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6曼圖亞爭奪戰奧地利2老將-維爾姆澤&阿爾文齊

曼圖亞(Mantua)要塞爭奪戰
拿破崙將軍 VS 奧地利2老將
制霸北義大利



維爾姆澤當年72歲

e0040579_1110526.jpg維爾姆澤(Dagobert Sigmund von Wurmser 1724.5.7-1797.8.27)生於法國斯特拉斯堡。七年戰爭時期在法國騎兵部隊中服役。戰後轉為神聖羅馬帝國奧軍效力,參加了巴伐利亞王位繼承戰爭。

法國革命戰爭期間(1793-1795),維爾姆澤在萊茵河前線作戰。這期間他奪取了Lauterburg與Wessenburg一線的廣大地區(1793.10),但是使維爾姆澤出名的卻是因為他1796年義大利戰役與拿破崙對壘時吃的一系列敗仗。負責曼圖亞要塞爭奪戰第1次與第2次救援。


阿爾文齊當年61歲

e0040579_1142694.jpg阿爾文齊(József Alvinczi 1735‧2‧1- 1810‧9‧25),出生於匈牙利的特蘭西瓦尼亞,是神聖羅馬帝國哈布斯堡王朝和奧地利帝國元帥 。 七年戰爭升任少將,1774年,他帶領他的部下參與巴伐利亞繼承 戰爭。

1787年對土耳其作戰,1790年鎮壓 比利時 。

1793內爾溫登戰役擊敗法國迪穆里耶(Charles François Dumouriez )軍,阻止法國革命軍入境奧屬荷蘭,負責曼圖亞要塞爭奪戰第3次與第4次救援。

e0040579_12305518.jpg曼圖亞要塞位於波河和明喬河交匯處,地形險要,工事堅固,可屯數萬之眾,有「意大利鎖匙」之稱。曼圖亞是奧軍在義大利的唯一重要基點,勢在必守,以阻扼法軍。而法軍也志在必得,以控制北義大利,並打通前往德奧之路。

1796年5月底,法軍終於抵達了奧地 利人在北義大利賴以抵抗的最後一道天然障礙明喬河,逼近了歐洲最著名的軍事要塞曼圖亞。

5月30日,奧軍明喬河上防線被擊破,博利厄( Johann Peter Beaulieu)率軍15000人退守曼圖亞城內,等待著奧皇的援軍。拿破崙沒等奧皇援軍到來,便搶先屯兵城下。(Siege of Mantua )

  奧地利皇帝為了保住他對義大利的控制,下定決心要不惜任何代價,前前後後勞師動眾發動4次救援為曼圖亞解圍。

鑒於博利厄屢屢出師不利,奧皇派了萊茵戰線上享有盛名的維爾姆澤元帥前來接替他。

維爾姆澤是位72歲高齡的老將軍,他在萊茵戰線上抽調了30000名精銳部隊,並在上任途中 又從善戰的提羅爾居民徵召了一些新兵,使得義大利戰線上的奧軍達到60000人,法軍在數量上再次處於劣勢。

奧地利方面非常得意,曾誇下海口說:「8月底以前奧軍將重占米蘭,義大利將是法軍的墳墓。」只要奧地利人還占有曼圖亞,他們就仍然是北意大利的主人。

第1次救援

維爾姆澤兵分三路前往曼圖亞,企圖迅速圍殲包圍曼圖亞的法軍。

維爾姆澤派副手科斯達諾維奇(Peter Quasdanovich)率領一支15,000 名部隊去佔領加爾達湖西岸,從側面進攻法軍;

自己則指揮主力沿阿迪傑河 兩岸向曼圖亞進軍。

他又派達維多維奇(Paul Davidovich)率部隊進攻萊尼亞戈,以牽制法軍。

然而,維爾姆澤 犯了一個大錯,他的三個縱隊互不相聯,彼此無從馳援,尤其是科斯達諾維奇分隊與其他兩路縱隊中間還橫亙著寬闊的加爾達湖面。這一切沒有逃過拿破崙的鷹眼。

拿破崙立即決定暫 時放棄對曼圖亞要塞的圍攻,集中兵力向得不到其他兩路縱隊支援的科斯達諾維奇分隊進發。

7月31日,法軍把大炮埋入戰壕,匆忙撤離曼圖亞。維爾姆澤對拿破崙的計畫變動毫 無所知,還以為是法軍因對自己的恐懼而倉皇撤退。

維爾姆澤不費吹灰之力進入了曼圖亞。 他向奧皇報捷說,他在陣地上繳獲了法國180門大炮。

正當他幻想著全面勝利的時候,傳 來了不幸的消息,拿破崙軍隊擊潰了科斯達諾維奇部隊(洛納托戰役Battle of Lonato),科斯達諾維奇率殘部已退向老巢提羅爾。

維爾姆澤大吃一驚,知道中了拿破崙的圈套,便立即率軍離開曼圖亞,企圖與科斯達諾維奇取得聯繫。但為時太晚,拿破崙的主力部隊已像猛虎一樣朝他撲來。

卡斯奇里恩戰役( Battle of Castiglione)

8月5日,兩軍 相遇在卡斯奇里恩。馬塞納師首先向奧軍的右翼發起進攻,剛剛交手,法軍便力不能支,匆匆向西北方向敗退。

維爾姆澤大喜,當即命令奧軍對不戰自潰的馬塞納師發起追擊,他決心 抓住這一有利時機,一鼓作氣,迅速打通與科斯達諾維奇的聯繫。

然而,正當維爾姆澤將自 己的預備隊投入到右翼的時候,一場大規模的進攻卻在奧軍的左翼開始了。法軍12門重炮 一啟發射,打得奧軍驚慌失措,抱頭鼠竄。

維爾姆澤這才明白法軍匆匆撤退只不過是一個圈套。維爾姆澤率領奧軍拚命抵抗,混戰中險些被俘。

法軍向奧軍左翼進攻得手後,馬塞納師 和奧熱羅分別向奧軍的右翼和中部進攻。在法軍的強大攻勢下,奧軍終於支援不住,被迫向明喬河一線撤退。

在法軍窮追不捨的打擊下,維爾姆澤歷盡千辛萬苦回到了司令部所在地特蘭托,心情極為沮喪。不久前他的大軍就是從這裏滿懷戰無不勝的信心出發的,如今卻已損 傷40000人。

  拿破崙和他的軍隊在這戰鬥進行的7天中,從沒有脫過靴,也沒有睡過覺,無休止地急行軍,一仗接著一仗。

如今雖已給維爾姆澤以重創,但拿破崙沒有就此讓他的軍隊稍事休息,這支堅強如鋼的軍隊馬不停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再次包圍了曼圖亞。

第2次救援

巴薩諾戰役(Battle of Bassano)

  陷入困境的老將軍並不甘心失敗,他徵集了50000兵力,打算再次奮力解除曼圖亞之圍,把法軍趕出倫巴第。

這一次,老將軍又重犯了分兵作戰的錯誤。他親率30000人 從特蘭托經由布蘭塔河的狹道向曼圖亞進發,命達維多維奇率20000人留在羅韋雷托以掩護提羅爾。

拿破崙得知這一情況,故意不露聲色,任憑維爾姆澤軍隊長驅直入。當維爾姆澤到達巴薩諾,完全脫離達維多維奇和他的後方時,拿破崙立即解除曼圖亞之圍,調動強大兵力疾趨羅韋雷托,行軍速度之快令人難以置信。

  9月4日,法軍抵達羅韋雷托(Battle of Rovereto)。由於連打勝仗,法軍情緒十分高漲,他們在克勞德的率領下,向固守在羅韋雷托鎮的奧軍發起一次又一次衝鋒。

克勞德在衝鋒中不幸受傷倒下,他揮動馬刀,喊道:「我為共和國戰死,只盼在生命離開我之前聽到勝利屬於我軍的消息。」法軍在克勞德的激勵下勇敢地追逐著奧軍,奧軍被打得落花流水,達維多維奇 不得不逃出羅韋雷托鎮。

  維爾姆澤聽說達維多維奇全軍覆沒,驚得目瞪口呆。他以為拿破崙會因此長驅直入奧境,與萊茵戰線上的法軍會合,共同進攻維也納。

老將軍決定把他的殘部留守倫巴第,期待 著有一天法軍在奧地利遭到慘敗時,切斷法軍經過義大利的退路。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此時 拿破崙的目標正是自己。

拿破崙的軍隊以兩天時間行軍60多英里的驚人速度自羅韋雷托回 師維爾姆澤前鋒所在地普裏莫拉諾。法軍勢如破竹,所向披靡,維爾姆澤的前鋒在瞬息間被殲。

當晚,拿破崙的軍隊在契斯莫涅過夜,拿破崙為能分到半份士兵口糧作晚餐而高興不已。第二天,這支軍隊進抵巴薩諾。

  9月8日的巴薩諾之戰又是以前多次戰役的重覆,老將軍在會戰中遭到慘敗,繳械達6000人。維爾姆澤沒返回奧境,卻帶著16000名殘兵敗將一路衝向曼圖亞城。

拿破崙沒想到維爾姆澤來這招,四處調兵攔截,維爾姆澤經阿里奧堡,衝破聖喬治鎮,退入曼圖亞。

9月13日,法軍大肆進攻,再度包圍了曼圖亞城。維爾姆澤幾乎陷入了絕望的境地:他同奧地利的聯絡全部被截 斷,他的大炮和輜重蕩然無存,全軍精華損失殆盡。

然而,這位屢次上當而從不氣餒的老將 軍還在堅守城池,以待希望渺茫的維也納部分援軍。

  這時萊茵戰線上的法軍戰績卻很不佳,儒爾當將軍被奧地利查理大公的軍隊擊退,莫羅將軍在奧軍的壓力下作"戰略性"的退卻。

第3次救援

奧軍在萊茵戰線上的勝利使得奧地利王宮的御前會 議作出這樣的決定:從萊茵戰線上調集兩個軍團約60000人,由享有盛名的、年過60 的老將阿爾文齊(József Alvinczi )元帥率領,前去解救曼圖亞和維爾姆澤。

阿爾文齊為了迷惑對方,造成法軍判斷上的錯誤,他 決定從不同方向同時發起進攻。阿爾文齊自己率35000人朝著正面方向挺進布蘭塔河, 另一支部隊約25000人由達維多維奇率領,沿阿迪傑河谷直下提羅爾。兩軍計畫在維羅納會師。

拿破崙不得不留下9000人 包圍曼圖亞,自己率28000人立即前去接應馬塞納,阻止阿爾文齊從維琴察向西同達維多維奇會師。

第2次巴薩諾戰役

拿破崙得知奧軍各路縱隊已開始行動,在巴薩諾的諾夫村兩軍交戰轉手數次,阿爾文齊成功的擊退拿破崙,阿爾文齊標誌著奧地利第一次戰術擊敗拿破崙,晚上拿破崙宣稱「勝利」,趁黑下令撤退。

法國傷亡共3000人,其中包括被俘508名和損失1門榴彈砲。 奧地利損失2823人和2門大砲

雖然阿爾文齊下令追擊,但法軍落跑迅速,拿破崙退回到維羅納。

連戰連勝的阿爾文齊又收到11月7日卡利亞諾戰役(Battle of Calliano),達維多維奇(兵力19474 人)擊敗法將克勞德(Claude Belgrand de Vaubois)兵力10,500 人。這支部隊是奧地利的精銳部隊,他們人數眾多,來勢洶洶, 克勞德頂不住奧軍的進攻,沿阿迪傑河谷敗退回維羅納。

拿破崙對自己不得不分兵作戰還被阿爾文齊擊退非常惱怒。拿破崙到維羅納的第一件事就是巡視克勞德的敗軍。

拿破崙對這支敗軍說:「你們讓我大為生氣。你們居然讓人從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陣地上趕 了出來。你們不配當法國兵士!你們不屬於義大利方面軍!」

幾句話說得這些法軍熱淚縱橫,他們呼喊著:「只要再讓我們打一次衝鋒,您就能看出我們像不像義大利方面軍了。」

看著這一張張風塵僕僕的、充滿信心的臉龐,拿破崙憤怒的語調緩和下來了。果然,在此後 的戰鬥中,這支部隊表現得特別勇敢。

卡爾迪耶羅戰役(Battle of Caldiero)

拿破崙再次運用那行之有效的戰術—各個擊破,他要在達維多維奇阿爾文齊會合前,擊潰阿爾文齊的軍隊。這時,阿爾文齊的軍隊已抵達卡爾迪耶羅。

11月12日拿破崙再度對戰阿爾文齊,且聯繫馬塞納會合夾擊阿爾文齊,但卻沒看到馬塞納軍的身影。

阿爾文齊因氣候因素又挫敗拿破崙,因為暴雨和冰雹使法國軍隊的步槍無法使用。拿破崙心中大罵無法打槍,這場「不算數」。

拿破崙等到馬塞納來到,馬上命令馬塞納率軍衝向這個陣地。交戰時,狂風暴雨大作,法軍進攻十分困難。儘管馬塞納使出 渾身解數,但仍被人數眾多、陣地堅固的奧軍擊退。法軍遭受死傷1000人,還有800名和2門火砲被擄獲。

阿爾柯拉戰役(Battle of the Bridge of Arcole)

經過三次失敗,拿破崙“變得非常沮喪"。

拿破崙見此情況,十分著急,一旦達維多維奇從卡列迪耶羅的後方同阿爾文齊會合,那後果不堪設想。

在這緊急關頭,拿破崙採取 了一個極大膽、完全出人意料的行動。當晚,拿破崙給基爾馬內留下1500人防守維羅納,其餘部隊則後撤,佯裝退到曼圖亞。

可是不久,他的隊伍又轉向阿迪傑河,迂迴到阿爾文齊軍的尾部阿爾柯拉村,冒險地把自己置於阿爾文齊達維多維奇之間。這裏的地形也對法軍十分不利。

阿爾柯拉村四周都是沼澤地帶,通往村內的各堤壩非常狹窄,進攻十分困 難,後撤則更加危險。

拿破崙一心想趁達維多維奇趕到之前拿下這個據點,他不顧地形的不佳,於1796年11月15日拂曉,分兵三路,沿通往阿爾柯拉村的三條堤壩衝鋒。奧軍根本不知道 法軍的主力已撤離維羅納,起先還以為是法軍輕裝部隊的突襲,後來才弄清真相。

奧軍頑強地把守著這幾條狹窄的通道。奧熱羅率領第一縱隊衝到阿爾柯拉村橋頭,猛攻不下,傷亡慘 重,被迫退兵。

這時,搶佔洛迪橋時那一幕精彩的場面又重現了,只見拿破崙抓過一面軍旗,奮不顧身地衝上橋,督促他的部隊再次衝鋒。

奧軍火力十分強大,法軍再次敗陣。混亂 之中,拿破崙掉下堤壩,陷入沼澤,行將滅頂。這時奧軍的先頭部隊已趕到他前面,把他和 他的敗軍隔開。

士兵們眼見拿破崙身處險境,情勢緊急,高呼「救出司令」,奮勇地衝向前來,以壓倒一切的氣勢衝垮了奧軍,從沼澤中拉出拿破崙,攻佔了橋樑。

戰鬥持續了3天, 打得非常艱難,阿爾柯拉橋三易其主,期間沒有任何喘息機會。兩軍將士都已精疲力盡,士 兵們巴不得早些收兵回營。

在這最後時刻,拿破崙帶領全部士兵發起了最後的攻擊。他派2 5名精銳騎兵,迂回到敵軍的側翼,吩咐他們在衝鋒時吹響隨身帶的三隻喇叭,並高呼「法國騎兵來了。」

果然,奧軍見此情景,一片大亂,他們以為法國的全部騎兵已經越過了沼澤 地。趁這當兒,拿破崙立即下令前線總攻。這時一顆榴彈飛來,眼見著就要在拿破崙身邊爆炸,說時遲,那時快,一個自進攻小直布羅陀時就跟隨著拿破崙的炮兵大尉米爾隆立即撲上前去。

司令得救了,自己卻被炸得血肉橫飛。拿破崙被激怒了,他要為這位英勇的朋友報 仇,他率全軍猛衝過去。

奧軍抵擋不住,節節敗退。阿爾文齊的軍隊終於被粉碎了,潰敗的 殘軍退往蒙特貝洛。拿破崙依然是倫巴第無可動搖的主人。

11月15日至17號間在曼圖亞要塞的維爾姆澤沒有採取任何行動,直到 11月23日,維爾姆澤出兵法圍攻線,捕獲200名法國人,摧毀了一些土方工程。但曼圖亞要塞仍舊被圍。

第4次救援

里沃利戰役(Battle of Rivoli)

奧地利害怕這位年輕的法國軍官會乘勝兵臨維也納城下,便不惜任何代價,再次徵兵, 晝夜兼程馳援阿爾文齊。

1797年1月7日,又有60000人聚集在老元帥的麾下。奧軍數量再次超過法軍。老元帥這次下定決心要救出維爾姆澤並攻佔倫巴第。儘管阿爾文齊健康狀況惡化。

阿爾文齊令一士兵潛越戰地,伺機進入被圍困的曼圖亞,告訴維爾姆澤他將再度前來搭 救,叫老將軍奮力出擊,牽制敵軍,接應大軍前來。並告訴他在萬不得已時,可殺出曼圖亞,退往教皇領地,與教皇軍隊會合,從南面牽制和威脅法軍。

這名間諜懷揣這道命令出發 了,不想在路途當中被法軍抓獲。當他被拖到拿破崙面前時,他慌忙吞下了裹著急件的蠟 丸。拿破崙不得不從他的肚子中取出蠟丸。

敵軍的計畫暴露了,拿破崙迅速作好迎戰準備。 他留下塞律裏埃繼續圍攻曼圖亞,隨即將中央陣地重設在維羅納,以便根據具體情況去支援 被奧軍主力攻擊的任何陣線。

阿爾文齊仍然沒有吸取上次分兵作戰的教訓,他又採取了兩條行軍路線。阿爾文齊自己 率軍沿阿迪傑河前進,普羅韋拉(Giovanni Marchese di Provera)則統另一軍9,000名士兵沿布蘭塔河前進,兩軍擬在曼圖亞城下會合。

拿破崙派儒貝爾(Barthélemy Catherine Joubert)駐守里沃利,以阻擊阿爾文齊;又派奧熱羅師監視普羅韋拉的推進;自己則留守維羅納,隨時準備支援任何一個需要支援的陣地。

1797年1月13日,阿爾文齊軍與儒貝爾軍相遇。儒貝爾苦守陣地一整天,甚為吃緊。消息傳來,拿破崙率軍連夜在鋪滿白雪的道路上急行軍32公里,於1797年1月13日子夜2時抵達里沃利山地。借著朦朧的月光俯視山谷,只見分隔開的5處營盤裏篝火無數。

如此眾多的敵軍使一些法軍不寒而栗。拿破崙以他犀利的目光仔細地觀察了山下5個營盤的陣地,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阿爾文齊的炮兵尚未到達,否則他不會把大軍駐紮在遠離攻擊目標的地方。

拿破崙斷定奧 軍不會在第二天清晨發動大規模的進攻。他靈機一動,要強迫阿爾文齊提前行動。

一些小規模的襲擊開始不斷地騷擾著阿爾文齊的軍隊。阿爾文齊以為這只不過是法軍的 前哨,並非主力,因而沒有採取大規模的周密部署。結果,奧軍輕而易舉就被法軍擊退了。

阿爾文齊發現情勢不對,他斷定這必是法軍主力。他迅速組織起全部奧軍發起勇猛地攻擊。 這正中拿破崙的下懷,他親自騎馬前去喚醒因通宵行軍極度疲憊而躺倒酣睡的馬塞納所部, 命他們立即起來行動。這位英勇的將軍立刻率領所部橫掃一切進攻的敵人。

這時,法軍炮兵已經就位,而奧軍炮兵尚未趕到。居高臨下的炮轟加上騎兵和步兵的不斷衝鋒,使得奧軍衝擊山頂的企圖連遭失敗。

阿爾文齊見硬拚不行,想出了一個主意,他派部將盧津揚率領一個師迂回到拿破崙的側翼,命其佔領法軍陣地後面的高地,以期前後夾擊法軍。

可是,還沒等盧津揚完成自己的使命,奧軍主力在法軍的打擊下已亂了陣腳,四下潰散奔逃。盧津揚也遭到法軍的圍困,只得投降。

事後拿破崙評價道:「這是個好計畫,可惜這些奧地利人不善於估量 時間的價值。」只要盧津揚提早1小時在里沃利各高地正面激戰時佔領法軍後部,那1796年1月1 4日很可能就會成為拿破崙戰史上最暗淡的一天,而並非最光輝的一天。

自這天後,阿爾文 齊再也不敢去解救曼圖亞和困境中的維爾姆澤了。他率殘部倉皇逃回了提羅爾。

在這艱難的一天中,拿破崙的三匹坐騎中彈死去,但他毫無懼色,仍然鎮定地指揮著戰 鬥。

在戰鬥中,他得悉普羅韋拉所率的奧軍已衝到加爾達湖,並用小艇同曼圖亞取得了聯繫,因此,不等看到盧津揚的投降,便把追擊阿爾文齊殘部的任務託付給馬塞納、繆拉和儒貝爾,自己率援軍趕赴阿迪傑河下游。

他知道奧熱羅的兵力單薄,不足以抗擊普羅韋拉的軍 隊,他必須前去阻止維爾姆澤普羅韋拉的會合。

拿破崙急行軍一晝夜,於1797年1月15日傍晚抵達曼圖亞近郊。這時,圍城的塞律里埃(Jean-Mathieu-Philibert Sérurier)的處境十分危 急。就在幾個小時前,普羅韋拉的一團輕騎兵,化裝成法軍,大搖大擺地朝曼圖 亞郊區聖喬治鎮開來。

圍城法軍正準備開門迎接這支軍隊,一名軍士察覺發現這 支軍隊正是奧軍。法軍立即予以反擊,打退了這支騎兵部隊。事過之後,塞律里埃仍心有餘悸。差點讓奧軍佔領了聖喬治鎮,這位圍城司令不得不更加小心謹慎。

1797年1月16日清晨,在聖喬治鎮,法奧軍開始血戰。勇敢塞律里埃法軍用刺刀猛撲奧軍的陣線, 擊潰了所有企圖抵抗他們的敵人。

在法軍的淩厲攻勢下,奧軍隊形開始出現混亂。這時,尾追普羅韋拉的奧熱羅師也開始向奧軍背後逼進。奧軍腹背受敵,走投無路,不得不停止抵 抗。1797年1月16日下午2時,普羅韋拉軍6000人繳械投降。

曼圖亞要塞投降

里沃利戰役之後阿爾文齊部已無力再戰,已73歲(過年加1歲)的老將維爾姆澤不得不於1797年2月向26歲的拿破崙投降。

1797年2月2日,維爾姆澤率軍開出曼圖亞。為了不讓這位年邁的老將感到受辱,拿破崙回避 了值得自豪的接受奧地利駐義大利最高統帥繳出佩劍的投降儀式,只由塞律里埃在場受劍。塞律里埃看到投降的維爾姆澤元帥從自己面前走過。他是勇敢無畏的,可是不走運。

法國督政府對拿破崙的寬容大度有些不滿,但拿破崙根本不理會他們的旨意,他上報說:「對奧軍提出的條款,我以為既對得起勇敢而又可敬的人,也無損於法蘭西共和國的尊嚴。」

同年夏,因健康惡化,維爾姆澤帶著失敗的屈辱去世。

阿爾文齊他被給予的匈牙利總督,1808年晉升為元帥。 兩年後去世 。

拿破崙當年25歲的決斷

拿破崙在卡斯奇里恩戰役最困難的時候,兵力實在不夠用,甚至不惜把圍城的塞律里埃( Serrurier)師也撤出來打運動戰,寧可放棄曼圖亞之圍,也要消滅奧地利的解圍軍團。

完全放棄曼圖亞要塞爭奪戰的話,奧地利也不會大量增兵來援,這個要塞,還必須圍困,作為一個誘餌。因此,奧地利的重心,就北意大利戰區而言,是曼圖亞要塞,而全國來說,是奧地利的軍隊主力。拿破崙必須以敵人軍隊為主要打擊對象,但也不能完全忽視圍城。

拿破崙選擇,是留下塞律里埃9000人,封鎖曼圖亞要塞,其餘兵力集中起來,和奧地利野戰軍團在北方打運動戰,

曼圖亞要塞雖然易守難攻,可是它本身坐落在湖泊和沼澤當中,只有5條堤道與外界相通,守軍也
很容易被少量兵力,就封鎖在裡面出不來。

守軍最初是1萬3千人,拿破崙用的圍城看守部隊是9千人,後來第二次打援戰役之後,維爾姆澤元帥的1萬3千多援軍,被拿破崙擊敗後,退進了要塞,守軍倍增。

但拿破崙還是可以放心地用少量兵力,封死曼圖亞要塞,不必擔心守軍出動,內外夾擊。另一個有利條件,是北方奧地利援軍進犯的作戰方向,有南北向的阿迪傑河,和加爾達湖。

這兩個天然水障,使得奧軍每次大規模南下解圍,都要夾湖夾河南進,自然條件使得奧軍各個行軍縱隊之間,聯系非常困難。

這就給拿破崙每次集中有限的兵力,造成局部優勢,以內線作戰方式,經過四次大戰,各個殲滅奧軍優勢兵力。(來源:網整)

:「我是天才!」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1-17 18:17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