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8年 拿破崙埃及遠征軍的艦隊

1798年
拿破崙埃及遠征軍的艦隊
尼羅河河口大海戰


VS

納爾遜少將 VS 布魯依斯中將


1798年5月,拿破崙親率大軍3萬6千人,乘坐400艘運輸船,攻克英國在地中海的據點馬爾他島(Malta Island),然後不知去向。

英國海軍部命地中海艦隊司令納爾遜少將,率領13艘74門炮的戰列艦和兩艘巡洋艦,前往地中海東部搜尋拿破崙艦隊的蹤跡。

納爾遜的艦隊在茫茫大海中搜尋了數月,幾次在黑暗中和拿破崙的船隊擦身而過,但都未能發現。

納爾遜哀怨的說:「這是一句老話,'魔鬼的子女有魔鬼的運氣。 我找不到,或在這個時刻了解,除了模糊的猜想法國艦隊的去哪裡了?。我所有的厄運,迄今為止,從艦隊發出願望。」(It is an old saying, 'the Devil's children have the Devil's luck I cannot find, or at this moment learn, beyond vague conjecture where the French Fleet are gone to. All my ill fortune, hitherto, has proceeded from want of frigates)

布魯依斯(François-Paul Brueys d'Aigalliers1753年2月12日─1798年8月1日)法國貴族,1793年因出自貴族階級被剝奪軍職,1795年恢復並昇進海軍少將。

1796年至1798 他指揮的法國海軍在亞得里亞海,支持拿破崙在意大利海岸的封鎖,但保住開放的海洋補給線拿破崙部隊。

1798年7月,布魯依斯艦隊護送拿破崙大軍順利在埃及登陸,並於7月21日在“金字塔戰役”(Battle of Pyramids)中決定性地擊敗埃及馬穆魯克大軍,成為埃及的主宰。


e0040579_1273838.gif8月1日,納爾遜終於探知法國艦隊的位置 – 埃及尼羅河三角洲的阿布奇爾灣(Aboukir Bay),他立刻命令艦隊兼程前往(Battle of the Nile)。

拿破崙下令法國艦隊定錨在亞歷山大港,但海軍測量師報告說,亞歷山大港海港的通道過於淤淺和狹窄,法國艦隊大型船舶無法定錨於此。

因此,另一種定錨地被選中,亞歷山大港東北部20英里(32公里)-阿布奇爾灣 。

阿布奇爾灣呈淺碟形,坐西向東,北側是一個突出的海角,周圍淺灘遍佈,海角上有炮臺保護港灣,地形易守難攻,而這裏是入侵艦隊的必經之地。

拿破崙說如果阿布奇爾灣太危險,布魯依斯可向北航行去科孚島 ,留下少數運輸艦和護航艦艇在亞歷山大。

布魯依斯拒絕,他相信在他的艦隊能夠提供法國軍隊必要的支持。

在7月27日時,拿破崙曾派傳令信使下令布魯依斯轉移他的艦隊前往科孚島,打擊了土耳其在巴爾幹地區海軍,但信使半途中卻被貝都因人的 游擊隊殺害 。

布魯依斯南北縱陣

e0040579_129122.gif法國艦隊司令布魯依斯中將(Francois-Paul Brueys D'Aigalliers, comte de Brueys )將13艘戰列艦排成一道縱列,橫貫整個海灣,而他的旗艦東方號(l’Orient)位於縱列中間。

依序是:

里耶號(Guerrie)→征服者號(Conquérant)→斯巴達號(Spartiate)→阿奎隆號(Aquilon )→易也號 (Peuple Souverain )→富蘭克林號(Franklin)→東方號(L'Orien)→轟鳴號(Tonnant)→ 休盧克斯號(Heureux)→美裘號(Mercure)→威廉泰爾號(GuillaumeTell ) →格內萊號(Généreux)→蒂莫萊翁號(Timoléo炸毀)

外加 4 艘女巫(Magicienne)級護衛艦 ( frigate,比戰艦小,火力也比較弱,但是速度較快)頭衝北尾向南排成另一道縱列。

護航艦:嚴重號(Sérieuse)→阿泰米斯號(Artémise 炸毀))→戴安娜號(Diane逃 )→司法號(Justice 逃)

東方號(l’Orient)原來名字Le Sans-Culotte,1795年5月改名L'Orien,火炮118門。

阿布奇爾北側是一個突出的海角,周圍淺灘遍佈,海角上有阿布奇爾炮臺保護港灣。

從阿布奇爾炮臺連結13艘法國船艦,形成一條線的戰列,理論上形成堅不可摧的壁壘。

布魯依斯犯了幾個錯誤

1.英艦有足夠的空間在里耶號和海角炮臺淺灘跨越法國艦隊行線,讓法國先鋒艦艇被捲入交火中的敵船夾擊之中。

2.在160碼船舶之間的差距足夠讓英艦通過,打擊法艦縱隊。並不是所有艦艇的都能遵守他的命令用纜繩互相連鎖船頭和船尾,

3.後面艦艇當時東北風向不對,無法及時逆風支援前方。

4.艦隊乏食物和水,由於貝都因人游擊隊的不斷攻擊,多達三分之一的艦隊的水兵遠離他們的艦艇去保護補給物質。

因此富蘭克林艦長布蘭奎特(Armand Blanquet du Chayla)反對待在阿布奇爾灣,試圖說服布魯依斯命令艦隊出航而被布魯依斯拒絕。

布魯依斯對自己的佈陣相當自信,他斷定英國艦隊不敢當夜來犯,因為英國人沒有阿布奇爾灣的海圖,貿然闖入淺灘密佈的海灣幾乎是自尋死路。

而且他知道了他的船隻質量差和船員訓練度不及英艦,他寧願後衛採防守陣式連瑣成一條戰線,並拒絕起錨。

納爾遜佈陣

作戰計畫:基本上沒有。

納爾遜的艦隊抵達阿布奇爾灣的外海時,已是下午5點鐘。納爾遜毫不猶豫,立刻命令發起攻擊。

納爾遜知道自己的艦隊沒有海圖,只能依靠經驗航行,他事先已經把全盤計畫同諸將商討過,此時僅僅說:「我相信你們能夠在黑暗中抓住敵人的漏洞突破進去,然後憑感覺找到自己的攻擊目標。」

事實上納爾遜的艦長們一絲不苟地完成了他的戰前部署。各自發揮納爾遜式的插入混戰打法。

但一開始卡洛登號(Culloden)就擱淺了。

左翼插入:巨人(HMS Goliath)、 熱忱(HMS Zealous) 、 大膽(HMS Audacious)、 獵戶座(HMS Orion)、忒修斯(HMS Theseus)

右翼插入:先鋒(HMS Vanguard )、牛頭怪(HMS Minotaur )、防衛(HMS Defence ) 、柏勒羅豐(HMS Bellerophon )

右翼再插入:雄偉壯觀(HMS Majestic) 、亞歷山大 (HMS Alexander ) 、快速(HMS Swiftsure)、利安德(HMS Leander)

決戰前夕,納爾遜與先鋒號軍官舉行了「最後的晚餐」,宣布:「在明天的這個時候我已經獲得了爵位或西敏寺(意喻戰死) 」 ("Before this time tomorrow I shall have gained a peerage or Westminster Abbey )。

戰役過程



夾擊之勢

黃昏時分,納爾遜的艦隊從阿布奇爾灣西面外海駛來,冒著敵人炮臺的炮火,繞過阿布奇爾海角,闖進海灣。除了卡洛登號(Culloden)擱淺以外,其他所有的戰艦都成功避開了密佈的淺灘。

布魯依斯大概以為英國人不會攻擊夜幕降臨,所以他的船並沒有做好準備,在甲板上仍然覆蓋著一箱箱物資 。

18:20 身經百戰的巨人號(Goliath)艦長弗雷(Thomas Foley)率領4艘戰列艦熱忱號(Zealous )、忒修斯號(Theseus) 、大膽號(Audacious)、 獵戶座號(Orion)冒著擱淺的危險,無視從岸上堡壘的火炮,大膽地插入海灣內側法國艦隊和海岸之間的狹窄海面,同外側的7艘戰列艦形成對法艦隊的夾擊之勢。

弗雷的5艘戰艦無疑抓住了法國艦隊的弱點 - 絕大多數法艦左側的舷炮都無人值班,因為法國人沒有料到這一側會發生戰鬥。

里耶號艦長Jean-François-Timothée Trullet 急命炮手快去左側備戰。

英艦巨人號通過法國水手正慌亂準備拉出左舷火炮的里耶號,駛近法艦征服者號的船頭不遠處,弗雷下令開炮。胡德艦長的英國熱忱號也開始發炮。

慢半拍的法艦里耶號(Guerrie)與征服者號(Conquérant)左舷遭到首波攻擊後,也開始還擊英艦熱忱號(Zealous) 。

法國護衛艦嚴重號(Sérieuse 32門炮)前來支援,攻擊英獵戶座號(Orion)但遭獵戶座擊沈沉沒在淺灘。

在嚴重號與獵戶座炮戰時,延誤造成繞道,忒修斯(HMS Theseus)攻擊斯巴達號 。大膽(HMS Audacious)繞行攻擊法艦易也號(Peuple Souverain) 與富蘭克林號(Franklin) 。

英國戰艦在各自的目標旁邊下錨,和法艦展開激烈的炮戰,只有火炮發射時瞬間的閃光照亮漆黑一片的海面,使岸上的人能夠依稀看到雙方戰艦的身影。

右側穿插

接下來的三個英國戰列艦:納爾遜旗艦先鋒號(HMS Vanguard)帶領牛頭怪號(HMS Minotaur )與防衛號(HMS Defence ) 從法艦隊右舷側發動攻擊

先鋒號集中攻擊斯巴達號,斯巴達號中彈大火。牛頭怪號攻擊阿奎隆號(Aquilon) ,防衛號攻擊易也號。

在黑暗和煙霧中,英艦雄偉壯觀號( HMS Majestic)與法艦休盧克斯(Heureux)相撞,兩艦糾纏在一起。 被困幾分鐘雙方爆發近距離槍擊戰, 雄偉壯觀號傷亡慘重50死亡,143人受傷。

雄偉壯觀號艦長韋斯科特(George Blagdon Westcott)被槍擊射中喉嚨陣亡。

此時已是晚上7點鐘,天完全黑了下來。法國艦隊的前6艘戰艦被10艘英艦從兩側夾住,處境危急。這時正值北風勁吹,法國艦隊後面的戰艦因為逆風,無法上前支援,只能坐視英國艦隊集中火力圍殲前面的戰艦。

法先頭艦里耶號已嚴重受損,艦長Jean-François-Timothée Trullet 拒絕投降,破壞船體後被英艦熱忱號(Zealous) 俘虜。

法艦征服者號(Conquéran)遭英艦大膽號和巨人號擊斷三個桅杆,迅速地被擊敗,無法動彈。

阿奎隆號的炮擊

斯巴達號遭到先鋒號、大膽號、巨人號三面夾攻,雖然斯巴達號寡不敵眾,它一直支持阿奎隆號,使阿奎隆(74門炮)艦長泰弗納德(Antoine René Thévenard)有機會能猛烈轟擊納爾遜旗艦先鋒號。

納爾遜也被法國鐵屑彈的碎片擊中前額,鮮血直流,先鋒號貝里(Edward Berry)艦長把他扶回艙室,納爾遜大叫:「我不行了,代我向我妻子問候。」等到發現自己平安無事時,納爾遜又掙扎著到艦橋上察看戰局。

牛頭怪號艦長路易斯托馬斯 (Thomas Louis)與阿奎隆號艦長泰弗納德兩個小時的決鬥後,最終迫使其投降,阿奎隆號後來成為英艦阿布奇爾 號(HMS Aboukir),

牛頭怪號往南加入攻擊富蘭克林號。

第5位置的法艦易也號遭到防衛號和獵戶座號號襲擊,失去了主要的桅杆。艦長保羅傷勢嚴重,下令切斷錨纜切斷,努力擺脫英艦轟炸。

獵戶座號和防衛號無法立即追擊,因為防衛號已經失去了桅桿速度變慢,獵戶座號為躲一隻漂流火船通過而延遲。

富蘭克林號大戰牛頭怪號、利安德英艦,富蘭克林號艦長布蘭奎特遭受了嚴重的頭部受傷。

74門炮的英艦柏勒羅豐號(Bellerophon)越過前面的5艘英艦,勇敢地停在處於縱列第七位的法國艦隊旗艦 – 120門炮的東方號右舷旁邊,與之對射。

東方號的奮戰

法旗艦東方號的炮火猛烈無比,不一會兒 柏勒羅豐號所有的桅杆都被擊倒發生大火,19:50時桅杆和主桅都倒塌,船舵被打掉,然大火被撲滅,船上200多名遭受傷亡。 隨著海流漂離戰場。倒楣的是該艦還遭到法艦轟鳴號(Tonnant)炮火攻擊,船頭幾乎被打爛。

最後到達戰場的兩艘英艦快速號(Swiftsure)和亞力山大號(Alexander) 這時衝了上來,前後夾擊東方號。

快速號就停在東方號右舷外幾米遠的地方,舷炮齊發;而亞力山大號則繞到東方號的後面,以猛烈的炮火攻擊其艦艉。

炮火擊傷布魯依斯頭部,布魯依斯可沒有納爾遜的好運氣,又有一顆彈片打在他腹部,接著一發炮彈炸斷了他的左腿,幾乎將他撕成兩片,侍從想把他扶回艙內,被,布魯依斯拒絕,他說:「一個法國海軍上將應該戰死在後甲板上。」

彌留之際的布魯依斯繼續指揮各艦抵抗,15分鐘後,後因失血過多,身體不支,暈了過去,一名法國軍官寫道:「他帶著戰鬥中所表現出的那種鎮定神態離開了人間。」

在19:50東方號的桅杆和主桅都倒塌,火災發生。

東方號艦長卡薩維安卡(Luc-Julien-Joseph Casabianca)被飛濺的碎片和擊昏,而砲彈擊中已經失去了一條腿10歲的兒子守護在他的父親旁邊。並拒絕離開他的父親。

準將卡薩維安卡本人後來拒絕搭救,手舉法國國旗與這個孩子一起沉入大海之中。

法國女作家(Felicia Dorothea Hemans,1793-1835)寫了一首敍事詩《卡薩維安卡》(1829)歌頌這個10歲的男孩在大部分船員逃生的情況下堅持照料重傷的父親,最後和父親一起遇難的事蹟。該詩第一行“那男孩站在燃燒的甲板上”,經常被人引用。

The boy stood on the burning deck(這名男孩站在燃燒的甲板 )
Whence all but he had fled;(為何,他沒有逃離; )
The flame that lit the battle's wreck(火焰,照亮著戰鬥的沉船 )
Shone round him o'er the dead(.照耀在他周圍東方號的死者。)

在21:00,火勢蔓延到東方號下層將延燒至火藥庫。

在東方號最近的英國艦艇,看著大火的東方號,快速號、亞歷山大號和獵戶座號 ,全部停止射擊,關閉了炮座,開始小幅遠離既將爆炸的東方號。

鄰近的法艦休盧克斯(Heureux)與美裘號(Mercure)也趕緊割掉攬繩逃避東方號的爆炸。

在22:00時東方號大爆炸。震盪爆炸就足以最接近的船舶,英艦快速號,亞歷山大和法艦富蘭克林都遭到波及。東方號引發劇烈的爆炸,整個戰艦粉身碎骨,巨大的爆炸聲15英里以外的亞力山大城都能聽見。

儘管東方號二次爆炸又炸到法艦富蘭克林 (Franklin ),在22:10, 富蘭克林重新開炮攻擊快速號,一半以上的富蘭克林船員喪生或受傷。富蘭克林號最後被俘虜。

這時戰鬥暫時停頓下來,而納爾遜從自己的旗艦先鋒號(Vanguard)派出小艇,前去搭救海面上倖存的東方號官兵。

轟鳴號的死鬥

24:00時,雄偉壯觀號艦長韋斯科特陣亡後。雄偉壯觀的中尉羅伯特卡斯伯特(Robert Cuthbert) 接手,繼續戰鬥。

法艦轟鳴號(Tonnant)艦長蒂特圖瓦爾(Aristide Aubert Du Petit Thouars)一邊射擊英艦快速號(Swiftsure)又駛近攻擊雄偉壯觀號。

到03:00,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近距離作戰, 與之對射的英艦雄偉壯觀號( HMS Majestic)的已失去了主要的桅柱,而轟鳴號幾乎是傷痕累累的廢船。

儘管轟鳴號艦長佩蒂特圖瓦爾都已經失去了雙腿和一隻胳膊,他仍繼續指揮,他命士兵用水桶加滿麥草在甲板上支撐著指揮,決不投降,直到流血過多而死亡。

(轟鳴號最後被俘,整修後成為英國皇家海軍HMS Tonnant 。並參加1805年特拉法爾加戰役)  

到午夜時分,法國艦隊前面6艘戰艦遭到重創,都已降旗投降,兩側的英艦於是齊頭並進,開始進攻擔任後衛的6艘法國戰艦,戰鬥又繼續了好幾個小時。

直到黎明時分,隆隆的炮聲才逐漸稀落下來,海戰終於結束了。

連續奮戰了12個小時的英國海軍官兵已經精疲力竭,就地倒在甲板上呼呼大睡。8月2日清晨,初升的太陽照耀在一片死寂的海灣之上,將血戰以後的恐怖景象一覽無餘地展現在人們的眼前。

海灣裏停泊的法艦已經全部癱瘓,桅杆、帆具被毀,船身上彈洞密佈,如馬蜂窩一般。海面上漂浮著東方號的殘骸和數百具殘缺不全的屍體。

參戰的13艘法國戰列艦,2艘擊毀,9艘重創抓獲,指揮官布魯依斯中將陣亡,海軍上將布蘭奎特受傷,4名艦長戰死,7名艦長重傷,5000傷亡。

維爾納夫逃脫

只有兩艘(Généreux、Guillaume Tell)戰列艦與2艘護衛艦戴安娜和司法,駛向馬爾他才得以逃脫,而其中一艘的威廉泰爾(Guillaume Tell) 艦長名叫維爾納夫(Pierre Charles Villeneuve ),此人將統帥法國、西班牙聯合艦隊在1805特拉法加同納爾遜決戰。

納爾遜在日誌中寫道:「面對這樣的情景,‘勝利’一詞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此戰以後,英國完全掌握了地中海的制海權,對海戰衰尾的拿破崙不得不乘坐一艘商船偷偷返回法國,而他留在埃及的軍隊3年後向英軍投降。

而他遠征印度的野望................................

:「Merde!就別再提了~」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19 11:59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