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拿破崙欺負的教皇-教宗庇護七世

e0040579_18185098.jpg


拿破崙:「教宗!皇冠給我!」
(Napoleon:Pope!Give me the crown!)
教宗:「不行呀!這樣不合禮俗。」
(Pope:No way!That is not the convenances!)


2013年羅馬天主教新教宗方濟親自打電話給教廷的耶穌會領導人尼可拉斯神父。沒想到,但是接線生不相信他是教宗。

接線生顯然沒想到教宗會親自撥電話,還以為又是哪個電台主持人打去鬧的。接線生就說:「你要是教宗,那我就是拿破崙。」

後來教宗繼續用堅定的語氣告訴接線生,他的確是教宗,他打電話給「尼可拉斯」神父是要親自道謝。這名接線生才趕緊把電話轉給尼可拉斯。

歷史上拿破崙的確整治過天主教教宗...............

庇護七世落難記

e0040579_1235398.jpg庇護七世(Pope Pius VII, 1800-1823)

1789年法國大革命,歐洲各國王室唯恐法國革命浪潮波及他們的王土,危害他們的王權,掀起社會的暴動,於是聯合出兵攻入法國。

不料法國革命軍也發動反擊,佔領了比利時、荷蘭、瑞士和義大利北部,以及義大利中部的教宗國,建立許多衛星國家,逼迫當時教宗庇護六世簽訂托倫蒂諾(TOLENTINO)條約,要求賠償鉅款,割讓土地,讓出許多藝術珍品。

次年,1797年,一名法國將官在羅馬的暴動中遇害,法國終於找到藉口,把年邁的教宗庇護六世押往巴黎。

這位教宗不堪精神打擊和旅途勞累,於1799年8月底死在法國東南部瓦朗斯(VALENCE)途中。

消息傳來,樞機主教們便聚集在威尼斯,並於1800年3月14日選出基亞拉蒙蒂 (CHIARAMONTI) 樞機主教為教宗,取名號庇護七世

這時,拿破崙已在法國發動政變,推翻"五人執政團"(DIRETTORIO)掌握政權四個月。

庇護七世在擔任義大利伊莫拉教區的主教時,曾經說「民主政治的執政方式不會與福音抵觸。」

拿破崙當了法國"第一執政官"(PRIMO CONSOLE)後,也深深感到"法國人民如果不在宗教上修和,這個國家是無法統治的。

拿破崙的看法不是出於宗教信仰的觀點,而是純粹基於政治上的投機考量。

拿破崙執政後不久,便與羅馬聖座代表孔薩爾維國務卿樞機主教展開極為艱钜的談判,並於1801年7月15日簽訂和平協定(CONCORDATO)。

在談判之初,拿破崙向國務會議說:

「我的政治在於按照大多數人的意願統治人民。我相信這是承認人民的意願的方式。我在結束旺代(VENDEE)戰爭時,我就作天主教徒;我住紮在埃及時,我就當伊斯蘭教徒;在我贏得義大利民心時,我就作擁護教宗的人。要是我必須統治猶太人時,我必給他們重建撒羅滿王的聖殿」。

他又說:「在宗教裏面我看不出有什麽降生為人的神跡。神父比康德和德意志那些夢想家更有用。一個國家沒有宗教,如何會有秩序?當一個窮人看到一個富人時,如果沒有一個權威告訴他:"天主願意如此,世界必須要有窮人與富人同時存在,但在來世就不如此畫分",你說這個窮人怎能接受貧富懸殊的現象?」。

上面舉出來的話,使人看清拿破崙對宗教的態度。

他和羅馬聖座簽署協定後,法國教會內部結構重整,每位元主教都必須先辭職,然後重新任命發配,神職人員的生活重新由政府負責,修會會士沒有被列入政府支付的物件中。

於是,身為第一執政官的拿破崙,就像法國過去的君王一樣,可以為本國指派主教,這些主教則由羅馬教宗承認,並授以神權。

就這樣,因著協定的簽署,法國政府又與羅馬聖座恢復關係,重新奠定了宗教上的和平。

奇怪的是:當拿破崙把他與聖座簽署的協定提交國會表決時,他竟然擅自增列了七十七條有關法國教會的組織條款,裏面充滿"法蘭西主義"那種國家統轄教會的主張。

教宗提出抗議,但是拿破崙不予以理會。

拿破崙的權威和聲望仍然蒸蒸日上,當他爭取到教宗庇護七世同意前往巴黎,為他舉行稱帝加冕禮時,他在法國天主教中的聲望更達於巔峰。。

1804年11月6日,公民投票通過共和十二年憲法,法蘭西共和國改為法蘭西帝國,拿破崙·波拿巴為法蘭西人的皇帝,稱拿破崙一世。

西元1804年12月2日,拿破崙稱帝舉行加冕典禮。

庇護七世:「其他國王都是親自來我這裡加冕的,那個拿破崙卻要我過去。」當教宗得知拿破崙要他前往巴黎主持加冕典禮的消息時,極為驚恐和氣憤,到9月15日仍未接受。

拿破崙先是好言相勸,繼而威脅:如果庇護七世不聽召喚,「我要將他貶為一個普通的羅馬主教」。經過幾番推延,考慮到拿破崙對恢復法國教堂的新的作用做出了承諾(他對大部分這些承諾都沒有遵守)

庇護七世才勉強動身翻越白雪皚皚的阿爾卑斯山前往致使他的前任教宗庇護六世不久前死於牢中的國家-法國。

庇護七世教宗抵達法國境內時,固然無處不受到凱旋式的歡迎。

但登基大典時拿破崙又耍了庇護七世-當教宗要為他戴上金光閃閃的皇冠時,皇冠被拿破崙奪走

拿破崙在典禮中竟然自己從教宗手上搶下了皇冠,並且自行為自己及皇后約瑟芬加冕,庇護七世視之為奇恥大辱。

拿破崙自認是查理曼大帝化身,所以加冕典禮時,教宗賜予的帝位象徵物都是沿襲查理曼古制,手持刻有查理曼大帝雕像的權杖,腰佩相傳為查理曼大帝的佩劍。

與查理曼大帝不同的是,「更偉大的」拿破崙不必讓教宗加冕,教宗淪為在旁邊向空氣畫畫十字架的人物。以示他的權力至高無上,不受教會控制。

拿破崙又自許為凱薩再世,即帝位時所戴的月桂冠就是羅馬人頒贈勝利者的象徵,建國金幣採取正面刻著執行權力者拿破崙皇帝肖像淺雕。

拿破崙這種政教權威和人間光榮的時日並沒能維持長久。在他稱帝後不到兩年,便與羅馬教宗又起了衝突,這種緊張局勢持續到他下臺為止。

原因在於拿破崙控制了大部分西歐地區後,進一步企圖控制英國。他把整個歐洲大陸封鎖起來,不准和英國的船隻通商往來,英國的盟邦也在禁止之列。

拿破崙要求教宗國也遵守他的禁令,庇護七世不以為然。

拿破崙的弟弟熱羅姆(JEROME BONAPARTE)離婚,另結新歡,他要求教宗宣告熱羅姆的第一次婚姻無效,教宗認為理由不合教義,予以拒絕。

拿破崙無法忍受,1808年二月出兵佔領羅馬。次年,1809年五月,又把教宗國併入法國版圖。羅馬城和教宗國的西半部被併入法國,東半部則併入以拿破崙為國王的義大利王國。

庇護七世也火了於是把侵略者拿破崙開除教籍。

法國各地的嚴密防止拿破崙被教宗開除教籍的消息,可是教宗的開除令竟然能在法國各地散發流傳。教宗對拿破崙任命的主教也拒絕給以承認,不授予神權。

拿破崙狂怒,拘捕了教宗庇護七世,把他押到義大利西北部的薩沃納城。

庇護七世教宗不屈不撓,三年後又被押到法國的楓丹白露(FONTAINEBLEAU),在那裡囚禁兩年,七十歲的教宗不作外表的抵抗,但他的意志堅定無比。

拿破崙日後,遺棄約瑟芬,另娶奧國公主,瑪利亞.露薏絲(MARIA LUIGIA)為后。1810年4月1日,在巴黎聖母大教堂舉行婚禮。

13位拒絕出席的樞機主教,都被貶職流放。

法國總共有32位主教,其中19位不肯參加,也被囚禁。

被押在楓丹白露的教宗雖然最後與拿破崙又簽署了所謂的"楓丹白露協定",局部承認拿破崙任命的主教。

但第二天庇護七世立刻反悔,宣稱他在暴力下所簽的協定無效。

這個時期,拿破崙的軍事武功已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他在轉戰南北的戰役中節節失利。於是在1814年一月決定釋放庇護七世

經過四個多月的長途跋涉,庇護七世於5月24日凱旋式地回到羅馬。這時候,拿破崙已經在他逼迫教宗另簽新協定的楓丹白露宮內,簽署了下臺讓位的詔書。一代皇帝從此一蹶不振,走向末路。

在1815年維也納會議上,教宗國被重建。1817年教宗庇護七世為感謝聖母救助他於拿破崙的迫害,通令普世教會在每年9月15日特敬「聖母七苦」(痛苦聖母),並舉行感恩祭宴來感謝天主。

1821 年拿破崙在聖赫勒拿島病危前,庇護七世派出主教為其臨終告解。

I DIE in the Apostolical Roman religion, in the bosom of which I was born more than fifty years since

著名的耶穌會因強力捍衛教廷和教宗的首席權,樹敵甚眾,一度被迫解散(1773-1814年),直到教宗庇護七世才重新許可復會。

:「如果我打下中國,我也可以成為佛教徒或道教徒~」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3-20 07:08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