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列朗傳(2)

熱月黨政府的外交部長

塔列朗在英國流亡了一年多,1794年1月,又被英國政府驅逐出境、那時,在歐洲各國到處都有對他切齒痛恨的法國流亡貴族,塔列朗被迫遠涉重洋,跑到了美國。可是在那裏,統治集團也不歡迎他。他遠離政界,窮極無聊,只得做些土地投機買賣來打發光陰。

而塔列朗是不甘寂寞的,他渴望重返祖國,再登政壇。他的運氣實在不錯,因為投過多久,機會就來了。1794年7月,法國發生熱月政變,大資產階級上臺。

塔列朗看準了這將是對自己最為合適的政治環境,便四處張羅奔走,托人求情,懇請法國新政府批准他回國,這一回,反動流亡貴族們對他的仇恨倒是幫了大忙。新政權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所以同意他的請求。1796年9月,塔列朗終於回到了巴黎。

熱月黨統治時期,白色恐怖助長了王黨的叛亂,曾在1793年土倫之役中初露頭角的年輕將領拿破崙•波拿巴,又於1795年成功地鎮壓了王黨的葡月暴動,威名大震。這時,法國早已打退了歐洲各國封建君主的第一次進攻,並把戰爭打出了國界。

1796年2月,拿破崙被任命為義大利方面軍總司令,4月,他佔領了義大利北部,接著又攻入奧地利,迫使奧國議和。

塔列朗預見到戰功赫赫的拿破崙將軍不會永遠甘心聽任熱月党律師們的指揮,便打定主意向這顆前程無量的新星靠近。

但是,第一步得先進入督政府。雖然五個督政對他都沒有好感,但他們缺少千練的外交人才。1797年夏,塔列朗的密友,著名女作家斯塔埃爾夫人冒著酷暑,一連八次拜訪巴拉斯,為他說項。7月18日,塔列朗終於如願以償——督政府正式任命他為外交部長。

這個任命,是塔列朗一生中極為重要的轉折,從此,他真正開始了外交官的生涯。

塔列朗走馬上任,首先就是給自己大把撈錢。那個時期,法國威震全球,許多國家都想同它拉關係,當然,第一關就得通過它的外交部長。

於是,塔列朗毫不客氣地叫他們先拿“甜頭”來,無論對哪國人:德意志各小邦、普魯土、西班牙、葡萄牙、波斯,土耳其,甚至美國,他都伸手,一張口就是幾十萬、一百萬。單在任外長的最初兩年裏,他接受的賄賂就超過了一千二百萬金法郎。

塔列朗大膽勒索,無所顧忌,因為那時法國的官場貪污成風,督政們本身就誅求無已,腐敗不堪。

作為外交部長,塔列朗對法國外交部進行了許多有利於資產階級的改革。他規定駐外領事要為法國商業服務。

革命初期,法國商人選出代表做領事;但在雅各賓專政時期,領事變成了政治代表。塔列朗重新恢復了領事局,規定領事的主要任務是保護法國商人的利益和搜集商務情報。

霧月政變後,領事又乾脆改名為”商務交涉代表”。他還恢復了附設于領事局的青年翻譯學校,為駐東方各國的大使館。領事館培養了一批人材。

當然,塔列朗給自己規定的最主要的近期目標還是接近拿破崙將軍。他知道:在不久的未來,拿破崙將是法蘭西的唯一主宰。於是,這位外交部長寫紿遠在義大利的將軍的信件,口氣日益諂媚。


拿破崙的得力臂膀

夏爾•莫里斯•塔列朗和拿破崙•波拿巴這兩個人雖然都是貴族出身,但一個是顯赫的古老貴族的後裔,另一個只是邊遠島嶼上的破落貴族的子弟,他們各自的教養,閱歷,性格,習慣和愛好都沒有任何相似之處,他們之間業從未有過真正的友誼,但他們彼此需要建立密切的關係。

1797年夏秋之際,督政府發生危機。保王黨控制了兩院多數,陰謀發動叛亂。塔列朗寫信同拿破崙商議,從義大利派來奧熱羅將軍支持督政巴拉斯。

1797年9月4日(共和5年果月18日),他們發動了塔列朗第一次參加的政變,這天夜裏,兩個右翼督政,一個被捕,另一個逃走了。

5日晨,巴黎實行軍管,兩院被清洗,保王党議員全被抓住。政局穩定了。應該說,塔列朗的建議和果敢行動,對果月事件起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督政府照舊奢侈腐化,沒有效率。貨幣貶值,赤字上升,民怨沸騰。拿破崙卻因戰場上的勝利,深得人心。

1797年12月7日,波拿巴回到巴黎,受到隆重的歡迎。塔列朗尤其突出地向拿破崙將軍獻上肉麻的阿諛之詞,仿佛是在迎接一位偉大的君主凱旋。

波拿巴回國不久,就向督政府提議進攻埃及,以打擊英國在印度的統治,削弱它的經濟力量。塔列朗又竭力支持這項計畫。

但拿破崙出發後,1798年底,奧、英、俄、那不勒斯、土耳其等國又組成第二次反法同盟軍,一直打到法國邊境來了。俄軍統帥蘇沃洛夫攻入義大利,1799年,波拿巴在北意的戰果喪失殆盡。人民更加不滿,督政府地位動搖。

這時,塔列朗也受到了攻擊。7月20日,他辭職離去。其實這正是他同拿破崙預訂的計畫:找機會擺脫這個不得人心的政府,以便得手時奪權。

1799年10月16日,感到奪權時機成熟的拿破崙從埃及趕回巴黎。他得到有錢人階級的支持,於11月9日(霧月10日)發動政變,推翻了督政府。在這次政變中,塔列朗又扮演了重要角色。

政變的許多細節,都是拿破崙在塔列朗的府邸同他一起策劃的。塔列朗還受拿破崙的派遣,帶了一筆鉅款去“說服”巴拉斯自動退職。

可是他剛一張嘴,頗識時務的巴拉斯便表示同意下臺,塔列朗也就樂得把這筆錢留在自己的口袋裏了。十二天後,他重新出任外交部長。

對於法國的外交政策,塔列朗有著自己的設想。他主張:法國應當同奧地利結盟。因為在奧斯曼帝國解體的過程中,奧國必然在多瑙河下游同急欲南進的俄國發生矛盾。

如果法國順勢把奧國的矛頭引向東方,使奧俄發生衝突,又設法讓奧英斷絕友誼,就可以從中漁利,破壞反法同盟。從擊破反法同盟、保障法國強大的角度來看,塔列朗的政策是正確的,但是懷著征服全世界野心的拿破崙,不願把自己局限在法國的疆界以內。

從1800年至1812年,他的政策是要在不斷擴張領土的戰爭中,迫使奧國和各小國屈服,同時與俄國結盟,以便在海上同英國對抗。

霧月政變後成立的由三個執政組成的執政府,實際上只是第一執政拿破崙一人說了算,他對塔列朗的外交設想根本不予理睬,只命令外交部長忠實地貫徹自己的意圖。

開頭幾年,塔列朗的確是個忠實的執行者。他奉拿破崙之命,寫信紿俄國沙皇保羅一世,通知他:法國將把1799年法俄戰爭中的所有俄俘(六千人)穿戴整齊、武裝完備地連同軍旗一併送還,而且不要求交換法俘。信中有意奉承地指出:在義大利,戰勝法軍的不是英國人,也不是奧國人,而是俄國人。

拿破崙獻的小殷勤和他的輝煌戰績,使保羅一世產生了以俄法聯軍去侵略印度的野心。俄、法兩國一時相當接近。雙方派代表談判議和,並開始商談建立軍事同盟。這些活動使歐洲列強特別是英國極為不安。

英國駐俄大使惠特沃斯組織了一個暗殺集團,1801年3月,保羅一世被刺殺。俄法聯盟就此中斷。

亞歷山大一世即沙皇位後,改變了父親的對外政策。他表面上同法國保持友好關係,同時又與英國暗中勾搭。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抵消奧、普兩國對法國的敵視,塔列朗仍然竭力維護法俄友好關係,同俄國使節始終來往密切。

塔列朗忠實地執行拿破崙的外交政策,對鞏固拿破崙的軍事勝利,從而穩定國內統治,鞏固法國大革命的主要成果方面,起了積極的作用。但是他曲意奉迎拿破崙,盡心竭力地為拿破崙的肆意侵略擴張製造堂皇的“根據”,也稱得上是劣跡昭彰。

比如:1802年秋,瑞士政府請求法國幫助它鎮壓人民起義,拿破崙派內伊元帥率軍三萬進入瑞士,不僅鎮壓了起義,而且乘機佔領了這個國家。

塔列朗為這一使國際輿論大嘩的侵略行徑辯解,起草並散發檔,振振有詞地強調:佔領瑞士完全是為了「平定和防止瑞士內部的騷亂與分裂」。

塔列朗對拿破崙唯命是從,從不提出任何與拿破崙相左的煮見,從不反對拿破崙任何錯誤的決定,因為他知道,不這樣行事,就會對自己不利。

1804年3月初,在破獲一起由流亡英國的路易十六的兄弟們策劃的謀刺第一執政的案件時,波韋巴得到不確的情報:住在中立區巴登大公國的當甘公爵是這一陰謀的指揮者。

當甘是波旁王族成員,曾是法國革命時期保王黨軍隊的統領,失敗後一直僑居在巴登。塔列朗認為凡是波旁成員都應當斬盡殺絕,以防後患。

他力主逮捕,槍決當甘,並有意激怒拿破崙:“顯然,波旁家族以為,您的血沒有他們的血那樣高貴。”這句不冷不熱的話觸到了拿破崙的痛處,差點把他氣得發了狂,3月14日,一隊法國憲兵闖入巴登,把當甘押送到巴黎東南的萬森城堡。

塔列朗還為他們侵犯別國領土的非法行為,給巴登政府送去了謊話連篇的公文。3月20日,當甘被交軍事法庭審判,雖未發現他與這次暗殺陰謀有任何牽連的罪證,還是在3月21日夜被處死了。

為這件事,拿破崙一直遭受各國宮廷和貴族的咒駡,本來,在嚴酷複雜的政治鬥爭中,錯殺無辜也是難免的;但塔列朗的無恥卻在於:當波誇王朝復辟後,他竟然在友人中大肆宣揚自己曾冒險秘密通知當甘逃走、而當甘未聽勸告致遭橫禍等等。謊言編得活靈活現,以致當甘的父親都信以為真了。

他於1818年專程登門拜訪塔列朗表示感謝,而塔列朗也居然厚著臉皮接受了老頭的擁抱和感恩。

1804年12月2日,拿破崙加冕稱帝。其實,第一執政早已像個皇帝一樣地專制獨裁了,加冕不過是個形式。

可是塔列朗在通知駐外使節的檔裏,還是運用他的生花妙筆,堆砌華美詞藻,竭力描繪加冕的“重大意義”、人民對皇帝的狂熱感情,並且一本正經地強調:“從此,皇帝的權力將是神聖的”。

拿破崙的軍事專制統治,部分地鞏固了法國大革命的成果。但他的獨斷專橫也產生了許多極欠明智的、甚至是自取滅亡的政策。

塔列朗看見了,但是什麼也不說。1806年10月底,法國在耶拿戰役大敗普魯士後佔領了柏林。11月21日,拿破崙在柏林頒佈著名的「大陸封鎖令」。

這是為了摧毀英國的經濟優勢、確立法國在歐洲的霸權而制定的。它禁止法國及所有歐洲大陸國家與英帝國進行貿易。

塔列朗被召到柏林去,受命起草這方面的檔。他知道,這個政策對敵人固然不利,但必將引起全歐洲的不滿和反抗,所以對法國更是可怕的災難。然而,他繼續沉默著,遵命照辦。

塔列朗為拿破崙忠實地服務了八年。拿破崙十分賞識他的才能,稱讚他是大臣中“最聰明能幹的人”,對他的賞賜也極為優厚。

在這八年裏,塔列朗飛黃騰達,先後擔任了外交部長,外交大臣(1799—1807)、宮廷侍從長(1804—1802);還被封為義大利領地本尼凡托親王(1806年封),帝國副大選侯(1807年封)。

這些頭街給他每年的合法進款就有六十五萬金法郎。豪華的宮廷生活、奢侈的舞會宴會、巨大華麗的宮殿、出門五百僕從的前呼後擁,都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近五十歲的塔列朗,仍然同時有著好幾個情婦。其中,寡居的葛蘭夫人竟長期住在他家裏,引起了各國駐法大使夫人的反感。

她們拒絕出席法國外交部長主辦的舞會。消息傳到拿破崙耳中,他就下令外長同葛蘭夫人結婚,就這樣,1802年,塔列朗十分勉強地開始了家庭生活。

在拿破崙統治期間,塔列朗的貪污受賄也達到了頂峰。拿破崙皇帝對外無限制的掠奪和隨心所欲地重畫歐洲地圖,把一些小王國、小公國的土地任意劃過來並過去,使塔列朗有機會把黃金堆滿家庫。

老的、新的、大的、小的君主們踏破門檻來向他進貢,懇求他在拿破崙面前美言幾句,好把別人的土地賞給自己一小塊。

他高傲地倚著漂亮的拐杖,冷漠地瞧著這些傢伙匍伏在自己的腳邊,這時候,幾十萬法郎都不大頂用了,一開口就是上百萬,上千萬。美國代表為了美法商務條約不致拖延批准,一次就送給他二百萬法郎。

1801年《呂內維爾條約》簽訂後,拿破崙和奧皇弗蘭西斯為了酬謝他,已經各送了他幾十萬法郎,可是他還假裝要素取賠款,又向奧國訛詐了一千五百萬法郎。

德意志小王公施太因弗爾特想要獲得一小塊土地,托丹麥大使送給塔列朗夫人五萬金鎊,求塔列朗說情,這位夫人讓大使轉告:非一百萬不收。小王公只得照給。

於是,塔列朗上報拿破崙時,以無可辯駁的理由說明需要把這一小塊土地劃歸施太因弗爾特。拿破崙不知內情,提筆就簽字同意了。

行伍出身的拿破崙認為用戰爭手段公開掠奪是理直氣壯的,而偷偷摸摸地敲詐勒索則是可恥的。

他對塔列朗的巨富來源很懷疑,但並未深究,塔列朗的性格和品質使他十分憎惡,但他需要利用這個人的才幹。

不過,這兩個人的分道揚鑣卻是不可避免的了。表面上看起來,塔列朗對拿破崙的服從是十分恭順、甚至是盲目的;實際上,那全是假象:他從未停止過思索。

對拿破崙的外交政策和軍事行動,塔列朗都有自己的看法。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終於對拿破崙失去了信心,在拿破崙帝國最輝煌鼎盛的時候,他卻對它的牢不可破產生了懷疑。

固然,在1807年6月的弗裏德蘭戰役中,法軍大敗俄軍,迫使亞歷山大在涅曼問上同拿破崙結盟;普魯士被粉碎,《提爾西特條約》把它割得只剩不大一塊了。

這些都是偉大的勝利。但是皇帝並不肯就此罷手,他在擴張的道路上已經不能止步。他沉醉於稱霸世界的幻想之中,一心要用武力建造前無古人的世界帝國;而俄、英等大國顯然不肯自甘滅亡,一定會動員全歐洲的力量同他作殊死搏鬥。

塔列朗預見到:拿破崙不斷”播下新戰爭的種子,而這些新戰爭在席捲歐洲和法國之後,終將導致他本人的毀滅。”

眼看這艘大軍艦有朝一日將要沉沒,塔列朗又開始考慮要逃走了,其實,這時候已經不止他一個人,許多元帥、大臣都在提心吊膽,誰不知道歷史上類似的世界帝國都是短命的呢。不過塔列朗不光是思索,他開始行動了。

1807年8月10日,《提爾西特條約》剛剛簽訂不久,人們正沉溺在慶祝肚利的歡樂中,塔列朗突然辭去外交大臣的職務。

他的如意棄盤是:既要遠離危險地來觀察事態的發展,又能繼續享受榮華富貴,他達到了目的。

拿破崙厭惡他利用職權敲詐勒索,批准了他的辭職,但同時又封他為副大選侯,他的任務只是在重大節口裏穿著紅袍,作為侍從長站在皇帝的身邊。

從此,塔列朗與拿破崙的命運分開了。

(網路轉po)
[PR]
by cwj36 | 2009-11-16 19:46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