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薩拉戈薩圍攻戰西班牙守將-梅爾齊

拿破崙戰爭中最殘酷的戰役-
薩拉戈薩圍攻戰(Siege of Saragossa)
War to the knife (你死我活的搏鬥)
「薩拉戈薩捍衛者」-梅爾齊




1808年5月西班牙到處爆發反法起義, 西班牙阿拉貢地區也紛紛抗暴,薩拉戈薩(Saragossa亦稱Zaragoza )是西班牙阿拉貢地區的首邑,城市本身保護主要由中世紀時代的城牆和兩條河流-東北部的埃布羅(Ebro)河和南部的赫爾巴(Huerba)河,東南方與西方則容易遭受敵軍打擊。

在薩拉戈薩的主要力量是依靠,城市本身一個迷宮般的建築群,每棟房屋都能夠被作為防衛徵之用,而狹窄的巷弄,很容易成為封鎖的路障。

e0040579_20272346.jpg梅爾齊(José de Palafox y Melzi 1780年- 1847年2月15日),半島戰爭西班牙民族英雄,曾短期在阿拉貢從事建國運動。成為薩拉戈薩州長和軍事領袖。

1808年6月14日率領6000人部隊抵抗法國勒費弗爾(Francois Lefebvre)侵略軍的阿拉貢戰役(Battle of Alagon)中,西班牙軍戰敗,指揮官梅爾齊手臂受傷,退回薩拉戈薩。

梅爾齊6月15日率5000人離開薩拉戈薩前往埃皮拉(Action of Epila),梅爾齊的部隊並沒有很多作戰經驗,是個菜鳥兵團。

另派他哥哥梅利希(Luis Rebolledo de Palafox y Melci)留守薩拉戈薩指揮民兵守城。

圍攻薩拉戈薩(1808)

1808年 6月15號勒費弗爾11000人的兵圍薩拉戈薩南方。

e0040579_251294.jpg6月16日勒費弗爾決定發起突擊薩拉戈薩西部牆壁,預計很快崩潰,但法國人很快的發現,在西班牙的戰爭將是與眾不同的。

薩拉戈薩捍衛者準備保衛自己,對法國人進行城市戰。

當波蘭騎兵通過聖恩格拉西亞的城門,一進入城市,馬上遭到從樓房四面八方偷襲與暗算,被迫撤退。 法軍約700傷亡。

勒費弗爾望著埃皮拉的梅爾齊軍,在圍城中相當不安心。所以6月23日,他分派出3000名法軍由Chlopiski上校率領襲擊的埃皮拉。並將梅爾齊擊敗,7月1日梅爾齊逃回薩拉戈薩只剩1000人。

6月26日維迪爾(Jean-Antoine Verdier)3000援軍抵達,並接替勒費弗爾指揮。 更多增援部隊不斷而來。

維迪爾的第一個目標是山上的蒙特卡洛特雷洛,赫爾巴(Huerba)河的南岸。

6月28日維迪爾發動攻擊蒙特卡洛特雷洛高地

西班牙蒙特卡洛指揮官法爾科上校,陣前逃亡,蒙特卡洛特雷洛高地失守(後遭軍事法庭審判,執行槍決。)

在6月30日午夜,維迪爾在高地佈置124門大炮以24小時持續炮轟薩拉戈薩城 ,做為第2次進攻的前奏。

7月2日梅爾齊已返回薩拉戈薩指揮。此時 法軍兵力增強了兩倍,薩拉戈薩雖遭受了嚴重的轟炸,但防衛路障仍然完好無缺。

維迪爾發動第2次進攻。



少女阿古斯蒂娜正帶著一籃蘋果上城牆給炮臺的當炮兵男朋友吃,看到西班牙軍隊被法軍殺的節節敗退傷亡慘重,男友戰死在地上,許多炮兵已放棄自己的崗位逃跑。

隨著法國軍隊的逼近,少女阿古斯蒂娜勇敢的跑去裝上砲彈,並點燃了導火繩 ,近距離以葡萄彈亂射,粉碎一隊法軍。



逃離的西班牙軍隊和其他反抗民眾看到城牆炮臺有一個孤獨的女子勇敢地把守大砲,紛紛鼓起勇氣再衝回來抵抗法軍 ,法國遭受200人死亡,300人受傷。

維迪爾他沒有足夠的兵力封鎖城市,而西班牙能夠從薩拉戈薩從北部收入增援物資與義勇軍。

8月4日維迪爾展開第3次攻擊,成功地深入到薩拉戈薩市區。維迪爾照會梅爾齊要求他投降,對此梅爾齊的回應是“戰爭由刀決定”(War to the knife) 意思是「你死我活的搏鬥」,這句話後來成為梅爾齊獲頒勳章,成為「薩拉戈薩捍衛者」。

8月4日傍晚,法國人擁有一半的城市,但卻是法軍大難臨頭的開始。維迪爾集結成群正面攻擊的隊伍在西班牙人神出鬼沒的巷戰中損失慘重,法軍損失2000人(可能是462死亡,1505人受傷)。

雖然薩拉戈薩附近的戰鬥持續了好幾天,早在7月19日在法軍杜邦師已被迫交出Baylen鎮壓西班牙南部安達盧西亞地區失敗,維迪爾開始意識到法軍戰略撤退。

8月13日,法國被迫解除薩拉戈薩封鎖和往北部撤退,法軍61天的圍困,在失敗中結束。

取得勝利的梅爾齊在西班牙成為傳奇英雄。





圍攻薩拉戈薩(1809)

1808年11月23日法軍再破西班牙軍於圖德拉戰役(Battle of Tudela),再度入侵阿拉貢 ,1808年12月20日第2次兵圍薩拉戈薩。

在1808年9月~12月間梅爾齊開始薩拉戈薩一系列現代防禦工事。相較上一次薩拉戈薩圍攻戰時幾乎無防備的狀況大加改善。

西班牙防禦計劃

總兵力:32,000正規軍和民兵, 2000騎兵,1萬名武裝志願者 ,160門炮

北部 :聖拉薩羅(San Lazaro) 也已強化了壁壘,挖掘保護水道,埃布羅河北岸變成堡壘。

西部 :奧古斯丁修道院(Augustinian) 在已經在原始城牆外再築壁壘,設置中央砲台,挖了一個45英尺的深溝。

南部 :在聖母的支柱(Our lady of the Pillar)高地建造一「支柱堡壘」(Pillar redoubt)連結城牆到聖何塞(San Jose)修道院,形成防線。

南方外圍工事 :蒙特卡洛特雷洛戰壕和堡壘,利用運河阿拉貢作為護城河。但無法及時沒有建成

城內 :毗鄰的建築物之間的牆都被打通,讓西班牙軍移動時不必使用街道。1樓窗戶被磚塊堆砌起來,門也被封死。

補給 :確保城市不缺用品,儲備養活自己的軍隊3個月的糧食,家家戶戶也各自儲存糧食。城內有火槍製造與火藥工廠,而英國軍火在圍城之前就已經運來。

作戰方法:城市游擊巷戰

法國攻擊計劃

總兵力:40,000步兵, 4000騎兵, 60門 炮

出動將帥:蒙塞、莫蒂埃、朱諾、拉納

拿破崙派遣蒙塞元帥軍團共15000人,征服薩拉戈薩,蒙塞感到兵力太少包圍薩拉戈薩太危險。而 莫蒂埃元帥第五軍團正在趕來,所以蒙塞撤退到德拉等待抵達莫蒂埃。再會合前來圍城。

第一個目標是奪取防衛薄弱的蒙特卡洛特雷洛高地。
第二個目標支柱堡壘(Pillar redoubt)

作戰方法:初為正面攻擊,拉納改以逐屋包圍消滅。

戰役過程

蒙塞拿下蒙特卡洛特雷洛後,攻擊毫無進展,12月29日蒙塞被召回馬德里,拿破崙派第三軍朱諾接指揮權 。

1809年1月10日朱諾開始轟炸支柱堡壘(Pillar redoubt)和聖何塞(San Jose)。支柱堡壘與 聖何塞牆壁已接近崩潰。

朱諾按照計畫攻打第二個目標支柱堡壘(Pillar redoubt)

1月15-16日朱諾的波蘭團(the 1st Regiment of the Vistula),衝進支柱堡壘,卻發現西班牙軍大部份已撤退,當波蘭團進入後引來摧毀了赫爾巴河橋。只能隔岸看著西班牙人對法軍裝鬼臉的嘲笑。

法軍也衝入聖何塞,梅爾齊堵塞大門,準備路障,把整個地區成為一個迷宮的小堡壘。將入侵的朱諾軍‧打的落花流水,倉皇敗逃。

火大的拿破崙再派得力戰帥拉納元帥取代朱諾拿破崙命令拉納要「不惜一切代價」拿下薩拉戈薩

梅爾齊的哥哥梅利希有5000名民兵在城外游擊,拉納調部署在薩拉戈薩東南後的莫蒂爾軍團,去保護馬德里和薩拉戈薩之間的通道。以安心開始3個星期的激烈巷戰。

此時薩拉戈薩爆發痢疾疫情。激烈的戰爭與瘟疫使薩拉戈薩如同地獄一般。

拉納元帥奪取赫爾巴河北岸,梅爾齊炮陣地被奪,雙方展開在聖恩格拉西亞的激烈巷戰。



(聖恩格拉西亞修道院的戰鬥)


拉納再令城西部法軍攻擊聖奧古斯丁修道院,戰鬥情況也是非常兇猛, 在聖奧古斯丁修道院,西班牙軍盤踞在中堂和鐘樓,抵死反抗。

拉納參考了維迪爾失敗的經驗,不再以一隊隊正面攻擊曝露在街道上讓西班牙人有機會偷襲,拉納改以對每座強化成堡壘的建築物,進行傳統的包圍清勦與摧毀。 這一做法將是緩慢的,但也減少法軍的傷亡。

1809年1月27日,拉納占領了該城所有的外圍工事,並攻入城中。

但在城中,拉納又遭到前所未有的英勇抵抗。每一棟房屋都變成了堡壘,每一間茅舍、馬棚、地下室、頂樓都必須經過戰鬥才能占領。



這種激烈的戰鬥在這個已被法軍占領的城市中整整進行了3個星期,法軍士兵「無差別掃蕩」看到黑影就開槍,更不分青紅皂白屠殺了一切人,包括婦女兒童。

然而,只要法軍士兵稍一疏忽,婦女兒童也會殺死他們。法軍屠殺了2萬名守衛部隊和3萬多名城市居民。

拉納元帥是位驍勇的騎兵,他曾參加過拿破崙指揮的許多激烈的戰鬥,在他的頭腦中幾乎沒有"恐懼"二字,然而,他卻被眼前可怕的情景震動了,無數具男人、女人和兒童的屍體並排躺在血流成河的街道上,整個城市死一般的寂靜。

拉納不無感慨地對身邊的人說:「這是怎樣的一場戰爭啊!我們被迫要殺死這樣勇敢的人們,即使他們是瘋狂的人們,這場勝利也只能使人感到憂傷!」

看到敵人如此瘋狂英勇的抵抗,尤其看到婦女小孩被法軍打死的屍體,讓拉納成為薩拉戈薩惡魔般的屠夫。

拉納元帥哭了,並破口大罵:「這該死的拿破崙要我們全部去死!」(this damned Bonaparte is going to get us all killed)

戰鬥進展速度緩慢,2月18日法國大砲砲轟北部薩拉戈薩的聖拉薩羅地區。

梅爾齊本人此時身患重病,並認為自己快死了。不久薩拉戈薩糧倉被攻佔,2月19日在法軍向城內逼近,取得更大的進展。同一天梅爾齊承認,進一步抵抗是沒有意義的。 他派他的副官去拉納指揮部談投降事宜。

法軍開了第二條戰線上進入市區佔領北部埃布羅河沿岸。 1809年2月20日薩拉戈薩終於投降。 5.4萬人死於包圍中,20,000名士兵和34,000名平民。法軍共傷亡萬餘人

本來有55500人口的薩拉戈薩居民只剩15000人。圍攻薩拉戈薩(1809)在拿破崙戰爭被普遍認為是一個最殘酷的戰爭 。其 極端殘忍和惡毒的巷戰,只有 WW2史達林格勒戰役可與之相比 。

梅爾齊被俘後,拉納拿破崙皇帝坦言道:「這場戰爭是可怕的,勝利來之不易。」。

拿破崙以禮相待要接見梅爾齊,被他嚴厲拒絕,後來囚禁在文森斯直到1813年12月。1820年至1823年梅爾齊被任命指揮的國王費迪南皇家衛隊,封為薩拉戈薩公爵。

1847年2月15日梅爾齊死於馬德里。

:「歐洲至庇里牛斯山為止。」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09 14:26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