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2日本特設師「第116師団」嵐

Operation Ichi-Go
日本「大陸打通」中國戰場攻堅師團
特設師「第116師団」嵐
常徳→長沙→衡陽→雪峰山


特設師「第116師団」代號:嵐,是中日戰爭爆發後的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在京都留守的甲種師團體第16師團負責編組的特設師團。

不過第16師団主力在1938年(昭和13年)就前往中國華北,又加入上海、南京、武漢攻略,最後派駐菲律賓。

所以留守京都的只有步兵第109聯隊,再招募其他中年歐吉桑,組成特設師「第116師団」。

通常特設師被認為是第3流部隊,如果以職棒來比喻可以說比「2軍」還不如。

歴代師團長

清水喜重 預備役中將: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 - 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篠原誠一郎 中將: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 1941年(昭和16年)10月15日
武內俊二郎 中將:1941年(昭和16年)10月15日 - 1943年(昭和18年)6月10日
岩永汪 中將:1943年(昭和18年)6月10日 - 1945年(昭和20年)3月9日
菱田元四郎 中將:1945年(昭和20年)3月9日 - 終戰

師團最早下屬編成有步兵第109聯隊、步兵第120聯隊、步兵第133聯隊、步兵第138聯隊步兵4個聯隊制師團。

特設師「第116師団」編制:

步兵第109聯隊(京都 嵐6213)
步兵第120聯隊(福知山 嵐6212)
步兵第133聯隊(津 嵐6214)
步兵第138聯隊(奈良)

野砲兵第122聯隊
工兵第116聯隊
輜重兵第116聯隊
第116師團通信隊
第116師團衛生隊:井村煕中佐
第116師團第1野戰醫院
第116師團第2野戰醫院
第116師團第4野戰醫院

跟日本甲種、乙種師團相比,「第116師団」火力不強,倒像是開醫院的非作戰師團。

「第116師団」編成後,立即編入「中支那派遣軍」作戰序列被派遣往中國戰線進攻華中地區,以4個步兵大隊為基礎編組為石原支隊並參加了武漢會戰。

武漢作戰後在華中負責警備任務,中支那派遣軍廢除後被編入第13軍的戰鬥序列。

太平洋戰爭開戰後編入至第13軍隷下駐紮在華中並在此參加了各個作戰。

1942年(昭和17年)12月起步兵第138聯隊轉隸第31師團,「第116師団」改編為步兵3個聯隊制師團。

1943年(昭和18年) ,特設師「第116師団」編列入橫山勇第11軍成為「配属部隊」。

e0040579_935504.jpg


(常徳─長沙─衡陽)


常徳殲滅作戦

1943年9月,日本在太平洋戰局惡化,日本開始抽調在中國精銳部隊機甲師団前往太平洋戰場,9月27日,日本大本營為引誘緬甸戰線的中國軍轉移回中國,下達「大陸令第853號」命令,爆發常徳會戰。是為「よ号作戦」。


而中國第6戰區參謀長郭懺制訂了“一線兵團利用有利地形以逐次抵抗消耗敵人,最後吸引日軍於澧水、沅江之間,待增援部隊到達後,依常德守軍之抑留與外線兵團協同,向心攻擊,將日軍壓迫於洞庭湖畔而殲滅”的作戰方針。

特設師「第116師団」參加1943年11月的「常徳殲滅作戦」。

橫山勇以35個歩兵大隊(從第3師団、第13師団、第39師団、第40師団、第68師団抽調組成)為主力,雖然「第116師団」只是「配属部隊」,但是岩永汪的「第116師団」卻被派任攻堅的任務。

日本特設師的装備比起常設師団質量低,士兵也都是近40歳的人,通常都在主力部隊行進中顧後防與側翼,維持地方治安,最慘的是當先鋒炮灰。

特設師「第116師団」就是屬於當先鋒炮灰這種,造成死傷慘重的狀況.......

由於橫山勇第11軍兵圍常徳,這時,中美混合空軍大規模轟炸石門,慈利各要點。

中國空軍精銳盡出,集結B-25、P-40N、P-43、P-66、A-29等型80餘架,全力出擊。

常徳會戰中「第14航空隊」各種軍用機200機轟炸日軍與空投補給常徳城中國軍隊。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長布上照一連隊長試圖攻佔黃土山時,被中國守軍(國軍150師)一枚迫擊炮彈擊中乘馬,與其作戰參謀田原中尉一並被炸死(作戰參謀鈴木立代理)。。

特設師「第116師団」集結常徳城下後,師団長岩永汪採用正面進攻,並派中隊至大隊級的敢死隊在炮火支援下集中突破,。

第120聯隊猛攻中國第74軍余程萬的第57師(總兵力8315)第170團,孫進賢團長親自率部猛烈逆襲,第170團營長張挺林率部在陣地中奮勇反擊,戰死殉國,後來大批中國援軍來到,第120聯隊被逐退。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則猛攻中國第169團陣地(團長柴意新)。

日軍為求速進,集中炮火轟擊外,並大量施放催淚瓦斯,第109聯隊進攻損失慘重,代理第109聯隊聯隊長的作戰參謀鈴木立陣亡(11月23日滝寺保三郎大佐接任),日本攻城失敗。



11月底, 中國援助常徳的援軍,難以突破常德城郊日軍防線。

11月25日本第11軍投入第116師團全部,第3師團第6聯隊,第68聯隊及第68師團第234聯隊攻城。

「第116師団」以第133聯隊為前導再度進攻常德,第133聯隊黑瀨平一施放煙幕彈衝鋒,這次大攻擊,中國57師的第169團,第170團,在近戰中幾乎全軍覆沒,170團長柴意新帶領169團殘部和171團一部合計51人返回司令部。

余程萬率殘部死據常德城西南一角,明白援軍是不可能如期抵達。

而面對龐大數量的中國軍在常德周圍的反包圍,橫山勇也感到不安,命令岩永汪在常德包圍圈中撤開一面,派人喊話讓余程萬離開。

「第116師団」第120聯隊在最後大西門激戦中踏入地雷陣,造成大死傷中攻破大西門,常德全城淪陷。

余程萬發出最後訣別電文:「彈盡人亡,城已破,友軍觀望不前。刻大街小巷混戰成一團。職率副師長參謀長死守中央銀行,我軍高呼74軍萬歲,蔣委員長萬歲,中華民國萬歲。 職余程萬謹叩。」即舉佩槍自裁,左右衛士見狀立即奪下槍枝,聲淚俱下,苦苦勸阻,170團長柴意新願帶領51人掩護余程萬突圍,柴意新說:「師長為全師希望所寄,希望師長早日突圍,我在此死守,等師長率援軍來解圍。」

余程萬最後則率領僅剩不足100人「突圍」,57師號稱第74軍虎賁師只83人生還。

柴意新則在常德城內壯烈殉國。

戰後,蔣介石聞知常德失守,余程萬「擅離陣地」,氣急敗壞下令將其軍法處以死刑。

孫連仲王耀武出面求情。

虎賁英雄余程萬淪為階下囚判服刑2年,被囚4個月之後無罪釋放,旋又任命為74軍中將副軍長。

常德落城後,11月底中國第10軍(實有第3和預備第10師)開始增援常德,由於該部接到了死命令,因此不顧一切穿插前進,連續撕破打援防線。

最後由於孤軍深入,救援失敗,預備第10師師長孫明瑾陣亡。

12月,中國軍各路援軍齊集,加上中美第14空軍空襲新竹事件,日本停止了「よ号作戦」撤離常德,計劃更大的攻擊計劃。

中國軍隊進入了常德,到處挖掘拍攝日軍屍體與遺留炮彈,報紙廣播大大宣傳彷彿又打了一場「大捷」一般。

12月11日,日軍開始後撤,第6戰區參謀長郭懺立即建議孫連仲發起追擊。

但當日軍開始撤退時,華中派遣軍又在兩天後改變主意決定再取常德,於是命令第11軍停止撤退,依靠澧水沿線布防準備再次組織進攻。

此時中國軍也追擊至澧水,由於日軍防守嚴密,追擊部隊皆無較大進展,郭懺便建議停止進攻,雙方呈對峙態勢。

19日,日軍第11軍再次接到了撤退的命令,於是在22日以第13師團斷後繼續撤退。

中國軍再次實施追擊作戰,至25日將會戰開始後丟失的城鎮全數收複,恢複了戰前態勢。

戰後,郭懺因在會戰期間出謀劃策有功,於1944年8月3日獲頒青天白日勳章,是為該勳章的第113位獲得者。

大陸打通

e0040579_503888.png


由於太平洋戰場急轉直下的戰局,連中美第14空軍都能空襲新竹,為維持日本國民士氣,讓參加開羅會議的蔣介石臉上無光,日本第11軍為加緊打通中國南北,實施大陸打通作戰之「一號作戰」(日方為畑俊六制定之大陸打通作戰「一號作戰」一環,中方稱為 豫湘桂會戰)。

1944年6月22日至8月8日駐武漢的日軍第11軍攻擊湖南衡陽,侵華日軍圍城。

防衛衡陽的是方先覺的中國第10軍(總兵力17,000餘人)。

這次特設師「第116師団」在經過一番休整增補後,又編入了橫山勇第11軍成為「配属部隊」參長沙與衡陽會戰。

第四次長沙會戰

自從第三次長沙會戰(1941年12月23日—1942年1月6日)時,薛岳軍擊退日軍傷亡不過6000人,其中死亡僅1591人,薛岳卻向蔣介石報告大捷,共斃傷日軍5.6萬人。

蔣介石查看繳獲日軍槍支,發現竟然有「中正式」步槍,於是大罵薛岳「謊報戰績連臉都不要」。

徐永昌 (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日記也批評薛岳:「謊報(指大捷)看我國軍人無恥,達於極點」。

據時任軍法執行總監何成濬在其1942年2月25日日記中記述,薛岳在軍事會議上報告第三次長沙會戰的戰果時,受到在場諸人笑斥之。

這次第四次長沙會戰,日本第34師団・第58師団・第116師団在長沙郊外丘陵上,薛岳在長沙被橫山勇擊潰落荒而逃,長沙失陷。

長沙一失守,衡陽就危在旦夕。

衡陽是中國、美國連合空軍華中最大的前進基地,列入中國「第9戰區」。

衡陽會戰

e0040579_18131429.png特設師「第116師団」又光榮的被指派為主要攻撃師団,步兵第120、第133聯隊被命令佔領城南張家山高地,雙方血腥爭奪反覆達20多次,其中歩兵第133聯隊第1、2、3大隊長相次戦死。

協同作戰的日本68師團首腦群,包括師長佐久間為人與師參謀長原田貞等一干核心參謀受到迫砲轟擊重傷,直接導致之後68師團作戰失能,這使得日軍這波攻擊只剩116師團獨立支持。

而負責火炮支援的第116師団野砲122連隊,竟弾薬不足,而中國守軍迫擊砲則猛烈轟炸第120、第133聯隊。

最後,第120聯隊攻頂計1010名戦死,第133聯隊也戰死1269人,率領第120聯隊的志摩源吉少将在丟回中國兵的手榴弹時,遭到槍炮攻擊,頭部胸部重傷,陣亡。

中國守軍則全部犧牲,無一生還,特設師「第116師団」稱此役為「昭和の203高地」。

8月4日,日軍第11軍橫山勇司令官聚集第40、58、68、116師團及13師團一部、57旅團,發動第三次總攻攻入城內,中國軍將三顆手榴彈串成一串,看到人影就丟做最後的抵抗。

美國不斷催促蔣介石調包圍共產黨延安的胡宗南50萬大軍,前去同日軍決戰。

後來英國、蘇聯都向蔣介石施壓,再三呼籲重慶出兵衡陽,美國史迪威將軍看到蔣介石根本無心抗日,蔣介石還要求將正在酣戰的中國緬甸遠征軍撤回國內,讓史迪威氣到失眠想自殺.....

蔣介石在湘貴黔戰役後悲哀地說:「1944年對中國來說是在長期戰爭中最壞的一年,我今年58歲了,自省我平生受到的恥辱,以今年為最大。 」

蔣介石盤算著日軍被美軍擊敗不過是早晚的事,犯不著為了一時之痛快,而冒險犯難與橫山勇硬幹,使自己陷入因為抗日而造成重大損失。

衡陽城外的中國援軍為保存實力,行動緩慢,裝模作樣,消極的見死不救,不願竭盡全力進入城內,致使方先覺第10軍彈盡援絕。

8月7日,傳聞方先覺向重慶發出訣別電報:「彈盡援絕,來生再見」,卻"突然"找不到配槍自殺。

好不容易找到配槍後,輜重團團長李授光與副官王洪澤奪下,槍響彈虛出,再經部屬進行諫阻,方軍長的才「殉國未遂」。

後來方先覺為軍助命,要求日軍「保證生存官兵安全,保證傷兵得到救治」,日本軍同意。

中國第10軍在代表中日友好的《夜來香》歌曲(1940年代被中國列為禁歌)中向日軍投降。

第116師団長岩永汪接受方先覺率領2萬殘軍獻上配劍投降。

e0040579_0213284.jpg


特設師「第116師団」在約40多日間的攻防戰鬥中編製戰力遭到3400多人的損失的情況下排除中國軍的抵抗並成功佔領衡陽城。

1944年衡陽保衛戰以『方先覺於衡陽會戰中力戰被俘』記載於官方紀錄,實際上中國第10軍投降日軍後改編為「先和軍」(取方先覺的「先」與南京汪政權和平軍的「和」字),橫山勇授與方先覺「先和軍司令」職位,派他們去勦共。

e0040579_19263265.jpg


(南京汪政權的中華民國軍隊)


余程萬苦守常徳突圍差點被蔣介石槍斃相比,投降日軍的方先覺所率第10軍各師師長,後來都順利逃回重慶,方先覺到重慶拜會蔣介石時,蔣介石見面即責罵:「為什麽不死呢?」,使的方先覺羞愧難當。

蔣介石雖然心裡知道方先覺投降日軍,為了宣傳仍頒給青天白日勳章,更使得第10軍成為中華民國建軍史上因為「投降敵軍」至今唯一一個師長以上將官共獲得青天白日勳章達到4座的軍級部隊。

1949年後方先覺也到了台灣,曾任澎湖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第一軍團副司令官、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研究督察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

1968年退役,因其衡陽投敵的事被屢次抨擊,遂出家為僧,勤習書畫。1983年,方先覺在台北病逝。

桂柳會戰

1944年8月,日軍侵佔湖南衡陽後,為準備進佔廣西桂林、柳州,日軍成立第6方面軍,以岡村寧次為司令官,出動第11軍橫山勇第3、第13、第37、第40、第58、第116師團,及戰車、重砲聯隊,共6個師又1個旅,於8月29日由衡陽沿鐵路向湘桂邊界推進。

桂林及柳州失陷後,擁有巨大的空中優勢的中國軍隊大多數失去了士氣及不戰而退。

第116師團偕同摧毀了這一地區的中美空軍基地。

芷江作戰 雪峰山

1944年6月15日,47架美國B29從成都邛崍起飛,轟炸位於日本的八幡鋼鐵廠(Operation Matterhorn)。

從此中國在四川省其控制區域內,建築新津、廣漢、彭山與鄂北老河口、湘西芷江等B29空軍基地。

日本開始攻擊這些B29機場,1945年3月開始的鄂北老河口之戰中,那裡的B29機場被日本摧毀。

3月9日,由菱田元四郎接任特設師「第116師団」師團長。

這時特設師「第116師団」隸屬日軍第20軍,1945年4月初,第20軍司令坂西一良中將,奉大本营的命令率領日軍8萬多人去摧毀美國B-29空軍基地芷江,稱為「芷江作戰」,中國稱為「湘西會戰」(雪峰山戰役)。

何應欽指揮中國第3、第4方面軍、第10集團軍防守作戰,總兵力約10萬。

日軍內部沙盤推演時參謀便提出警告,當時日本戰力以不足以打垮更換美械後的中國部隊,但是駐華日軍高層仍選擇性無視許多兵推出現的極端不利狀況並決定發動此次戰役,結果也如兵推一般,日軍從一開始便陷入僵局,到最後全面潰敗。

日軍分3路向湘西進發,這次特設師「第116師団」又被指派擔任中路軍主攻,他們與第47師團從邵陽出發,沿邵榆公路西進,預定將此線重慶軍之主力圍殲於洞口、武岡以北、沈江以東地區;然後突進安江,攻占芷江。

e0040579_1956529.jpg中路軍主攻特設師「第116師団」與第47師團分兵4路進攻,並派出第109聯隊前進竜潭司。

第109聯隊的順利進軍,「第116師団」師團長菱田元四郎中將造成了錯誤的決斷。

菱田師團長一面命令第109聯隊繼續進軍,以便進一步的擴大戰果,一面又與南、北兩路日軍商議,在攻入雪峰山腹地之前,各路主力相互配合,從北面迂回包圍雪峰山南麓洞口、武岡地區的中國軍第74軍。

「第116師団」主力4月17日渡過姿水,向中國軍100軍主陣地發動進攻。

日軍集中1400人從兩側迂回至桃花坪的東郊及南郊猛攻,中國守軍57團1營3連毫不示弱和日軍巷戰,最終全軍覆沒。

當夜小鎮桃花坪失守,日軍主力逼近第19師57團芙蓉山和主陣地。

芙蓉山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占領芙蓉山日軍就無法利用湘黔公路運輸物資,而必須繞路走山間小路。

4月21日,日軍第109聯隊進攻中國軍19師防區,中國軍56團正面抵抗,55團則從後迂回進攻。

第109聯隊大亂,各部向後退卻。

因為日軍占領地形都是連綿高地,中國軍火炮無法準確集中,如果想奪取陣地必須和日軍近距離發動白刃戰。

56團團長劉光宇親自手持刺刀帶二營士兵衝殺,日軍士兵也不示弱,雙方激烈廝殺,戰鬥極為慘烈。

其中一營營長劉振洲受了重傷,為了堅持指揮部隊就是不退,最終壯烈殉國。

激戰到下午,日軍終於不敵潰散,中國軍占領全部高地。

4月23日,100軍51師借助大霧發動進攻,第109聯隊隨即反攻。雙方激烈交火。

51師進攻採用美式方法,首先以重炮轟擊,之後步兵發動衝鋒,遭遇第109聯隊頑抗再使用迫擊炮精確打擊。

日本孤軍第109聯隊很快不敵,僅僅一天109聯隊就被擊潰,大部後退入山區。

中美空軍出動轟炸日軍陣線..........投擲燃燒彈。

此時遭遇中國軍嚴重打擊的116師團長菱田元四郎和第47師團長渡邊洋聯合發電報給南京的岡村寧次,要求中止芷江作戰。

他們認為右翼左翼日軍都已經慘敗,中路日軍不但沒有攻陷任何一個重要據點,而且109聯隊被圍,其他各部也損失慘重。

而且中國軍的芙蓉山陣地無法攻陷,日軍只得依靠山間小路少量運輸,不時遭受中方遊擊隊和空軍打擊,彈藥和給養基本斷絕。

如果此時中國軍隊反擊,日軍必然大敗。

5月10日,坂西一郎司令命令「第116師団」全軍撤退。

該軍隨即從月溪撤退到洞口附近。

109聯隊

此時109聯隊又向「第116師団」菱田元四郎發電求救,菱田元四郎在退到洞口以後又下令部隊回頭向月溪前進,策應109聯隊突圍。

這個消息傳到以為脫離了苦海的「第116師団」士兵耳中,認為這樣做必死無疑,個個出現苦瓜臉。

師團參謀長隨即向坂西一良司令匯報,坂西一良緊急下令菱田元四郎按命令突圍,不得違抗。

有情有義的菱田元四郎為救出部下109聯隊,不顧坂西一良的軍令,回頭攻擊正想著「大捷」的中國軍。

第109師團也準備進攻洞口,殺出一條血路突圍與「第116師団」會合。

中國軍王耀武大吃一驚針對日軍動向,命令18軍火速開往洞口,74軍協助18軍,務必阻擋住回擊的「第116師団」。

同時以100軍為主攻,首先想消滅孤軍深入的第109聯隊。

1945年5月14日,歷經血戰的第109聯隊,陣地很快被截成數段,大多數陣地的士兵稍加抵抗就潰敗。

第109聯隊長滝寺保三郎率領殘部馬脛骨―山門隘路強行突破,其第1大隊長飯島中佐以下755名全員戰死。

5月16日第109聯隊逃到寶慶,6月15日第109聯隊在澄水橋地區構築防御陣地 ,並在負責當地的警備任務的情況下迎來終戰。

抗命的特設師「第116師団」則在中美空軍狂轟爛炸中,一路逃回湖南省衡陽直到終戰。

奉焼軍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8月30日,在寶慶的第109聯隊獲得「第116師団」命令奉焼軍旗。

「第116師団」第109聯隊聯隊長滝寺保三郎大佐解任,後任由稲垣大佐着任等待向盟軍投降。

日本特設師「第116師団」,常被中國形容死傷慘重,並被嘲笑遭到英勇中國軍方「全殲」的日本師團,但其實這些近40歳裝備差的的特設師老兵老是被指派擔任攻堅作戰怎麼可能不比其他師團死更多人?

後來證明特設師「第116師団」才是可怕的入侵者~擔任攻堅作戰非常兇猛啊!

第116師団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6-03-20 17:02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