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6 喪失米蘭公國倫巴第大區奧地利老將-博利厄

拿破崙遠征義大利遇到的第一位奧地利對手
博利厄 (Beaulieu)


博利厄( Johann Peter Beaulieu 1725年10月26日~1819年12月22日),此人理論上應該是玩「拿破崙全軍破敵」遊戲義大利劇本時最先遇到的敵軍統帥。

1743年博利厄參加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 。博利厄 在七年戰爭中,在道恩元帥麾下服務,擔任步兵軍官。

博利厄歷經 歌林戰役,魯騰戰役。 作為一個年輕人,他的大膽和火熱的性格加上他無窮的精力和不斷的活動使他非常適合軍隊生活。

1789年,博利厄有個兒子死於比利時反抗奧地利統治的起義。1792年至1795年在萊茵河地區對抗 法蘭西共和國的法軍。1792年11月6日,熱馬普戰役中博利厄指揮奧地利左翼

1794弗勒呂戰役聯軍總司令科堡(Frédéric Josias de Saxe-Cobourg-Saalfeld),為挽回比利時與荷蘭的戰局。他把沿途收集的部隊共46000人分成五路縱隊攻擊沙勒羅瓦城外的儒爾當法軍之一。

但戰役失利後,科堡不喜歡博利厄,將他開除,博利厄後來被派去匈牙利31步兵團。

在1796年3月4日,博利厄晉升為奧地利統帥(Feldzeugmeister),指揮32,000人的奧地利軍隊在北義大利。

博利厄是年輕的拿破崙波拿巴將軍從土倫戰役後,面對的第一個主要敵手。

皮埃蒙特大區

1796年3月,拿破崙入侵薩丁尼亞王國的皮埃蒙特大區。奧地利派博利厄助戰薩丁尼亞王國。

拿破崙3萬大軍正面對著以科利(Michelangelo Alessandro Colli-Marchi)率领薩丁尼亞軍在右、博利厄率领的奧軍在左,相併列的8萬奧薩聯軍。

拿破崙的軍隊只有3萬多人,且炮兵、騎兵均不足。面對敵我力 量的巨大差距,拿破崙並未感到沮喪。他非常自信地認為:迅速調集兵力可以彌補人數不足的缺陷;靈活性可以彌補炮兵不足的缺陷。開始拿破崙擅長的「內線作戰」。

拿破崙為迫使奧薩放棄同盟,遂對敵採取「中央突破」以遮斷其連鎖——故意以要求當時的熱內亞政府(為中立國)開放該市之喀比要塞,以供法軍通過的佯動措施來欺騙奧軍。

奧地利朝廷信以為真,警告博利厄

當時奧軍主將博利厄果然受騙,竟以主力向熱內亞方面移動,拿破崙隨即迅速以主力向中央猛進,而於蒙特諾特附近粉碎奧軍。

科利的薩丁尼亞軍因距離太遠救援不及。博利厄軍敗逃。

在皮埃蒙特大區經米萊西莫、代戈 、塞瓦、蒙多維戰役等一連串的敗戰,薩丁尼亞喪失皮埃蒙特大區

倫巴第大區

擊敗薩丁尼亞王國後,1796年5月拿破崙將注意力轉移到米蘭公國的奧地利軍隊。

1796年5月7日豐比奧戰役(Battle of Fombio)中,拿破崙達勒馬涅(Claude Dallemagne)與拉阿爾普(Amedee Laharpe)攻打博利厄,拉阿爾普打敗安東Lipthay的騎兵,但遭奧軍夜襲,在混亂中被友軍擊斃,拿破崙追擊奧地利博利厄軍。

1796年5月10日擔任博利厄後衛的卡爾菲利浦(Karl Philipp Sebottendorf)軍(6577人)在洛迪橋(Battle of Lodi)阻擋拿破崙追擊。博利厄奧地利的軍隊成功逃脫。

5月中旬,拿破崙佔領米蘭和布雷西亞 。並鎮壓平息帕維亞( Pavia )叛亂 。 在比納斯科村(Binasco),法軍殘暴屠殺的所有成年男人。

米蘭公國滅亡,倫巴第大區也成為拿破崙的戰果。

博爾蓋托戰役(Battle of Borghetto)

面對拿破崙逼近曼圖亞要塞,博利厄在北義大利已無退路,所以在明喬河岸建立「佩斯基耶拉-戈伊托防線」。

博利厄雖然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但很會撤退,在北義大利許多戰役中只喪失5000人。

拿破崙作戰計劃

加爾達湖到曼圖亞要塞的明喬河流域,有4座橋樑,從北到南,位於佩斯基耶拉,博爾蓋托, 戈伊托 ,裡瓦爾塔等4城市。

而佩斯基耶拉到博爾蓋托有一系列的冰磧形成的山脊,它可以掩蓋部隊調動 。以外地段則為一覽無遺的平原。

拿破崙將三個作戰師(奧熱羅、馬塞納、塞律里埃),佈置在明喬河以西。以分散博利厄兵力。

下令部隊作勢佯攻最北端的佩斯基耶拉橋樑,傳遞錯誤訊息,並要法軍開始收集船隻。

一支隱匿的基爾邁納特遣隊準備攻入博爾蓋托橋。(基爾邁納 Charles Edward Jennings de Kilmaine 有「勇敢基爾邁納」(Brave Kilmaine )之稱,1751年10月19日- 1799年12月11日 是愛爾蘭獨立份子,曾參加美國獨立戰爭,是拿破崙好友與親信,後來因拿破崙遠征埃及而非遠征英國,無法幫他實現建立愛爾蘭共和國的願望,對拿破崙感到失望。)

真實意圖:「集中兵力奪下博爾蓋托橋樑,中央突破。



博利厄作戰計劃

經過多次交手,博利厄知道拿破崙這年輕將領狡猾異常。但還是上當,看到拿破崙將三個作戰師(奧熱羅、馬塞納、塞律里埃),佈置在明喬河以西。便開始分散兵力。

他的部隊集中在橋樑,組成「佩斯基耶拉-戈伊托防線」。

佩斯基耶拉橋樑→安東(Anton Lipthay de Kisfalud )3900人兵力

薩利茲(Salionze)-奧廖西之區域→古梅爾4500人兵力

博爾蓋托橋樑→駐守偉雷哥(Valeggio)鎮皮特尼3100人兵力,博利厄似乎覺得博爾蓋托橋特別重要,加強支援偉雷哥鎮,在其附近備有梅拉斯賽伯特道夫(8169名步兵和2086騎兵)的部隊

坎帕尼奧拉-波佐洛之區域→尼科萊蒂2600人兵力

戈伊托橋樑→科利3600人兵力

裡瓦爾塔橋樑→坎托科(Canto d'Irles)10300人兵力

但此時博利厄病倒。5月29日,一連串的混亂情報來到奧地利指揮總部,搞的奧地利軍隊陷入混亂。4座橋樑都傳來拿破崙入侵情報,其中以佩斯基耶拉橋,法軍調動最為頻繁。

作戰意圖:「守著橋樑,互相支援,依地利迎頭痛擊拿破崙

戰役過程:

1796年5月30日清晨,表面平靜的博爾蓋托明喬河以西地帶,拿破崙下令特遣隊基爾邁納(Kilmaine)從斯蒂維耶雷堡經索爾費里諾,衝過博爾蓋托橋樑攻擊偉雷哥(Valeggio)的皮特尼奧地利守軍。

奧熱羅馬塞納也沿著冰磧形成的山脊,偷偷摸摸往博爾蓋托橋調動,馬塞納師跟著衝鋒支援基爾邁納

皮特尼軍措手不及竟被衝破博爾蓋托橋的防禦。賽伯特道夫反應緩慢沒有及時增兵至偉雷哥支援皮特尼,而 梅拉斯也因假情報,早一步移往薩利茲(Salionze),回防不及。

科利發現法軍塞律里埃移動方向有異,與尼科萊蒂趕緊北上支援但也來得太晚。

拿破崙幸運的突破「佩斯基耶拉-戈伊托防線」,持續擴大範圍,奧軍來防全被擊潰,奧地利防線完全瓦解。

這時奧將赫辛根(Hechingen) 他凝聚了被擊潰的士兵展開了反擊,奧地利驃騎還差點抓獲志得意滿的拿破崙,為博利厄贏得了時間,組織有序的撤退。

拿破崙差點被俘事件促使法國指揮官組成騎兵衛隊由貝西埃爾負責。 最終,這個單位將演變成拿破崙帝國皇家騎兵衛隊。

最北的安東Lipthay 很快就放棄了佩斯基耶拉橋,衝向奧熱羅先遣部隊,造成法軍近百人傷亡,奧地利損失9名騎兵是此役奧地利表現較好的戰果。

由於博利厄兵力分散,各線防軍逃的也快,僅損失572人,拿破崙也損失500人左右。仍然替奧地利保留了「很多戰敗經驗」的軍隊。

生病的博利厄下令軍隊撤退到往北方卡斯泰和維拉弗蘭卡撤退。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奧地利軍隊得到大量增援,從德意志地區調來幾個新的師團。

最終,維爾姆塞取代作戰不力的博利厄為軍長。 開始1796年6月至1797年2月的曼圖亞要塞之役(Siege of Mantua 1796–1797)。

博利厄退役後,過著田園生活。1798年再度入伍,1819年12月22日於奧地利林茨去世。

:「這老將軍讓我殺很少~逃很大~lol」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11 22:58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