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麾下第一位死於戰場上的元帥-拉納

阿斯本-埃斯靈會戰陣亡的法國軍魂
拿破崙的野戰軍高手
拉納 Jean Lannes




e0040579_20112777.jpg拉納(Jean Lannes 1769-1809)1769年4月10日出生於加斯克尼。被認為是拿破崙少數可稱得上真正的朋友的法國元帥。他能夠控制自己的脾氣與具有鋼鐵般的意志。勇敢、無畏和頑強的軍官。

拉納也是當時歐洲最傑出的進軍掩護指揮官。在野戰方面,很少有人能同他匹敵。

義大利遠征

早年是一個染布商人的學徒。1792年6月20日志願加入熱爾(Gers)的國民義勇軍,先同西班牙作戰,後於1795年參加拿破崙的義大利遠征軍。

在1796年5月6日偷渡波河的行動中,作為突擊隊指揮官的拉納上校,表現非常出色。他的部隊不但很快就安全到達對岸,而且以淩厲的攻勢,迅速打垮了一支企圖阻止法軍渡河的奧軍騎兵部隊。

由於戰功累累,他迅速得到提升,這一年,27歲的拉納被升為準將,他在迭戈(4.14)、洛迪(5.10)、巴薩諾(9.8)的戰鬥中勇敢異常並立下赫赫戰功。

在11月15-17日的阿克萊之戰中的三天內,三次負傷,但他不顧個人安危,誓死保衛拿破崙。

埃及遠征

在作為軍需總監隨拿破崙遠征埃及時,參加了攻克亞歷山大的戰鬥和平息開羅的暴動。後來在敘利亞戰役中,頭部負傷。

1799年3月20日-5月20日參加阿克之戰,在5月7日率領敢死隊攻克城堡東北角,但遭到英國分艦隊登陸的大批水兵的阻擋,功敗垂成。

5月8日,攻入了阿克總督府的花園,但受了重傷,幾乎喪生,不過也因為他的勇敢表現被提升為臨時少將。

7月25日在阿布基爾之戰中大腿受傷。後來,指揮義大利軍團的前衛師。

元帥之路

在霧月政變中,他極力支持拿破崙,被任命為執政衛隊督察總長。

1800年5月10日被確認為正式少將。1800年5月,作為軍長隨第一執政遠征義大利。

6月9日,率領一個軍(8000人)在蒙特貝羅戰役(Battle of Montebello )與從熱那亞趕來的 彼得奧特奧地利軍(18000人)作戰,儘管維克托軍的一個師(6000人)不久後加入了戰鬥,法軍在數量上仍然處於明顯劣勢。

拉納的表現極為出色,他率領法軍同敵人激戰9個小時,給敵人以殲滅性的打擊,共殲敵7000餘人,自己僅傷亡500餘人。

6月14日又參加馬倫哥之戰,這兩次作戰對義大利戰局至關重要,其卓越戰績得到拿破崙的稱讚。

1802年任駐葡萄牙大使,但由於不勝其職而調回法國,在整個1803年為應付英國的入侵做準備。

1804年5月19日,被授予帝國元帥稱號,時年35歲。

野戰專家

在1805年的第二次法奧戰爭中,他表現出非凡的勇氣,與繆拉元帥一起從奧軍手中巧妙地奪取了重要的多瑙河橋。他們先通知奧地利軍隊,謊稱雙方正在進行停戰談判,讓他們不要炸毀橋樑。

當奧軍醒悟之時,烏迪諾將軍率領的擲彈兵已經控制了大橋。

12月2日的奧斯特利茨會戰中,拉納的軍作為法軍的左翼據守聖頓山,在頂住了兩個俄奧聯軍縱隊的猛攻之後,抓住戰機開始反攻,挫敗了聯軍的北線攻勢,擊斃2500餘人、俘虜4000餘人,自己僅傷亡2000人。

1806年第四次反法聯盟的法普戰爭中,拉納率第五軍(23000人)作為法軍左路縱隊的前衛。

10月10日,拉納取得了薩爾弗爾德之戰(Battle of Saalfeld)的勝利,徹底擊敗了由普軍和薩克森軍組成的霍恩洛厄(Hohenlohe)軍團前衛約9000人,殲滅1500餘人,並擊斃了其指揮官、普魯士騎士中的佼佼者-路易.斐迪南親王(Prince Louis Ferdinand of Prussia) ,沉重打擊了普軍的士氣,並迫使其撤退。

10月14日,拉納最先抵達耶拿戰場,佔據關鍵的蘭格芬山高地,並首先進攻霍恩洛厄軍團(47000人),戰鬥一開始,法軍就占了上風,不斷攻擊前進;霍恩洛厄命令部隊排成密集橫隊,向拉納軍發起猛烈還擊。

拉納巧妙地利用房屋、果園做掩護,以散兵戰術對付呈密集隊形衝鋒的普魯士軍隊。

普軍的步兵佇列一下暴露在法軍猛烈的火力之下,成了活靶子,卻根本找不到還擊的目標,結果傷亡慘重,在法軍主力的進攻下迅速潰敗。

拉納成為是法國軍中頂尖的野戰專家。

1806年10月27日,拿破崙進駐柏林,普魯士王室逃亡東普魯士,受到俄羅斯沙皇亞歷山大一世的保護。

強敵貝尼格森

亞歷山大一世派出米哈伊爾卡緬斯基元帥軍團出兵援助普魯士。俄軍進入普魯士國境的普圖斯克,先遇到法國拉納元帥軍團。

普圖斯克戰役(Battle of Pułtusk 1806年12月26日) 前夕,俄軍元帥是68歲的米哈伊爾卡緬斯基(Mikhail Kamensky),他假裝生病,將指揮權交給貝尼格森,然後落跑回家養老。

貝尼格森是德裔俄羅斯統帥,弗里德蘭會戰前,法軍都無法擊敗他,既使是拿破崙本人。

1806年12月26日,拉納作為右翼參加普圖斯克之戰(Battle of Pułtusk),他對俄將貝尼格森的陣地發起勇猛攻擊,可俄軍炮火十分猛烈,幾次衝鋒均被擊退,損失慘重,



拉納軍團有20000士兵。以左翼蘇切特(Louis Gabriel Suchet)、中央加沙( Gazan)、右翼克拉帕雷德 (Claparede)與特雷力哈德(Treilhard)騎兵師。

貝尼格森擁有 40,000-45,000名士兵與128門炮,右翼巴克萊德托利 (Barclay de Tolly),左翼巴加沃魯特(Bagavout)。

拉納試圖以特雷力哈德(Treilhard)騎兵師,掃蕩貝尼格森的砲兵陣地沒有成功。

大約下午2時拉納法軍的處境看來危險。貝尼格森仗著人多炮多,命 俄軍巴克萊德托利大舉進攻拉納左翼蘇切特,壓力越來越大已開始迫使蘇切特後退,而法軍中央是飽受俄軍炮火蹂躪。

但意想不到的達武第三軍援軍(7000人)抵達,巴克萊德托利退回原來防線。

率領達武第三軍援軍是其參謀長科特迪瓦Aultanne貝尼格森派出20個俄羅斯騎兵中隊襲擊達武第三軍援軍,特迪瓦Aultanne組成方陣禦敵。

貝尼格森俄軍仍然人多炮多,卻無法擊垮擅打野戰的拉納

打到夜晚,雙方最後仍無結果,打了平手,12月27日深夜,貝尼格森撤軍沿納雷夫河東岸,撤往奧斯特羅文卡(Ostrołęka)。

但此役拉納自己也負了傷,這次負傷再加上發高燒,使他病休了五個月的時間。

1807年5月返回戰場後,參加了但澤包圍戰,這時的拉納,和一切有頭腦的軍人一樣,把法國利益置於皇帝之上,對無休止的戰爭感到厭倦,他在包圍期間寫下了關於皇帝的一些話:「我對他是深切愛戴的,一直為此忍受犧牲。但他對人是忽冷忽熱的,也就是說,他需要你的時候才寵愛你。」

不過拿破崙在官方的公告和報道中沒有給拉納和他勇敢的軍團以應有的嘉獎。這位偉大的皇帝顯然有些嫉妒他的部下。

拉納對他曾經真心讚美過的拿破崙已經多有輕蔑之意:有一次,當拿破崙威脅拉納時,拉納毫無懼色地將手放在長劍的劍柄上警告這個科西嘉人做事不要太過分。

6月10日,轉戰海爾斯堡,一天的血戰以俄軍的主動撤退告終。

弗里德蘭會戰

14日參加了弗里德蘭會戰,當拉納率領第五軍最先趕到戰場時,俄軍正準備利用阿勒河上的唯一一座橋樑渡河,為拖住敵人,拉納命令已經到達的部隊就地展開進攻。

拉納軍以10000人的兵力頑強地抗擊著俄軍的50000人,戰鬥從淩晨一直打到下午5時,持續了9個小時,法軍主力終於趕來,徹底擊敗了俄軍。

1808年,拉納被封為蒙特貝羅公爵。

西班牙

1808年10月,率第五軍隨皇帝遠征西班牙。

1808年11月23日,他在 圖德拉(Battle of Tudela)打敗了卡斯坦尼約斯(Francisco Javier Castaños)率領的西班牙中路軍隊(25000人),使對方傷亡3000餘人,俘虜3000餘人,但自己卻因為戰馬受驚而摔傷。

第二次圍攻薩拉戈薩(1809)





12月,他取代朱諾作為薩拉戈薩總指揮,率領48000名法軍包圍了曾經折辱過法國軍隊的薩拉戈薩。

他吸取了上次久攻不克的教訓,先在42天的連續炮擊中,用16000餘發炮彈把整個城市夷為廢墟,然後用掘壕的辦法步步進逼,於1809年1月11日突入城內;但西班牙軍民仍與法軍展開激烈的巷戰,逐屋爭奪。

拉納遂決定用地雷炸毀每一座有西班牙人堅守的房屋,但全體守城軍民堅守陣地,寸步不退。

北部的聖拉薩羅(San Lazaro)、 西部的奧古斯丁修道院(Augustinian) 、南部聖何塞(San Jose)修道院與聖恩格拉西亞全落入拉納手中。

1月24日,拉納元帥派出特使,告訴西班牙守軍只要他們投降,那麼就可以得到最榮譽的條件。守將帕拉福斯梅爾齊(José de Palafox y Melzi )嚴詞拒絕。

這種激烈的戰鬥在這個已被法軍占領的城市中整整進行了3個星期,法軍士兵「無差別掃蕩」看到黑影就開槍,更不分青紅皂白屠殺了一切人,包括婦女兒童。

然而,只要法軍士兵稍一疏忽,婦女兒童也會殺死他們。法軍屠殺了2萬名守衛部隊和3萬多名城市居民。

拉納是位驍勇善戰無畏的法國元帥,他曾參加過拿破崙指揮的許多激烈的戰鬥,在他的頭腦中幾乎沒有"恐懼"二字,然而,他卻被眼前可怕的情景震動了,他哭了,無數具男人、女人和兒童的屍體並排躺在血流成河的街道上,整個城市死一般的寂靜。

此時,拉納接到拿破崙不惜一切代價拿下薩拉戈薩的命令,遂於1月27日下令總攻,於2月20日迫使該城投降。

法軍共傷亡萬餘人,守城軍民死亡60000餘人(3/4為平民),被俘萬餘人。

拉納對皇帝坦言道:「這場戰爭是可怕的,勝利來之不易。」並驚歎道:「這是場什麼樣的戰爭!只得打死如此勇敢、甚至是發瘋的人!」

兩個月後,拉納奉調參加第五次反法聯盟的法奧戰爭。

雷根斯堡戰役

4月20日,他剛趕到前線,皇帝就把達武元帥的2個師臨時編成第二軍交給他指揮,當天,他就在巴伐利亞的阿本斯堡與奧軍遭遇,並打敗了敵人,殲敵13000多人。

接著,作為右翼轉戰蘭茨胡特(Battle of Landshut 1809 4.21),與馬塞納元帥配合,將奧將希勒(Johann von Hiller))率領的左翼奧軍逐出了蘭茨胡特。

然後,馬不停蹄地率兩個騎兵師增援達武軍在埃克繆爾(Battle of Eckmühl 4.22)的戰鬥,進行了對奧軍的追擊,但因連續行軍體力消耗過大,因查理大公退卻得宜只得中途返回。

4月23日雷根斯堡戰役(Battle of Regensburg 或稱拉蒂斯邦戰役Battle of Ratisbon),他率前衛強攻防守嚴密的雷根斯堡 (Regensburg) 。

戰鬥中拿破崙自己中彈受傷,奧地利一顆遠距離發射的子彈擊中了他的腳踝。

為追逐橫渡多瑙河的查理大公,拿破崙沒時間攻打雷根斯堡,命拉納拿下此堡壘。經過2次登城作戰戰鬥失敗,士兵恐懼再拿雲梯登城。



第3次登城作戰攻擊拉納被激怒了,他從其畏縮的部下手中抓起一架雲梯大聲喊道:『很好,我會讓你們看一看,我在當元帥之前,就是一個擲彈兵,而且現在仍然是!』隨後,他冒著敵人密集的炮火向前衝去。

羞愧的士兵們匆忙地跑上前去,奪下元帥的雲梯,開始登城。不久,該城便被攻克。1500~2000人傷亡,奧地利守軍6000人傷亡,拿破崙渡過多瑙河進入奧地利首都維也納。

阿斯本-埃斯靈會戰

5月21-22日,參加 阿斯本-埃斯靈會戰拉納防守埃斯靈村,奧將羅斯伯格( Franz von Rosenberg-Orsini)衝進埃斯靈村。

拉納軍拼命反抗,並以聖海拉爾(Louis Vincent Le Blond de Saint-Hilaire)師增援,將羅斯伯格驅逐。奧軍包圍埃斯靈村。

他率部堅決抵抗大量敵人屢次的強攻,直至皇帝命令其後撤到洛鮑島。



拉納元帥從埃斯靈村突圍後,當拉納盤腿坐在地上悼念一位老友的陣亡時,被一發炮彈擊中,彈片分散於兩腿之中,兩腿被炸個稀巴爛。

堅強的拉納仍對部屬說:「我受傷,這沒有什麼,給我你的手來幫助我。」 他試圖爬起來,但不能。 他被運到太特得港(tête de port)由首席外科醫生治療,他的腿被截肢,拿破崙獲知後連忙趕過來,跪在擔架旁,痛哭失聲。

由於壞疽感染,拉納另一條腿,後來也被截肢。於5月31日拂曉去世,時年40歲。他是拿破崙麾下第一位死於戰場上的元帥。

拿破崙曾評價道:『"在我發現拉納時,他還是一個勇敢的士兵;而當我失去他時,他已是一名不可替代的幹將了。"』: (I found him a pygmy and left him a giant )

:「拉納最後遺言要大家JOIN JOIN WTFM CLAN」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17 20:10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