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的摯友、叛徒與火炮高手-馬爾蒙元帥

拿破崙的摯友、叛徒與火炮高手
法文動詞“raguser”,意思是“背叛”
源於馬爾蒙的頭銜“拉古薩(Raguse)公爵。”


法國電視影集的馬爾蒙元帥

e0040579_19565977.jpg馬爾蒙(Auguste de Marmont 1774年7月20日-1852年7月22)

馬爾蒙在1774年7月20日生於勃艮第的塞納河畔的沙蒂永小城。他的父親是一位退休的皇家官員,擁有一家冶鐵廠。馬爾蒙少年進入炮兵學校,畢業後於1792年任少尉。不久升任中尉。

1793年升上尉。1793年在土倫包圍戰中引起了炮兵司令拿破崙的注意,兩人成為摯友,即使在拿破崙因遭誣告而落魄之時,馬爾蒙仍然跟隨左右。

馬爾蒙與朱諾同為拿破崙早年的好友、戰友,身經百戰。深得拿破崙的信賴。

1794年他被調入義大利遠征軍,在德塞將軍手下供職,參加1795年10月的美因茨之戰。

火炮大師「11年系統」

1796年,在拿破崙出任義大利軍團司令後,他被晉升為少校,並擔任其隨從副官,先是在5月10日的洛迪之戰中榮立戰功,接著在8月5日的卡斯奇裏恩之戰中,首次使用「火炮推進射擊壓制」的戰術,獲得很大成功。

他果斷地將12門重炮移動到最前線,一齊發射,使得法軍在很短的時間裏,便擊毀了奧軍的許多工事,並攻下了關鍵的美多耳高地。10月,他返回巴黎,不久晉升上校。

1798年,他作為參謀加入了拿破崙的埃及遠征軍,在馬爾他之戰中,他身先士卒,親手奪下了聖約翰騎士團的軍旗,被提升為準將。

執政政府期間馬爾蒙又負責重改炮兵體系,新的體系稱「11年系統」,或「馬爾蒙系統」。他建議將原先的4磅,8磅加農炮全部換為6磅加農炮,統一口徑。

拉古薩公爵

在埃及,他參加了7月2日的亞歷山大之戰,當佔領該城後,他被任命為該城的總督,後來又參加了著名的金字塔會戰(7.21)。

次年隨拿破崙回國,並參加了1799年11月9-10日的霧月政變,成為新成立的第一屆議會的議員。

1800年5月,馬爾蒙作為預備軍團炮兵司令從大聖伯納德山口穿越阿爾卑斯山。到接近山口時,險峻的羊腸小徑使龐大而笨重的火炮寸步難行,馬爾蒙想出了一個絕妙的辦法:先把松樹的樹幹按尺碼鋸成兩半,將中間掏空,然後把炮管裝入其中,捆好以後,使炮尾向前,炮口朝後,在炮尾環上系上繩索,由士兵拖著它前行。

這樣每組一百人左右,輪班拉炮,無論上山下山,都十分方便,至於原來架炮的車輪,則由騾子馱行。就這樣,炮兵順利地翻過了山口。

在6月14日的馬倫哥會戰中,開始,由於眾寡懸殊,炮兵損失慘重,一度只剩下5門火炮可以射擊,在得到了援軍的13門火炮後,馬爾蒙把所有大炮集中起來,乘奧軍休息時,以精準的炮火射擊打亂了奧軍陣線猛烈轟擊,奧軍的隊形頓時大亂,法軍克勒曼的騎兵衝鋒乘機發動反衝擊,終於反敗為勝。

9月9日,馬爾蒙因戰功卓著晉升為少將。1801年1月,他被義大利軍團司令布律納將軍選為簽署《特拉維索和約》的代表。

1802年被任命為炮兵總監。1803-1805年,他任駐勃羅傑尼(比利時重鎮)炮兵總司令。1805年,晉升為上將。

1805年,馬爾蒙被任命為第二軍(2萬人)軍長,是年8月,由於法奧戰爭迫在眉睫,他奉命率部開往德意志、渡過多瑙河、進入奧格斯堡,然後向西佔領可以俯控烏爾姆之南的伊勒河山脊,完成對烏爾姆奧軍的合圍。

10月20日烏爾姆會戰結束後,又率部南下,阻擊由阿迪河前線回救維也納的查理大公的奧軍8萬多人。

查理無法突破馬爾蒙據守的阿爾卑斯山,只得繞道匈牙利回國,結果被馬塞納元帥的義大利軍團打敗。

1806年7月,馬爾蒙軍和義大利軍團,都歸歐仁親王統轄,從奧地利的西南方監視奧軍,馬爾蒙本人則被任命為達爾馬提亞總督。

9月30日,率6000人在拉古薩打敗了1.6萬人的俄軍。1808年,被封為拉古薩公爵

帝國元帥

1809年馬爾蒙被召回至奧地利指揮第十一軍(1萬人)。在7月6日的瓦格拉姆會戰中,他率部突破了奧軍中部陣線,配合麥克唐納突擊縱隊軍衝破奧地利查理大公軍團。

7月10日馬爾蒙追擊查理大公奧軍到茲那姆(Armistice of Znaim),查理大公正開始與拿破崙和平談判雙方停火,不過,馬爾蒙元帥拒絕遵守停火,他的第十一軍約一萬人投入戰鬥。

馬塞納的軍加入馬爾蒙的戰鬥。 經過2天的徒勞的戰鬥,除雙方的傷亡外任何一方都沒獲得任何好處,拿破崙終於抵達後,下令馬爾蒙停戰結束戰鬥。

瓦格拉姆會戰茲那姆之戰,這兩次戰鬥的表現為馬爾蒙贏得了巨大的聲望。

不久在7月12日同烏迪諾麥克唐納一起被晉升為帝國元帥,時年35歲。

伊比利半島的征戰

馬爾蒙在伊里利亞省當總督直至1811年,後被召至葡萄牙,在馬塞納手下指揮第十一軍。5月,他接替馬塞納任葡萄牙軍團司令。

但是,由於拿破崙把大部分兵力和注意力轉到俄羅斯方面,再加上西班牙遊擊隊造成的嚴重局面,馬爾蒙被迫轉入守勢。

而在葡萄牙指揮聯軍的英國威靈頓將軍在1812年開始,便給馬爾蒙來了個下馬威。

1月8日-19日,聯軍攻佔了西葡邊境重鎮羅德里戈城,全殲守軍2000餘人,並進行屠城。

由於缺乏兵力和攻城裝備,馬爾蒙既無法阻止聯軍的行動,也無法奪回失守的要塞,同時,他還不可能越過那些糧食已經被搜刮一空的地區追擊聯軍。

而聯軍緊接著又在3月16日-4月6日攻佔了另一座邊境重鎮巴達霍斯,將全城變為一片廢墟,還奪得了法軍的舟橋。隨後,又在阿爾馬達斯地區毀壞了法軍架在塔霍河上的浮橋。

這樣一來,馬爾蒙蘇爾特元帥之間的聯繫被切斷了。

因此,在6月14日,聯軍集中2/3的兵力進攻時,馬爾蒙只得退到杜羅河以北,但在得到增援之後,又重新渡河,並在7月15-21日,打敗和追擊聯軍。

薩拉曼卡戰役(Battle of Salamanca)

1812年7月22日,馬爾蒙威靈頓的對決之役。

馬爾蒙威靈頓雙方都在平行地強行軍,彼此之間距離最短時只有幾百米,都力圖獲得一個有利的機會來攻擊對方。

由於擁有比威靈頓軍較高的行軍速度,法軍本來是佔有一定優勢的。

可是,在1812年7月22日,馬爾蒙卻因為過度自信犯了一個錯誤,馬爾蒙看到威靈頓第7師佈置在薩拉曼卡西部山脊。發現軍隊移動揚起的塵埃雲在薩拉曼卡的方向。

馬爾蒙推測,大部分英國軍隊在撤退,他面對的只有一後衛。

馬爾蒙的推測是錯誤的,威靈頓實際上大部分的部隊隱藏在山脊後面(後坡戰術)。

而塵埃雲其實是前往羅德里戈城的英國輸送馬車隊所揚起的。威靈頓的援軍的第3和第5師也正往薩拉曼卡途中。

這場戰鬥在薩拉曼卡(Battle of Salamanca)附近的阿拉皮萊斯山岡開始。



馬爾蒙因判斷錯誤分散了兵力,派左翼離開主力,試圖迂回包圍聯軍的右翼,由於兩支法軍隔離得太遠,被威靈頓抓住了空隙,聯軍向法軍的左翼突出部分發動了猛烈攻擊。

威靈頓公爵招牌陣形兩排橫隊火力發揮,法將Thomières首先陣亡。

威靈頓並派遣白金漢(Pakenham)師經由遠距離的側行軍去迂迴包抄法軍。

當時聯軍有4.8萬,法軍總兵力約5萬和聯軍差不多,但由於只有一部分軍隊處於聯軍的打擊範圍,他們等不到援軍的到來,便遭受了失敗,

而法軍的主力隨即也遭到波及,在聯軍發起攻擊後僅40分鐘,即將法軍打得潰不成軍。最後英國騎兵衝鋒,遂將法軍左翼全部殲滅。

威靈頓日後說他在這場勢均力敵的戰役中,他使用了腓特烈大帝斜形戰術風格。

馬爾蒙最初試圖扭轉敗局,但他因英軍炮火攻擊摔落馬,傷及胳膊和兩根肋骨,副手司令博內特也被炮彈彈片擊傷,超過一個小時,馬爾蒙葡萄牙陸軍群龍無首。

法國指揮系統的混亂可能才是威靈頓決定性勝利的關鍵,而幸運的威靈頓成功地掌握和利用。

馬爾蒙將指揮權交給龐納將軍,後者陣亡後,克洛澤爾將軍繼續奮戰,但大勢已去,只能向布林戈斯撤退。

此役法軍共損失1.3萬人,3位將軍戰死,4位將軍被俘。聯軍則損失5214人。薩拉曼卡戰術消除威靈頓只會打陣地防禦作戰的名聲,並表明他也是一個天才的進攻指揮官。

法國人被迫放棄安達盧西亞,對拿破崙哥哥約瑟夫西班牙政府是重大打擊。西班牙國王約瑟夫聞馬爾蒙戰敗,放棄馬德里撤退。

1813德意志地區防守戰役

馬爾蒙用了近一年的時間來養傷,拿破崙在1813年4月,很快忘記了他對馬爾蒙的不滿與失敗,給了他指揮的部隊,他出任第六軍軍長。參與拿破崙1813年整個的德意志地區防守戰役。

5月2日,馬爾蒙在呂岑之戰中率部攻擊聯軍的左翼,5月20-21日,又參加了包岑之戰,8月26-27日轉戰德勒斯登。

在10月16-19日的萊比錫會戰中,馬爾蒙接到皇帝命令他撤出在萊比錫西北的陣地,轉移到萊比錫西南地區充當預備隊。而馬爾蒙雖然正確估計到聯軍的布呂歇爾軍團已經趕到他的面前,但還是勉強地執行了命令。

結果,剛開始轉移就遭到了聯軍的猛烈攻擊。他只得放棄那不切實際的命令,就地展開防禦,馬爾蒙堅守達10個小時,但埋怨拿破崙忽視他的功勛,撤出萊比錫後,他寫信給拿破崙道:「此生我從來沒有像那次萊比錫戰役那麼樣對您盡忠盡力.....皇上,我實在受不了在這樣的時刻竟被忘卻與忽視」。

馬爾蒙又參加了漢瑙之戰(10.30)。後來撤退到科布倫茨和曼海姆之間,用1.4萬人抵擋布呂歇爾的8.2萬人。

1814的叛變

在1814年的法國戰役中,他在拿破崙親自指揮下參加了多次戰鬥,都取得了成功,直到3月9日的拉昂之戰中,他指揮的右翼法軍被一片密佈森林的丘陵地帶同左翼隔離開來,在晚上遭到了聯軍的突然襲擊,由於疏虞戒備,馬爾蒙部一片混亂,有2500人和45門大炮被聯軍虜獲。

法軍總參謀長貝爾蒂埃曾說:「馬爾蒙只是擺擺樣子,拒不投入戰鬥,甚至把大炮閒置在城內空地上不管,還聽從他自己部下在軍營中遭到敵軍奇襲。皇帝砍下他的腦袋也不為過,可是皇帝太嬌縱他了。罵了他一通,又照樣讓他統帥大軍。」

馬爾蒙奉拿破崙命令防衛首都巴黎。3月30日,他在巴黎郊外的蒙特,馬爾蒙頂住了兵力占絕對優勢的敵人的屢次進攻。

到了4月3日,皇帝最危險的敵人塔列朗與他會面,向他剖析了形勢,他忠於拿破崙皇帝的信念動搖了,決定背棄這位將他一手提拔起來的老朋友和恩主。

馬爾蒙寫信給聯軍司令施瓦岑貝格:「根據法國國會的決定的法令,軍隊和人民已經解除了效忠拿破崙的誓約。我願意促進人民和軍隊之間的諒解,以避免內戰。」

在察覺到馬爾蒙的陰謀後,內伊元帥和麥克唐納元帥以讓他參加與聯軍的「和談」為由將他騙到了巴黎。

馬爾蒙已經部署妥當,他的將軍們按計劃在夜晚把1.2萬名法軍帶入聯軍的陣營,當黎明到來,法國士兵們發現自己已經身陷重圍,要逃也來不及了。

馬爾蒙後來辯解,他的叛變是「防止拿破崙出於病態的自尊心和復仇的欲望犧牲法國的軍隊,他要對法國負責」。

但無論怎樣,這位元帥的背叛葬送了拿破崙將皇位傳給其子的希望,也從而葬送了拿破崙帝國的最後一點希望,他的軍是皇帝僅有的4萬多軍隊中最精銳的部分,分裂了的法軍再也不會讓聯軍擔憂了,拿破崙喪失了最後的籌碼。

拿破崙得知摯友馬爾蒙的叛變行為時,痛苦地說道:「忘恩負義的人!唉,他會比我更痛苦的。」

馬爾蒙投靠路易十八之後,馬爾蒙當了議員,並擔任國王衛隊的指揮。百日王朝期間,他隨路易十八國王流亡。

路易十八再次復辟後,他是指揮皇家衛隊的四名元帥之一。

此後,在對內伊元帥的審判中,他投票贊成處死內伊。1817年被任命為大臣和議員。1821年他任第一軍區司令。後來擔任駐俄國大使。

拿破崙遺囑記載:「我之所以會失敗,乃是由於我的部屬馬爾蒙,奧熱羅,塔列朗,和拉法葉等背叛所致。但我決意寬恕他們,願法蘭西的後代子孫也同我一樣寬恕他們。…… 」

法文動詞“raguser”,意思是“背叛”源於馬爾蒙的頭銜“拉古薩(Raguse)公爵。”

1830年受查理十四世之命鎮壓七月革命,但巴黎最終被起義軍攻佔,他流亡歐洲,最後定居威尼斯,在那裏撰寫了回憶錄。1852年3月2日,馬爾蒙在威尼斯去世,享年78歲。

:「將你背叛的臭名寫入遺囑中來「原諒」你啦~XD」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2-04 19:53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