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信長 Total War

日本風雲兒-織田信長

Oda Nobunaga




織田 O D A


かかれー! !織田軍~
在日本戰國時代的漫漫長夜之中,
織田信長風雲兒可說是一顆劃破天際的慧星。


人間五十年、下天のうちをくらぶれば、夢幻の如くなり。
一度生を得て、滅ぼせぬ者のあるべきか..............


e0040579_13853100.jpg日本戰國時代風雲革命兒-織田信長〈Oda Nobunaga 1534~1582 )是尾張的實力者織田信秀的嫡子,天文3(1534)年誕生於尾張(Owari,現愛知縣)那古屋(Nagoya名古屋)城,幼名是吉法師。

自稱“第六天魔王”,蔑視傳統的佛法禮教,立志以武力統一天下,創建中央集權的封建王朝。「杜鵑不啼,就殺掉牠!」這是織田信長一向狂傲決斷的處世原則。

  奇拔奔放的織田信長,幼年時代即我行我素,不讓細行。然而他稟賦優異,是個天生的武將,在桶狹間之戰就因多方蒐集情報,暗中佈局,以二千兵力一舉擊垮今川義元的大軍。

  同時,他還積極引進西方文明,帶引日本推離混沌,重建社會秩序,是第一個封建國家的統一者,然而悲慘的宿命終於結束了他壯烈的一生。

織田信長是一位敢於破壞、不斷創新的狂傲奇才,情緒起伏波動很大,卻因太過自信反而容易被騙和出賣,而在本能寺結束49年的人生

1:統一尾張

織田家本來是尾張守護斯波家的家臣。但是到了織田信長的父親織田信秀時,已經壓倒斯波家成為擁有尾張下四郡的的大名。

當時織田家四面開戰,東面和松平(也就是後來的德川家),今川打仗,北面和美濃的齋藤打仗,而且尾張的另外一些勢力,也只是表面上的友好。

在這期間,織田信長和被劫持到尾張的德川家康(當時叫松平千竹代)交上了朋友,後來織田信秀出于政治目的,又給他娶了齋藤道三的女兒歸蝶。這兩者對織田後來的事業都有巨大的幫助。

盡管織田信長是家族的長子,但是他由於舉止奇怪(例如扮成女孩去參加村莊的聚會,去沼澤抓蛇,半裸著身體到處跑,甚至就這樣出巡和晉見父親)。

永祿12(1569)年,葡萄牙傳教士佛洛伊斯晉見織田信長(Oda Nobunaga, 1534~1582)之後,寫信向耶穌會報告說: 「這尾張(現愛知縣)的國王年紀約37歲,個子高而瘦,髮髻上的頭髮稀少,好武藝,脾氣暴躁。他充滿正義感,時而表現出慈悲的一面。他的態度傲慢,極為注重名譽,經常隱藏自己的決斷,巧於運用戰術,不服從規律,也很少聽從部下的進言。

別人對他抱持一種異樣的敬畏,他不喝酒,輕視全日本的王侯,他與王侯說話時,採取俯視的態度,彷彿對待屬下一般。」

我們從織田信長的畫像可以看出,他臉部修長白晰,彷彿是京都的公卿貴族,算是一個美男子。但是他那暴躁的脾氣可以說是與天俱來的。織田信長在襁褓時,由於經常咬傷奶媽的乳頭,因此頻頻更換奶媽。

在尾張被人稱為「尾張大傻瓜」。家臣們對他很沒有好感,而是主張讓其弟弟織田信行即位。

信秀死後,織田信長成為織田家的當主,仍然胡作非為,喜好奇裝異服 織田信長喜歡新奇的事物,輕視傳統的禮儀,完全不將宗教與迷信放在眼裡,還喜歡相撲,目前日本的相撲制度就是由信長制定下來,搞得家臣們非常不安。

為此,他的老師平手政秀對他死諫。織田信長這才有所收斂,但是他父親信秀去世時,信長用草繩綁著加長刀柄的大刀與短刀,頭髮不整,也沒穿上正式的褲裙,他走到靈前,抓一大把抹香,隨便一撒就離開。

信秀死後,各方力量都對這個“尾張大傻瓜”的領地很感興趣,而內部家臣中以林秀貞,柴田勝家為首的一些人也想擁立織田信行。

織田信長因此打了好幾戰,終於統一了清州。比較有名的是“奪回清洲”和“稻生之戰”。其中“稻生之戰”織田信長以劣勢兵力擊敗弟弟信行,確立了自己的地位。後來信行還想謀反,被織田信長裝病誘來暗殺而死。

另外一個對織田信長很感興趣的是他的岳父齋藤道三〈齋藤道三1494-1556---是山城西岡武士松浪基宗的庶子,有義龍、孫四郎、喜平次三個兒子,他因為討厭長子義龍,想把家業傳給三子喜平次。齋藤道三為一代奸雄,外號腹蛇,殘忍無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據說他曾把犯人放入大鍋燒煮,並命犯人妻子在灶旁加火添柴。〉。

在織田信長父親去世的前二年,也就是織田信長與妻濃姬結婚不久,信長與岳父齋藤道三(Saitou Dousan, 1494~1556)約好在尾張富田的正德寺見面。

齋藤道三原本是賣油的商人,在「下剋上」的亂世中靠他的謀略成為美濃(現岐阜縣)的霸主,因此有美濃的毒蛇之稱,他與北條早雲(Houjou Souun, 1432~1486)都被稱為是亂世的梟雄。

正式見面前,由於齋田道三聽說他的女婿是個「窩囊廢」,所以繞小路去偷看他女婿信長的長相。一看到信長,齋田嚇得瞠目結舌。

只見信長的頭髮用稻草綁著,浴衣的袖子褪了下來,露著半邊肩膀,下半身則是穿著虎皮與豹皮作成的短褲裙。他的長短兩刀用草繩捆綁著,腰間吊著許多葫蘆與打火道具的袋子。

齋藤道三感嘆地說:「果然是個窩囊廢。」然而信長並不是一味追求流行或奇裝異服,他頗懂得「形象作戰」的重要性。

他與齋藤道三正式見面的時候,不知何時,他已將髮髻梳得服服貼貼,穿著褐色的長褲裙,並配戴一把優美的小刀。齋藤道三再次出乎預料之外,他不得不由衷佩服信長那種能屈能伸,超乎常人的胸襟。

當時,信長的隨從一千人也表現出他具高瞻遠矚的眼光。其中的500人攜帶著當時無人使用的加長型長槍,這是因為信長瞭解將來的戰爭將由個人的戰鬥轉成集體的戰鬥,所以就率先使用有利於集體戰鬥的長槍。另外500人則是弓箭隊與鐵砲隊。

當時,西方的鐵砲(火槍)才剛漂流登陸日本約6年,信長就已經向近江(滋賀縣)國友村大量訂購。當齋藤道三見到這新型武將織田信長時,信長才16歲。難怪齋藤道三見面之後,對自己的心腹大臣說:「將來我的孩子會牽著馬匹,臣服於信長。」。

正因為這樣,1556年4月,當他的兒子齋藤義龍謀反,在長良川擊敗他後,這個“戰國第一陰謀家”便把美濃作為女兒的嫁妝送給了信長,使得信長開始了11年的復仇之戰。(1567年織田信長攻下稻葉山城)


2︰桶狹間會戰

1560年,擁有三河,遠江,駿河三國的東海道大名今川義元在和武田,北條結成三家同盟後,開始上洛,“上京都,號令天下”,參與京畿的爭霸。

擋在他面前的首先就是剛剛統一尾張的織田信長。今川義元根本沒把織田放在眼裡,而織田家當時的實力也的確很難對抗今川家。

當時今川家一開始上洛,織田家守備鳴海的譜代之臣山口教繼便背叛織田,投降了今川家。織田信長為此大為惱火,下令把這個家伙暗殺了。

今川的大軍數萬(3萬),前鋒是朝比奈泰朝和松平元康(以前的松平千竹代和後來的德川家康),輕而易舉地攻下了織田家的丸根和鷲津兩個支城。

得知攻下了丸根和鷲津後,今川義元得意洋洋,便移陣桶狹間,擺宴慶功(這個今川義元據說很胖,穿盔甲都困難,馬也沒法騎,所以是坐在轎子裡,讓人抬著他去上洛。)

〈桶狹間的奇襲戰 在成為尾張的統治者之後,使織田信長登上日本戰國群雄舞臺的戰役就是桶狹間(Okehazama,現愛知縣豐明市榮町)之戰。〉

e0040579_131218.jpg織田方面一得知今川大軍上洛,趕緊召開緊急軍事會議。可是大家爭來吵去,丸根和鷲津都失陷了,還沒拿出個方案。這時天已經黑了,織田信長便提前退席了,會議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信長獨排眾議,孤注一擲。雖然這是豪賭,但是他的心中當然也有某些勝算。因為今川軍遠離根據地,相反的,織田軍熟悉該地的地理環境,也比較易於收集情報。織田信長是個重視情報的武將。

據《甲陽軍鑑》記載,今川義元派遣一個間諜名叫戶部新左衛門,令他去尾張蒐集情報。信長決定除掉新左衛門,因此命令書記官花一年的時間模仿左衛門的筆跡,然後偽造左衛門暗通織田的信件,輾轉送到今川義元的手中。

義元以為新左衛門真的背叛了他,於是砍掉了新左衛門的首級。換言之,信長不但架構自己的情報網,同時也擾亂敵人的情報機構。當信長得知今川軍正駐紮於不容易移動的田樂狹間時,他立刻判斷,這正是發動奇襲的最佳時機。

退席回到家裡的織田信長,得知今川義元移陣桶狹間,馬上下令備馬(另外一說是織田信長率軍殺出去後才偵察到今川的陣地所在),自己就偷閑跳起了敦盛教殉死舞,唱到︰




“人間五十年,與天相比,不過渺小一物
....................看世事,夢幻似水
任人生一度,入滅隨即當前............

此即為菩提之種,懊惱之情,滿懷于心胸
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見敦盛卿之首級....”


然後織田信長率領親信數百人,殺出城去。得知織田信長殺出城去後,家臣們趕緊紛紛率軍跟上,後來聚集了數千人。

今川義元吃完中飯,躺著聽侍童唱幾曲歌謠。此時附近的神官與僧侶都來預祝征戰勝利。義元仰望天空,只見烏雲密佈。

沒多久,天空即下起傾盆大雨來。今川義元毫無戒心,他不知道織田信長的軍隊正利用大雨的掩護,急速爬上丘陵。

v戰國無雙桶狹間影片

今川軍正好是頂風作戰,織田軍完全是順勢而下,今川軍完全處于劣勢,等到雨一停,出現一抹晴空,丘陵上突然出現一大群人馬往下衝,今川軍還摸不著情況時,已經血肉橫飛,兵慌馬亂。




織田軍瞄準紅色的轎子衝去,因為他們的間諜已經報告說今川義元搭乘紅色的轎子。戰鬥中,織田信長的侍衛毛利新助等人圍攻今川義元〈今川義元,享年四十二歲〉,終於砍下了這個準備坐著轎子上洛的“東海道第一武將”的腦袋。於是織田信長獲得了桶狹間會戰的勝利,名揚天下。

這一戰後,織田信長的地位完全穩固了,而今川家則開始衰敗,後來被武田和德川滅亡。

1562年1月11日,脫離今川家在三河自立的德川家康來到清州,和自己幼年的朋友織田信長會盟,這就是日本歷史上有名的“清州會盟”。這也是日本戰國時代堅持得最好的盟約,一直堅持到織田信長在本能寺自焚。

3︰天下布武

桶狹間會戰後,織田信長開始攻略美濃。這時齋藤義龍已死,在位的是其子齋藤龍興。

1561年,織田和齋藤進行了森邊之戰,織田軍戰敗。為此,織田信長決定將居城前移,於1563年在小牧山築城,並將居城移往小牧山城。

1566年,織田信長派木下藤吉郎(後來的羽柴秀吉,豐臣秀吉)在墨俁築城成功,〈這只是木下藤吉郎發跡的傳說〉建立了自己的前沿堡壘。

而這時齋藤方面卻很不妙。齋藤龍興的家臣竹中半兵衛因為不滿意齋藤龍興,運用奇謀,奪取了稻葉山城。

後來竹中交還了稻葉山城給齋藤龍興,自己卻被羽柴秀吉策反,作了羽柴秀吉的軍師。在竹中和羽柴的謀略下,美濃三傑(氏家卜全,稻葉一鐵,安藤守就)投向了織田家,齋藤的家臣團瓦解了。

e0040579_13125446.jpg1567年,織田信長攻下了美濃稻葉山城,齋藤家滅亡。織田信長將稻葉山城改名為“岐阜”,取“周文王起于岐山”之意,準備統一天下,並開始使用「天下布武」的印鑒。同時,織田信長把妹妹嫁給淺井長政,與淺井長政結盟。

1568年7月,織田信長在美濃政德寺拜見了足利義昭,決定擁立足利義昭為幕府將軍。當年9月,織田信長開始率軍上洛,經過萁作之戰迅速擊敗了南近江的六角家,平定了南近江,進入了京都。10月18日,足利義昭繼任征夷大將軍。

次年1月,織田軍擊敗了擁立另外一位將軍足利義榮的三好家,確立了足利義昭的地位,並在2月修建了二條城作為足利義昭的居城。




〈信長的朱印狀〉


4︰信長包圍網

織田信長和足利義昭的蜜月並沒有持續多久。 1570年1月,織田信長送給足利以昭“條書”,限制足利義昭不得幹什麼,削弱足利義昭的權力。足利義昭當然很不滿意,便秘密聯合各地大名抵抗“信長這個公敵”。

除了將軍以外,比叡山的僧侶、石山的本願寺、當地的陰謀家、土豪等,對信長而言,都是難纏的對手,特別是將軍與本願寺都笑裡藏刀,口蜜腹劍,這種在背後扯後腿的勢力最讓信長感到困擾,而且後來武田軍也加入的反織田陣營當中。

當信長欲出兵攻打朝倉(Asakura)氏時,他原以為與他締結姻親的淺井氏會袖手旁觀,沒想到淺井氏極為重視與朝倉氏長久的結盟關係,執意與朝倉氏聯手防禦織田的勢力。

此時織田信長陷入了大包圍網中,他妹妹阿市也夾在兄長與夫家的戰鬥之中,其痛苦可想而知。

率先響應足利義昭號召的是越前的朝倉義景。為此,在1569年4月,織田信長率領大軍遠征越前,討伐朝倉。

織田軍很順利地攻下了金崎,正準備繼續進攻時,突然傳來不好的消息︰淺井長政背叛了織田信長,投向了老盟友朝倉。

這樣一來,織田軍便陷於淺井,朝倉的夾擊中,織田信長只好下令撤退。羽柴秀吉自告奮勇殿後。這就是金崎撤退。

織田信長對淺井長政的背叛非常惱火,在2個月後,便聯合德川家康討伐淺井,在姊川會戰中擊敗淺井,朝倉聯軍。

雖然取得了姊川會戰的勝利,但是織田信長的困境卻越來越嚴重︰本愿寺和延歷寺先後和織田信長對立,伊勢爆發長島一向一揆,〈那些信仰一向宗的信徒,不管老弱婦孺,嘴裡高喊著:「南無阿彌陀佛」,在槍林彈雨中往前衝,前仆後繼,彷彿是一場永遠作不完的惡夢般。

這與從前以戰國武將為對手的戰爭完全不同。〉甲斐的武田,越後的上杉也響應足利義昭的號召,與織田信長為敵;西國的毛利從水上援助本願寺,加上以前的淺井,朝倉和三好家,信長包圍網形成了。

姊川戰役並沒有給朝倉與淺井致命的一擊,兩人逃到佛教聖地比叡山(Hieizan)去。比叡山擁有自己的領地,同時又擁有軍隊(僧兵),在京都一帶算是不小的勢力。

翌年,信長決定向這宗教權威挑戰,他放火燒掉比叡山的所有建築物,不但殺死寺院的人員,連無辜的民眾也慘遭殺害。火燒比叡山後,反信長戰線的氣焰更加猛烈

1572年,真正的危機來臨了。當年10月,甲斐的武田信玄〈擁有日本戰國最強騎兵隊〉開始出兵上洛,並於12月在三方原大敗織田和德川的聯合軍。得知這一消息後,足利義昭於次年2月在二條城正式起兵,對抗織田信長。

可是足利義昭實在是算錯了帳。武田軍的確大獲全勝,可是就在足利義昭起兵2個月後,武田信玄病死在上洛途中,武田軍只好退了回去。這樣一來,在7月,足利義昭兵敗被流放,室町幕府滅亡。

武田軍上洛的失敗使得信長包圍網開始崩潰。1573年8月,在流放足利義昭後,織田信長成功地攻下了朝倉和淺井的居城,朝倉,淺井滅亡。1574年,織田信長鎮壓了長島的一向一揆〈佛教一向宗暴動〉。

1575年,武田軍再次上洛。但是這次他們在長篠被織田德川聯軍用3000挺鐵炮大敗,重臣幾乎全部陣亡,武田家當主武田勝賴倉皇逃回甲斐。

〈1575年5月的長篠(Nagashino)之戰,更將織田信長推向戰國群雄的霸主。有常勝軍之稱的武田騎兵,在織田軍的鐵砲(火槍)隊之前被徹底打敗。

當時鐵砲的射程只有80~90公尺,而且裝填子彈的時間要很長,在發射第一發子彈至第二發子彈之間,往往抵不上騎兵快速的攻擊。

為了彌補這個缺點,織田信長佈置三層柵欄,並在柵欄之後準備三千支鐵砲分成三隊輪流攻擊。由於過分信賴傳統的戰術,武田軍成了砲灰。〉

織田軍在擊敗武田軍后,勢力更加強大,於8月鎮壓了越前的一向一揆。信長包圍網事實上已經瓦解了。織田信長這時可謂春風得意,于1575年11月讓為給長子織田信忠,並送給他美濃,尾張2國。

1576年2月,織田信長移居安土。這座規模極大的居城完全不是當時那種堡壘形式,而是行政軍事的新型城堡,向天下顯示著織田信長的權威和野心。



映画 「火天の城」

當年信長命令在京都附近的交通要衝安土(Azuchi)地方建造城堡,這城堡的最高指標就是天守(Tenshu,古名為「天主」)閣(指揮台兼武器庫)。

當時的傳教士描繪說:「這天守不僅是日本最大的城堡,也比我們歐洲的塔還輝煌壯麗。天守總共有七層(外面是五層,裡面是七層),每層都塗上不同的顏色。有的是用黑色的生漆塗上窗子,與白色的牆壁相互輝映。有的是紅色的,有的是青色的,最上層全部塗成金色。」

安土城的石頭地基高約二十二公尺,上面聳立著三十二公尺高的建築物。這天守閣的第六層呈現八角形的外觀,白色牆壁,柱子塗上朱漆。最上層內外都貼上金箔,採用特別厚重的瓦片,有一部份瓦片還燒烤上金箔。

天守閣裡面裝飾著當時最著名的畫家狩野永德的紙門屏風畫,最上層畫的是三皇五帝、孔門十哲等與儒家有關的人物。不幸的是,這安土城在本能寺之變時付之一炬。

5︰本能寺之變

這時,能夠和織田家對抗的大名已經不多,主要就是西國的毛利,越後的上杉和京畿地帶的本願寺。織田軍長年圍困石山本願寺,本願寺城的糧食,武器很不足。

為此,毛利家從水路對本願寺進行補給。為了盡快攻下本願寺,織田軍在1576年7月和毛利軍打了一次水戰,就是第一次木津川口之戰,結果被毛利水軍擊敗。

同時,在北陸,上杉軍平定能登,在手取川擊敗織田軍,似乎要重演武田軍上洛了。可是不然,號稱“戰國最強”的軍神上杉謙信不久就病死了,他的養子們為了爭位引發了“御館之亂”。上杉家已無力上洛。

1578年7月,織田水軍再次和毛利水軍交戰,這就是第二次木津川口之戰。結果織田家的九鬼嘉隆用大安宅船擊敗了毛利水軍,本願寺的補給中斷,只好在1580年由天皇出面調解,本願寺解散軍隊,退往紀州。

同時,織田信長讓羽柴秀吉經營西國。羽柴秀吉不負眾望,乾淨利落地在西國屢屢擊敗毛利軍,拖住了毛利軍。這一時期,織田信長的部下不斷有人反叛。

先是大和的松永久秀謀反,被織田信忠攻破信貴山城,松永久秀父子自殺。之後又有荒木村重和別所長治謀反,也被鎮壓。

1582年,織田信忠聯合德川和北條,進攻甲斐。武田家滅亡。

這時,織田軍勢力強大得驚人︰羽柴秀吉在水淹高松,對抗毛利;丹羽長秀在經略四國;柴田勝家在北陸對抗上杉家;瀧川一益和盟友德川家康在甲信對抗關東的北條家。

1582年,羽柴秀吉水淹高松,與毛利家大軍對峙。織田信長讓自己的妻舅明智光秀增援羽柴秀吉。

5月29日、織田信長入京都本能寺

織田信長住進京都本能寺,附近土豪及小諸侯紛紛前來拜謁。信長原預計於6月3日離開此地。6月1日晚,明智光秀假傳信長命令,於京都閱軍,於是明智軍連夜開拔往本能寺。

1582(天正10)年6月2日拂曉,織田信長的部下明智光秀(Akechi Mitsuhide)率領一萬三千名的近衛師團叛變,

一路上凡是見到行軍的路人都不留活口,以防洩密,終於在拂曉毫無預警地用一萬多人層層包圍本能寺。直到本能寺前,對信長懷恨已久的明智光秀才正式向全體將士宣布:「敵人在,本能寺。」(敵は本能寺にあり!)直攻住宿在京都本能寺的織田信長。



織田信長在夢中聽到兵馬之聲而醒來,立即詢問是何人叛變,早一步出外探知軍情返回的森蘭丸(信長侍童)回答:「敵軍持水色桔梗旗幟,乃惟任日向守(明智光秀)謀叛。」

聽說織田信長,只淡淡地說了一句:「無關是非」,即起身應戰。這句無關是非,說的究竟是光秀的謀叛行為,還是信長對自己一手提拔這名武將的懺悔呢?就不得而知了,然而這整件事也只有這四字,形容的最為貼切。

拿起長弓的織田信長,雖已知事不可為,仍談笑風生地與侍童們一同應戰,近侍皆擔心信長屍首為敵人所奪,而催促信長入內自裁,信長卻樂於戰鬥似地,戰到侍童只剩三、四人後,才進房內切腹。

織田信長的身邊僅帶一百多人,可以說毫無招架之力。不久後,大殿火起(此事亦有二說,一說以為乃是齋藤利三自外放火燒入本能寺,另一說則為森蘭丸為阻止敵人凌辱信長屍首,而放火燒大殿。),森蘭丸與信長的屍首就這樣,在本能寺的殘骸中消失了。

在結束生命前,他把最心愛的茶器放在身邊,放火將之燒毀,連同他的身體髮膚在火焰中化為灰燼。

織田信長的一生,正如同他最喜歡的歌謠:「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死年49歲。

同時,在京都的織田信忠得知父親死於本能寺後,率軍死守二條城,城破戰死。

這就是日本歷史上有名的“本能寺之變”。

織田信長死後,他的天下統一事業先後由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繼承。信長的理性主義與實力主義可以說是近代世界的象徵,可是德川家康卻又將日本帶回封建制度的世界。





*天下布武~殘念!*






(本能寺之變前信長勢力圖)


怨恨啊~~~~無關是非!

v本能寺之變(日文)
[PR]
by cwj36 | 2009-09-14 12:59 | -古代日本-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