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富歇



(霧月政變)


拿破崙的秘密警察頭子
約瑟夫.富歇


e0040579_1241867.jpg約瑟夫.富歇(Joseph Fouche 1758-1820)於1759年5月21日生於法國勒佩勒蘭 ,父親是船員。富歇也響往航海,但因他體弱,所以家裡要他在教會學校好好讀書,曾任數學與物理教師,精於算計,慣於見風使舵,背叛與出賣。

從某種意義上說,法國國王路易十六和恐怖的革命領袖羅伯斯比爾,都是死在他手上的。

法國大革命後,1792年當選国民公会議員,促使他加入雅各賓派。

1793年初,被廢黜王位的路易十六,遭到最後的審判,將由國民公會的全體議員投票決定,是否處死路易十六。

以吉倫特派為代表的溫和派,主張對國王監禁或流放;以雅各賓派山嶽党為代表的激進派,則堅決主張處死國王。此外還有一些中間派,各有主見。

本來,從議會人數來說,吉倫特派占多數。但雅各賓派得到了下層民眾的支持,成功煽動其社會上對國王的憤恨。他們否決了“無記名投票”的建議,堅決要求記名投票,這就讓那些想保全國王的議員,投票時必須掂量一下。

1月16日早晨,議員們往會場集合。這時巴黎的國民自衛軍已經集結起來,包圍了會場,舞刀弄槍,並對他們認為可能會投票反對死刑的議員,大聲叫駡威脅。在這種壓力下,許多議員都畏縮了。

黃昏時候,開始唱票表決。多數吉倫特黨人還以為自己勝券在握。因為包括富歇在內的許多中間議員,都信誓旦旦表示,一定反對死刑,拯救國王。

然而,第一個走向投票箱的吉倫特党領袖威尼奧,迫於外面民兵的壓力,竟然投了死刑票。這頓時讓整個會場議論紛紛,不少吉倫特黨人臉色大變。

投票繼續著。死刑和反對死刑的唱票聲,響徹在會場。等到會場沉寂下來時,統計票數,共有355票反對死刑,360票贊成死刑。贊成死刑的多5票。

雅各賓派鬆了一口氣,然而吉倫特派忽然指出,議員總人數為721名,而總票數只有715票,還有6票呢?應該仔細檢查核實!

吉倫特派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垂死掙扎。經過仔細檢查,發現尚有富歇等六名議員沒有投票。於是要求他們也表態:是否贊成死刑?

如果六人全部反對死刑,那麼變成361:360,路易十六或許能活命。

富歇慢吞吞站了出來。曾經在會前宣佈將捍衛國王生命的他,如今看清了力量對比。他走到投票箱前,匆匆投票,一邊尖聲說道:“死刑。”

頓時,會場鴉雀無聲。從法律上,路易十六必須死了。

隨後的五名議員,都冒著巨大危險投了“反對死刑”票。這樣,最終結果定格在360:361。以一票之差,通過了處死路易十六的決議。

富歇的投票,遭到了吉倫特黨人的強烈憤慨。而羅伯斯比爾也對他這種兩面派的做法十分鄙夷。

處死路易十六後,富歇繼續施展圓滑手腕,在法國政壇鬼混。他拼命在地下活動,收買人心,聯絡同黨。廉潔和嚴厲的羅伯斯比爾,逐漸對此人懷有戒心,準備著手打擊。

然而,富歇反過來利用羅伯斯比爾的雷厲風行和獨裁作風,把許多對羅氏畏懼和仇恨的人,拉攏到了自己一邊。

富歇也支持羅伯斯比爾恐怖政治,1794年2月,頒佈「風月法令」,沒收「人民公敵」的財產,分配給愛國者。由巴黎開始導致里昂保王黨造反。革命政府徹底鎮壓是為里昂大虐殺

由於富歇覺得斷頭台的處刑太「過分緩慢」,於是乾脆一次集合造反者以霰弾大炮處刑,還有叫被處決者自己挖好墓穴之後再槍斃。

劊子手富歇經過3的月大屠殺,用霰弾炮濫殺無辜,2000多人被富歇公開處死。富歇有了「里昂霰弾亂殺者」與「里昂屠夫」之稱。

雅各賓派開始鬥爭吉倫特派,136名吉倫特黨黨徙被趕出國民公會,其中22名被送上斷頭台;同時,全國其他城市吉倫特黨人的領袖被處死刑和自殺的也很多,從肉體上消除政見不同者。反革命分子受到致命打擊,穩定了社會秩序,鞏固了政權,維護了「法國大革命成果」。

1794年7月26日,羅伯斯比爾在國民公會發表演說,表示「國民公會中還有尚未肅清的議員」打算節制恐怖,懲罰濫殺無辜的富歇等人

但是議員要求羅伯斯比爾將議員的名字說出。羅伯斯比爾並沒有說出,引發議員們的恐慌,人人自危。由於過去已經有丹敦等人被整肅的前例,於是引發議員們有意發動政變。

1894年,富歇竟然被當選為雅各賓俱樂部主席。7月下旬,他與同黨在國民公會中發動「打倒暴君」的呼聲的熱月政變,將羅伯斯比爾以「革命的敵人」的罪名推上斷頭臺。



此後富歇繼續著變色龍的表演。1799年11月9∼10日間,霧月政變協助拿破崙奪得政權。

富歇(Joseph Fouche)和塔列朗(Talleyrand)、西哀士 (Sieyès)聯合拿破崙謀畫的奪權計畫。迫使督政辭職,驅散立法議會成員,組成執政府。拿破崙成為「第一執政」。

拿破崙讓他擔任警務部長(法國於1667年路易十四時期,就建立警察制度)-專門用來整肅國內政敵與監控言論,控制社會秩序。在 富歇祕密警察頭子1795年至1799年期間 , 富歇是拿破崙的專制統治最有能力的工具。

富歇打擊言論自由。僅以巴黎一地,全市五千餘家報社頓時被掃蕩一空,剩下 的數家報社也必需經由警察部檢查核准之後才能刊行。

許多私下抨擊拿破崙軍政外交措施的人會突然失蹤,凡是拿破崙勢力所能涵蓋的 區域內都被不見血腥的恐怖所籠罩住。

富歇甚至也監視主子拿破崙的私生活。拿破崙曾說富歇「有像貓那樣的臉,像貓一樣地賣弄小聰明」。不論拿破崙怎麼被當面辱罵富歇,富歇都面不改色淡淡呈報自己的意見。

1800年的拿破崙暗殺未遂事件

1800年12月24日, 拿破崙帶領全家與所有的重臣前往費度戲院(Feydeau Theater)觀賞海頓(Haydn )的歌劇「創世記(The Creation)」時,天主教教會支持者與保皇黨領導人喬治 斯‧卡多道(Georges Cadoudal)以及拿破崙在軍校時期的恩師尚—夏理士‧皮切古(Jean-Chalres Pichegru )率領一批人在戲院外的街角中放置一堆內中塞滿炸藥的酒桶,並且設定定時裝置,計算拿破崙等人走出戲院後經過此處的時間後自動 點燃引爆。

但很不巧的是他們算錯了時間,當拿破崙的馬車通過炸藥後兩分鐘才爆 發開來,結果20名老衛隊(Old Guards)衛士當場死傷,其他 60多名衛士則在送醫急救時不治死亡,而周圍5公里內的玻璃窗都被這個爆炸聲 所震碎。

因為富歇殺錯幕後主事者而被斥責免職。

拿破崙在西班牙時風聞富歇與塔列朗聯合懷疑叛國,但沒有發現任何證據牽連富歇,奸臣塔列朗下臺,而富歇重新復職祕密警察頭子。並被封為公爵。

1808年英國軍逼迫了比利時的時候,富歇獨斷編成國民軍,自任司令官,企圖私下與英國和談曝光被免職。

等拿破崙倒臺,波旁王朝復辟之後,他協助路易18「王政復古」。

但拿破崙 「百日王朝」時,富歇又厚著臉皮回來當祕密警察頭子。

在滑鐵盧戰役拿破崙的最終失敗時,富歇又開始與塔列朗策劃反叛拿破崙,並加入了反對派議會為首的臨時政府,並試圖與反法聯軍進行談判。

這位仍然在職的皇帝大臣鼓動唇舌,富歇發動議員反對拿破崙,授意老英雄拉法耶特放出狠話:「他若遲遲不肯遜位,我將建議把他廢黜。」

在整個波拿巴家族中,只有大哥約瑟夫一人到最後都效忠於拿破崙,希望同拿破崙一道被流放去美國。拿破崙屢次寫信給富歇,表示願意指揮士兵防衛巴黎,但遭來無情的嘲笑和回絕。

內外煎逼之下的拿破崙虎落平川,收拾殘部以求一逞的幻想徹底破滅,除了屈服已別無他法。就這樣,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歐洲霸主被他的叛臣出賣了。

拿破崙送到厄爾巴島與後來的聖赫倫那島都是富歇的主意,前者是拿破崙當權時代 用來囚禁政治犯的地方,後者則是英國囚禁精神病患的地方。

路易18仍任命富歇為警察大臣!直到波旁王朝頒佈《弑君者法》,富歇因為曾投票贊成處死路易十六而獲罪,這才狼狽亡命奧地利。

富歇投身革命,歷經公安委員會、督政府、執政府、帝政、復辟等一系列重大的轉變,許多人在這些歷史的轉折時期不是身首異處,便是銷聲匿跡,退出歷史舞臺。

除了最權變的塔列朗外,惟有富歇這一數朝元老,非但不倒,還始終位居要津,大權在握。

晚年富歇流亡於奧地利,意大利來往各國,過著豪華的生活,去世前5年,他還娶了一個 十分美麗的少女為妻。1820年12月20日在的裡雅斯特死了,享年80歲。

富歇到死都握有許多敵對者的黑資料,以保障自身的安全。

:「塔列朗與富歇真是帝國雙奸!!」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1-18 11:23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