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5烏爾姆戰役-不走運的奧地利 馬克將軍

拿破崙 烏爾姆(Ulm)機動大作戰
不走運的奧地利 馬克將軍(Mack)


1803年5月,英國政府即已向法國宣戰。不過誰都知道,素以海上實力稱雄的英國,要想單個地制服歐洲大陸的拿破崙法國,事實上是不可能的。

因此,儘管恢復了法英兩國的戰爭狀態,英國並沒有展開積極的軍事行動。慣於驅使別人為它火中取栗的大不列顛政府,一直在加強外交活動,重新等待時機,尋找新的同盟者。

  機會終於來臨了。俄國亞歷山大一世取代他的父親成為沙皇以後,開始表露了對拿破崙皇帝的嚴重不滿,認為自己有能力在歐洲大陸同拿破崙進行一番較量。

奧國哈布斯堡王朝對於兩次被拿破崙打敗,一直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呂內維爾和約》使他們丟失的領土和權益,因而充滿著洗雪恥辱的熱望。奧地利經過四年多來的休養生息,也認為自己有了再同法國一戰的能力。

  這樣一來,英國人抓住了時機。1805年4月11日,英俄兩國經過較長時間的談判以後,秘密地簽訂了一個旨在對付法國的同盟條約。

隨後,通過兩國的積極外交活動,到8月間,又把奧地利、瑞典和那不勒斯等國相繼拉入同盟隊伍。於是,第三次反法聯盟宣告組成。




卡爾 ‧馬克‧ 馮‧ 萊貝里希 男爵 (Karl Mack von Leiberich)

e0040579_949426.jpg馬克出生於巴伐利亞 Nenslingen。他是個新教徒,在天主教為主的奧地利人看來是個危險分子。1794年,他寫了一本小冊子《將軍必讀》,在書中大肆鼓吹戰役中全面攻勢的重要性,靠著此書暫露頭角。

五年後他去那不勒斯指揮保皇黨的部隊,自然是西西里人為主,剛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更換軍裝」,認為良好的精神面貌決定一支軍隊的士氣乃至戰鬥力。

就連那不勒斯波旁王室都不看好這種舉措:「不管穿紅色、藍的還是綠的,他們只有轉身逃跑的動作整齊劃一。」

法國革命軍打下那不勒斯,不久他被法國人俘虜,在假釋後逃往俄國,大家認為他的軍旅生涯算是結束了。

但是1805年馬克中將又重新冒出來,出人意料的成為奧地利的參謀長。

不管是今天的歷史學家還是當時奧地利的戰時議會,一致認為哈布斯堡最好的將軍應該是查理大公,當時他正在指揮北義大利方面軍,從南面保障維也納的安全。

不過查理大公反對與法國開戰,奧地利高層認為需要一個有力的主戰派。

因此蟄伏多年的馬克得以脫穎而出,用他的樂觀論調說服奧皇弗朗茨二世,最終獲得了多瑙河方面軍的指揮權,專門負責與俄國人協同作戰。

馬克開戰前軍事重組

說到奧軍,自打1792年以來,奧地利的錢袋在一系列不順利的戰事中呻吟流血,到1804年,國防開支已經差不多減少了一半。為了維持35萬大軍,一些後勤部門和炮兵不得不裁撤,以次節省開支。

馬克就在開戰前夜開始軍隊的重組:貴族化的騎兵是奧地利陸軍中最有戰鬥力的部隊,人數在58000左右(至少花名冊上是這個數目),包括8個團的胸甲騎兵(為節省開銷大部分人只有前胸甲),6個團的龍騎兵,6個團的輕裝龍騎兵(chevaulegers),12個團的驃騎兵和18個團的槍騎兵。哈布斯堡王朝大多數貴族子弟都在騎兵中供職,因此馬克基本留著沒動。




很久以來奧地利軍隊就以出身混亂來源復雜著稱;從帝國的眾多領地裡招募的農民操持不同語言,相互仇恨。基本的作戰單位也是團,團長由一名上校擔當。

馬克帶著熱情開始了工作,每天流水一樣的訓令和規劃讓所有指揮官眼花繚亂,他決定今後每個團編有一個擲彈兵營和四個常規步兵營,每個營有四個連,每營800人,而擲彈兵的費用比較高,因此擲彈兵營只有600人,這樣每個團從理論上就是3800人編制。

馬克的這項舉措從一開始就註定要失敗,首先是時間,1805年6月才正式推出!

開戰前夜有些團已經完成改編,有些團沒有,一些保守自大哈布斯堡王朝平均年齡60以上高級軍官上校乾脆對新做法視而不見。

其次是武器裝備一點沒更新,步兵依然使用1754式燧發槍(flinte),比法軍的1777式老了一代。

哈布斯堡軍隊的混亂程度連沙皇的軍官們都為之愕然。

在不合理的改革以外,僵化守舊的地方也很多。除了正規部隊之外,奧地利有為數眾多的克羅地亞輕步兵(militargrenze),勇敢、狂熱,但他們的裝備和訓練都很差,被視作雜牌民兵使用,而不是像法國的獵兵那樣分散在隊列前方擔任前衛。

另一個僵化的地方是步兵的作戰方式,奧地利依然採用傳統線式隊列,步兵排、連、營依然排成緊密整齊的三到四排橫隊,邁著劃一的步伐齊射―推進,被稱作“移動排槍”,完全不知散兵線和縱隊為何物。

馬克或許意識到這一點,但已經來不及作任何改動,成千上萬名奧地利步兵就穿著顯眼的白外套向法國人的槍口齊齊走去。

奧地利炮兵是五十年代留下的另一古董,人數在11000左右,編成4個團,每團16個連。炮手直接從步兵中抽調而來,只接受過很少的射擊培訓。這些輕型火炮配備給步兵團使用,沒有集中起來可供機動的炮兵部隊。

少數重炮被編成炮兵預備軍,比法軍使用的同類型號更加笨重,挽馬也從民間臨時徵用。奧地利火炮的口徑包括3磅、6磅、12磅和7磅的榴彈炮,幾乎都比法國同類的口徑小。

至於後勤方面,馬克盡量照搬拿破崙的方法,讓部隊直接進行民間補給。甚至他們做的更徹底:連馬匹和軍服都要部隊自行解決。

在1792年,奧地利軍隊行軍遲緩,通常隨身攜帶9天的給養,圍著笨重的馬車徐徐前進。

在1805年,奧地利軍隊行軍更加遲緩,因為他們收不到給養,更沒有拉車的挽馬!更糟糕的是,大批大量俄軍穿著破衣爛衫從東方開來,他們的補給也要依靠奧地利,大到帳篷小到靴子鞋襪,結果可想而知。

與俄軍的協調工作都是由部隊的官僚主義盛行奧地利參謀人員完成的,兩國部隊在一起行軍,摩擦爭吵不斷發生。

綜合以上不難看出,在龐大數字的掩蓋下,1805年的奧地利哈布斯堡軍隊根本無法與拿破崙的大軍單打獨鬥。



烏爾姆戰役(Battle of Ulm)

奧軍的作戰計畫是這樣的:

(1).9萬5千人的查理大公對付法國的義大利軍團,該軍團當時正據守著阿迪傑河防線,即維羅納至阿迪傑河與波河會合處一線。

(2).同時,6萬人的斐迪南大公則經上多瑙河谷前進到其支流伊勒河一線,以期謀取巴伐利亞選帝侯2萬5千可用之兵的支援。

奧軍在那裏應能牽制法軍的任何進軍直至俄國援兵到達,後者將使他們在數量上獲得可觀的優勢以致足以入侵法國本土。

這是一個十分穩妥的計畫,而拿破崙只有靠行動迅速和反應靈活才能挫敗它。

1805年9月10日,奧地利以斐迪南大公統帥名義,由於斐迪南大公還太年輕(24歲),完全不熟悉軍事,奧軍統帥部特地選任53歲的老將馬克充當他的參謀長,實際上擔負指揮任務。

5萬9千人奧軍攻入巴伐利亞,不久攻佔烏爾姆,堵住法國軍隊通過黑森林穿越萊茵河的通路。

馬克中將得意洋洋,自以為拔下頭籌,移師烏爾姆以西,就等庫圖佐夫上來會合。

而實際上,俄國人此時剛剛進入遙遠的摩拉維亞。原因令人瞠目:俄國用的是舊歷(尤裡安曆),而奧地利使用新歷(格裡高利曆),相差整整12天!這意味著,他們的日期不符合。(有奧地利歷史學者駁斥這是"一個奇怪的神話",根本不可信)

24日,法國大軍已經在萊茵河西岸集結完畢,拿破崙於25日到達南茜,下令各軍渡河,7個軍的20萬部隊以每天30公裡的速度向東開進,沿著不同的路線,大獎就在烏爾姆。

法國大軍團從海峽沿岸到萊茵河邊的行軍,全程三百七十五英里,是歷史上偉大的戰略機動之一。

繆拉的騎兵時不時衝出黑森林露露臉,使奧軍認為那是法軍開來的方向。

拿破崙命令軍中印刷廠趕印了一期假報紙,上邊載著巴黎爆發反對拿破崙的革命的所謂號外消息,並巧妙地使這張報紙落到奧軍手裏。

這一作法居然把馬克給迷惑住了。馬克拿到這張報紙以後,更加誤認了法軍的行動。

他把法軍蘇爾特、繆拉、拉納、馬爾蒙和內伊各軍在其後方的活動,都看成是企圖奪路回逃的舉動,完全沒有意識到獵人已經開始收網。

不過嚴峻的現實很快就打破了他的一切幻想。法軍兵臨城下,馬克這才恍然大悟。可是,時間已經晚了。馬克現已陷入一種絕望的境地,他從未料到法軍竟如此神速地包圍了他的右翼

一直到9月30日,馬克終於意識到被合圍的危險,他下令將部隊開往烏爾姆以東,在那裡引頸觀望,但庫圖佐夫的俄軍依然遲遲不見蹤影。

此時在奧軍指揮部裡發生了一次激烈口角,馬克中將非要留在原地待援,而斐迪南大公堅持突圍。爭吵之後,馬克命令魏爾尼克率領一萬三千人保護費迪南大公向東北突圍逃跑時,但在途中遇到了法國杜邦師的阻擋,並發生了遭遇戰。

法軍經受了一番兵力懸殊的苦戰,雖然未能擋住奧軍,但還是俘虜了三千餘人。

最後,魏爾尼克率領餘部突出了重圍。拿破崙得知這一消息後,立即命令繆拉率領騎兵前去追擊。繆拉的騎兵在後方緊追,剩下馬克和三萬守軍留在烏爾姆孤城中。

10月15日,法國第六軍在近衛軍掩護下攻占米科爾斯堡高地(Michelsberg),整個烏爾姆盡在眼底;此時拉納的第五軍圍攏北部,守住艾欣根橋,而蘇爾特的第四軍從西南方將烏爾姆圍住。

10月16日,拿破崙命令炮轟烏爾姆。

同時派出一名軍使去見馬克,敦促他停止抵抗,立即投降。不然的話,破城之日,就難免土耳其軍隊在1799年所遭受的那種下場。當時,駐雅法的守軍不肯投降,法軍攻破城池後,把二千五百名土耳其人統統給槍斃了。

而法國人則出示證據告訴他,庫圖佐夫還在遙遠的奧姆茲。




(馬克奧地利軍團投降場面)


本想拖時間的馬克終於絕望了,10月20日,27000名奧軍出城投降,走在最前頭的司令官向拿破崙皇帝表明自己身份:「我就是不走運的馬克將軍。」雙手交出了自己的佩劍。

拿破崙笑著說 :「我還給不走運的將軍他的佩劍與自由之身,並代朕問候他的皇帝」("I give back to the unfortunate General his sword and his freedom, along with my regards to give to his Emperor".)

跟在馬克後面的,是十六位將軍。2萬多名步兵和3千名騎兵,在米夏埃爾斯山麓列隊行進,他們依次地走過拿破崙面前,放下了自己的武器。

北方的捷報也幾乎同時傳來,繆拉成功追上斐迪南的部隊,保護斐迪南大公實施突圍的魏爾尼克殘部,雖然從烏爾姆東北走出了一段距離,但是終於沒能逃脫。

該部在紐倫堡附近被繆拉的騎兵軍包圍,魏爾尼克率8千人投降。最後,只有斐迪南大公帶領幾百名騎兵突出了重圍,逃到了波希米亞的山裏。

為時兩周的烏爾姆戰役,多瑙河地區的奧軍差不多被全部殲滅了。在這次戰役中,拿破崙誇大奧軍損失五萬餘人,丟掉了二百門火炮,九十面軍旗,據說是所有的將軍都成了俘虜。(実際は捕虜は2.5萬人。 )

而法軍呢,據拿破崙發出的通報宣稱,在圍攻烏爾姆的戰鬥中,法軍只死500餘人,傷1000餘人,簡直是以微不足道的損失而取得了巨大的勝利。

庫圖佐夫因為「約定的日期」還沒到,奧地利軍竟然就垮了,趕緊撤退。

拿破崙以輕微的代價取得了烏爾姆大捷,誠如他自己所說的「他的勝利是靠士兵的雙腿,而不是靠他們的刺刀贏得的。

弗朗茨二世馬克可沒拿破崙那麼寬容,馬克被軍事法庭審判 被監禁兩年。他在1808年被釋放,大家幾乎都忘了他在拿破崙戰爭早期的挫敗,馬克並於1819年請求施瓦岑貝格 ,恢復他在奧地利軍隊元帥地位。

:「我是機動戰士嘛...cccccc」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1-27 06:17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