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特涅

也許......
沒有政治家會被如此讚揚 或被同聲唾罵
在19世紀 梅特涅的時代


e0040579_9403737.jpg梅特涅( Klemens Wenzel von Metternich1773年 5月15日~1859年 6月11日 )出生於德意志科布倫茨的官宦世家。他的父親當時是奧國駐萊茵公國的公使,梅特涅在萊茵—莫塞爾區(Rhine-Moselle)渡過其少年時期,這段隨著父親駐外的成長時期,令他也走上外交家之路。

1795年9月,梅特涅與愛麗諾‧考尼特斯女伯爵(Eleonore Kuunitz)結婚,這個婚姻給予梅特涅躋身於奧國上層貴族社會的機緣,並且得以接近奧皇弗朗茨一世(德語:Franz I 神聖羅馬帝國的末代皇帝)。

1801年,梅特涅的外交生涯開始。他初履此任便以奧國大使的身份奉派前往德勒斯登(Dresden),極受賞視的梅特涅在兩年之後又被負予重任派駐柏林(Berlin)。

由於奧王對柏林大使期望頗深,希望擔任此職位者既要能獲得普魯士宮廷及政要的喜愛,又要能兼具敏銳觀察力及配合度高,因此梅特涅的出任,再度證明了他己慢慢進入了奧國外交政策的權力核心。

1806年,當時法國及歐洲尚是拿破崙時代。梅特涅奉派為駐法大使,他結交了不少社會名流,從他們之間,梅特涅獲知法國政治事務的重要報告。

他也利用會議的談判,促使法奧和約(Franco-Austrian Treaty of Fontainebleau)的簽訂,雖然最終不能避免法奧的戰爭,但他利用這段時期,對拿破崙性格,得到深切的認識。

瓦格拉姆戰役誤國

然而,梅特涅當時卻高估了1808年西班牙起事對拿破崙的影響,不顧查理大公因軍事改革尚未完成的反對開戰,錯估了情勢並勸導奧國與法國作戰,拿破崙大軍終究還是在1809年7月5~6日在瓦格拉姆(Wagram)大敗奧軍,並且進入了奧都維也納,是為瓦格拉姆戰役。經此一役,奧國的情勢可說是黯淡無光。

和親救國

1809年10月8日,奧王弗朗茨一世指派梅特涅為外交部長,六天之後,被迫與法國簽訂申布倫條約(Treaty of Schonbrunn)。後再派駐巴黎大使。

在拿破崙跟俄羅斯沙皇的妹妹安娜帕芙洛娜公主(Anna Pavlovna of Russia)求婚被拒後,1810年1月21日,拿破崙召見奧國駐法大使梅特涅,說他決定娶一位奧地利帝國的公主為后。他要奧國在四十八小時內答覆同意,如逾期不覆,他就再次揮軍入侵奧國。

當時尚無電報,巴黎與維也納間距離遙遠,任何快馬都無法在兩天內往返。梅特涅於是當機立斷,憑他特命全權大使的身分,先斬後奏,把瑪麗‧露薏絲(Marie-Louise)許配給了拿破崙

梅特涅安排了拿破崙與奧國公主瑪麗‧露薏絲的婚事後,雖然梅特涅不能明確地預期這個婚姻能否牽制拿破崙的進一步行動,但是至少他為法、奧促成了一個姻親關係,暫時讓奧國獲得了喘息機會,使奧國不再是拿破崙的主要敵人,此舉可說是外交上的一大成功。

奧地利的參戰

當拿破崙征俄羅斯失敗遭受災難性的扭轉之後,奧地利梅特涅抽離與法國的聯盟,回復到中立政策,並很快地機警以他的奧地利國家的立場成為歐洲的仲裁者。

1813年月26日,德勒斯登戰役(Battle of Dresden )戰爭前夕,梅特涅訪問了拿破崙,他仍是一個看似公正的調解人,試圖結束戰爭和重新建立俄羅斯普魯士與法國三個國家良好和平關係。

然而,拿破崙當時只關心同時完全控制了奧地利和俄羅斯,他對梅特涅說:「我們將在維也納舉行會議。」

本次會面後,梅特涅意識到有必要保護奧地利。決定加入反法聯盟。

維也納會議

1814年10月,拿破崙被打敗後,梅特涅主持維也納會議(Congress of Vienna, 1814-1815)。
這次會議名義上是為了重建歐洲和平,實際目的卻是復辟封建王朝,打壓各國的民族、民主運動。

因梅特涅及多數與會領袖都認為,民族主義及民主運動是致亂之源,並敵視法國大革命的原則,他們致力使歐洲回歸到1789年法國大革命前的原狀,恢復舊秩序下的思想與制度,重新建立歐洲的保守勢力。在梅特涅的強勢主導下,維也納會議訂下歐洲各國以後的「協調」方針,亦種下日後四國同盟的建立。

梅特涅以奧地利為首架構組織鬆散的「德意志邦聯」 (German Confederation 1815年至1866年),擔心俄羅斯坐大,梅特涅協調的英國和普魯士壓制俄羅斯,將符合其國際利益。 並在拿破崙倒臺後,鞏固了歐洲的王權專制政治制度原則..

梅特涅多次主持四國同盟的會議,策劃鎮壓歐洲各國的革命。先鎮壓義大利革命,並支持法國鎮壓西班牙的革命。

總之,四國同盟在1820年以後,成為專制君主壓迫各民族自由的聯盟,當英、法不肯再與其合作後,它甚至不復存在歐洲協調的外形,進一步成為史家王曾才所稱的「東歐三專制國家反革命聯盟」。

梅特涅於1821年5月被任命為奧國首相,本來梅氏可進一步實行他的抱負,但是英國在列強國際會議上的突然轉變,使梅特涅在國際影響力漸低。

而國內政策方面,梅特涅在國內積極實施高壓統治,極力維護封建君主專制制度。以其在全國實行的書報檢查制度為例:當時有不下5000種書刊被列為禁書,其中許多是有影響的名著,書報檢查的範圍實際上並不限於書報,還包括地圖、石刻和徽章等,甚至從法國運來的瓷器上的「自由」一詞也要被清除掉。

梅特涅之所以敵視民族和自由主義,固然是因為他出身所影響,但亦一方面,亦因為奧帝國本身的需要。在列強集會維也納期間,奧皇弗朗茨一世曾告訴一位俄國使節:「我的國家像一所蟲蛀的房子,如果移動一部份,誰也不知道會倒塌多少。」

事實上,當時的奧國缺乏富裕、保守的中產階級,人口大部份是農民;而民族構成更為複雜,分別有馬札兒人、捷克人、羅馬尼亞人及波蘭人等等,換言之,奧國亦無民族或文化上的統一性,因此梅氏最怕民族獨立及民主政治思想之傳遞,他認為這些力量足以令奧帝國土崩瓦解。

:「別說19世紀的梅特涅怕自由與獨立~到21世紀的我更怕....lol」
「錦濤主子~說的極是!小馬子在台灣區長任內一定會好好處理~喳~」:

在維也納會議後的三十幾年(1815-1848),就外交家價值的角度而言,梅特涅以靈活的手腕,借力使力地讓奧國得以主導一個世代歐洲事務的進行,從中獲得國家穩定的基礎並使得古國傳統制度在時代潮流的衝擊下仍能維持榮耀,梅特涅對奧地利的貢獻確是不可磨滅的。1815年至1830年的歐洲政治是反動的、保守的而被稱為「梅特涅時代」。

男扮女裝逃亡

隨著國際及國內情勢的變化,梅特涅所代表的保守勢力日趨衰落,最後甚至成為人人攻擊的對象,1848年3月13日,維也納民眾在法國二月革命的影響下發動起事,梅特涅政府被推翻。次日,梅氏男扮女裝,逃往英國。

1851年,梅特涅重回到維也納,於克里米亞戰爭期間召開了維也納召會,旨在平息當時緊張的近東局勢,可惜沒有任何一國支持,戰爭最終爆發。1859年6月11日,他在維也納逝世。

梅特涅是一個英俊的捲毛金髮男子,年輕時與法國玉璽官康斯侯爵的女兒,俄羅斯巴格拉基昂的遺孀卡塔琳娜,扎甘公爵夫人,阿布蘭特斯公爵夫人等很多婦女有曖昧關係。

在拿破崙流放聖赫勒拿島後,繆拉被槍決,繆拉的老婆-拿破崙的妹妹卡羅琳,梅特涅也曾安置在其奧地利退休別墅「照顧」過。(主要來源維基)

:「梅特涅也有時代!!!XD」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1-26 08:21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