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最完美的擲彈兵猛帥-烏迪諾(Nicolas Oudinot)

拿破崙最完美的擲彈兵猛帥
法國軍隊的拜亞爾 負傷三十四次-烏迪諾
Nicolas Oudinot


e0040579_5575110.jpg烏迪諾(1767年4月25日~1847年9月13日Nicolas Charles Oudinot),1767年4月25日,生於巴爾勒杜克一位啤酒商之家。作戰勇猛,直言不諱的個性,常讓拿破崙哭笑不得。是拿破崙最完美的擲彈兵猛帥。

擲彈兵是17世紀中葉歐洲陸軍的一個兵科,最早真的是指軍隊中能投擲手榴彈的步兵。故名「擲彈兵」。

由於當時的手榴彈體積重量類似小型炮彈,因此需要在步兵當中挑選臂力過人的士兵才有辦法投擲。所以擲彈兵是步兵當中的The Best The Best 的精銳及佼佼者 ,後來成為優秀精鋭部隊的名稱。

烏迪諾的軍事生涯非常容易受傷(負傷三十四次),他的副官比爾森(Pils)必須常常拿著一個急救箱跟著他,這樣才能很快治療烏迪諾突如其來因的中彈、炮擊、摔馬、刀砍、被房子壓到等等的傷口。

1784年6月2日入伍至梅多克步兵團。1787年退伍經商。1789年7月14日任梅塞志願軍第三營上尉。1791年升任中校。

1792年-1793年,他率領志願軍在梅塞和沃斯傑斯地區作戰,後在哈圭瑙之戰中頭部中槍受傷。這是他一生中多次負傷的第一次。

1794年6月因他在凱瑟斯勞爾特之戰(5月23日)中的戰功升任準將,時年27歲。此後至1798年,他一直在萊茵和莫塞勒軍團服役,1795年在曼海姆之戰中負傷。

10月烏迪諾在烏爾姆之戰中六次負傷,被俘。1796年1月獲釋。

1796年9月烏迪諾在因格爾施塔德戰役中被軍刀砍傷四處,大腿被子彈穿透。1799年升少將。

在蘇黎士戰役中烏迪諾指揮左翼軍隊,胸部受傷。不久任馬塞納的總參謀長。在這個位置上他受傷不止兩次。

1800年隨馬塞納赴義大利參戰。在熱那亞包圍戰中,他率領一支特遣隊成功地穿越英軍蒙贊巴諾( Battle of Monzambano)封鎖線,與瓦爾的絮歇將軍會師,拿破崙賜給他的榮譽之劍。

1803年烏迪諾任步兵及騎兵總督察長。獲頒大十字勳章(法國榮譽軍團勳章)。

1805年12月5日烏迪諾受命組建擲彈兵師,有著名的「grenadiers Oudinot」之稱,隸屬拉納元帥的第五軍,

拿破崙巡視擲彈兵師布洛涅營時,舉行閱兵典禮,烏迪諾和自豪的擲彈兵部隊在經過皇帝拿破崙面前時,突然烏迪諾騎的馬停止不動,不論烏迪諾怎麼鞭策,都拒絕前進,甚至想蹲下去,烏迪諾下了馬,十分惱火,拔出佩劍,一劍刺入馬的脖子,當場宰了這隻馬。

後來皺著眉頭拿破崙問他:「你在部隊都是這樣對待所有的馬?」

烏迪諾直言: 「啟稟陛下,當我無計可施時,那是我解決的方法。」

拿破崙:「.....................................」(一群烏鴉飛過)

拿破崙常好奇談論到為何烏迪諾會這麼勇敢?拿破崙指出,每個人在戰鬥中都應該會有一段時間感到恐懼。更說了半天要如何克服這種恐懼時間,並詢問烏迪諾的看法。

不料,聽了半天不耐煩的烏迪諾只簡潔地回答:「陛下,我沒有這種時間。」 (Sire, I haven't had the time)

拿破崙:「.....................................」(一群烏鴉飛過)

烏迪諾參加了1805年的戰爭,配合繆拉拉納貝特朗 ,等人去欺騙奧地利守橋的守將兩國停火的騙局,烏迪諾率領精銳擲彈兵趁機佔領維也納唯一沒被炸燬的橋樑。

10月8日烏迪諾參加魏爾亭根之戰,表現出色。10月17日又助戰烏爾姆。

11月16日烏迪諾在霍拉布倫之戰中被俄將巴格拉基昂軍擊傷。儘管他的受傷,他還是向拿破崙要求允許他留在軍隊中在 12月2日參加了奧斯特裏茨會戰。雖然烏迪諾並沒有積極參與戰鬥。

1806年烏迪諾大部分時間用於療傷休養。1806年12月烏迪諾擲彈兵精英總共有17個“精英”營和7個團。

法國軍隊的拜亞爾

1807年參加波蘭戰役。2月參加奧斯忒羅倫卡之戰。3月18日-5月27日參加但澤包圍戰。

在但澤之圍,烏迪諾拉納騎在馬背上指揮作戰時,當時敵方發射的鐵球炮彈直接命中擊斃烏迪諾的座騎,然後跳彈和命中拉納的座騎 ,烏迪諾跌落斷了腿,旁邊的幾個軍官也都受傷,但兩人幸運躲過一劫。

在海爾斯堡戰役時,烏迪諾注意到拿破崙身陷敵人的炮火射程之內,他警告皇帝:「陛下,如果你仍然要繼續暴露在敵人炮火射程之內,我會叫我的擲彈兵把你抓起來,鎖進箱子內。」

拿破崙:「.....................................」(一群烏鴉飛過)

拿破崙聽了很生氣,但轉移到安全地方,他相信如果不聽烏迪諾的威脅,他蠻起來真的會這麼幹。

未待腿部傷勢痊癒,不屈不撓的烏迪諾就作為拉納軍的一個師長參加了6月14日的弗裏德蘭會戰。

在弗里德蘭,拉納烏迪諾遭到俄羅斯的猛烈攻擊,派出傳令請拿破崙速派援軍,而拿破崙認為拉納面對的並不是俄軍主力,叫拉納繼續撐着,除非整個俄國軍隊在那裡,他才要派出援軍,這下又惹毛烏迪諾

烏迪諾派出他的副官,直奔拿破崙指揮部傳達烏迪諾的忿怒訊息:「連我的小眼睛都看到整個俄羅斯軍隊就在這裡!」 ("Even my little eyes see the entire Russian army is here!")。

拿破崙:「.....................................」(一群烏鴉飛過)

拿破崙趕緊親率部隊增援,最後取得勝利

令人驚訝的是在弗里德蘭戰役中,烏迪諾這次居然安然渡過,沒有受傷。

1807年在蒂爾斯特和約簽訂時,拿破崙曾以贊許的態度向沙皇介紹烏迪諾,稱之為"法國軍隊的拜亞爾"(Bayard de l'armée française) 。(拜亞爾是法國十四、五世紀時期屢建戰功的英雄,被譽為“無畏無瑕的騎士”,後來作為戰功卓著的英雄的代名詞)

弗里德蘭戰後簽定「蒂爾西特和約」後,第四次反法聯盟瓦解的短暫和平時間中,倒楣的烏迪諾卻摔馬倒下,不慎又摔斷了腿。 更糟的是,醫生沒有醫到正確位置,傷口沒有正確地癒合,醫生只好再打斷他的腿重新醫治,才癒合正常。

帝國元帥

1808年7月,烏迪諾封帝國公爵,並被派至德意志地區,在達武元帥的領導下組建預備隊。烏迪諾非常好的朋友是達武元帥。

1809年以其組建的預備隊組成臨時第二軍並任軍長,隸屬拉納指揮,並參加了4月21日的蘭茨胡特之戰。

5月21-22日,烏迪諾在阿斯佩恩-艾斯林戰役中手臂負傷,但仍堅持指揮第二軍作戰。

7月5-6日,在瓦格拉姆之戰中,烏迪諾達武軍迂回突擊奧地利軍的左翼時,不幸耳朵又被擊傷。

7月12日在,烏迪諾在戰場上與馬爾蒙麥克唐納晉升為帝國元帥,時年43歲。

1810年4月14日被封為裏傑沃公爵。1810-1812年在荷蘭服役。

俄羅斯

1812年,烏迪諾指揮第二軍擔任右翼入侵俄國。

在8月17-18日的波洛茨克之戰(First Battle of Polotsk)中肩膀被子彈打穿,只得退出戰鬥,將指揮權移交聖西爾並取得了當天的勝利。

此後他一直在療傷,直到11月27-28日,在別列津納河戰役(Battle of Berezina)中與內伊元帥一起擔任掩護,他被子彈擊中,立即倒在地上。

部屬都以為他掛了,發現他還有氣息活著,趕緊送去給軍醫拉雷醫療 。

拉雷試圖拔出烏迪諾傷口子彈,但無法找到它,子彈從背部灌穿長達6英寸離開烏迪諾身體。

第二天烏迪諾與部隊只想快返回法國療傷。 當他們在一個小平房休息,被一隊哥薩克騎兵包圍,並要求他們投降。

烏迪諾站了起來,拿起他的手槍,並說,「如果他們讓我活著,至少他們會看到我是誰。」("If they take me alive at least they will see who I am." )

哥薩克騎兵:「.....................................」(一群烏鴉飛過)

他帶領他的部下防守平房,並聽到外面戰鬥的聲音,一團法國騎兵打跑了哥薩克。 大難不死的烏迪諾,正慶幸得救,突然遭到俄軍炮擊,房樑落下,壓傷倒楣的烏迪諾的頭部。

德意志敗戰

1813年4月烏迪諾任第十二軍(25000人,由義大利人和克羅地亞人組成)軍長。5月20-21日作為右翼參加包岑之戰。

8月受命統一指揮第四、第七、第十二軍和第三騎兵師約7萬餘人進攻柏林,葛羅比忍戰役( 大貝倫戰役 Battle of Großbeeren 1813年8月23日)遭瑞典王儲貝爾納多特擊敗

登訥維茨戰役( Battle of Dennewitz 1813年9月6日)雖然烏迪諾率部挺進到距柏林僅12英里的地方,但由於普將彪羅放水淹沒了平坦的沼澤地帶,使烏迪諾進軍遲緩,而且不得不分兵兩路。

彪羅乘機在格羅斯貝倫猛攻雷尼埃將軍的薩克森軍,俘虜1700人和26門大炮;雖然損失不大,但烏迪諾喪失了勝利信心而撤過易北河,本來從漢堡出發以接應烏迪諾達武得知後,只得也撤回漢堡。

法軍共損失近3000人,烏迪諾為這次失敗而引咎辭職。10月,烏迪諾指揮青年近衛軍作為預備隊參加了萊比錫戰役。

1813年10月19日上午,拿破崙開始向萊比錫的林地勞方向撤退,由烏迪諾指揮青年近衛軍作為預備隊與聯軍在市區街道巷戰,掩護拿破崙撤退。

槍聲使守橋的工兵炸毀了萊比錫埃爾斯特河上的林地勞橋,法軍後衛及傷員被困在萊比錫城中,使得烏迪諾所屬勞里斯東雷尼爾(Jean Reynier)軍長,連同3萬3千人與260門炮落入敵手等待被俘。

倒楣的烏迪諾元帥只好脫下軍裝,最後安全地游到了對岸。

最後戰傷

1814年法國戰役時期,烏迪諾任第七軍(17000人)軍長。1月29日在布裏埃納(Brienne)戰役中雙腿受傷。

3月20在阿爾西(Bataille d'Arcis-sur-Aube)城下的血戰中,被子彈擊中了胸部,但烏迪諾的勳章使子彈偏離了心臟,這是他一生中最後但也是最非同尋常的戰傷。

退隱與復出

拿破崙皇帝退位後,烏迪諾任和談代表團成員,同聯軍代表簽定和約。路易十八任命他為皇家擲彈兵軍長。

拿破崙回國後,拿破崙要他回去,厭戰的烏迪諾說:「我將不會為您服務,陛下,我也不會為任何人服務。 」(Since I will not serve you, sire, I will not serve anyone.)

拿破崙:「.....................................」(一群烏鴉飛過)

拿破崙流放他在自己的莊園裡退隱。

波旁王朝復辟後,烏迪諾任皇家擲彈兵及騎兵指揮兼第三軍區司令、國務大臣、議員、法國貴族。1816年任巴黎國民自衛隊司令兼皇家衛隊司令。

1823年任第一軍軍長,入侵西班牙。不久攻佔馬德里,並擔任總督。1842年烏迪諾任因瓦裏德斯總督。1847年9月13日在任上去世,享年80歲。

烏迪諾不是一位嫺熟的戰略家和戰術家,他在單獨作戰時的無能集中表現在葛羅比忍戰役與登訥維茨戰役。

拿破崙說:「再也沒有人比烏迪諾更缺乏頭腦的了。」但他勇敢精神卻僅僅次於拉納內伊,曾負傷三十四次就是最好的證明(恐怕也是元帥負傷的金氏紀錄了)。他是一位完美的擲彈兵。

1840年12月,拿破崙遺體回到法國典禮上,烏迪諾是出席的拿破崙時代任命的4個元帥之一(另外3人為滑鐵盧沒來的格魯希、遇到威靈頓一路帶衰的蘇爾特,老到多快忘了是誰的 蒙塞)。

拿破崙遺體:「.....................................」(一群烏鴉飛過)

:「本皇軍中第一倒楣鬼...lol」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2-05 18:32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