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魯士参謀本部

Generalstab

歷史上的第一個總參謀部實際成立於德國的鄰邦——法國,早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國防部長拉紮爾•卡諾(Lazare Carnot)下屬的“國防部辦公室”已開始具有現代總參謀部的雛形,

1795年,後來成為拿破崙首席元帥的貝爾蒂埃(Louis Berthier)率先建立了參謀系統,後來成為貝爾蒂埃直接領導的“參謀長辦公室”,並和另一個被稱為“總參謀部”的機構組成了拿破崙的統帥部 。

拿破崙時期無論是“參謀長辦公室”還是“總參謀部”都不能取代拿破崙本人進行直接指揮,“絲毫不能參與皇帝的工作”,只能“嚴格遵守”拿破崙的命令,所以還不能稱為真正意義上的總參謀部。

普魯士也在17世紀中期成立了自己的軍需總監部,負責處理一些“技術性的輔助勤務”,包括後勤、行軍、駐紮、測繪等工作,這個機構被認為是普魯士/德國總參謀部的前身

普魯士,最早以文字形式提出現代總參謀部思想的是克利斯蒂安•馮•馬森巴赫男爵(von Massenbach),在1795年向國王威廉二世(Friedrich Wilhelm II)上呈的條陳中就要求將戰爭計畫的擬定納入軍需總監部的工作範圍。

1801年馬森巴赫又再次上書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進一步提出了更加具體的構想,包括總參謀部的機構組織,甚至要求總參謀長應被賦予向國王的“直面陳述權"。

1803年普魯士國王威廉三世下令以馬森巴赫的建議為藍本進行軍需總監部的改組工作,該部門按戰時的作戰區域(而不是按功能)分為三個處(稱為“旅”),分別對奧地利,對中、南德和對西德地區的戰備計畫。在普魯士以外的德意志地區,如巴伐利亞也於1803年仿效法國創建了一個“秘密軍事局”,這個機構成了後來巴伐利亞戰爭部和總參謀部的雛形。

e0040579_15385278.jpg1801年普魯士参謀本部靈魂人物沙恩霍斯特(Gerhard Johann David von Scharnhorst)轉入普魯士軍隊,第二年任柏林軍事學校校長。在這其間他出版了軍事學術著作《炮兵研究指南》《軍官手冊》、《論射擊武器的效能》和《論文集》等。還創辦了“軍事協會”組織。

1805年時,軍事協會的會員數達到了180多人,無形中形成了普魯士軍隊的精神中心,沙恩霍斯特創辦的“軍事協會”為德國軍隊的改革作了全面的思想和理論上準備。

1806年,沙恩霍斯特向普魯士國王威廉二世寫了軍隊改革的奏摺,被棄置不理。19世紀初的拿破崙戰爭對包括普魯士在內的歐洲各國的封建秩序產生了強烈衝擊,曾經在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 Frederick the Great)統帥之下輝煌一時的普魯士陸軍於1806年的“耶拿-奧爾施塔特會戰”中遭到慘敗。

沙恩霍斯特任普魯士軍參謀長,參加了埃勞戰役,兵敗被俘,後獲釋。普魯士的軍隊不堪一擊,不到半月,法軍並乘勝隨即攻入柏林,甚至把布蘭登堡門上的女神四戰馬雕塑,都拆回巴黎去!並於1807年被迫和法國簽訂《提爾西特和約》割地賠款裁軍,使得普魯士在歐洲的地位大大下降了。

普魯士國王逃亡於蠻荒之地。痛定思痛,國王銳意改革軍政,沙恩霍斯特獲晉升為少將。

戰敗後的普魯士開始施行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施泰因的政治改革,哈登堡的農業改革,洪堡的教育改革和沙恩霍斯特等人的軍事改革

普魯士總參謀部於1806年成立,但此時尚無官方稱呼,奠基人為普魯士將軍格哈德•馮•沙恩霍斯特奧夫斯特•馮•格奈森瑙(August Wilhelm Antonius Graf Neidhardt von Gneisenau)1821年首任總參謀長卡爾•馮•米夫林男爵上任,這也標誌著總參謀部的正式成立。

1807年7月,“軍事改革委員會”正式成立,沙恩霍斯特擔任主要負責人,其改革措施的主要內容包括兵制改革和機構和人事改革,而後者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對目前的參謀部體制改革和對軍需總監部的改組。

沙恩霍斯特的構想,“軍隊總參謀部”按功能分工,下設4個處(稱為“師”),第1師負責戰略戰術,第2師負責軍隊內部事務,第3師負責後勤補給,第4師負責炮兵和彈藥事務,特別地,保管作戰地圖的“皇家地圖室”也是總參謀部負責的範圍,同時總參謀部還將擔負起高級軍事人才培養的任務;在下級部隊中的參謀部建制也仿總參謀部設4個科。

沙恩霍斯特擔任普魯士陸軍大臣期間。他和格奈森瑙將軍一起進行軍事改革。使普魯士軍隊的編制、武器和裝備越來越適應現代戰爭的需要。

他一手提拔和栽培了後來大名鼎鼎的軍事家克勞塞維茨(著有《戰爭論》)。沙恩霍斯特並且極力主張對侵入德國的法國作戰。

1808年耶誕節威廉三世頒佈敕令基本上採納沙了恩霍斯特的建議,成立最高軍事機構“戰爭部”,而軍需總監部已不再作為職能機構運轉,但“軍需總監”一職仍然保留,其職能相當於總參謀長的助手或副總參謀長。不久戰爭部又分裂為“綜合戰爭部”和“戰爭經濟部”兩個部門,前者是主要的實權部門。

綜合戰爭部下轄的3個“師”中,第2師相當於沙恩霍斯特所建議的總參謀部,沙恩霍斯特親任第2師“監理”,同時也是綜合戰爭部的實際領導者。

沙恩霍斯特的影響下,一批優秀的軍事人才得以進入綜合戰爭部和第2師,這其中包括格奈森瑙(von Gneisenau)、博因(von Boyen)、克勞塞維茨(von Clausewitz)等人。

但是普魯士積極的軍事改革招致拿破崙的警戒。拿破崙的不爽使得普王不得不讓沙恩霍斯特改革一度中止。

當1811年拿破崙決定遠征俄國時,要求普魯士提供支援部隊,迫於拿破崙的壓力與恫喝,普魯士國王將對法主戰派的沙恩霍斯特解職。許多失望的普魯士將領辭職或投效俄國。

拿破崙征俄失敗後,在1813至1814年普魯士解放戰爭中,沙恩霍斯特以中將身份接任軍需總監的職務,同時兼任布呂歇爾的西里西亞軍團的參謀長,而格奈森瑙則擔任他的参謀次長副手,兩人共同擬定了1813年的春季作戰計畫。

並與俄國的庫圖佐夫協同作戰,重創法軍。沙恩霍斯特在1813年5月的呂岑戰役(Battle of Lützen )派任俄軍彼得維特根斯坦元帥之總參謀長, 在戰鬥中負傷。

1813年6月28日,沙恩霍斯特傷口惡化感染敗血症死於布拉格。

沙恩霍斯特沉默寡言,深思熟慮,謙虛質樸,有很強的人格魅力。同時他又勇敢忘我,很有主見,是一位偉大的軍事理論家和改革家,是德國新型軍隊的締造者。

沙恩霍斯特傷故之後,格奈森瑙繼任軍需總監的職務,不僅繼承了沙恩霍斯特的改革成果,更奠定了日後普魯士總參謀部的傳統和基本作業風格。

e0040579_15375613.jpg1816年格奈森瑙因為與宮廷官僚政見不和而辭職,之後普魯士的總參謀部進入了一個過渡時期,此時主管總參謀部事務的是1814年出任首任正式的戰爭部長的利奧波德•馮•博因少將和第2師(後改稱“第2部”)監理卡爾•馮•格羅爾曼少將。

格羅爾曼時期的“總參謀部”已經完全按馬森巴赫當初設想的三個戰略方向分為西部、中部、東部三個作戰處,同時加強了測繪工作,另外還特別增設了一個“戰史處”。

1819年11月至1821年1月期間第2部監理由利林施特恩少將(von Lilienstern)代理,此後的部長是卡爾•馮•米夫林中將(von Muffling),米夫林在任內繼承和發揚了沙恩霍斯特的理想,並首創了後世廣為流行的沙盤作戰演習方法。

1821年米夫林被國王授予“軍隊總參謀長”的職務,其地位僅次於戰爭部長。1825年,隨著第2部的解散,總參謀部從戰爭部分離出來,並正式命名為“軍隊大總參謀部”(Großer Generalstab),就是正式的普「魯士参謀本部」。

普魯士参謀本部總部設在位於柏林柯尼希廣場的紅磚大樓內,各軍團也設“軍隊總參謀部”;戰爭部和總參謀部的軍官也從1823年起規範了正式著裝——“鑲以維紅色邊的褲子和上衣”,“在此後的一百多年裏鑲有排紅色褲線的軍褲就成了總參謀部軍官的特有的外部標誌”

普魯士統一德意志戰爭,這一時期也是以毛奇為代表的普魯士/德國軍官團將總參謀部推向了歷史上最輝煌的階段,同時普魯士的成功給歐洲軍界以很大震動,此後各國競相仿效普魯士/德國模式組建或改革自己的總參謀部。(來源:維基)

:「JOIN WTFM NOW~」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1-03 15:21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