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發動韓戰

通称号/略称
狼(ろう) 第49師於1944年1月6日在首爾成立,圍繞由第64步兵團和第20師總部組成的核心。 總部設在奈良 。約有2%的士兵是韓國當地人。
1944年5月, 第49師從屬於日本緬甸地區軍 ,並於1944年6月下令到緬甸到達新加坡和西貢港。在轉船期間,兩艘船舶沈沒,造成約1600人死亡。 抵達緬甸後,第四十九砲兵團第三營和第153步兵團被派往緬甸西南部,以保護當地油田。

第33軍に歩兵第168連隊と山砲兵第49連隊第2大隊主力による吉田部隊が編入され、ビルマルート遮斷を目指した「斷作戦」に參加した。

拉孟が陥落する直前の6日、真鍋大尉は戦闘詳細報告のために木下昌己中尉ら3人の部下を脫出させていた(別にほか一名が脫出)。彼らは地元民に変裝し16日に無事、

第33軍本部のある芒市に辿り著き、第49師団の第168連隊(連隊長:吉田四郎大佐)と會い、

翌17日に33軍司令部へと向かい、道中、松井大佐と出會った。松井大佐はそこで拉孟守備隊の悲壯な末路を聞き、涙したという。
威廉·斯利姆(William Slim)的盟軍擊敗了日軍 。
戰略密鐵拉Meiktila

1945年2月,英國第十四軍以磅礴的氣概從多處橫渡伊洛瓦底江,使得弄不清主攻和佯攻的日本軍完全糊塗了。23日,曾經敗在日本人手下的英印第十七裝甲師在友鄰部隊一連串眼花繚亂的攻勢掩護下,長驅直入沖進了由日本第49師團168聯隊把守嚴密的敏鐵拉城郊。這個號稱“助人兵團”的日本部隊在聯隊長吉田四郎大佐的帶領下年輕氣盛,曾經在雲南橫沖直撞勇不可擋,在中國遠征軍密集的炮火下從龍陵的平達救出了危在旦夕的守備隊。但是現在他們無法用自己的身軀在大平原上抗擊坦克。僅僅一夜之間,除了少數士兵跳入附近的湖泊餵了鱷魚外,包括聯隊長在內的3000多人都被履帶碾壓成了肉沫。以後一連幾天,日本第49師團和曾經在緬北和中國駐印軍較量了兩年才敗退下來的日本第18師團全部像飛蛾撲火似的消失在敏鐵拉的烈焰之中。

稱曼德勒戰役,廣義上稱密鐵拉和曼德勒戰役(Battle of Meiktila and Mandalay)。會戰主要沿著伊洛瓦底江(Ayeyarwady,舊稱Irrawaddy River)展開,時間1945年1-4月。英軍計劃首先攻占曼德勒(Mandalay),然後進攻仰光。15軍4個師團(15,31,33和53師團)的兵力都僅剩下約一個聯隊(團),部署在200公里的伊洛瓦底江沿岸防禦曼德勒是極其困難的(下圖)。


1945年10月毛淡棉北方的達通(Thaton),49師團師團長竹原三郎中將向英軍第17師指揮官Arthur Crowther少將遞上軍刀。49師團是在朝鮮新組建的師團,1944年5月決定投入緬甸,6月在新加坡被炸沈兩艘船而死亡1600人。抵達緬甸後投入伊洛瓦底會戰,最後據守錫當河東岸直到投降。</
1928 中國「黃金十年」

2010年馬英九執政二週年時仿效中國1930年代所謂國民黨南京「黃金十年」的概念提出台灣黃金十年的願景~

這南京「黃金十年」到底有多麼黃金呢?

1928年6月中,中國國民黨明明還沒統一中國就宣告全國統一並發動「二次北伐」,蔣介石聯合馮玉祥、閻錫山和李宗仁發動對奉系軍閥張作霖~張作霖被迫撤回東北,途中被日本關東軍炸死於皇姑屯,其子張學良宣布東北易幟,中國獲得了形式上的統一。

國民黨開始中國國民黨一黨專政與所謂「黃金十年」使中國經濟現代化,當時國民黨政府實際上只掌握長江下遊的江蘇、浙江幾省,其他省表面上服從中央,收入卻不上交。

發展比較快的三大產業:機制麵粉業,紡織業,火柴業,其他重工業主要還是掌握在外國資本手中,其中日資占很大比重。

黃金十年,曰資基本控制了中國的石景山鐵廠、漢冶萍公司、開淶煤礦、漢陽鋼鐵廠等僅有的重工業,大肆囤積了戰略資源!

而國民黨貪腐大員因為進口鋼鐵能提到百分之二三十的回扣,極力阻撓中國建設重工業,積極推進進口!

黃金10年中,中國內戰尤烈~蔣桂戰爭、兩廣戰爭、中原大戰,中國各軍閥為反蔣殺得天翻地覆~蔣介石為為追殺共產黨,販毒與橫徵暴略。

中國占總收入百分之90以上的關、鹽、統三大稅收,也因前清向外舉債而早被當作抵押,還要償還前清政府所定條約債務。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開打。8月26日國民黨政府竟還付了分期之庚子賠款英金三萬二千八百二十四磅十五先令與日本。

最重要的是1929年美國經濟大蕭條,各國不敢向外投資。1920年代與1930年代之交,中國經濟可謂處境惡劣,國民黨統治的中國時期有黃金10年之說實在很可笑。


1947 年初蔣介石的國軍在濟南萊蕪陝北等地的作戰
第二○五師:
1945年2月在貴州紮佐由新編第23師為基幹改編,1946年9月整編為第205師第 1 旅。
師長劉安祺/胡素(1946年2月) (205師因傅作義投共而成了解放軍).
1947年3月2日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向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的請兵電文「寅冬亥親電」,首度曝光!,「至少先派一團來台,俾可肅清奸匪,以紓鈞座南顧之憂。」
蔣介石3月5 日下令派兵,電陳儀謂:「已派步兵一團並派憲兵一營,限本月七日由滬啟運,勿念。」
5 日以後陳儀與軍政機關給蔣中正的報告,呈現二二八事件愈演愈烈。憲兵司令張鎮呈蔣中正的報告指出,「此次台灣暴亂,其性質已演變為叛國奪取政權之階段」,「地方政府完全失卻統馭能力,一切由民眾控制,暴民要求不准軍隊調動、軍隊帶槍,並在各處劫奪倉庫槍械」。[29]二七部隊(台中地區在二二八事件發生當時的武裝民兵)人數只有60人 但在情報裡面被報為3萬人
陳儀也轉變先前態度,要求蔣至少派遣「有紀律嚴明、武器精良之國軍兩師」,並建議派湯恩伯等將領率兵來臺 依照編制,兩個整編師兵力可達 20,000 多人,且湯恩伯為國軍名將,中日戰爭(1937-1945)時被稱為「中原王」,統領數十萬大軍,時任陸軍副總司令兼首都衛戍司令。由此可見,陳儀請兵態度,有較大的轉變。

第二十一師登陸臺灣後,陳儀電蔣兵力已經足夠,電蔣免調第二○五師,以免影響國內軍事。侯坤宏編輯,《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第 17 冊:大溪檔案,頁 250。蔣乃下令暫緩調動該師。「陳誠致蔣中正電」(1947 年 3 月 14 日),〈一般資料—呈表彙集(一○八)〉,特交檔案,《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002-080200-00535-144。

此時,蔣已調派整編第二十一師及部分憲兵赴臺,後續尚要調遣第二○五師,達到陳儀兩個師的要求,但沒有同意派湯恩伯率兵赴臺
205師平津戰役時在北京起義,後被改編為東北野戰軍獨立第62師。第二○五师:1948年5月由整编第205师第1旅改称。1949年2月在北平被解放军改编为独立第62师。

师长邓文僖/张钦安(1948年12月)/金式(1949年1月)



蔣介石「這是要欺騙青年參加他組織的黨衛軍」(周恩來)。連一向包庇老蔣的美國也看不下眼,批評中國政府組建青年軍的目的是為戰後維持政權之用。蔣介石根本就不理共產黨和美國這一套,你願意咋說就咋說,我就只當什麼也沒聽見。就這樣拖拖拉拉,到1945年8月抗戰就結束了,青年軍在抗戰中就沒打什麼像樣的惡仗,對抗戰的貢獻較小。要說貢獻,值得一提的只有上文說到的1945年4月,完成集訓的青年軍207師劃歸廖耀湘指揮的新六軍,在湘西會戰中和小日本乾的那一仗了。


從1937年開始除了空中有蘇聯飛行員保衛中國領空外~在各陸地戰區也多有擔任顧問主任的俄國人

(謎之音:蘇聯軍事顧問族名不及備載~名字後面大多是XX夫之類)

  • ミハイル・ドラトヴィンロシア語版(1937-1938)
  • アンドレイ・ウラソフ(1938.5-11)安德烈·安德烈耶維奇·弗拉索夫1938年弗拉索夫作為軍事顧問被派到中國,幫助蔣中正訓練國民革命軍。期間蔣中正給予其很高的評價。1939年11月為準備蘇芬戰爭而回國。臨行前蔣中正贈與很多禮物,回國後均被內務人民委員部沒收。[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切列帕诺夫
  • パーヴェル・バチーツキーロシア語版(1939.9 - 1940.12)帕維爾·費多羅維奇·巴季茨基
  • ワシーリー・チュイコフ(1940.12-1942.5)瓦西里·伊萬諾維奇·崔可夫
  • セミョーン・チモシェンコSemyon Timoshenko謝苗·康斯坦丁諾維奇·鐵木辛哥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切列帕诺夫1938年8月至1939年秋任苏联驻华大使馆武官,开始任华北战场顾问,后任中国军队军事总顾问。参与制定武汉保卫战的计划,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切列帕诺夫
    1939年初他南昌会战前他制定了先发制人的切列潘诺夫计划,但被薛岳以种种理由推迟,结果日军反而抢先动手,国军迅速丢失了南昌,他的反攻南昌计划也因为部队执行不力而无法贯彻。年底他回到苏联,幸运的躲过了大肃反。
  • 其中以1940年派去中國的蘇聯軍事顧問團團長瓦西里·伊萬諾維奇·崔可夫(Vasily Chuikov)最有名,他便是後來守史大林格勒之役的「蘇聯英雄」。

    印為南京被攻破崔可夫遲至1941年新年來臨前一天才抵達重慶。當天與蔣介石見面時就問道中國軍隊從數量上要遠遠超過日本軍隊,為什麼無法戰勝侵略者?
    1941年9月,中國指揮部付諸實施了軍事總顧問崔可夫提出的計劃,粉碎了日軍對長沙的一次進攻,同年12月,九戰區顧問主任阿利亞舍夫協助戰區長官薛岳制訂了聞名中外的“天爐戰法”,採用後退卻站的方法重創了入侵長沙的阿男將軍所部第11軍主力,日軍死傷有近6萬人,從而成功地保衛了長沙。瓦西里·崔可夫在《在華使命》一書中繼續寫道:「9月29日,我被緊急叫到蔣介石那裡,當時是一對一交流。蔣介石希望就如何抗擊日本進攻提供建議。蘇聯軍事顧問組整夜未眠,早上將保衛長沙計劃遞交給最高統帥。主要內容是,中國軍隊中央集團軍應從自己的陣地緩慢後退,將對手吸引到城市北部和東北部狹窄的山區通道處。在大山里,等待日本人的是蘇聯製造的火炮,且彈藥充足。」「該計劃充滿了風險性。開始的時候,蔣介石不準備全部採納。後經說服和證明沒有其它方案,蔣介石最後同意了我提出的建議,並以他的名義下達了命令。『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O6820.html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切列帕诺夫



    編成後、第1軍に属し山西省東部の警備に当たった。石部隊統合編成将兵約八、三〇〇名


    本郷義夫 中将:1943年6月10日 -
    藤岡武雄 中将:1945年3月1日 - 6月22日自決


    1944年(昭和19年)3月、大陸打通作戦の京漢作戦豫中會戰に参加した。

    4月19日,日軍第110師團、第62師團由鄭州黃河大橋南下,朝第二十八集團軍下轄之第八十五軍邙山頭防線強攻,八十五軍當日遭擊潰後撤。37師下轄之歩兵第225連隊隨即強攻由八十五軍下轄之國民革命軍第23師(師長李必藩)守衛的密縣,23師在守城4日後不支後撤;4月21日,由七十八軍下轄之2個團駐守的新鄭遭日軍奪取,第12軍在此設立前進指揮所;至4月23日,日軍推進到鄭州、新鄭、尉氏、汜水。


    1944年3月には第12軍の隷下となり、河南省攻略作戦に従事した。7月、転戦のため開封に集結、支那総軍の隷下となり、さらに編成整理を命じられ大本営直轄となった。8月、上海に前進し呉淞より乗船し那覇港に上陸







    1935年3月,波田重一晉級陸軍少將。步兵第3旅長,第10師司令部付,臺灣混成旅團長,1938年3月,晉升陸軍中將。

    波田支隊編成於昭和13年2月22日,下轄臺灣守備隊司令部臺灣步兵第一第二聯隊山砲兵聯隊,由波田重一中將率領,故稱波田中隊

    率領由臺灣混成旅組成的波田支隊(兩個步兵聯隊,一個山炮聯隊),在海軍協助下,作為11軍漢口攻略戰的先鋒,襲安慶,奪馬當,占九江,沿途一路斬關奪隘,擊退了數倍的對手,


    1938年,國民政府軍派遣第九十八軍一九三師三八五旅旅長馬驥率加強旅7200名官兵駐防半壁山,扼守武漢東邊門戶。在半壁山一線炮臺布各種炮40門,重炮布於山之西側,以控制田家鎮。全旅官兵同仇敵愾,簽名宣誓“願與半壁山共存亡”。9月,日軍陸海空聯合,瘋狂進攻半壁山要塞。並派出軍艦對半壁山陣地連續炮擊、飛機輪番轟炸,艦上炮彈與敵機炸彈密如雨註,守軍陣地炮臺巨大的條石和石柱被炸得粉碎,步兵掩體經常夷平,半壁山頂被削去一截。

    武漢衛戍總部另派第18師附山炮及小口徑高射機槍連守備半壁山。

    9月29日,田家鎮要塞陷落,協同作戰的炮兵幾乎損失殆盡,日軍一路沿長江繼續西犯,一路反過來夾擊半壁山要塞。第18師守軍見狀立即撤走了。


    最後突破半壁山要塞,打開了武漢的門戶。


    1937年には台湾総督府が部隊内で雑役に従事する軍夫の募集を開始している。また中国戦線の拡大により翻訳の必要から多くの軍属が募集され福建語、広東語、北京語の通訳に当たった。戦時中は台湾の軍夫及び通訳の人数は軍機とされ、一般史料の中では明らかにされていない。

    波田支隊在中國戰場主要在華中地區一帶進行作戰,先後進攻餘杭、廣德、溧陽等地,並參與同年六月的武漢攻略作戰。7月4日,日本大本營為了整頓武漢作戰的態勢,因此新編成中支派遣軍第十一軍,司令官為陸軍中將岡村寧次,波田支隊編入第十一軍的戰鬥序列,並於9月上旬參與漢口作戰,先後進攻九江、瑞昌、武昌與漢陽,最後於南京集結整補;昭和13年11月16日起,波田改任第十九師團師團長,老闆改由飯田祥二郎少將接替,波田支隊就此改名為飯田支隊,其後飯田支隊由原先所屬的第十一軍,轉編入第二十一軍的戰鬥序列,準備開始進行廣州作戰,昭和13年12月31日再次改名為臺灣混成旅團,參與占領海南島的戰役。由飯田少將指揮的時間,可以大至抓出吳振炎寄信的時間。

    其次,所謂的軍夫,是指為了輸送搬運軍需品而雇用的人,由此來看吳振炎在軍中的工作,應是負擔勞役的部分,替其運輸彈藥、被服等軍用品,而他從軍,很有可能即是波田支隊在臺編成時即已加入,之後跟隨波田支隊到達華中戰場。


    第七十四軍(也就是張靈甫整編第七十四師的前身)。 關於七十四軍的突圍,中國方面的記載比較簡單,只是提到該軍的兩個師中,五十八師一部大約是12日下午隨軍長俞濟時渡江撤離的,五十一師則是王耀武率領大家經過一夜搶渡,撤出了約五千人,武器損失殆盡。然而,在日軍紀錄中,留在包圍圈中的七十四軍殘部,並沒有坐以待斃。該部殘存的六千餘部隊,在第二天向西側突圍,與日軍展開激戰後,終於得以突圍成功。 這段史實可見於日本戰史學家兒島襄的《日中戰爭--南京到武漢》。 兒島襄的著作中是這樣描述的: 令人吃驚的是13日夜間,一支大約五千人的中國軍隊向西強行突圍,丟棄了大量輜重後衝過日本軍的防線。阻擋其前進的一個中隊頑強戰鬥,不幸"全滅".經過調查,這是中國軍最為能戰的七十四軍所部。追擊的部隊錯誤地向西尋找,卻因為該部突圍後即轉向南方而失去蹤跡。 七十四軍部隊13日突圍並成功,似乎應該是南京守軍的最後戰鬥。失去指揮,面對一個聯隊強敵,敗軍陣中依然能團結殺出重圍,還順手消滅日軍一個中隊,



    依李君山:《為政略殉-論抗戰初期京滬地區作戰》,台大出版委員會出版,1992年,194-200頁所載1937年11月16日第一次南京防衛會議劉斐作戰組長提議將12〜18的主力師團從南京撤退。


    しかし第二次会議では李宗仁は南京は孤絶しており守備は困難で放棄を建議した。

    白崇禧欽徐永昌等都贊成發布南京無防備都市宣言

    ドイツ軍事顧問団アレクサンダー・フォン・ファルケンハウゼンは不必要な犠牲であると放棄に賛成した。しかし唐生智は南京は死守すると主張したため、何応欽は唐個人の責任にしてはどうかと発言し、蒋介石もそれを認め、南京を1年3ヶ月固守することになった[62]。

    11月20日中国国民政府は重慶への遷都を宣言した[5]。この日の朝、波止場の下関は船を待つ人の山であった

    11月27日蒋介石は南京城防工事を巡視した。12月7日夜明け直前、総統蒋介石夫妻はアメリカ人パイロットの操縦する大型単葉機で南京を脱出した

    紐約時報1937年12月7日,『南京事件資料集1美國關係資料編輯』p.387「被湯山和南京之間,公家路沿著大致每隔一英里堡壘設置。接近首都的話,被中國軍放出的火激烈地火著得旺。除去著敵軍能用在遮蔽物的農村的建築物清。 某谷一村某某燃燒著。樹木和竹林被砍倒,竹的殘株應該妨礙日軍步兵被尖的刀具書要了」

    中国軍の南京周辺の焼き払いによって焼け出された市民が難民となって城内に流入し、食料難と暴動が市内で発生し、中国軍は治安維持と称して漢奸として少しでも怪しいものは手当たり次第に100名が銃殺された[75]。なお11月までの漢奸狩りで嫌疑をかけられた市民2000名、12月初旬には連日殺害された[76]。「漢奸狩り」多是日本留學生的(也是從當時在南京的外國人日本留學生的牙科醫生由於漢奸的疑問被抑制住的具體例子被報告)。『1937年11月までに約 2,000 名に達し、南京攻略戦直前(1937年12月初め)の南京城内では毎日、漢奸狩りで捕えられ銃殺される者は数知れず、電柱や街角に鮮血を帯びた晒し首が目につかない場所はなかった。 南京攻略戦後には、日本軍に好意を持つものは漢奸として処分されることを示したポスターが南京市内いたるところで確認された

    行政院秘書であった黄月秋が最初に銃殺され、当時から日本側と頻繁に交渉していた外交部アジア司長高宗武、汪兆銘の腹心である曾仲鳴と褚民誼、実業家の周作民、許卓然などは監禁されるか生死不明となり、何澄など新聞記者 6 名(大公報 2 名、大美晩報 2 名、チャイナ・プレス 1 名、チャイナ・ウイークリー・レヴュー 1 名)が処刑された。『画報躍進之日本』ではこれらの「漢奸狩り」について、「このような人物たちは皆日本語に通じ、日本をよく知る者であったが日本によく抗議するのもその人物や新聞記者たちであり、日本を知っていると同時に愛国心の強い連中であったにも関わらず血祭りにするほどの逆上ぶりであった」と報告している。

    晚9時,唐生智率長官部少數人員在第三十六師的掩護下渡江至江北,次日晨乘車抵徐州。
      12月13日,南京城終於淪陷。 百子亭22號。11日中午,顧祝同奉蔣介石之命向唐生智發來撤退命令,當天下午5點左右,唐生智在公館召開師以上將官會議,對部隊撤離南京做了部署。離開南京之前,唐生智滿含熱淚,命令士兵將自己居住了10年的百子亭官邸燒毀。堅持不進地下室,在百子亭寓所指揮作戰,確定“大部渡江、一部突圍”的原則,他自己則出城渡江北去。





    抗戰勝利後,唐生智隨國民政府從重慶遷回南京,住在牯嶺路21號。1949年蔣介石退至臺灣,唐生智審時度勢,留在大陸。新中國成立後,唐生智以著名起義將領的身份,先後出任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湖南省副省長等職。1970年病逝於長沙,享年80歲。



     
    e0040579_8272290.jpg


    東方“興登堡防線”的“乍浦→平湖→嘉善→西塘”的國防工事(包括江蘇省境內的吳福線和錫澄線)。


    最初設計東方“興登堡防線”的是在德國享有“國防軍之父”美譽的漢斯·馮·塞克特將軍,後來幾經實地勘察和研究,結合財政預算,采用的是軍事委員會參謀本部李青等人提出的折中方案。

    修築國防工事秉承中央密旨秘密進行,由蘇浙邊區綏靖主任張發奎主持,由阮肇昌的陸軍57師負責施工,1936年冬正式動工。張發奎把邊區總部設於嘉興,日以繼夜督工和練兵,並在職權範圍內增設了許多水泥堡壘。以平湖縣為例,當時各鄉鎮被征派的壯丁有幾萬人,承擔國防工程建築達數月之久。

    從乍浦至白沙灣、金絲娘橋一線,築起鋼筋混凝土掩體多座。在海塘堤壩外面從水口至金山嘴挖了一條長達20余公里、寬10多米、深4米左右的“海河”,還利用挖起的土方在沿河北岸壘起一道泥墻。

    截止1937年春夏,江浙滬國防工事基本到位。根據黎玉絮的統計,“京滬、滬杭兩防禦地區縱深達80公里,正面約50至70公里,前進陣地距主陣地約20公里,主陣地與第二陣地間的距離在30公里左右,後方陣地與第二陣地的距離也有20至30公里。主陣地可以容納40個師的兵力據守。”

    難怪德國軍事顧問賽克特稱之為東方的“興登堡防線”。

    嘉善阻擊戰中,128師憑借剛剛竣工的這一國防工事有效阻止了日軍進攻。日軍士兵火野葦平在一封家書中這樣寫道:“在向南京進擊的戰鬥中,最為激烈的一戰就數嘉善之戰了。

    在道路兩旁,從無數的碉堡里猛烈射出的子彈,接連不斷地向我們飛來。山炮就算命中敵人的碉堡也無濟於事。也難怪,因為碉堡是用鋼筋混凝土構築的,厚度近兩尺,外面用土覆蓋,上面有好幾個槍眼。我們的飛機瞄準碉堡頻繁地投下炸彈,但是總也炸不中,就算偶爾炸中一次,碉堡中也沒什麽變化,依然從被炸中的碉堡里不斷射出子彈……”

    這項國防工事共建造大大小小的鋼筋水泥碉堡、掩體1076座,配有縱橫交叉的防空壕(洞)坑道,還趕築了嘉善至西塘、嘉善至平湖兩條軍用簡易公路。
    中國軍隊早已疲憊不堪,如果能適時後撤至吳福線、錫澄線再作持久抵抗,倒不失為上策。可惜蔣介石過於考慮政略,遲遲不願放棄上海,等到日軍登陸金山衛,一切都已遲了。淞滬正面很快形成潰退局面,有些部隊奉令進入國防陣地,一時找不到保管鑰匙的鄉長、保長,幹脆借口打不開防禦工事的鎖具揚長而去。擁有比較完善的防禦工事,但缺乏科學有效管理,再加上指揮作戰方面的失誤,中國的“興登堡防線”實際上未能發揮巨大作用。
    本偵察機在高空偵查嘉興境內的中國“興登堡”防線,日本軍隊的杭州灣登陸已經準備開始了
    e0040579_923468.jpg




    [PR]
    by cwj36 | 2013-11-24 14:33 | 資源回收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