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義弘的泗川戰役

e0040579_2158165.png


日本突圍之神 鬼石曼子
泗川戰役 島津義弘軍團


e0040579_1514549.jpg慶長之役開始,戰爭濫殺尤其殘酷,日本開始以削鼻子來計算戰功,只要是鼻子,還不論是否為男女老少非戰鬥員,也被認為是戰功對象。

島津義弘就是經全羅道南下海南掃蕩的日將。

隨著日軍全羅道掃討戰的順利推進,1597年9月16日,日本水軍對鳴梁海峽的控制(李舜臣因全羅道根據地全部淪陷,率領所剩水軍往北方退却200里),日軍陸海兩軍得以達成戰略呼應,從而完全達成了全羅道的制壓計劃。

第一次蔚山戰役,明韓聯軍大敗後...

泗川地處朝鮮半島陸地的南端,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一條狹長的泗川灣,是海外通往韓國首都漢城最便捷的通道,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

而且是日軍防線中的釜山和順天、南海中間,如此地陷落,則西邊的小西行長所部將被明軍分割包圍。

而如此重要的一個據點,僅僅只有島津義弘和島津忠恆所率領的島津軍7000人。

島津義弘又否決了向宗義智軍和立花宗茂軍求援的計劃,故此戰,島津義弘在絕對兵力劣勢的情況下,將迎戰來襲的中朝聯軍。

1592年4月14日開始,日本侵略軍從南部海港城市釜山登陸,45天後,佔領了戰略要地泗川,並向重鎮晉州突進。

不到兩個月,朝鮮國土大部分淪喪。

1597年(慶長2年)豐臣 秀吉第二次發動朝鮮戰爭,慶長3年8月18日(1598年9月18日)豐臣 秀吉病逝。

對在朝日軍保密,德川家康等五大老研議後並準備從朝鮮撤軍。

1598年10月(日本慶長3年9月 明萬曆26年9月),明韓聯軍的第二次攻擊計畫分為水陸齊頭並進,對沿海日軍各處要塞同時形成壓力,促使敵各處守軍以及海路不能互相支援,從而避免蔚山之敗的教訓。

陸上明軍兵分三路:

東路軍麻貴,率聯軍3萬,攻打據守蔚山的加藤清正部。

西路軍劉綎,率聯軍2萬餘人,進攻順天和釜山的小西行長部。

中路軍李如梅,後 替換為董一元(Ton Yuan),率軍3萬7千人,進攻盤踞泗川的島津義弘(Shimazu Yoshihiro)部。

水路則有陳璘會同李舜臣的明韓聯軍聯合艦隊。

此次聯軍總兵力也大大加強,約為8萬人左右。

如3路順利戰勝,明韓聯軍計劃將揮軍日本九州。

泗川戰役

Battle of Sacheon (1598)

中路董一元部3萬7千人加上朝鮮軍號稱「20萬」,起初進展順利,9月底先攻取晉州,再拿下泗川。

逼的64歲的島津義弘背海臨時築起工事防守。日軍臨海設防,沒有海軍支援。

董一元與當時的麻貴張臣杜桐達雲並稱大明朝邊關虎將。

1594年董一元殲滅蒙古最兇悍的伯言兒部,連不上朝管事的明神宗都高興的進封董一元為左都督,加封其太子太保銜,賜世襲本衛世指揮使。

而日本戰國名將島津義弘除陸上作戰勇猛外,還精通水軍指揮,是罕見的水陸兩棲作戰人才。

而且他還有一項獨門絕技—突圍。

島津軍作戰時一定勇往直前,撤退時必定有人必死殿軍,勇猛、兇殘,不怕死,即使寡不敵眾也敢打,其勇猛頑強連豐臣秀吉也望而生畏。

泗川原有的城被稱為舊城或老營,其城牆在新城(泗川倭城)東北約一里遠的高地上。

日軍之所以建造新城是因為舊城在平穩的丘陵上,並非險要之地。

島津義弘與嫡子島津忠恒的島津軍一起紮營於泗川倭城內,並在泗川陽城、永春砦、望晉砦、晉州城、昆陽城五處據點各安置了幾百人的部隊,作為前哨。

川上忠實

董一元停軍於南江右岸,等待著進攻順天的西路軍的捷報。

因為若西路軍敗北,則順天的日軍有可能前來應援泗川。

泗川古城日本守將 川上忠實 手下只有500人, 要想守城宛如螳臂當車。

數日前川上就接到了島津義弘的命令,預計於次日清晨撤回新城,正在對營地進行善後。

雖然津島義弘再三派使者催促川上儘早撤退,但川上放不下薩摩隼人的面子,不想被認為是懦夫,故意拖延了時間。

島津軍的川上忠実500兵力守泗川古城,島津川上軍派瀬戸口重治敢死隊奇襲明韓聯軍1萬石的食糧輜重成功。

而中韓方則宣稱膽小的日軍棄守泗川古城逃跑前自行燒毀了自己的存糧,燃燒了2天2夜。(※日軍會無聊到放這麼多糧食在泗川古城?lol)

由於明韓大兵力連合軍的食糧不足、食料庫被燒,董一元不得已從等待援軍的圍困戰變成速戰速決的攻城戰。

9月26日,董一元終於開始了進攻。

據說是在朝鮮軍將軍鄭起龍的催促之下才最終下定決心的。

9月27日,明軍董一元剛剛到達泗川,先鋒李寧就等不及了,28日夜便率軍1千,夜襲潛入了泗川古城內。

川上忠實日軍遭到突擊,隨即組織反擊。

李寧由於過於靠前,被日軍圍攻,戰死。

董一元帶領大軍隨後趕到,一頓猛砍猛殺,全殲守軍,擊斃日將相良豐賴,主將川上忠實身中數箭,身負重傷仍率領100餘人殺出,逃進泗川倭城。

泗川倭城

e0040579_074115.jpg


島津義弘7000人據守泗川倭城,地勢險要,三面環水,易守難攻。

島津義弘倚仗強固的泗川新城強固展開陣式,並配置伏兵。

島津義弘使用大量鉄砲防守,埋地雷暗算明韓軍。

日軍還以鐵釘、鐵片塞滿大炮炮膛, 轟擊明軍後翼, 企圖讓明軍首尾不能相顧。

明將茅國器葉邦榮彭信古等進攻泗川倭城的大手門,一時間戰況變得膠著異常。

島津義弘派出的伏兵,不斷的偷襲搞亂明韓聯軍的隊列。

展開薩摩島津家的得意戰法「釣り野伏せ」,吃掉或損傷明韓聯軍的小部隊。

這時有白色與赤色二隻狐狸從城中往明・朝鮮連合軍方向走去, 看到二隻狐狸的島津軍、以稲荷大明神顯靈是勝戦的預示來鼓舞士氣........

大炮衝車

董一元見久攻 泗川倭城不下, 島津鉄砲隊還使的明軍死傷慘重, 心下焦躁, 便亮出王牌攻城兵器, 一輛載著大炮的衝車。

在一衆明軍的努力推動下,衝車上的炮口緩緩向泗川倭城城門推進。

島津義弘眼見情況危急,主動打開城門,日軍敢死隊 嘶叫著衝進明軍陣中, 以近身肉搏戰術抵擋大炮衝車的推進。

並 立刻下令城牆上的士兵向大炮衝車投擲燃燒瓶, 焙烙等, 打算火攻。

雖然衝車是木制, 但由於披了牛皮, 也不太容易燒著。

但衝車上由於載了火炮, 即也攜帶了火藥炮彈等物, 根本見不得半點火星。

只聽見突然爆炸聲震天, 雙方正在大炮衝車附近廝殺的士兵被一陣火光送上半空, 慘叫聲不絕。 爆炸的火樹飛落明軍董一元指揮部後方。

董一元的悲運

正當董一元準備發動總攻擊的時候,一陣猛烈的巨響卻在他的身後轟鳴而起。

爆炸發生在明軍部將彭信古的大營中,並引發了營中火藥庫連鎖效應,許多明軍士兵被當場炸死,火光衝天而起,食糧不足,士氣低迷的董一元軍心頓時大亂。

這時島津義弘一看明軍大營發生爆炸,隨即命令日軍出擊,使用島津「車撃ち」鐵炮戰術,不斷前進射殺明韓連合軍。

e0040579_15454965.jpg


慶長3年(1598年)10月1日混亂中的明韓連合軍大敗,義弘堂弟島津忠長率領100兵還表演出一路追殺朝鮮10000大軍的驚奇場面。

據非正式或有些誇大估計,中朝聯軍共有3萬人被兇猛的島津軍砍下鼻子。

e0040579_02023395.jpg

島津義弘把所斬明朝聯軍的鼻子清點完,用鹽醃、石灰拌好;裝入木桶,運上船,由專門的奉行官押送回日本。

後來在與所有朝鮮戰役所有的戰功鼻子收埋在日本京都的方廣寺之「鼻」內。

露梁 李舜臣討取

10月15日,日軍接獲全面從朝鮮撤退命令,駐泗川倭城之島津主力,在島津義弘率領下,與從南海開來之宗智義部船隊會合。

1598年11月,明軍會同陳璘李舜臣率領的明韓水軍,集中力量,包圍了小西行長,切斷了他和島津義弘的聯繫,準備一舉消滅敵人。

小西行長被圍數月,糧盡援絕,第一軍團的小西行長被困在全州進退不得,他派人四處求救,終於找到了島津義弘

島津義弘宗智義船隊會合後,共有兵力 1萬餘人,艦船5百餘艘,於午夜開始通過露梁海峽來救小西行長。

陳璘李舜臣獲悉日援軍西進的情報後,立即命老將鄧子龍駕3艘巨艦為前鋒,埋伏於露梁海北側。

陳磷率明 朝水師主力為左軍,泊昆陽之竹島與水門洞港灣內正面阻擊日軍,待機出擊;以李舜臣率朝鮮水師為右軍,進泊南海之觀音浦,待機與明軍夾 擊日軍。

11月12日午夜間海戰,聯軍三面合圍,在露梁海域與日軍展開東亞近古時代規模最大的海戰。

及至天亮,日軍死傷慘重。

島津軍主力為掩護日軍撤退幾乎全部被殲,艦船也幾乎全部被擊毀擊沉。

島津義弘後率只50餘艘戰船突圍而去。這一戰中,明韓聯軍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李舜臣鄧子龍皆戰死。

泗川戰役與露梁海戰使島津義弘「鬼石曼子」(おにしまづ 石曼子しまづ的中文讀法與「島津」的日文讀法「Shimazu」相近))之武名、撼動朝鮮,震驚明國。

現在日本宮崎縣小林市還有以泗川戦勝記念的「輪太鼓踊」舞踊表演。
[PR]
by cwj36 | 2010-07-11 12:33 | 【Total War 島津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