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的波蘭情婦-瑪麗·瓦萊夫斯卡

「今夜我在床上陪伴的不是拿破崙,而是我的祖國」
為了波蘭,我必須跟拿破崙睡覺 !



瑪麗·瓦萊夫斯卡(Marie Walewska 1786年12月7日 - 1817年12月11日)

1807年元旦,拿破崙來到了波蘭首都華沙,他擊潰了第四次反法同盟沙皇軍隊,成為波蘭人的救星,拿破崙到達華沙的那天,一位年輕貌美的神秘波蘭女子來到法國皇帝乘坐的禦輦前,賣弄風情地向皇帝致意,然後沒有留下姓名就飄然而去。

拿破崙被該女子的美色打動,他給密友迪洛克將軍描述了她的美貌,迪洛克不久就打聽到了這個女子的下落。

她是70多歲的瓦萊夫斯卡伯爵的妻子-瑪麗·瓦萊夫斯卡,18歲,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

拿破崙邀請這位伯爵夫人參加招待舞會,遭到伯爵夫人拒絕後,拿破崙表示凡是她不去的招待會自己也不會去。在波蘭權貴的迫使下,為了使自己的國家從普魯士和俄國的奴役中解救出來,伯爵夫人參加了舞會。

  舞會後,拿破崙給瑪麗·瓦萊夫斯卡伯爵夫人送去了一連串熱情洋溢的"求愛信":「我眼中只有妳,我只崇拜妳。」

拿破崙的信沒有得到對方的回音,他繼續寫:「"我要強迫妳,是的,我要強迫妳愛我!瑪麗,我恢復了妳祖國的名譽,我還會為妳做更多的事!"」

「精虫上腦」的拿破崙暗示瑪麗·瓦萊夫斯卡,如果她不能滿足自己的性要求,他將使她的祖國受難。

由於拿破崙求歡碰壁,上不了別人老婆終於火大了,波蘭政府為平息拿破崙的怒火,

於是,波蘭的權貴繼續向她和她年邁的丈夫施加壓力,塔列朗要幾名波蘭貴族成員一起寫了封聯名信。

這些政府大員對瑪麗說:「夫人,有時候小小的原因會釀成難以彌補的後果。您該知道,任何時代的女人都曾對世界政治有過不小的影響。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是如此。當男人欲火中燒時,你們女人將是最最可怕的力量……作為一個女人,你雖然不能用體力去捍衛祖國,但同樣可以作出另外一種犧牲……”」信中委婉地求她以身救國。

70多歲的瓦萊夫斯卡伯爵也為了祖國的獨立,同意「戴綠帽」讓老婆「討客兄」。

被波蘭人硬推到拿破崙的床上的瑪麗·瓦萊夫斯卡流淚說:「今夜我在床上陪伴的不是拿破崙,而是我的祖國」

拿破崙瑪麗·瓦萊夫斯卡很快成了一對熱戀的情人,這戀情一時竟壓抑了拿破崙的戰爭欲念,甚至向波蘭貴族承諾將考慮給予波蘭獨立。

拿破崙的大本營設在波茲南,波蘭貴族紛紛派代表團來到這裏,懇求拿破崙立即重建獨立的波蘭王國,但拿破崙在這個問題上始終採取了模棱兩可的態度。

「法國從來沒有承認過對波蘭的分割」他說,「著名的波蘭民族在歐洲具有重要地位,她的敵人是國際紛爭所造成的。」

然而拿破崙不能允許波蘭重建獨立王國,因為條件不具備,波蘭是因為軍事上的力量懸殊而失去獨立的。

拿破崙說:「被強力推翻的獨立只有用強力重建。」拿破崙希望一旦波蘭在精神上團結一致必將最終獲得自由,在此之前他們可以得到他(拿破崙)的「全力保護」。

實際上,拿破崙是不願意在波蘭獨立的問題上同時激怒奧地利、普魯士和俄國。波蘭貴族大失所望。但波蘭人依靠瑪麗·瓦萊夫斯卡拿破崙不倫關係換來了一個「華沙大公國」

拿破崙在波蘭獨立問題上出爾反爾:口頭上,他使波蘭人民相信他會給波蘭獨立;實際上,野心勃勃的法國將軍,包括繆拉,都在為爭奪新的波蘭王冠而躍躍欲試。

1807年1月14日,拿破崙委派5名波蘭知名人士作為法國佔領下的波蘭的行政長官,實際上受到馬雷和塔列朗的嚴密控制,是法國的傀儡。

後來拿破崙離開華沙,在東普魯士住下來之後,瑪麗·瓦萊夫斯卡也被接了過去。他們在古堡裏度過了一段安閒的田園生活,天天閉門謝客,誰也不見。他們很多時間都呆在一起,兩人不慌不忙地聊天。

瑪麗·瓦萊夫斯卡是個不錯的談伴,尤善聆聽別人的談話。他們談歐洲的政治,談女裝,談宮廷裏的男女私情,不過最多的還是談波蘭的命運,談他對她的保證。

1810年5月瑪麗·瓦萊夫斯卡拿破崙生一個私生子- 亞歷山大瓦萊夫斯基(Count Alexandre Joseph Colonna-Walewski)後來成為拿破崙三世的外交部長。

拿破崙因為皇后約瑟芬無法懷他的孩子,想要離婚,然而作為法蘭西皇帝的拿破崙總覺得,他不應娶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伯爵夫人為妻,所以最終還是決定同她分手。

拿破崙跟俄羅斯沙皇的妹妹安娜帕芙洛娜公主(Anna Pavlovna of Russia)求婚被拒後,1810年把奧地利將瑪麗‧露薏絲(Marie-Louise)公主許配給了拿破崙

而「波蘭的命運」與「對瑪麗·瓦萊夫斯卡的保證」對拿破崙來說早已拋到九霄雲外。

分手時,瑪麗·瓦萊夫斯卡不過20來歲。無休無止的戰事、治理幾乎整個歐洲的重負占去了拿破崙越來越多的精力,使他無暇顧及女人,對瑪麗·瓦萊夫斯卡也不例外,他也很少有時間去看望她和兒子了。但瑪麗·瓦萊夫斯卡並不怎麼怪他,因為她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瑪麗·瓦萊夫斯卡當初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國家波蘭才來到拿破崙身邊的,可以說她最初和拿破崙在一起是一種政治需要,但到最後還是癡情依依地愛上了拿破崙,不管是在拿破崙「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時候,還是當他人生失意、流放他鄉期間,瓦萊夫斯卡都癡心不改。

拿破崙瑪麗·瓦萊夫斯卡則是一種愛慾交雜、由慾生愛的過程。拿破崙被流放至厄Elba島時,她是唯一前往探望的女伴

1816年瑪麗·瓦萊夫斯卡再嫁Philippe Antoine d'Ornano伯爵,第二年28歲的瑪麗瓦萊夫斯卡分娩時死亡。

:「朕愛搞人妻...ccccc」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14 20:56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