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政權的堅決反對者-莫羅

霍恩林登戰役勝利者
拿破崙政權的堅決反對者
流放的復仇者 莫羅


e0040579_28098.jpg莫羅

  (Jean Victor Marie Moreau ,1763.2.14-1813.9.2)大革命-拿破崙時期的法國將領。

  1763年2月14日生於法國布列塔尼半島的海濱小鎮莫蘭(Morlaix)。父親是一名很有水準的律師。莫羅從小喜歡軍事,嚮往行伍,一心想要投身軍隊。但是父親對此並不喜歡,他希望兒子學習法律,子承父業當律師。在父親的干預下,莫羅只得遵父命進入雷恩大學學習法律。

但是莫羅根本無心學習,在校園裏整天東遊西逛、遊手好閒。到畢業的時候他連學位證書都沒拿到,反而自己成立了學生幫派,當了角頭。

1789年革命期間,雷恩的貴族子弟與平民子弟之間常常鬥毆,莫羅就經常參與打群架。

  1791年面對外國的武裝干涉威脅,上萊茵地區組織了志願軍。莫羅帶著一幫弟兄參軍,在裏面混到一個中校軍銜。莫羅首先是在瓦爾密大捷的功臣杜慕裏埃將軍手下作戰。杜慕裏埃變節投降後,他的手下都受到了牽連。

而莫羅由於1793年治軍有方(他只管一個營),優秀的軍事素質和堅定的共和立場不但未受牽連,反而晉升為準將。救國委員會負責人卡諾(Carnot,Lazare Nicolas Marguerite)獨具慧眼,又在1794年初把莫羅升為少將,並把他派往佛蘭德斯指揮皮什格魯將軍(Pichegru)的右翼。

在土爾庫萬(Tourcoing)戰役中,莫羅一戰成名。因此在1795年他擔任萊茵-摩澤爾軍團司令,率部渡過萊茵河進入德意志地區作戰。

在德意志地區,莫羅打了好幾個勝仗,甚至一度渡過伊薩爾河。但是當與奧地利第一名將查理大公(Archduke Charles of Austria,亦稱查理大公)交手後莫羅連吃敗仗。在不利的形勢下,莫羅充分發揮了他的優秀軍事才能,將部隊有序完好地撤過了萊茵河,同時還帶回5000俘虜。

  1797年,儘管物資供應困難,莫羅還是率軍渡過萊茵河,準備與義大利的法軍配合進攻奧地利。不料在義大利戰場上,那個來自「科西嘉的怪物」-拿破崙作戰神速,一下子就搞定了奧地利人。

因此莫羅也就沒了立功的機會。在這段時間裏,莫羅發現了他的老戰友兼老上司皮什格魯與流亡貴族孔代親王的通信。

以前有人曾罵皮什格魯是叛徒,莫羅不相信,替皮什格魯辯護。但此時鐵證如山,不通政治的莫羅“愚蠢”地決定保守秘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皮什格魯東窗事發流亡國外。

而莫羅因為沒有提前“揭發”並與皮什格魯“劃清界限”,被懷疑是共謀。莫羅直到此時才被迫公佈了皮什格魯的謀逆證據,承認皮是叛徒,但為時已晚。莫羅很快被解職,閑賦在家。

  1799年,歐洲封建君主利用拿破崙遠征埃及,督政府無力控制法國國內局勢之際,組織了第二次反法同盟。他們派來了俄羅斯第一名將蘇沃洛夫元帥率俄奧聯軍向法國進攻。

蘇沃洛夫不愧為一代名將,在義大利戰場上連戰連捷,把拿破崙昔日的戰果都奪了回去。督政府手下的將領都不是蘇沃洛夫的對手,他們急忙重新起用莫羅,任命他為義大利軍團司令。

但沒等莫羅和蘇沃洛夫交手,督政府又臨陣換將,任命以勇猛著稱的儒貝爾(Barthélemy Catherine Joubert)為義大利軍團司令,而準備把莫羅調往萊茵軍團當司令。在接到委任狀之前,莫羅暫時留在義大利隨儒貝爾一起作戰。

可惜儒貝爾有勇無謀,在諾維戰役中,法軍被蘇沃洛夫打得大敗,儒貝爾也丟了性命。莫羅臨時接過指揮權,指揮部隊撤回了熱那亞。在那裏,他把部隊指揮權交給尚皮奧內將軍就回國了。

  拿破崙從埃及偷偷跑回來後在巴黎找到了莫羅,希望他支持自己。由於對督政府的不滿,莫羅同意與波拿巴合作。

霧月18日政變後,莫羅率兵將兩名督政官軟禁在盧森堡。作為回報,他又得以指揮萊茵軍團在中歐作戰。這一次進軍十分順利,奧地利人又被打回了伊薩爾河東岸。

回國後,經約瑟芬介紹,他與一名叫米莉•奧洛(Mlle Hullot)的克裏奧爾(Creole)女子結婚。莫羅萬萬沒想到,這位新夫人其實野心勃勃,對權力有很大的渴求,日後給他惹下大麻煩。新婚後不久,莫羅就重返戰場。

1800年12月3日,莫羅迎來了自己戎馬生涯的巔峰之戰——霍恩林登戰役(Battle of Hohenlinden),是役莫羅以損失2500人的代價殲敵奧地利約翰大公的1.4萬人,為粉碎第二次反法同盟奠定了基礎。

而此時其妻奧洛正在巴黎秘密網羅對拿破崙不滿的人,企圖推翻拿破崙。

一些保皇黨人偷偷跑來找莫羅,希望由他來領導推翻拿破崙。莫羅雖然對拿破崙的獨裁統治不滿,但是仍持有堅定的共和立場,拒絕參加復辟路易十八的陰謀。這些小動作沒能逃過拿破崙的眼睛。拿破崙很快行動,一舉擒獲了陰謀的參與者。

拿破崙深知莫羅在軍中威望很高,於是他強迫莫羅發表聲明與陰謀復辟之事無關,隨後表現出寬容的姿態,將莫羅從輕判罰,判其流放。

莫羅先是被軟禁在西班牙,後去了美國,居住在新澤西州的莫里斯維爾(到現在,紐約州還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莫羅鎮)。

  經過這番變故,莫羅已是心力交瘁。來到大洋彼岸的美國,正好靜心修養。這種安靜的日子持續了一些年頭。

1812年,英美戰爭爆發,沒有法國西班牙支援美國一敗塗地,連首都華盛頓都丟了。美國人來請莫羅,想讓他指揮美軍,就在此時傳來了拿破崙侵俄失敗,第六次反法同盟建立的消息。

瑞典王儲,原是拿破崙麾下元帥貝爾納多特((Bernadotte)向沙皇亞歷山大一世推薦了莫羅。

隨後,貝爾納多特(又親自與莫羅會談。經貝納多特一番勸說,莫羅同意再次出山,反戈攻打拿破崙。莫羅向反法君主們建議,不要攻打拿破崙親自指揮的部隊,而要攻擊他分兵在外的將領。因為拿破崙喜歡抓權,常常越過指揮官直接指揮部隊,所以他的將領大都沒有獨立作戰能力。

這一招果然奏效,拿破崙在戰場上疲於奔命,甚至一天累死了五匹馬,法軍連吃了幾個敗仗。

但是莫羅沒能看到拿破崙的退位。1813年8月23日,莫羅在德勒斯登戰役(battle of Dresden)中被一發炮彈打斷了雙腿。在艱難支撐了幾天後,9月2日,莫羅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莫羅死後,歐洲各封建君主都表示了哀悼。沙皇對莫羅之死十分惋惜,下令在彼得堡厚葬莫羅。同時贈給莫羅的遺孀一筆豐厚的撫恤金。

路易十八復位後追授莫羅為元帥。而事實上,莫羅的理想是在法國恢復共和政體,不知道他在九泉之下見到國王封的元帥會有何感想。

  雖然莫羅在軍事上的才能遠不及拿破崙,但是作為一名戰地指揮官來說他是稱職的。他經驗豐富、作戰謹慎,心態平和,處事不驚。

他至死都堅定地擁護共和國,即使他的父親在羅伯斯比爾“恐怖時期”被砍頭。比起終老一生死在美國被人遺忘,或是作為叛國者進入法國,死在國外的戰場上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歸宿。

他的臨終遺言“請鎮靜,先生們。這是我的宿命”(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表明他內心一直都不願意與祖國作戰。

:「好在比我早死~報應!!!」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1-25 10:34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