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 時宗



(施工中)

蒙古襲來

北條 時宗(日語:ほうじょう ときむね,1251年6月5日-1284年4月20日)是日本鎌倉時代中期的幕府第8代執權(幕府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

北條時宗1251年出生於世襲鎌倉幕府執權一職的北條氏嫡系--小名為正壽丸,父為鐮倉幕府第五代執權北条時賴、母為時賴正室毛利氏。

西元1261年,時宗娶安達義景之女為妻(堀內殿),安達氏是當時除了北条氏外最有力的御家人,所以跟安達氏通婚也能穩住局勢,當時時宗11歲、堀內殿10歲。

西元1264年7月,鐮倉幕府第六代執權北条長時病死,把執權位讓與連署北條政村,只有十四歲的北条時宗擔任第四代連署。

西元1268年,蒙古命高麗派出國使潘阜到達對馬島,會見守護代宗助國。正月到達博多的大宰府,武藤資能把國書送到鐮倉,國書要求日本向蒙古進貢,否則將會派兵攻打日本。

幕府和朝廷大驚,朝廷不能作主,幕府急忙商討對策,北条時宗認為蒙古無禮,不理也罷,結果使者於博多呆等了半年,同年7月返回高麗。

第七代執權北条政村把執權位讓與北条時宗,時宗繼任為鐮倉幕府第八代執權。

1274年文永之役

e0040579_9293720.jpg蒙古國元朝忽必烈早聽說過關於“黃金國”日本的事(當時日本是產金國),當時他正在對南宋用兵,而高麗的抵抗組織“三別抄軍”也使蒙古軍很頭痛。為了應對這些狀況,同時也為了得到日本的黃金,他希望能夠使日本臣服。

嚴令高麗一定要把使臣送到日本。高麗國王派其朝臣潘阜代替蒙古使者傳書。1268年1月,潘阜攜國書到達大宰府。閏1月上旬,國書被送到鐮倉幕府。

當時年僅18歲,掌握幕府實權的北條時宗拒絕回復國書(當時的幕府執權是北條政村,同年讓位給時宗)。2月6日,幕府把國書傳送京都,請後嵯峨上皇御覽。

朝庭經過連日的會議,最終得出了個“不回覆”的結果。但是國難當頭,朝廷也不能什麼事情都不做,由於不掌握軍隊,他們也就只能不斷的在京都各大寺廟進行“敵國降伏”的祈禱。

既然不回復蒙古國書,那就必須有蒙古入侵的思想準備。如果蒙古入侵,其登陸點必然是在北九洲沿岸。

於是,年僅18歲的幕府執權北條時宗命令九州的禦家人構築陣地,積極備戰。同時,為了加強北九洲和山陰沿岸的警備,免除了鎮西九國和山陰四國的年貢,還下令禁止國衙·莊園·本所·領家收取錢糧。

這當然是為了調集兵糧,但是這樣一來,每年本來應該送到京都去的各國貢米都被截留,京都陷入了斷糧的窘境。

當時石清水八幡宮神官寫的《八幡愚童記》中有這樣的記載:「蒙古不入侵,(我們)就都餓死在這裏了。」

忽必烈就已經派6000元軍進入高麗(當時元朝已經建立),進行屯田。1274年1月,趙良弼歸國後,忽必烈為了準備遠征日本,對高麗下達了造船的命令。

為此,高麗徵發了三萬五千民夫,僅在10個月內,建造了大型船300艘,中型船300艘,補給水用的小型船300艘,合計共900艘。

為了趕速度,船型沒有使用堅固的中國式樣,而是採用了簡單的高麗式樣,這在後來就成了災難之源。

為了供給這些軍隊和造船工程,高麗百姓不但要出工,還要提供食物和造船用的木材,以及耕作用的土地和牛,生活苦不堪言,很多人只得以草木為食,因饑餓而死的人很多。

元·至元11年(1273年·和曆永和11年),忽必烈命屯戍高麗的鳳州經略沂都、高麗軍民總管洪茶丘率兵15000人,大小戰船900艘出征日本。

後又設立征東元帥府,以沂都洪茶丘為都副元帥,軍隊增加到25000人。10月3日,從合浦(今朝鮮馬山)出發,5日奪取對馬島,14日攻佔壱岐。19日,在博多灣完成集結,20日清晨,元·高麗軍開始分散在筥崎、赤阪、麁原、百道原、今津等地登陸。

前來迎擊的日軍以築前守護少貳景資為大將,率九州軍1萬人左右,在箱崎設陣待敵。
午前十點左右,兩軍接戰。這場戰鬥,從元·高麗的記錄上來看,是一場元·高麗軍佔據絕對優勢的一邊倒的戰鬥。

剛開始的時候,日軍士氣還是很高的,但是,當博多灣沿岸喊殺聲響起的時候,蒙古軍在博多灣西部百道源一帶登陸,已在此等待了一夜的日本騎兵,並沒有趁機攻擊,而是在元軍登陸整頓好隊型後,才按日本當時會戰的傳統的戰法慣例:以鏑矢(一種射出去有尖厲叫聲的箭)為開始戰鬥的信號,然後武士出來,自報家門,然後就是“一騎討”。

最多也就是一個武士帶著幾十個家兵的衝鋒。然而這一套對元軍完全不管用。

元軍使用的是以鉦·鼓為信號指揮全軍的集團騎兵戰法,往往當日軍衝過來的時候,中間的部隊往後一縮,兩翼的騎兵往上一包,就對敵人形成了合圍,被包圍的日軍就被盡數全殲。

而聽慣鏑矢的日本戰馬聽到元軍的鼓聲也往往發生混亂,不聽指揮,不少日本武士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射殺的。

而且日本武士有割取敵人頭顱以為戰功的習慣,有不少武士就是在割打倒的敵兵頭顱時被其他敵軍殺死的。

元軍在武器上也有極大的優勢。元軍的弓是短弓,看外表似乎沒什麼威力,實際上射程很遠,約有200米左右,而日本的弓卻只能射100米不到。而且元軍的箭頭上有劇毒,哪怕只是擦上一點也可能是致命傷。

然而最讓日軍吃驚的,就是元軍的火炮了。

當時的日軍完全不知道“火藥”為何物,每次看到炮彈爆炸的轟鳴和閃光就嚇的肝膽俱裂,在實際交鋒前日軍陣中就陷入了大混亂。戰至傍晚,各處的日軍都慘敗而歸,全軍爭先恐後的逃入水城。

這一戰,日軍損失慘重,百道源戰場上日軍“伏屍如麻”,日軍本陣箱崎方面完全被佔領,祭祀著軍神的箱崎八幡宮也被元軍焚毀。

但是蒙古人高興得有點早,在相持了幾天後,日本人很快適應了蒙古人的戰術,於是開始反擊。主要由武士組成的日本重騎兵隊尤為英勇,他們在弓箭手的支援下冒著箭雨列陣衝擊敵人,與敵軍貼身近戰,使蒙古人的弓箭優勢失效。

漢人大將劉複亨在激戰中被一箭射下馬,一時群龍無首。元軍沒料到會遇到如此兇悍的反擊,折損大半後退回海灘依託回回炮防守。

至此元軍傷亡慘重,進展無望,箭和給養也即將用盡,天雲烏黑翻滾,蒙古人越看越心顫,決定放棄灘頭陣地,上船撤退。

不幸的是在返回朝鮮的路上,當晚元軍的艦隊遭風暴襲擊,由於構造簡單的高麗船不夠堅固,結果在風暴中相互撞擊,或者撞到岩石上而沉沒。元軍落水淹死者有一萬三千五百餘人,損失慘重。

有的日本學者認為,當時根本就沒有什麼大風暴。日本方面記錄當時情況的《八幡愚童記》中完全沒有提到風暴,只記載了“早上發現敵兵敵船全都不見了,吃了一驚”。不過在高麗的史書《東國通鑒》中有當夜大風雨,很多船被海岸的岩石和崖壁撞傷的記載。

有一種說法認為:“文永之役”時,忽必烈並沒有動真格的,而只是“威脅”,是要展示自己的強大實力,所以“元軍晚上返回船上”後,就直接退兵了。所以在“弘安之役”前,忽必烈又好幾次派遣使者去日本。

“文永之役”的神風之說是日本明治時代的學者提出的,這之前的人們只知道“弘安之役”時是發生了風暴,而“文永之役”中敵人是怎麼不見的卻是莫名其妙。

有一推測是,明治時期,日本天皇在失去政治中心地位約700年後重新成為了政治中心人物,天皇再度被神格話。而天皇在“文永之役”中做的只有祈禱而已,“文永神風說”的提出,很可能是有政治目的的。

文永之役時,九州武士們為了保護家園而奮起抵抗似乎理所當然,但有不少東國武士們也紛紛前往九州參戰,這不是為了什麼,而是在於幕府一種叫「御恩」和「奉公」的體制,「御恩」是指在戰場上幕府給予有功績武士的將賞,而為了獲得御恩,武士們必須盡能力去承擔「奉公」。

就文永之役一例來說,是次戰役只是單純的防衛戰,戰後雖然蒙古軍退兵了,但日軍還是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幕府不能像承久之亂般獲得封地來分賞給御家人,所以冒著生命危險參戰的武士們都感到非常不滿。

文永之役後,北條 時宗為了防元軍再犯,沿博多灣海岸西從今津東至香椎,修造了約20公里的石壘,以阻止元軍登陸,即所謂元寇防壘。

1281年弘安之役

e0040579_21104540.jpg自1275年起,幕府就開始為他們認為不久將進行的第二次侵略做了準備。

除了更完備地組織起九州的武士外,他們還在很多可能登陸點修建堡壘和其它防禦工事,這些登陸點中包括博多港。與此同時,高麗國王多次與元朝談判,反對進一步的侵略日本計劃。

1279年,南宋帝國崖山海戰失利的消息傳到日本後,上至天皇將軍,下至武士平民,全部身著喪服,西跪三日,痛悼中國的隕落。

蒙古改稱大元。

元朝也派遣使者至日本,但日本兩次下令將元朝欽差斬首(1279周福、杜世忠)。

e0040579_18233138.jpg

(元朝欽差杜世忠 被斬首)

忽必烈非常惱火,開始積極籌劃第二次侵略。於1281年春發動了對日本的第二次侵略。

一路由忻都洪茶丘率領四萬作戰部隊,戰船九百艘,從朝鮮出發;一路由阿剌罕、范文虎率領十萬江南屯田部隊,戰船三千五百艘,從從慶元(今浙江寧波市)出發。總計蒙古人4.5萬,高麗人5萬,漢人約10萬。

兩軍約定於6月會合,作戰部隊主管作戰,屯田部隊在被佔領區屯田,生產米糧,以為長久之計。忻都統蒙古軍,洪荼丘統志願軍3000人,高麗將軍金方慶為征東都元帥,統高麗軍10000人,水手15000人,戰艦900,軍糧100000石。

江南軍は、総司令官右丞相阿刺罕が病気のため阿塔海に交代したこともあり、東路軍より遅れてやってきたが

江南軍大將阿刺罕於出兵前忽然病死,而忽必烈新任命的阿塔海又遲遲未至,延誤了江南軍的出兵日期,到最後范文虎等不到阿塔海的出現,便率領十萬江南軍出發。

這次日本幕府方面有充分的準備,改進了他們的弓箭,與蒙古強弓不相上下。由於北條時宗下令在日本沿岸所有重要地區都建起了石牆(石堤)「元寇防壘」,這時起了重大防衛作用。

元軍的戰艦在到達日本近海時,竟找不到登陸的地點。在停泊於海上的一個月裡,元軍艦艇進行的幾次強行登陸作戰均告失敗,並且一直遭到河野通直(河野黨)等人的襲擾,直到7月初,南北兩軍在九州外海會合。

元軍開始登陸作戰,這次遠征軍遇到了更頑強更有效的抵抗,日軍竹崎季長以石牆為掩護,不斷擊退元軍的進攻,許多蒙古軍將領相繼陣亡,戰鬥又持續了一個多月,元軍的損失慘重,依然不能突破石牆。



8月1日(7月30日),元軍再次遭到颱風的襲擊,風暴持續四天,軍艦大部分沉沒,范文虎落水被張禧救起,范文虎貪生怕死,立刻班師。

平戶島尚有被救起的士卒四千餘人無船可乘,張禧將船上的75匹戰馬棄於島上,載4000士卒回國。

被遺棄在日本九龍山的海灘上的元軍尚有3萬餘人,日本發動反攻,將殘存的元軍驅趕至一處名為鷹島的狹窄地區,大部分戰死,士兵被俘後將蒙古人、色目人、高麗人全部斬首,原南宋的漢人(日本稱其為唐人)並留下安居。

生還者不到十分之一,有3名士兵拼湊小船,逃回中國。

通過這3名士兵,忽必烈知道真相後大怒,將范文虎革職查辦。兩次出師失利,並未使忽必烈放棄征服日本的計劃。至元二十年(1283年)年,忽必烈下令重建攻日大軍,建造船隻,蒐集糧草,準備第三次征日。

此舉引起江南人民的強烈反抗,迫使其暫緩造船事宜。1294年正月,忽必烈逝世,征日計劃隨之中止。

元軍入侵也使得幕府找到了繼續統治國家的藉口而不是將權力交給天皇。

他們之後一段時間繼續加強九州的防務,那裡的許多軍事設施很多年後還有效。由於戰後受貨幣經濟影響,幕府無法恩賞抗元官兵,加劇了國內矛盾。1333年,鎌倉幕府滅亡。

西元1284年(西元1284年)3月末,時宗積勞成疾,感覺到自己命不久矣的時宗到無學祖元處落髮出家。同年4月4日,一代抗蒙英雄北条時宗以三十四歲的盛年死去,葬於鐮倉瑞鹿山円覚寺。

北條 時宗在蒙古帝國野心窺伺日本的時代背景下擔任執權。在「神風」相助之下,2次擊退具有壓倒性武力的蒙古帝國遠征軍,後世對其評價為把日本從危急存亡之秋挽回的英雄人物。
[PR]
by cwj36 | 2010-06-02 20:10 | 【日本平安鎌倉時代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