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羅季諾俄軍左翼戰魂-巴格拉基昂上將

俄軍後衛之神
士兵們稱他為“神鷹”
博羅季諾左翼「巴格拉基昂凸角堡」血戰~
巴格拉基昂(Pyotr Bagration) VS 達武
俄羅斯第2西部軍「烏拉~~~殺~~~」


e0040579_20494296.jpg彼得巴格拉基昂,又稱Pierre de Bagration,1765年出生於基茲利亞爾城(Kizlyar,北高加索達吉斯坦境內)的格魯吉亞皇室家族,其父是巴格拉基昂尼親王(Ivane Bagrationi),軍銜上校。

他為人正直,忠於祖國,對家庭很有責任感;戰場上勇敢頑強,個性暴躁,是個真男子。士兵們稱他為“神鷹”(The Eagle)。他為俄羅斯帝國打了大大小小150場戰爭。

1782 年,巴格拉基昂17歲的時候以士官身份進入高加索燧發槍兵團(Caucasian Musketeer)服役,1788年的俄土戰爭中,巴格拉基昂參加了奥恰科夫(Ochakov)的戰鬥,在那裏,年輕的巴格拉基昂引起蘇沃洛夫的注意。

1794年的波蘭戰爭中巴格拉基昂證明自己是勇敢的騎兵指揮官,蘇沃洛夫不管是對他的技術,膽識還是他的管理領導能力都十分讚賞,很快看出這個年輕人身上的軍事才能。

長期在蘇沃洛夫的指揮下作戰的經歷也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巴格拉基昂的指揮藝術。

1799年巴格拉基昂以少將身份參加了蘇沃洛夫指揮的義大利戰役,此戰中他指揮俄軍的前鋒部隊,一路掃蕩並順利佔領Breshia和Lecco兩個地方,完成了特雷比亞(Trebbia)和諾維(Novy)兩次會戰中最重要的任務。

  在著名的瑞士戰役中,巴格拉基昂再次指揮前鋒,在俄軍越過聖戈塔爾(St.Gotard)和Devil Bridge的時候都衝在最前面。




(拿破崙全軍破敵裡的俄國士官兵都長的像巴格拉基昂....lol)


然後在俄軍撤退階段,他又擔當後衛,打退一次又一次人數占優的敵軍的追擊,可以說在瑞士戰役中,巴格拉基昂是蘇沃洛夫最得力的助手。

霍拉布倫戰役

1805年的戰事,完全是巴格拉基昂個人後衛戰指揮能力展示的舞臺。

第三次反法同盟烏爾姆會戰失敗,奧地利軍戰敗,拿破崙轉進欲急速消滅進入義大利的俄羅斯庫圖佐夫軍,庫圖佐夫見大勢不妙,命巴格拉基昂斷後,拔腿就往俄境跑。

1805年11月4日,巴格拉基昂在申格拉本(Shengraben 也就是霍拉布倫戰役 Battle of Hollabrunn)以6000擲彈兵對抗法軍30000人。

俄軍殿後的巴格拉基昂胡說八道的告訴追擊的法國繆拉元帥,「法俄兩國正在和談」,於是傻傻的繆拉竟在霍拉布倫停住了。

「言辭無法表達我此刻的失望。」拿破崙立即急信給笨蛋妹婿繆拉,氣的差點吐血「你把開戰至今取得的優勢都丟光了!」

繆拉騎兵立即開始追擊,在申格拉本橋附近與俄軍後衛巴格拉基昂惡戰一天,雖然取勝但俄國主力已經遠去。

6000人的巴格拉基昂軍損失三分之二阻止3萬法軍前進18個小時以上。

掩護俄軍主力得以在法軍20萬人的追擊之下全身退到茲諾伊莫(Znaim)大道,任務完成後才率領部下重出包圍圈趕去向主力匯合。




(烏拉~~~~~巴格拉基昂的霍拉布倫戰役)


俄國歌謠歌頌巴格拉基昂:「血流染紅了申格拉本的河床!朋友啊 記住這場神聖的戰鬥吧~未來的征途上,你們祖先的傳統,5人可與30人對抗!」

庫圖佐夫因此在11月7日的報告中對巴格拉基昂大加讚揚,並授予他中將軍銜和2級聖喬治勳章。

圖佐夫老辣的策略和巴格拉基昂出色的殿後使拿破崙在奧斯特利茨之前一直沒能將俄軍一舉擊潰。

1805年奧斯特里茲戰役中,巴格拉基昂指揮聯軍右翼對抗繆拉拉納,在聯軍兵敗時尚能保持較好的秩序。

第四次反法同盟

1806年秋天,英國、俄國、普魯士等國組成的反法同盟。10月1日,普魯士率先對法宣戰,俄國派兵助戰。

1807年2月7日埃勞戰役,巴格拉基昂率領的俄軍後衛部隊同法軍相遇,成功阻擊了法軍的進攻,使得俄軍主力得以佔領普魯士-埃勞城北高地,從容設立堅固陣地。並將法國奧熱羅元帥打成重傷。

6月10日在海爾斯堡(Heilsberg)戰役,巴格拉基昂率領俄羅斯騎兵與法國最強的繆拉騎兵團發生大規模的騎兵作戰。

勇猛頑固的巴格拉基昂沒有休息,作戰到生病發燒和幾乎失去知覺的狀況。搞到法國皇家衛隊必須出動救出繆拉的騎兵。

很少會稱讚敵人的拿破崙讚賞巴格拉基昂後衛行動,打擊了他的蘇爾特軍讓俄軍佔了上風,作戰令人欽佩。

海爾斯堡戰役俄軍雖占了上風,卻主動放棄了海爾斯堡,俄軍主力轉移到弗里德蘭戰役時,巴格拉基昂曾擊退內伊軍團,但遭到法軍塞納蒙的大炮衝鋒戰術而敗退。

戰爭英雄巴格拉基昂曾與沙皇妹妹卡捷琳娜公主相戀,1808年,拿破崙突然向葉卡捷琳娜公主求婚,沙皇婉言謝絕,並匆忙將葉卡捷琳娜嫁給相貌平常、地位一般且性格懦弱的北德的奧爾登堡公爵。

冰上行軍

  1808-1809年對瑞典的戰爭中,巴格拉基昂指揮一個步兵師,並取得過幾場勝利,佔領坦佩雷(Tammerfors),亞波(Abo),並且將瑞典軍隊趕出了芬蘭南部。

1809年3月他參加了跨越冰凍Bothnia灣(芬蘭灣)的行動,隨後佔領奧蘭群島(Aland Islands)。

  1809年8月,已經是步兵上將的巴格拉基昂被任命為摩爾達維亞軍的指揮官(直至1810年3月),指揮在多瑙河地區的軍事行動,並贏得幾場對土耳其人的勝利,包括羅斯瓦(Rassowa)和塔塔里加(Tataritza)之戰,一舉殲滅土耳其精銳部隊1萬2千人,有力支援了巴爾幹反對土耳其人的民族解放戰爭。

1811年起他指揮波多爾斯克軍(Podolsk),這個軍1812年改稱為第2西部軍(western)。

1812年

  1812年,巴格拉基昂就擔任這個第2西部軍的司令,其下48000人。

雖然該軍7月23日在莫吉廖夫(Mogilev)被法軍擊敗,但仍順利的撤退到斯莫棱斯克與巴克萊‧德托利的第1西部軍匯合,這樣拿破崙試圖將俄軍各個消滅的打算隨之落空。

但8月16日巴克萊下令堅壁清野撤退,巴格拉基昂痛恨巴克萊畏戰,不服從命令,他佔領斯摩棱斯克南部(Battle of Smolensk )頑抗。

法國部隊沒有梯子或攀爬器具,遭到巴格拉基昂痛擊,夜幕降臨時,法軍損傷高達1.2萬人,拿破崙火大下令炮轟斯莫棱斯克,整個城市陷入一片火海,拿破崙與參謀從遠處觀看時,有人用可怕來形容這一幕,拿破崙立即駁斥:「呸!敵人的屍體聞起來都是香的」。

深夜時分,巴格拉基昂損失6000人後撤離斯摩棱斯克

博羅季諾戰役

  1812年9月7日的博羅季諾戰役中,巴格拉基昂指揮俄軍左翼,他本人坐鎮西蒙諾夫斯基的防禦工事(Semenovsky Fleshes,由三個小型棱堡構成,其中又2大1小),俄軍陣地的心臟地帶。



此戰中拿破崙也沒有側翼包抄的打算,於是最慘烈的爭奪就在這裏開始。

法軍最初的攻勢是想拿下法國人稱這三個為「巴格拉基昂凸角堡」的俄軍據點。由右至左為雷夫斯基(Raevsky Redoubt)堡、巴格拉基昂堡(Bagration flache)、西蒙諾夫斯基(Semonovsk)堡。

法軍中打頭陣的是法軍最強的有「鋼鐵元帥」之稱的達武第I軍,包括費里昂(Friant)的第2師,德薩耶(Dessaix)的第4師和康龐(Compans)的第5師。

巴格拉基昂的「巴格拉基昂凸角堡」守軍為聶沃洛夫斯基(Neverovski)的第27步兵師、弗隆佐夫(Vorontzov)的第2混合擲彈兵師(combined grenadier division)與杜卡少將(Duka)的第2胸甲騎兵師。



最先投入戰鬥的是達武第一軍下康龐的第5師,意在拔掉俄軍防禦工事的南端。他們沿更南邊的樹林邊緣前進,以便減輕炮火的殺傷,輕步兵肅清俄國的散兵線,主力以縱隊挺進。

俄軍調集24門火炮和步兵應對,師長康龐受傷,達武的坐騎也被擊中倒地,雖然第57步兵團突入目標西面一角,但戰果既無法擴大又無法守住,隨後被擊退,第5師陷入了混亂。

達武元帥看到部隊陷入一團混亂時,親自帶領第57旅向前突擊,直到自己的座騎在他腿下中彈倒下。索爾比埃(Sorbier)將軍看到元帥如此重地墜落下馬,認為他已經陣亡了。

然而當瑞普(Rapp)將軍前來接替達武的職務時才發現他還活著,法國勇猛的「鋼鐵元帥」並且再次帶領部隊往前衝。

之後達武換上德薩耶(Dessaix)的第4師,火炮增加到250門,俄軍方面也增至200門作為應對,同時巴格拉基昂調上第3,第27兩個師,以及第二線上拉耶夫斯基的全部兵力,以支援守衛工事的第2混合擲彈兵師。



(死守巴格拉基昂凸角堡英雄們)


弗隆佐夫的第2混合擲彈兵師對於防守南方與中間小棱堡群功不可沒。經過多次反擊,到中午的時候,弗隆佐夫本人已經受重傷,而他的整個師幾乎已經不存在了。

弗隆佐夫原來的4000人在戰役結束後只剩下300人,18名軍官中只有3人倖存,而且只有1人沒有受傷。

聶沃洛夫斯基的第27師也盡一切可能支援這些混合擲彈兵。他們反復與達武內伊的部隊交手,遭到法軍火炮的重大殺傷,最後整個師只剩下700人。

  上午9點,內伊的萊德魯(Ledru)第10師(11個營)從北面加入戰鬥。法軍的兩面進攻取得了成效,萊德魯佔領了3個棱堡中的兩個-雷夫斯基(Raevsky Redoubt)堡、巴格拉基昂堡(Bagration flache)。

此時,據守北方西蒙諾夫斯基棱堡的巴格拉基昂決定發動反擊,這位親王,穿著閱兵禮服,帶領精銳的第2擲彈兵師打算進行一次刺刀衝鋒。

於是俄軍第3,27師,第2擲彈兵師和拉耶夫斯基的半數兵力投入戰場,另有西佛斯(Sievers)的第4騎兵軍和第2胸甲騎兵師支援,法軍再次被擊退。

  第3次進攻大約在10點左右,萊德魯的步兵再次佔領一個棱堡,隨後遭俄軍第3師和西佛斯的2個俄羅斯龍騎兵團+2個驃騎兵團反擊,法軍後退。

庫圖佐夫急派科諾夫尼金(Konovnitzin)的第3步兵師也終於到位了。他們高喊著“烏拉”挺起刺刀殺向法軍,再次收復了南邊的棱堡。

巴格拉基昂圖切科夫(Tuchkov)步兵團求援,圖切科夫快速參與防守北方棱堡西蒙諾夫斯卡亞的棱堡。

面對法軍的一次進攻,圖切科夫團長高舉團旗率領步兵展開刺刀衝鋒,並在這次衝鋒中遭一枚彈片擊中胸口陣亡。

法軍步兵敗下陣來。第2擲彈兵師也守住了它的陣地,但此時只剩1個團的兵力了。

巴格拉基昂又向巴克萊‧德托利第1西部軍求援。德托利沒有拒絕巴格拉基昂的請求,用最快的速度傳令下去,要求6個防衛團、8個擲彈兵營、24門12磅砲以全速去支援前線。

在這混亂的戰場上,法軍和俄軍衝進伸手不進五指的濃煙中,然後恐怖的火砲和步槍子彈重重地擊落在他們身上,就算是以拿破崙時代的眼光來看,都是一場極為血腥的戰鬥。

步兵和騎兵得要艱難地越過成堆的屍體還有一大群中彈的士兵。繆拉親王跟他的騎兵在凸角堡的周圍前進,想要攻擊巴格拉基昂的步兵,但卻遇到了由俄將杜卡(Duka)率領的第二胸甲騎兵和支援他的聶沃洛夫斯基(Neverovsky)27師的步兵。

繆拉元帥狼狽的被擊退,以至於孱弱的第25師以及符騰堡騎兵不得不迎上前去拯救這位那不勒斯的國王。

而德托利的第1西部援軍則是被送進了斷垣殘壁之中,被法軍的集中火砲給粉粹。

11點,法將費里昂的第2師趕到,衝擊棱堡並突破,巴格拉基昂隨即以第2擲彈兵師和第27步兵師加以反擊,將他們趕了回去。

費里昂撤下火線重整,然後再次進攻,法軍的第6次進攻(有大約350門火炮的支援)終於取得勝利,棱堡終於被拔除。

衛國戰魂



(電影戰爭與和平 )


在這最後一次進攻中,拿破崙的波尼亞托夫斯基波蘭軍迂回攻擊俄將巴格拉基昂的左邊,但遭到頑強抵抗而未能成功,但巴格拉基昂不幸受到致命傷:一塊彈片擊中他的左臀部。

即使如此他還是在陣地上堅持指揮,以驚人的毅力掩飾他的傷口,以避免在部隊中引起恐慌。



( 巴格拉基昂之死 )


直到流血過多休克過去,巴格拉基昂很快就從馬背上滑落下來。當他蘇醒過來時,堅決不讓大家把他送到後方去。

士兵把他平放在地上,雖然他臉色慘白,但仍很鎮定,看著護士從他腳上脫下靴子。他還要求部下向他報告戰況,聽完報告後,他命令道:

「請轉告巴克萊將軍,現在全靠他了。」



俄軍第3師後撤,此時距法軍的進攻開始已經有4個小時,精銳的第2擲彈兵師只剩一個團的規模,而第2混合擲彈兵師和第27步兵師基本上已經不復存在。

到了晚上,雙方都收兵重整。當晚庫圖佐夫與他的幕僚商議後,決定撤退。

  1812年9月12日,巴格拉基昂因為傷勢過重,在弗拉基米爾-古勃尼亞(Vladimir Gubernia)的西彌村(Simy)死去。享年47歲。

1839年6月5日,他的遺體被重新葬在博羅季諾戰役戰場上,離1812年戰爭英雄紀念碑不遠。
 
二戰中,巴格拉基昂的墓遭到破壞,當地博物館只搶救回了部分遺骸和衣服的殘片。

1944年6月23日,蘇聯4個方面軍對德國中央集團軍群的攻勢即以“巴格拉基昂”命名,『巴格拉基昂行動』是蘇聯的白俄羅斯攻勢的行動代號,也是希特勒的德意志國防軍(en:Wehrmacht Heer)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裡最大的單一敗戰。



:「俄軍衝鋒時愛喊"烏拉"(ура),烏拉是萬歲的意思!」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3-08 20:48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