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列朗傳(3)

私通敵國的受賄老手

1807年,拿破崙決定佔領葡萄牙和西班牙。他先派兵經過西班牙的領土攻佔了葡萄牙;接著,又在幾個月裡把十萬大軍集中到西班牙,然後便利用西班牙國王查理四世與王儲斐迪南爭奪王位的糾紛,說是要為他們裁判是非,于1808年4月把西班牙王室成員都騙到法國關了起來。

5月10日,他把自己的哥哥約瑟夫扶上西班牙國王的寶座。但是西班牙人民不像統治者那樣窩囊,他們已開了遊擊戰爭來反抗法國的佔領,民族解放運動的烈火越燒越旺。

由於西班牙王室一向屈從拿破崙,所以他對西班牙的侵略更加不得人心,塔列朗注視著西班牙事態的發展。預見到拿破崙的滅頂之災,但他不露真情,反而在友人中恭維皇帝的輝煌勝利。

拿破崙對他的“忠心”毫不懷疑,特地把斐迪南和其他西班牙王子全都關進了他的私邸瓦朗塞堡,直到1813年年底。

離了職的塔列朗,仍舊是拿破崙不可缺少的外交助手。西班牙遊擊戰牽制了法國十幾萬精銳部隊。為了防止正在加緊重新武裝的奧國再次興兵,以免被迫在兩條戰線上同時作戰,拿破崙有意炫耀並設法鞏固法俄同盟。1808年9月,他到埃爾富特去同沙皇亞歷山大會面時,把塔列朗也帶去了。

就在埃爾富特,塔列朗開始第一次叛賣拿破崙。當時,亞歷山大由於在奧斯特裏茨也和弗裏德蘭的兩次慘敗以及接受了可恥的《提爾西特和約》,精神異常不振——他是懷著惶恐不安的心情來到埃爾富特的,可是沒想到卻在這裏受到了意外的鼓舞。

9月27日,兩個皇帝第一次見面。也就從那天晚上開始,塔列朗海晚都同亞歷山大秘密會晤。幾天以後,他對亞歷山大說:“陛下!您為什麼到這兒來?您應該拯救歐洲,而您也能夠拯救歐洲,只要您抵制拿破崙!法國人民是文明的,而法國的君主不文明;俄國君主是文明的,而俄國人民不文明。

所以,俄國君主應當與法國人民結成同盟。”他力勸亞歷山大採取強硬立場,絲毫不要向拿破崙讓步。埃爾富特會談期間,每天早上,拿破崙指示塔列朗如何同亞歷山大談判,以鞏固法俄同盟;而幾乎每天晚上,塔列朗都教給亞歷山大如何在談判中對付主子拿破崙。

就這樣,出於同法國爭霸的野心,亞歷山大最終沒有向拿破崙保證在法奧大戰時一定站在法國一邊。

另外,這時拿破崙已經決定同妻子約瑟芬離婚。他讓塔列朗向亞歷山大試探,可否娶亞歷山大的妹妹為法國皇后。

塔列朗則勸亞歷山大儘量推託敷衍,不要答應。於是,亞歷山大藉口此事要由母后作主,含糊其辭地不置可否,終於使這門親事未能成功。

塔列朗回國以後,俄國駐法使節就開始向本國政府不斷報告這個叛變者送來的許多有用的情報,報告中為塔列朗起了各種代號:“我的朋友”、“安哪•伊凡諾夫娜”、“美人兒麗安得爾”、“法律顧問”等等.塔列朗甚至出賣軍事情報,並向俄國提供自己策略性的建議;同時,他還設法同奧國駐法大使梅特涅暗中接近。

拿破崙也明白亞歷山大與他的結盟是虛假的,而且奧國可能不久又要開戰。1808年秋,他親自趕到西班牙,想要儘快平定這“窮流氓的騷動”,好騰出手來對付大國,靠英國重新裝備起來的西班牙軍隊被拿破崙的鐵騎粉碎了,12月4日,皇帝進入馬德里。

可是西班牙人民起義的烈火更是兇猛,每一間茅屋都成了一座抗敵的堡壘。法國軍隊越來越深地陷入了這個難以自拔的泥潭,這時,長期對拿破崙陽奉陰違的塔列朗,感到需要同獨裁者公開保持一定的距離了。他開始在熟人中間宣傳拿破崙的西班牙政策失敗了。

遠在西班牙的拿破崙風聞此事,又聽到塔列朗與警務大臣富歇相勾結,準備推出繆拉元帥來代替他的傳說,加上他需要準備對奧戰爭,便於1809年1月中旬星夜回到巴黎。

拿破崙剛一回到首都,就立即把大臣們召進王宮,緊握著拳頭撲向塔列朗,厲聲怒駡:「“你!小偷!壞蛋!喪盡廉恥的人!”」

「“你欺騙所有的人,出賣所有的人!對於你,沒有神聖的東西,你連生身父親都會出賣。我對你恩重如山,而你卻想盡法子來反對我。已經十個月了,你散佈謠言,好像我在西班牙的事情進行得不好。”」

「“你聽著!我要像砸碎玻璃一樣把你砸碎……你——絲襪裏的臭泥!臭泥!” 」

塔列朗紋絲不動地站在那裏,平靜地、彬彬有禮地聆聽著皇帝對他的瘋狂叫駡時,在場的人個個大驚失色,索索發抖,而唯一毫不激動,安詳如故的人就是挨駡的塔列朗。

等拿破崙的雷霆發作過後,塔列朗才環顧一下四周嚇呆了的同事們,冷冷地說了一句:「“這麼個偉大人物,可惜沒點兒教養。”」

他並不是不害怕,但是他能鎮靜自持。尤其是他聽出來了,拿破崙雖然懷疑他叛變,但並沒有抓到真憑實據。對於這場奇恥大辱,他的回答是:立即開始新的叛賣!

第二天晚上,在例行的宮廷招待會上,塔列朗身穿大紅絲絨鑲金邊的禮服;掛著所有的勳章,莊嚴文雅地站在大廳裏履行他的宮廷侍從長的職責,沒有人理睬他,他好像也不在乎。

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就在幾個小時前,他已經同梅特涅見了面,正式提出自己要為奧國服務,並當場索取了幾百萬法郎。

1809年春,法、奧兩國重啟戰端。7月6日,奧軍在奧地利西部的瓦格拉姆村遭到慘敗;10月14日,兩國簽訂了《維也納條約》,奧國再次割地賠款。

1810年3月11日,拿破崙同奧皇弗蘭西斯的女兒瑪麗•路易絲舉行了婚禮,塔列朗明白,這次聯姻只不過是暫時的握手言和,而決不是真正的結盟。

此時的拿破崙,握有無上的權力,直接間接地幾乎控制了整個歐洲。而塔列朗卻看到了皇帝正在從令人眩目的頂峰走向滅亡的深淵。他繼續他的叛賣活動。

從埃爾富特起,他的貪贓受賄已經變成駭人聽聞的出賣祖國了。他把法國的情報出賣紿敵國政府,換取巨額金錢。

法、奧開戰後,塔列朗把拿破崙如何部署軍團的秘密都出賣紿奧國;他甚至把拿破崙的檔也偷出來過。他提供給俄國的情報,都是由俄國使團顧問涅謝爾羅捷轉送彼得堡的,後者每次都要當場付錢。

1810年12月,塔列朗密告俄國:拿破崙準備讓波蘭重新獨立,要從普魯士割下西里西亞、從奧國割下加里西亞併入波蘭。

他建議俄國快跟土耳其議和、把莫爾達瓦和瓦拉幾亞讓給奧地利,以得到土耳其、奧地利兩國的友誼,從而聯合他們對法作戰。

同時,他還估計到拿破崙正在作進攻俄國的準備。1811年3月,塔列朗預言法俄戰爭將在1812年4月1日開始。因此他竭力勸告俄國同英國進行秘密談判,表面上執行大陸封鎖政策,暗中則加以破壞。

當時,法,俄兩國都在準備戰爭。所以塔列朗的情報對俄國極其有用,而對法國當然為害很大。

前外交大臣的預言果真應驗了。1812年5月9日(僅比他的預計遲了一個月零八天),拿破崙發動了進攻俄國的戰爭。

四十二萬大軍分幾路經由德意志各國和波蘭開往俄國邊境,出徒前,拿破崙曾想把塔列朗帶走,好監視他。可是臨行時竟然忘記了。這是拿破崙後來悔之莫及的一樁事。

1812年年終,法軍從莫斯科潰退,塔列朗對近友說:「到了該把他推翻的時候了。」本來,如果拿破崙老老實實地待在國內,是不大可能被推翻的:士兵和農民擁護他,部分資產階級支援他,又有富歇嚴密的員警網。

可是,昏了頭的拿破崙卻挑起戰瑞,把自己的主力部隊開到遠方去白白消耗掉,這就紿他的政敵有了可乘之機。

12月5日晚,拿破崙從俄國離開了自己只剩下三萬人的軍隊,坐上雪橇,隻身跑回法國,徵召新軍。可是,連僕從國軍隊在內的六十萬侵俄大軍的覆沒,已經成為他的帝國崩潰的開端。

1813年初冬,英,俄,奧,普、瑞典等國組成第六次反法同盟,幾乎動員了全歐洲的人力和物力,與法國決戰。

塔列朗在一次宴會上宣佈:「拿破崙就要垮臺了!」在座的人都默不作聲,他們對這一預言已經深信不疑。

就在這年的10月16日至18日,在來比錫郊外的平原上,拿破崙終於被盟軍擊敗,11月9日,他率領殘部回到巴黎,而敵人的大炮已在法國邊境轟鳴了。

這時,拿破崙對塔列朗仍然是又懷疑又需要。11月10日,拿破崙在廷臣中看見塔列朗,勃然大怒,破口大駡,甚至揚言要槍斃他。塔列朗心驚膽戰地等著吃子彈。

可是,1814年1月16日,拿破崙忽然又要他去參加與同盟國進行的談判。塔列朗拒絕了,又惹得拿破崙火冒三丈。

拿破崙與同盟國的談判沒有結果。1814年1月24日夜,他告別愛子、三歲的羅馬王,到軍隊裏去迎戰同盟軍。塔列朗盼望皇帝快些失敗,好保全自己的生命,便更加賣力地為敵軍服務。

1814年3月17日,他派出密使、波旁王室的代表維特洛爾伯爵,到同盟軍軍營,送給亞歷山大一封信。

在這封未署名的、故意寫得文理不通的便箋裏,他建議同盟軍不要理會還在遠方打仗的拿破崙:而是立即直接進攻巴黎。

4月3日,皇帝最危險的敵人塔列朗與守衛巴黎的馬爾蒙元帥會面,向他剖析了形勢,他忠於拿破崙皇帝的信念動搖了,決定背棄這位將他一手提拔起來的老朋友和恩主。

3月25日黎明,盟軍打到巴黎城下。29日,路易絲皇后帶著兒子出走內地,許多大臣都跟了去,塔列朗卻找到藉口留在了巴黎。

1814年3月31日上午11時,以俄皇亞歷山大一世為首的同盟軍十萬人開進巴黎。塔列朗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了。但他並沒有時間輕鬆一下而是立即開始了緊張的謀劃活動。

波旁王朝復辟的策劃者

1814年3月至4月,是六十歲的塔列朗一生中最得意的時候。此時,法國沒有主宰,未能阻止敵軍進佔巴黎的拿破崙待在楓丹白露,波旁們還沒有回國;而同盟國的首腦亞歷山大正準備向他討主意,3月31日下午,沙皇住進了座落在巴黎協和廣場對面的塔列朗的私邸。普魯士國王,俄國外交大臣,奧國代表也都被請來開會。

會讓主要是研究把法國交給誰統治好。塔列朗選定路易十六的弟弟普羅旺斯伯爵(他在流亡中已自稱路易十八),可是,亞歷山大對波旁王室和普羅旺斯伯爵都沒有好感。他想立拿破崙的兒子羅馬王,讓瑪麗•路易絲皇后攝政。

還有人提到貝爾納多特和奧爾良公爵路易•菲力浦。塔列朗努力說服亞歷山大,法國要的正是波旁王朝和路易十八。

他說:法國人民渴望和平,而只有在“正統的”舊王朝的統治下,和平才能得到應有的保障。只要同盟國宣佈不再同拿破崙及其家族成員進行談判,他本人可以保證元老院會表明法國需要波旁的意願。亞歷山大最後讓步了。

“當巴黎被佔領時,有些人主張擁立拿破崙的兒子為國王,同時任命一個攝政政府,另一些人則主張擁立貝爾納多特,還有一些人主張擁立路易•菲力浦。

可是塔列朗回答說:‘不是路易十八,就是拿破崙。這是原則,其他一切都是陰謀。’“塔列朗向同盟國國君會議聲明說,“只能在波拿巴和波旁王朝之間進行選擇,其他一切都是陰謀’。”

因為在當時,無論貝爾納多特還是路易•菲力浦,他們當法國國王,都沒有什麼社會基礎,而立羅馬王、讓他母親攝政,早晚又逃不脫拿破崙的控制。

儘管塔列朗口頭上說什麼“法國要波旁”,可他完全清楚,法國人民憎恨波旁王朝。於是他玩弄兩面派手法欺騙群眾,散佈什麼是同盟軍要波旁回來的,否則他們就要用火和劍毀滅巴黎。

當時法國人民確實非常擔心俄軍要為莫斯科的毀於大火而報復他們的首都。塔列朗正好抓住民眾的心理,製造為了拯救巴黎而必須讓波旁復辟的輿論。就這樣,被二十多年持續戰爭搞得筋疲力盡的法國人民沉默地接受了復辟王朝。

在3月31日這天;塔列朗還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和俄國外交大臣涅謝爾羅捷一起,代亞歷山大起草了《告巴黎人民宣言》。

第二天,這份由亞歷山大代表所有同盟國簽署的宣言正式發表。宣言聲明:同盟國不再與拿破崙•波拿巴及其家族的任何成員進行談判;選什麼人當法國國王,同盟國將尊重法國人民的意願;當法國有了君主之後,同盟軍將立即撤走;同盟國將尊重法國如在歷代合法國王統治下那樣的領土完整;將承認與保證法國民族制訂的憲法,等等。

同一天,塔列朗以帝國副大選侯的身份召集元老院會議,廢除了原來的憲法,任命了以他為首的臨時政府。第二天,元老院和立法院宣佈拿破崙的統治告終。按著,帝國的官吏,元帥和將軍一個個宣佈效忠復辟王朝。

4月6日,拿破崙被迫在楓丹白露簽署了退位文告,隨後波流放到地中海上的厄爾巴島。

也就在4月6日這一天,元老院在塔列朗的主持下:通過新憲法,決定召回波旁王室和路易十八。

同盟國與法國開始了談判,代表法國的主要談判者還是塔列朗:這一次,他又爭取到了一個重要的預備條約;這項條約於4月23日簽署,規定:法國將1792年國界以外的軍隊撤回到1792年國界以內;同盟國則主動撤軍至同樣疆界以外,以表示和解。預備條約承認了1792年的法國國界,這是4月1日宣言的必然結果,因為宣言允諾尊重法國“在歷代合法國王統治下那樣的領土完整”。

5月3日,路易十八回到巴黎,大批逃亡貴族也都跟著回來了。波旁王朝正式復辟。

對於波旁復辟的策劃者塔列朗,波旁們同拿破崙一樣,也是既憎惡又離不開。他們讓他保留了拿破崙給予他的所有官銜,並繼續擁有義大利領地本尼凡托。他收到國王及其近屬送的很多禮物。

他還保留了從國庫偷走的價值幾百萬法郎的黃金。1814年5月13日,路易十八又做了督政府和拿破崙做過的事:任命塔列朗為外交大臣。

塔列朗本來希望在波旁復辟這種舊的“正統王朝”的形式下,盡可能保留一些法國革命和帝國時期資產階級所獲得的成果,以期用新舊結合的辦法來鞏固法國大革命的牲利,但一開始他就失望了。

連他要求採用人民喜愛的三色旗和三色徽,波旁們都不肯,偏用他們的白旗、白徽。他們不知道,多年來,法國人民已把白旗、白徽看作是白僑叛徒的標誌,是他們用槍射擊的靶子。

塔列朗鄙夷地說:“波旁們什麼也沒有忘記,什麼也沒有學會”。

路易十八批准了一部憲法,算是建立了一個與過去的君主專制政體不同的政權,在王位上坐了下來。下一步,塔列朗所關心的便是列強將如何對待法國了。

他作為外交大臣,第一件要做的事是與同盟國談判締結和約,18“年5月30日,巴黎和約正式簽訂。和約規定:法國失去十八世紀末至十九世紀初所獲得的幾乎全部的征服地,但還是保留了1792年邊界內的國土。法蘭西被完整地保存了下來,並得到國際上的正式承認。

當時,同盟各國完全可以把法國瓜分,或是勒索巨額賠款,使法蘭西民族瀕於滅亡。但是締結和約的談判是在《告巴黎人民宣言》和預備條約的基礎上進行的。

這三個文件的制訂,塔列朗都起了重要的作用,巴黎和約尤其是他外交藝術的一個傑作。被歐洲聯合力量打敗了的法國,居然能保撲它的領土完整,甚至不必付出賠款,這不能不被認為是一個奇跡。

應陔說,塔列朗本人多年來對拿破崙的暗中出賣和公開作對,是他與同盟國討價還價時的一個重要資本,因為他可以以同盟國“自己人”的身份,代表法國要求列強節制些,當然,也不能忽略更為重要的國際因素,列強讓法國完整地保留下來,首先是為了在戰後的歐洲逮立起各大國都有利的均勢。

為了建立均勢,最渴望瓜分法國的普魯士不能如願以償,因為俄國首先需要有一個強盛的法國來同普國抗街。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則是各大國部害怕再打仗。

他們對剛放下武器的滲透了拿破崙精神的法國幾十萬軍隊心懷畏懼。這些軍官和士兵至少在形式上是由手拿破崙“自動退位”並按拿破崙的命令為復辟王朝服務的。如果巴黎和約對法國的條件太苛,使他們感到過份屈辱,就會迫使他們重新拿起武器拼命。

那時,拿破崙的力量就會復活,波旁的統治就要動搖。對法戰爭了二十年的同盟各國這時也都已精疲力竭,不想馬上冒另一次戰爭的危險了。

法國退回1792年的國界後,它放棄的近半個歐洲的土地現在無人統治。所以巴黎和約規定秋天在維也納召開國際會議來討論這些地區的歸屬問題。

就法國來說,巴黎和約固然使它逃過了毀滅的厄運,保存了國家,但是頭等強國的地位還遠沒有恢復。它不能讓列強拼命擴大地盤,而使自己降為次等國。

它必須奪回這個國際地位。為了在維也納會議上能同俄國沙皇亞歷山大、奧國外交大臣梅特涅英國外交大臣卡斯爾累這些第一流的外交家對陣,並取得勝利,法國只能又派出塔列朗。

(網路轉po)
[PR]
by cwj36 | 2009-11-16 19:42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