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的鋼鐵元帥-達武(Davout)

達武 (Davout)

被譽為“鋼鐵元帥”、“正直的化身”。
他所指揮的第三軍團被認為是法軍的精銳部隊和中堅力量




e0040579_19165918.jpg達武於1770年5月10日出生於勃艮第省的安諾克斯城,他的父親簡·弗朗索瓦·達武是皇家騎兵的軍官。

達武貌不驚人,有深度近視,個子矮小,沒什麼架子,喜歡跳華爾滋舞,從不厭倦。他是排名與馬塞納拉納同級的拿破崙最好的前線指揮官之一。

他外表沉靜,做事一貫勤勉踏實,內裏其實多才多藝。在戰場上,他是一位冷靜、堅定、靈活和富有成效的指揮官和軍隊管理者,也是一位優秀的戰略家和出色的戰術家。

儘管他脾氣暴躁,但仍能細心地關心下級,因而贏得了士兵的愛戴。他是拿破崙最有能力的將領,而且對拿破崙忠心耿耿,至死不渝。

由於達武出身軍人世家,達武從小就進入家鄉的軍校,接受嚴格的軍事教育,如擊劍、射擊、騎術等等,但是家道中落,連馬都買不起。

1785年9月29日,年僅15歲的達武告別父母,進入布裏埃納軍事學校學習,而一個月後,對他影響了一生的拿破崙從這裏畢業了。

1788年達武畢業後,進入其父親的團中任少尉。1790年,身為貴族的達武因為參與反王朝的起義而被拘捕。

1793年3月18日率該營參加了內爾溫登之戰。8月因故被迫離職。1794年恢復現役,於1795-1797年間在萊茵軍團中指揮一個騎兵旅,這時他的軍銜是準將,年齡是25歲。

1798年3月28日,受好友德塞將軍的推薦,達武被拿破崙召入遠征埃及的隊伍。

在埃及,他指揮騎兵旅參加了7月21日的金字塔會戰,表現出色。1799年1月22日,德塞將軍率領的5000名法軍在薩姆胡德與13000名埃及軍隊遭遇,達武在敵人被法軍的步兵方陣拖得筋疲力盡後率領騎兵突然而猛烈地突擊,將其徹底擊潰。

2月12日,達武獨自率領第22獵騎兵團和第15龍騎兵團在提弗再次擊敗埃及騎兵。

7月25日又參加了阿布基爾會戰。由於拿破崙的回國和繼任司令克萊貝爾將軍被暗殺,遠征軍處境困難,最後向英國投降,條件是允許法軍回國。

1800年,法軍在返回法國途中被英國海軍扣押,達武等將領在一個月後獲釋。7月3日晉升少將,受命指揮義大利軍團的騎兵。

1801年7月達武升任騎兵總監和近衛軍指揮官。

這些突如其來的恩寵據信與德塞將軍在馬倫哥會戰中的陣亡有關,拿破崙以此來表達對德塞的懷念。

不敗鋼鐵元帥

1804年5月19日,34歲的達武被拿破崙晉升為帝國元帥和近衛軍司令,他是所有元帥中最年輕的一位。

1805年8月,帝國與第三次反法同盟的戰爭爆發,達武作為第三軍(33000人)軍長隨皇帝進攻奧地利軍隊,參加了對烏爾姆奧軍的包圍戰。

11月8日在瑪麗亞米爾之戰中擔任右翼,為作戰勝利立下了殊勳,之後負責與第八軍一起鎮守維也納。

12月1日,達武在接到命令後,經過連續48個小時的強行軍從維也納趕到144公里以外的奧斯特裡茨戰役,充任右翼的預備隊。

在12月2日的決戰中,當由第四軍擔任的右翼被俄將布霍夫登突破之後,達武率部向聯軍的左翼反復衝擊,遏制了聯軍側擊的企圖。

雙方(法軍約1萬人,聯軍33000人)在幾個小村子裏展開拉鋸戰,達武巧妙的讓少數散兵躲在村莊裏騷擾,在村莊之間構成交叉火力,當敵人散開時再從側翼發動反擊,這種佈置吸收了聯軍的每次衝擊。

在久攻不下的情況下,駐守普拉岑高地的柯羅華特按耐不住,率25000名奧軍衝下高地,企圖聯合進攻法軍右翼。

拿破崙立即命令蘇爾特元帥佔領了這個高地,將聯軍分割成兩半而且使其腹背受敵,在其他聯軍潰敗後,達武和其他法軍部隊夾擊左翼聯軍,將其徹底擊潰。

在1806年的普魯士戰役中,普王和總司令布侖斯威克公爵(Duke of Brunswick)留下兩個軍團在耶拿被拿破崙親率的法軍痛擊,自己卻率領主力從愛爾伏特和魏瑪向北撤至奧爾施塔特,這時已經佔領了瑙姆堡的達武軍奉命前往耶拿以北的阿波爾達,威脅敵軍左翼。

恰好在14日6時,達武先頭部隊古丁師抵達奧爾施塔特東北的漢森豪森村,遇上了普軍主力的前衛施美陶步兵師和布呂歇爾騎兵師。

古丁師立即構成方陣,集中火力打退了普軍的4次衝擊。10時許,雙方的後續部隊先後趕到,但普軍有58000人,而法軍僅有27000人,達武部隊處境危急。

幸好普軍呆板的密集型"線式戰術"在達武軍靈活機動的火力殺傷下屢屢受挫,而其總司令布侖斯威克公爵又極不冷靜,竟然親率一團擲彈兵衝鋒,結果被子彈擊中雙眼,造成致命重傷,被抬出戰場,師長施美陶和指揮騎兵的威廉親王也先後陣亡,沒有有效指揮的普軍各師各自為戰,很快處於不利地位,普王只得下令向魏瑪撤退。

在撤退途中,又正與遭到繆拉元帥追擊的耶拿戰場上的殘兵迎頭相撞,兩股敗軍合在一起,倉皇潰逃。達武軍共消滅普軍15000餘人,繳獲了115門大炮,自己損失7000餘人。



(深度近視眼的達武元帥)


拿破崙起初不相信有大近視眼的達武能以2萬多的單一軍團打敗了普魯士歐洲一位被公認的軍事權威大師布侖斯威克公爵的近6萬普軍,回答了達武軍來的捷報說:「告訴你的元帥再給朕看清處點」("Tell your Marshal he is seeing double")

這次勝利之後,他的第三軍被認為是法軍的精銳部隊和中堅力量。

12月26日,達武軍和蘇爾特軍、奧熱羅軍一起進攻堅守戈維明的俄將霍夫頓,由於沒有統一指揮,雖然經過一天激戰終於迫使俄軍放棄了陣地,但法軍損失也很大。

1807年2月7-8日,在埃勞會戰中,當法軍遭到俄軍重創時,達武軍克服了風雪的阻撓,成功地迂回到敵人左翼完成包抄,使俄軍受到夾擊;但自己也遭到俄軍和萊斯托克的8000名增援普軍的夾攻。

最終,法軍的意志戰勝了敵人的意志,午夜之後,失去信心的聯軍撤退了,達武又一次發揮了重要作用,他自己也受了傷。

6月,達武軍和一、四、五、八軍一起挫敗了俄將巴格拉基昂的攻勢,壓擠他們退進海爾斯堡要塞,接著和第四軍一起迂回俄軍右翼,迫使俄軍放棄了多年經營的要塞。

7月7-9日,經談判簽署《蒂爾斯特條約》後,達武被封為華沙大公國軍政總督,他對當地居民很嚴厲,而且向他們徵收重稅,使波蘭人對他抱有極大的敵意。

由於達武在作戰中的堅韌頑強,被士兵們稱為"鋼鐵元帥",拿破崙也沒有吝惜對他的褒獎,在1808年3月,封他為奧爾施塔特公爵

1809年4月9日,奧地利乘法國被西班牙拖住了手腳之機入侵法國的盟友巴伐利亞,第四次對奧戰爭爆發。

為了避免達武軍(45000人)和巴伐利亞軍在會合之前被各個擊破,拿破崙命令達武沿多瑙河右岸撤退,但達武在接到命令的次日才開始行動,結果與奧軍前衛遭遇並發生激戰,幸虧奧軍主力未能及時跟進,達武得以逃脫一場滅頂之災。

4月21日,奧軍主力對在雷根斯堡和埃克繆爾之間的達武軍和巴伐利亞軍發起全面進攻。但該地區叢林密佈、河谷縱橫,易守難攻。

奧軍雖兵力占優(66000人),但只能零星地投入兵力,結果達武不但守住了陣地,還巧妙地適時反擊,逐退了奧軍。4月22日,法軍援軍趕到,達武發起反攻,將奧軍完全擊潰。這次戰鬥法軍僅損失5200人,奧軍卻損失了1萬多人。

在7月5-6日的瓦格拉姆會戰中,達武軍擔任右翼,渡過魯斯巴赫河,在包抄了整個奧軍左翼之後,向奧軍結合部瓦格拉姆合圍,配合主力將奧軍擊敗。



為獎賞其功勳,8月15日,拿破崙封其為埃格繆爾親王

1810年,達武任萊茵軍隊司令及地區總督,他嚴格執行了拿破崙的大陸封鎖令,甚至連拿破崙的密友布里昂的投機倒把他也不留情,致使其被撤職,贓款被沒收。

征俄與失勢

1811年,雖然達武極力反對征俄,拿破崙還是任命他擔任易北河第一軍(70000人)軍長,作為遠征俄羅斯的先鋒。

雖然達武軍兩度切斷巴格拉季昂軍團的退路,但由於負責配合的威斯特伐利亞國王熱羅姆(拿破崙的幼弟)的無能,使得俄軍逃脫,拿破崙遂任命達武指揮整個右側衛軍,而熱羅姆由於不願屈居達武之下而棄軍回國。

由於俄2個軍團集中到了斯摩棱斯克,8月15日,達武軍開始進攻該城。戰鬥十分慘烈,雙方都損失慘重,最後,俄軍於17日撤退,法軍佔領了斯摩棱斯克,但是俄軍炸掉了城內的軍火庫並縱火燒城,法軍付出重大代價只是佔領了一座空城。

8月19日,法軍在瓦盧迪諾追上了俄軍巴克萊軍團,雙方激戰終日,由於斷後的朱諾將軍貽誤了戰機,使得遭到重創的俄軍又逃走了。

9月5日,繆拉元帥的騎兵前衛在博羅季諾(Borodino)村遭到俄軍阻截,位於法軍右翼的達武隨即趕到展開強攻,于夜幕降臨時拿下了俄軍左翼的支撐點舍瓦爾季諾棱堡,拿破崙把它作為了自己的指揮所。

雖然達武建議大縱深迂回包抄俄軍較弱的左翼,但拿破崙擔心俄軍溜走而決定正面進攻,命令達武軍和內伊軍正面進攻敵人左翼的謝苗諾夫斯卡亞棱堡群。

在9月7日的血戰中,雖然法軍相繼攻佔了一線和二線陣地,但損失慘重,達武自己也負了重傷,這場消耗戰得不償失。

由於俄國人採焦土政策,拿破崙開始撤離俄羅斯,10月24日,俄軍向法軍佔領的馬婁雅羅斯拉維茨(Battle of Maloyaroslavets)進攻,戰鬥持續了一整天,該城八易其手,最後,達武率領兩個師趕來增援,最終佔領了城市。

由於拿破崙拒絕了達武提出的經南部產糧區撤退的建議,法軍在原路返回時除了與俄軍進行不斷地戰鬥,還遭受到饑餓、疲勞和嚴寒的折磨,減員嚴重,而指揮後衛的達武軍作為全軍之翹楚仍保持著戰鬥力,多次抵擋住俄軍的追擊。

11月3日,本做為拿破崙斷後部隊的達武軍在維亞濟馬(Battle of Vyazma) 被包圍,在歐仁親王軍團和波蘭軍團的救援下,達武指揮部隊對俄軍形成反包圍,迫使其撤離大路,並與其激戰10個小時,保證了法軍輜重的撤離,此後將後衛指揮權轉交內伊元帥。

11月16日,克拉斯諾耶之戰(Battle of Krasnoi),由於法軍分散在各居民點休整,結果後衛被俄軍分割包圍,走在最後的內伊軍幾乎全軍覆沒,拿破崙指責達武未能及時救援,將他撤職。



征俄期間達武拿破崙進諫的好多正確意見,拿破崙一概不聽,不但不聽吧,還把很多失敗的責任都推給達武,而其他元帥也出於嫉妒和偏見對可憐的達武大肆攻擊,達武從此失去了拿破崙信任,

漢堡守衛戰

直到1813年萊比錫戰役期間,達武才再次被起用,重新擔任第一軍軍長,不久又改任第十三軍(3萬人)軍長,並負責收復被聖西爾元帥輕棄的漢堡。

由於他頑固的個性和不善社交能力,他與許多法國軍官不合,特別是貝爾納多特繆拉元帥。

達武在萊比錫戰役時親自要求對戰貝爾納多特的瑞典軍,想給他一個教訓,但拿破崙要他守住漢堡。(因為貝爾納多特曾在1806年奧爾施塔特東北的漢森豪森村對他見死不救。)

正在德勒斯登與普軍對峙的達武接到命令,立即撤出了薩克森首都,但他走前又炸毀了易北河上的橋樑。

這惹惱了拿破崙,因為保留橋樑可誘敵深入,為此達武遭到了拿破崙在信中的責駡。

在漢堡,達武毫不留情地貫徹執行了拿破崙的命令:城市的財富被有計劃地榨取;隨後就把2萬人驅逐出境,首先是青壯年,說他們危險,然後是老弱,說他們無用(據說有很多人因為凍餓而亡)。

漢堡這個一度繁華的商業中心,變成了法國在北德意志的主要要塞,法國和丹麥把希望寄託於它,而一切愛國的德意志人則受它的激發而復仇之心更加強烈。

反法聯軍圍城高峰期 , 大約12萬人包圍漢堡。俄軍統帥貝尼格森 , 一而再 , 再一次被達武擊退。

在漢堡抵擋了反法聯軍長達一年的圍攻之後,他收到了拿破崙萊比錫戰敗退位的消息,在路易十八的使者格蘭德將軍的勸說下, 5月27日他交出了城市,十三軍帶著他們的武器和物品出城, 並返回法國。

在他抵達法國後達武被告知 , 不要前往巴黎,達武隱退回到自己的莊園。

百日王朝

拿破崙百日王朝後又恢復現役。達武出任國防大臣兼巴黎防衛總司令。

在拿破崙滑鐵盧戰敗退位之後被迫撤出巴黎,退向盧瓦爾河。但在此之前,他要求聯軍保證不追究拿破崙以及追隨他的將領們,否則決不妥協,即使巴黎化為灰燼,聯軍和波旁王朝不得不同意他的要求,但並未遵守諾言。

王朝復辟後,達武被剝奪了貴族稱號,監管流放至盧維耶。當然,因為他在軍隊中的巨大威望,也無人對他下毒手。

1819年3月,由於烏迪諾元帥求情,他被恢復貴族稱號。1823年6月1日,武病逝於巴黎,享年53歲。

:「達武~」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15 18:47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