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勞戰役法國胸甲騎兵戰魂-奧普爾



埃勞戰役騎兵大衝擊~
法國胸甲騎兵傳奇人物 奧普爾


奧普爾(Jean Joseph Ange d'Hautpoul 1754年5月13日- 1807年2月14日)生於一個沒落貴族家庭。他生於1754年5月13日,,祖上是朗格洛克的貴族。奧普爾很早就投身軍旅生涯,在他15歲那年,他就參加了科西嘉軍團。他是一個大個子,有寬闊的肩膀,說話很大聲。

在1777年,他參加朗格洛克獵騎兵團見習。在1792年,他成為了第6獵騎兵團的一名中校,很快就升到了上校。奧普爾在這個階段就顯示出他以後的領袖氣質,他體惜士卒,與士兵們關係非常好。

在法國大革命期間,出身貴族的他之所以能夠留在軍隊就是因為許多士兵都為他說話作保證 。第6獵騎兵團騎兵大喊:「沒有奧普爾,就沒有第6獵騎兵團(No d'Hautpoul, no 6th Chasseurs.)」

1794年6月26日,由儒爾當指揮的法國革命軍在弗勒呂斯大敗奧地利軍,奧普爾也參加了這場戰役,並且戰功卓著。在尼梅格圍城戰,他表現出眾,作戰勇敢,立了不少功勞。

阿登霍溫會戰

他第一次真正顯露出以後的名將本色還是在10月2號的阿登霍溫會戰 ,在那次戰役中,儒爾當率軍猛攻奧地利軍中部,這是一場激烈的刺刀拼殺,奧軍的騎兵趁法軍不備強攻法軍輕炮連,儘管人數兩倍不如敵人,奧普爾率領第11和第14龍騎兵營對奧軍騎兵發動進攻,法軍龍騎兵的馬刀逼退來犯者。

這個戰功幫助奧普爾升到了準將,並得到了在1794到1795年指揮索姆河和馬茨河軍團先鋒騎兵隊的殊榮。1795年後,他又被派到了萊茵河軍團任職,還在1796年6月4日的阿爾登克陳戰鬥中受傷。

不久之後,他又升至少將,擔任法國騎兵總監督員的職務 。1797年4月18日,他在內維德大捷裏立了戰功。

史塔卡赫戰役戰爭責任

不過他的生活被一件事情打亂了,在1799年史塔卡赫戰役(Battle of Stockach )法國由儒爾當率領四萬人進軍,而奧地利則由查理大公率領六萬人進攻。奧地利獲得勝利。

史塔卡赫戰役戰敗後,勒佛伯爾儒爾當把戰敗的責任一股腦全部推到了奧普爾身上,他被逐出了戰爭議會。

1799年7月在斯特拉斯堡的軍事法庭被無罪釋放,恢復軍職。

法軍重騎兵集團的核心人物

1800年後,他在莫羅的萊茵河軍團裏指揮一個騎兵師,並陪伴著這個軍團取得了一連串的勝利。

在霍斯塔特,莫羅成功的用兩次佯攻騙過了奧軍,古丁將軍則在萊茵河岸佈置大炮對奧軍陣地狂轟,法軍英勇奮戰,奧軍被迫撤退。

這次撤退留下了不少俘虜,奧普爾帶領騎兵衝上去卻遇到了來支援的奧地利重騎兵,已經疲憊的法國騎兵被奧軍生力軍打退,但法軍步兵卻趕了上來。

再加上幾個輕騎兵團的力量,奧普爾對奧軍進行反擊,俘虜敵軍1800人。幾個月之後,他又在霍恩林登戰役立功,成長為法軍重騎兵集團的核心人物 。1803年11月13日,他獲得了榮譽勳章。

奧斯特裡茨戰役北線戰場

1805年奧斯特裡茨戰役中,奧普爾的部隊在繆拉的總指揮下對抗著北線聯軍俄國鐵帥巴格拉基昂

北邊的戰場一快平坦的中歐平原,非常適合騎兵對抗。法俄兩軍的這次局部戰鬥被稱為“戰鬥中的戰鬥”。

聯軍騎兵部隊在列克登斯坦( Prince Liechtenstein)的指揮下對位置較前的克勒曼輕騎兵發動進攻。克勒曼本人是位非凡的騎兵統帥,但在這次與聯軍重騎兵的對抗中卻占不到任何的優勢。

再打下去實在無意義,克勒曼並非那種不惜血本進攻的人,他下令騎兵暫退,列克登斯坦以為自己擊退了法軍騎兵先鋒部隊,就在平原上大規模突進追擊。

克勒曼一面邊戰邊退,一面努力維持部隊不散。忽然遠處塵土飛揚,銀光閃爍,法軍騎兵的精銳胸甲騎兵趕到了戰場。

他們是繆拉騎兵部隊下面的胸甲騎兵第1和第2師,分別由南蘇蒂(Marie-Antoine Champion de Nansouty)和奧普爾統領。

南蘇蒂的胸甲騎兵馬上對奧軍騎兵進行攻擊,克勒曼也開始反攻,列克登斯坦的部隊在這些穿者鐵鎧的騎兵威逼下不停後退。

巴格拉基昂親自指揮著步兵主力前來接應,可是奧普爾趕到了。

奧普爾看準了機會,率領法軍第1,第5,第10並第11胸甲騎兵團對運動中的俄軍步兵隊迎頭痛擊,奧普爾本人也披堅執銳,帶著法軍重騎兵在俄軍隊伍中橫衝直撞。面對這些裝備精良,戰鬥力極強的胸甲騎兵,俄軍無能為力。

奧普爾的部隊在敵軍當中如入無人之境,往來多次衝鋒,巴格拉基昂只得下令撤退,但又在撤退途中遭到奧普爾部隊的騷擾,留下了許多傷亡士兵當了俘虜。

在1806年他在耶拿的突擊又取得了決定性的作用 。

胸甲騎兵戰魂

1807年 ,埃勞戰役(Battle of Eylau),奧熱羅的第七軍被捲入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突然間在暴風雪迷失方向,被處於順風位置的俄軍炮火居高臨下地轟擊,部將德賈斯丁(Jacques Jardin) 陣亡,比埃雷(Étienne Heudelet de Bierre )遭子彈射穿他的身體重傷。

第七軍部隊基本被打散,損失慘重,奧熱羅元帥重傷。

拿破崙繆拉騎兵部隊與路易斯萊皮克(Louis Lepic)擲彈兵前往救援奧熱羅的第七軍,拿破崙站在最前線的勇氣鼓舞著他的大軍,隸屬繆拉騎兵部隊的英勇的奧普爾將軍策馬奔至拿破崙面前,大聲說道:「皇上,等著看我的刀吧,砍敵人的腦袋就像切乳酪一樣快!」

埃勞著名的繆拉80隊騎兵衝鋒中 ,奧普爾的騎兵一直衝到了俄軍部隊的第三條防線,他率領一個團隊冒著敵軍的炮火,勇猛地插入敵軍陣地,哥薩克士兵開槍掃射,把他們打得血肉橫飛,死裏逃生只有18人。

被迫揮師後撤的奧普爾不甘失敗,又向敵人發起兩次衝鋒。第三次,他一邊衝向敵軍,一邊吼道:「胸甲騎兵們,以上帝的名義衝啊!勇敢的胸甲騎兵們,衝啊!」

可是,俄軍無情的霰彈又使大批勇士倒下,跟著將軍衝上去的只有寥寥數 人。很快,這幾個人也被敵軍擊斃,奧普爾身中數彈落馬,後送就醫。

法軍的醫務總管拉瑞(Dominique Jean Larrey )建議截肢,一位騎兵英雄缺少了雙腿還能幹什麼?儘管他傷勢嚴重,他拒絕截去一條腿。他還向皇帝寫了一封感人的信,上面說他永遠效忠於法國 。

拿破崙回信安慰他說:「我堅信你能生存下來並繼續帶領我們的騎兵部隊獲得榮譽。」可惜的是,2月13日,他因敗血症在軍營中去世。

:「以上帝的名義衝啊!JOIN WTFM CLAN」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24 15:36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