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子氏(Amako)





下剋上的尼子氏傳奇

尼子氏京極氏的旁支,京極氏源於近江佐佐木氏。京極氏在室町幕府中期是北近江國、出雲和隱岐等國的有力守護大名。

京極氏第5代當主京極高秀之子高久,領地在近江國犬上郡尼子鄉,因改苗字為尼子。高久之子持久(上総介)成爲代京極氏管理出雲、隱岐的守護代,居於出雲的月山富田城(今島根縣安來市廣瀬町)。

應仁之亂的主因是八代將軍.足利義政的弟弟義視和兒子義尚為將軍繼承權而鬥爭。同時,山名、細川各擁一派而對立,並在京都大戰。

再者,東西兩軍在地方上互相火併,而各大名家亦為家督繼承問題而鬥爭,使戰火蔓延到地方上,令問題更加複雜化。

在應仁之亂時,京極氏的出雲領國被西軍包圍:東面的伯耆與西面的石見為西軍.山名政清的領地。當時西軍多次引誘出雲的國人眾反叛,而當時中央的大亂亦令國人眾有了擴大領土的野心;再加上京極氏對出雲國人眾徵收過多的稅金作為軍費,成為日後叛亂的契機。

而負責這項工作的守護代尼子清定,雖立下大功,並在九月十一日被加封能義郡和飯石郡的領地,不過收取稅金問題令國人眾十分不滿,終在應仁二年(公元1469年)由國中實力者.松田備前守(能義郡安來莊的十神山城主)利用這個機會,聯同出雲國人眾及伯耆山名氏高舉反守護代.尼子清定的旗幟,同時表明加入西軍。

值得一提的是,松田備前守之所以叛亂,是企圖得到守護一職。因此,松田備前守積極爭取寺社的協助。儘管寺社方最終表示中立,但出雲反叛軍的勢力亦十分龐大,而這場鎮壓騷亂戰亦成為守護代尼子清定控制出雲的第一個考驗!

這場出雲騷亂之中,松田勢採取先發制人的策略,但迅速被清定擊退。之後,清定開始向出雲諸國人眾進行討伐,並揮軍進攻十神山城。松田備前守雖奮戰到底,但在第一次的攻城戰中,包括松田備前在內的出雲・伯耆一揆軍共百餘人被清定勢全部殺死。

9月21日,十神山城亦陷落,松田備前守被流放,其領地也在12月中正式被持清加封給清定,此戰使清定開始掌握出雲國的勢力。

接著,清定將島根半島和美保關的伯耆山名氏擊敗,並攻下其主城.八幡城。因此再次立下戰功而被加封島根郡,加上先前領有的能義郡・飯石郡,東出雲三郡成為尼子氏的勢力範圍。

後來,清定亦得到了位於島根郡的美保關商港代官職。

美保關是位於日本海的日朝貿易航線要點,亦因與李氏朝鮮的貿易的關係而成為當時全日本重要商港之一;毎年得到的稅金達五萬疋,除此之外,商人眾所繳交的公用錢(稅金)如舟役税、關錢等,亦是重要的財源。如此豐厚的收入,除了尼子氏外,其他實力國人眾都想奪得這個東出雲的主要據點。

然而,清定當上美保關商港代官之後,國人眾的野心未有歇止的跡象,終於在文明8年(西元1476年)再次發生由松田三河守發起的國人一揆。

這時,月山富田城的守將.下笠豐前守因京極氏敗於六角氏而反叛,並開城讓國人一揆軍殺入城內,但清定率軍殺出,親手討取一揆軍十五人,最後擊退了敵人,國人眾自此再無力發動一揆。這次富田城攻防戰後,清定得到政經的感狀,並正式鞏固了尼子氏的權勢。

不過戰後,尼子清定在美保關代官職仍不穩固,因為在美保關附近的國人眾三澤氏暗中與尼子家爭奪代官一職,而清定最終因獲得京極重臣.多賀高忠的支持而保有代官職,最終使尼子家在出雲立下了不倒之勢,也是戰國大名尼子氏興起的重要因素;而美保關的收益亦成為尼子一族興亡與否的關鍵。

在此時,清定仍對京極家表示忠心,但亦力保自己對出雲的控制權。不幸政經決定繼續參加東軍,為了應付大量軍費支出,清定繼續替主家在出雲國中強收稅金,再度立下功勳。

因此,政經向將軍足利義政為清定之子又四郎(當時在京都為東軍人質)請求加封官位,在文明6年(西元1474年)六月正式出任從五位下民部少輔,及後在文明11年(西元1479年)又拜領京極政經的「經」字,元服後改名為「經久」。

應仁之亂後,京極氏本家忙於對南近江六角氏的征戰,無暇顧及西國的出雲。在尼子持久之子、經久之父尼子清定(刑部少輔)治理出雲、隱岐時期,牽制了西軍山名氏,壓服了出雲本地的各方豪族勢力。尼子氏開始取代京極氏,成為被幕府承認的出雲的支配力量。尼子家也逐漸從京極家獨立出來。

1458年(日本長祿2年,明英宗天順2年),尼子經久出生於月山富田,取名又四郎。又四郎幼時被送往京都作人質。

約1478年(文明10年),尼子清定引退,不久去世。時年二十餘歲的尼子又四郎繼承家督之位,成為出雲的守護代。拜受主家京極政經偏諱,改名尼子經久。

由於尼子經久年輕又行事傲慢,所以在當地豪族、國人衆中沒有樹立起權威。京極政經在出雲的寺社土地被尼子經久侵吞,使尼子家與主家京極氏的關係日益緊張。

1482年(文明14年),幕府命令尼子經久上繳出雲、隱岐的段錢。尼子經久無視幕令,私自扣押段錢。於是在1484年,幕府下達了征討尼子經久的命令。

出雲的三澤氏、三刀屋氏、朝山氏等豪族紛紛叛離尼子家,起兵進攻月山富田。尼子經久兵敗後被追放,投靠外公家真木氏,從此隱居了近兩年。

京極氏以鹽冶掃部介為新的出雲守護代,入駐月山富田。而此時的京極氏與六角氏在近江連年征戰。為支付戰爭開支,鹽冶掃部介在出雲地區徵收重稅,不僅導致民心背離,也給了臥薪嘗膽的尼子經久以東山再起的機會。

1485年(文明17年),尼子經久拜訪了隱居的原尼子家臣山中勝重(山中勘兵衛),說明他奪回月山富田的打算,並希望得到山中勝重的協助。山中勝重十分支持尼子經久的計劃。於是他們集合了尼子家舊臣龜井秀綱、真木上野介、河副氏等一同謀劃起事。

為了奇襲月山富田,尼子經久聯絡了月山富田城下的鉢屋賀麻黨。賀麻黨是住在城下町鉢屋中以表演歌舞藝能為職業的賤民群體(據說以此來掩蓋他們的忍者身份),又擁有武裝和作戰能力。

每年元旦,賀麻黨都要進入月山富田城表演千秋萬歲舞。這一慣例成為尼子經久奪回月山富田的計策中至關重要的一環。

1486年(文明18年)元旦,外穿表演服裝,內藏甲胄兵刃的賀麻黨70多人按慣例到月山富田城中表演千秋萬歲舞。尼子經久及其家臣隱藏在賀麻黨當中混入城內。進城後尼子經久率眾四處放火,並突襲城中守兵。月山富田城一片混亂,鹽冶掃部介自殺。時年二十九歲的尼子經久就這樣奪回了月山富田。

1537年(天文6年)尼子經久將家督之位讓與其嫡孫尼子詮久(後改名尼子晴久)。新宮党叔父尼子國久為晴久的輔佐役,扶植晴久的勢力。其間國久還平定了三弟興久的叛亂,維繫了家中的安定。至此國久及其新宮党已逐漸成為了尼子的武力支柱。

之後尼子晴久便進攻播磨以擴大版圖,但是由於敵對的大內義隆對尼子家進行牽制,而且有力的國人毛利元就的離反,導致尼子家的大敗。

1541年底,得知出征安藝的尼子晴久被大內、毛利聯軍大敗的消息後,重病中的尼子經久死於月山富田城,享年83歲。法名興國院月叟省心大居士。

尼子晴久致力於將叛離的國人找回,並且於擊退大內義隆的進攻。之後尼子晴久致力於恢復舊有版圖,以出雲、伯耆、美作、隱岐為基礎,對周邊的地區進攻。

1551年大內義隆因為陶晴賢的謀反而自殺後,1552年幕府封尼子晴久為山陰山陽等八國守護。尼子家內部的對立卻正逐漸萌發,對立的雙方便是晴久的尼子本家與國久的新宮黨。

國久與誠久因掌握尼子家部隊主力又戰功彪炳,不免對尼子家當主晴久態度有所驕縱蠻橫不受節制,因而叔姪並君臣關係間產生不快與摩擦。

天文23年(1554年)十一月,晴久在月山富田城召開能樂會,邀請了國久、誠久二人參加。席間,晴久手持酒杯,微微一笑,隔間內驟然伸出數杆長槍,自恃悍勇的國久父子連腰刀尚未拔出便作了槍下之鬼。翌日,晴久親自帶兵前往新宮谷,屠殺國久三男敬久之下的男女老少。

。一般都以為這是毛利元就的反間計,但是近來研究也指出這是尼子晴久肅清自家的作法以強化內部統治。不過尼子家也因此衰退。

1555年陶晴賢於嚴島敗死後,尼子晴久趁機進攻石見,奪取石見銀山,但是與毛利元就陷入拉鋸戰;1560年尼子晴久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死於月山富田城。

毛利元就攻下了尼子祖家居城月山富田城而結束了尼子出雲的霸權,儘管山中幸盛公等人的尼子十勇士的尼子再興運動,也是無法再興尼子家....
[PR]
by cwj36 | 2010-06-26 00:59 | 【Total War 毛利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