的屬下,隨著50人被配屬成瀬正成,江戶幕府百人之一的根來組的原型隨之產生。)

隔日24日,秀吉軍也燒燬了粉河寺。

雑賀荘覆滅

以小西行長總大将(船奉行)帶領九鬼嘉隆仙石秀石從水路攻入雑賀荘。
早在22日時、有田郡的国人白樫氏寝返與秀吉軍內通率領雑賀荘的岡衆造反、雑賀陷入大混乱。

同日雑賀衆首領土橋平丞倚靠長宗我部元親的船逃亡四國的土佐。(土橋平丞後來自殺)

翌23日に羽柴秀次先鋒進入雑賀荘,24日秀吉本部大軍也從根来寺渡過紀ノ川北岸西進雑賀。

同日、羽柴秀次包圍粟村土橋氏居館,放火燒館,整個雑賀荘地域三分之二被燒燬,僅鷺森寺内及岡城・宇治城無事。こうして雑賀荘は「雑賀も内輪散々に成て自滅」と評される最期を遂げた。

雑賀衆残黨逃往最後據點太田城籠城。

另一方面仙石秀久中村一氏小西行長別働隊組成紀南派遣軍開始紀南制圧,「盟主」畠山貞政湯河直春敗走,10月23日高野山降伏,武装解除。

雑賀衆最後抵抗 太田城攻防戰

雑賀荘淪陷後,天正十三(1585)年3月25日、秀吉繼續太田城攻略。(第二次太田城の戦い)

秀吉透過本願寺顕如通知鈴木孫一中村一氏前往太田城勧降,雑賀衆太田黨總帥太田左近拒絶,於是秀吉開始展開總攻擊。

一路破關斬將的秀吉派先陣堀秀政(3000兵)、二陣長谷川藤五郎(3000兵)、三陣前野甚兵衛(3000兵)開始猛攻,準備一舉拿下太田城,太田勢5000埋伏在太田城附近森林內,以鉄炮隊數百支發出彈雨撃退,53人死亡,數百人受傷。

據說太田左近雑賀衆使用了新戰術「時限発火装置」。

太田勢給了秀吉一個下馬威後,撤回太田城。這使得秀吉非常火大。

3月28日、秀吉阻斷紀の川的河水,開始他重演在備中高松城的詭計-水攻。在離城300公尺處周圍築堤,用大批民工築堤防高7公尺,全長約7.2公里。

太田城水攻是日本三大水攻中規模最大的水攻戰役(另2個水攻城是尾張竹ケ鼻城、備中高松城,但若加上1590 年達28公里的忍城水攻之役則成規模第2大的水攻戰役)。

e0040579_20433559.jpg


日夜趕工事在6日間完成。4月1日開始注水,雑賀衆不幸遇到從4月3日数日間降下大雨,水量激増。太田城成為如孤島般的浮城。

羽柴秀吉軍在太田城北方1公里處的の黒田設立本陣,秀吉軍中川藤兵衛佈置13隻安宅船準備攻擊太田城。

船的先端改造添加有一大板子以防鉄砲與弓矢攻撃,而太田左近選出擅長游泳的好手,潛入13隻安宅船底打洞使船沈没。

4月9日,切戸口間的堤防決壊,水倒灌入宇喜多秀家的陣地內,許多人被淹死。秀吉軍花了数日時間才將堤防修復。

4月21日、羽柴秀吉再度發動安宅船攻城,小西行長的水軍船導入堤內,動員安宅船裡的大砲動員攻撃、一時間秀吉軍佔領了太田城大半城域。

太田左近率領城兵以鉄砲防戰,秀吉軍損害擴大慌忙撤退。

太田城1個月的籠城,漸漸的物質缺乏與士兵士氣開始衰弱。

太田左近因秀吉「水干し」斷糧法,兵糧用盡、命島田新三郎去跟蜂須賀正勝傳達願以自己的命換取太田城5000城兵的存活。

蜂須賀正勝傳達此要求,秀吉同意、但不只要太田左近的命還要52名雑賀衆幹部的命。

同年4月24日早日蜂須賀正勝、前野長康前來太田城,太田左近等53名雜賀勇士切腹自殺以換取城民的生存。不久一艘堆積53人首級的小船從太田城運出,這是根来寺落城1個月之後的事。

秀吉釋放降伏的太田城城眾,農具與家財等獲得保存,但武器没収。這是日本史料對「兵農分離」政策確認與武器没収的「刀狩令」的開始。

秀吉破壞宮郷精神支柱日前宮社殿、並没收社領。

太田城以外還有零散雑賀眾在一些小據點持續抵抗。

佐武伊賀守的場源四郎在小雑賀城籠城,守了32日後,佐武伊賀守投降,的場源四郎成為浪人,日本戦国鉄砲傭兵隊雜賀衆的槍聲從此絕響。

紀南的岩室城的畠山貞政敗走,在岩室城落城之時下落不明。

湯川直光的湯川眾與秀吉和議,紀州戰亂結束。

雑賀孫一 消失

秀吉認為歸順的鈴木孫一雑賀眾仍存在是危険的,命令藤堂高虎鈴木孫一約訪粉河時,予以謀殺(一説強制鈴木孫一自殺)。

傳奇的「雑賀孫一」消失.............................。
[PR]
by cwj36 | 2010-08-16 14:53 | -古代日本-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