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新覺羅·皇太極入侵朝鮮

皇太極入侵李氏朝鮮
朝鲜李淏「三田渡屈辱」
反清復明計劃


李氏朝鮮(諺文:이씨조선,朝鮮漢字:李氏朝鮮,1392年-1910年),國號為朝鮮國,是朝鮮半島歷史上的一個封建國家。君主的本貫是在高麗王國發動政變的太祖李成桂之全州李氏。

朝鮮國曆經27代君主共5百餘年,其國土大體上相當於現今朝鮮與韓國的總和,北方以鴨綠江和圖們江與中國為界。

1619年,明朝討伐後金的努爾哈赤,朝鮮王朝也發兵1萬3千人協助。

結果明朝在薩爾滸戰敗,朝鮮軍主帥姜弘立向後金投降。

此後,奉行現實主義朝鮮君主光海君畏懼後金的實力,對於明朝和後金兩者之間持中立的外交政策。

1623年,由於光海君殺害親兄弟臨海君永昌大君,又廢除仁穆大妃,引起朝野不滿,本來失勢的西人黨發動政變,推翻光海君另立仁祖李倧(조선 인조)為王,史稱「仁祖反正」。

西人派上臺後,奉行反後金親明的政策,停止了與後金的貿易。

同時,明朝的將領毛文龍以朝鮮的鐵山城為根據地,不斷襲擊後金,這又給後金入侵朝鮮一個藉口。

1624年,朝鮮將軍李适發動叛亂,推翻仁祖,擁立興安君李瑅為王。不久被仁祖鎮壓,李适被殺。

李适的支持者韓潤鄭梅等逃往後金,勸說努爾哈赤討伐朝鮮。

努爾哈赤也做好了進攻朝鮮的準備。但因代善的反對,努爾哈赤暫時取消了這一計畫。

1626年9月30日努爾哈赤病逝。第八子愛新覺羅·皇太極繼承汗位。

丁卯胡亂 (정묘호란)

1627年,後金皇太極以朝鮮「助南朝兵馬侵伐我國」、「窩藏毛文龍」、「招我逃民偷我地方」、「先汗歸天……無一人吊賀」四項罪名,對朝鮮宣戰。

派遣阿敏濟爾哈朗阿濟格岳託碩託等將,領3萬人,以姜弘立韓潤鄭梅等為先導,大舉入侵朝鮮。

此時朝鮮剛剛經歷壬辰倭亂,尚未恢復國力。後金先攻陷安州,節度使南以興自焚死,明朝的援兵都司王三桂陣亡。

後金隨後攻破了義州、郭山、淩漢、山城等地,平壤、黃州守軍不戰而潰。後金騎兵直抵中和,向毛文龍部發起攻擊,毛文龍戰敗,退往皮島(今朝鮮椵島)。

阿敏認為皮島隔海相望,沒有水師,無法進攻,而義州則被後金輕易攻取,說明朝鮮防禦力量很弱,足以取勝。

因此,後金把進攻目標轉為朝。

阿敏率領大軍南下,一面放兵四掠,一面以待朝鮮請和。

李倧得到後金大軍南下、定州失守的消息,驚恐萬狀,將後妃送到江華島避難。阿敏部將乘勝前進,先後攻佔安州、平壤,至中和乃停止前進,駐營安紮。

此時李倧也已逃往江華島,並命使臣到後金營中投書求和。

雙方經過一個多月的談判,

此時,皇太極擔憂明朝會趁機襲擊後金,主動向朝鮮提出議和。

朝鮮立即表示願意談判。不久,雙方在江華島達成協定:

1.後金為兄國、朝鮮為弟國,雙方訂立兄弟國的盟約。
2.朝鮮停止使用明朝天啓年號。
3.朝鮮遣王子李玖赴後金為人質。
4.後金、朝鮮互不侵犯對方的領土。

3月初3,李倧率領群臣和後金代表南木太等八大臣在江華島焚書盟誓。

雖然阿敏在盟誓上署名了,但是對朝鮮誓文不滿意,便令八旗將士分兵擄掠三日,使朝鮮京畿道海邊一帶“盡成空壤”。

隨後後金撤軍到平壤,奉皇太極命令不再後撤,揚言“大同江以西,不可復還”,又逼迫朝鮮簽訂了平壤誓約,在中江、會寧開市、索還後金逃人、追增貢物。

這次入侵,在朝鮮歷史上被稱為“丁卯胡亂”。

丁卯胡亂之後,後金和朝鮮的兄弟關係並不和睦。後金軍一退,朝鮮馬上向明朝“疏奏被兵情節”。

崇禎帝在答詔中對朝鮮被迫與後金媾和的行為表示諒解,同時表彰朝鮮「君臣大義,皎然日星」。

1629年,毛文龍部有貪功,冒餉、不肯受節制,難以調遣等問題,又與皇太極「通敵書信」。

袁崇煥派遣官員至皮島管理兵餉核查銀錢帳用,而遭到毛文龍抵制,因此招致袁崇煥更決意誅殺毛文龍

袁崇煥宣佈「十二大罪狀」,設酒宴誘殺桀驁不馴的毛文龍,為朝鮮除去一害,朝鮮致書袁崇煥表示感謝。

在「仁祖實錄」記載:「毛文龍參將曲承恩,率兵千餘,自椵島向理山等地,侵略居民,江邊一帶騷然」,原來毛文龍除了抗後金,平時沒事時也搶劫朝鮮人財物,又向李朝無度索求錢糧也是朝鮮的沈重負擔,被視為一大禍害。

而朝鮮在與後金的交往中,朝鮮又多次表現出厭惡、不情願的情緒。

邊境開市,被朝鮮以邊地殘破、百姓乏食為由一再拖延,定期交納的貢物,朝鮮也找一切機會削減其數額。

明朝孔有德自山東叛逃後金,皇太極命朝鮮助以糧餉,朝鮮非但拒絕,而且還幫助明朝追殺。

皇太極一度對明朝採取和平攻勢,要朝鮮從中調停,朝鮮看出後金求和之意不誠,加以辭拒雙方關係日益僵化。

在儒家思想的影響下,不少朝鮮大臣認為明朝助朝鮮擊退日軍,朝鮮理當與明朝交好抗擊後金。

因此朝鮮拒絕廢除明朝年號,並依舊保持與明朝的關係。

這為後來1636年後金的再次入侵「丙子胡亂」埋下了伏筆。

e0040579_1393911.jpg


丙子胡亂 (병자호란)

1636年丙子,皇太極正式由汗改稱皇帝,改國號大清,族名滿洲。他事先將此事通報朝鮮,希望朝鮮參與勸進。

朝鮮聞訊大嘩,積累近10年的憎惡、羞辱情緒一併迸發。朝鮮臣僚紛紛痛切陳詞,“使彼虜得知我國之所秉守,不可以幹紀亂常之事有所犯焉。則雖以國斃,可以有辭於天下後世也”。

在一片慷慨激昂的氣氛下,仁祖拒不接見後金使團,不接受其來書。

後金使團憤然離開漢城,沿途百姓“觀者塞路,頑童或擲瓦礫以辱之”。

該年四月,皇太極在瀋陽正式舉行稱帝大典,朝鮮使臣羅德憲李廓拒不下拜。皇太極非常氣憤,認為這是朝鮮國王有意構怨,決定舉兵再征朝鮮。

該年12月2日,皇太極親自統帥十萬大軍親征朝鮮。

清軍渡江後,揚野戰之長,舍堅城而不攻,長驅而南,僅僅十二天便抵達王京城下。

京畿之內“上下惶惶,罔知所為,都城士大夫,扶老攜幼,哭聲載路”。

仁祖李倧再次將王妃、王子和大臣妻子送往江華島避難,自己則率領文武百官退守南漢山城等待各路勤王軍的到來,同時派出崔鳴吉等人赴清營談判,拖延時間。

皇太極見朝鮮君臣求和之切,毫無鬥志,乃對其迫降,下令清軍包圍南漢山城,伐木列柵,繞城駐守,山城內糧草斷絕,不得不殺馬充饑。各路勤王軍隊也被清軍擊敗,朝鮮君臣只有坐困孤城。

見朝鮮方面還在糾纏於出城投降的細節,不耐煩的皇太極下令用火炮攻城,同時清軍又攻佔了江華島,俘虜王妃、王子、宗室76人,消息傳來,見大勢已去,李倧只好求和。 此役為朝鮮歷史上著名的“丙子胡亂”。

清軍據估計俘虜50萬人進入滿州當奴隸。

三田渡盟約

1637年正月30日,歷經45日的抗戦之後李倧率領群臣出南漢山城,徒步前往漢江東岸的三田渡清營拜見皇太極,以極屈辱之伏地「三跪九叩頭」之禮向皇太極請罪。

在三田渡地建立「大清皇帝功徳碑」。

皇太極降旨赦之。雙方築壇盟誓,朝鮮去明年號,繳納明朝所賜誥命敕印,奉清朝正朔,定時貢獻,並送質子二人。

此外,朝鮮朝廷中主戰最堅決的洪翼漢尹集吳達濟三人被清軍索要,在瀋陽就義,號稱“三學士”。

丙子虜亂之後,朝鮮成為清朝的附屬國。

具有高度發達的儒家文明、以「小中華」自居的朝鮮淪為落後的山林狩獵民族建立起來清朝的藩屬國,在當時的朝鮮是令君臣黎民都痛心疾首的事情,丙子虜亂對朝鮮社會、文化的衝擊非常大。

國王和兩班的權威一落千丈。

清朝的征索也加重了朝鮮的負擔。經濟掠奪、政治欺壓、文化差異,使得終朝鮮之世,思明反清的情緒一直都是社會思潮的主流。

朝鮮李朝孝宗忠宣大王李淏,早年跟他哥哥朝鮮昭顯世子李澄一起,曾經被入侵朝鮮的皇太極擄到盛京當了很久的人質。

1644年,明朝滅亡,清朝入關,定鼎中原。

11月9日,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在北京紫禁城武英殿召見作爲人質的昭顯世子李澄(李淏的哥哥,當時的朝鮮王儲)和鳳林大君(李淏),說“未得北京以前,兩國不無疑阻。

今則大事已定,彼此一以誠信相孚。且世子以東國儲君,不可久居於此,今宜永還本國。鳳林大君則姑留與麟坪大君相替往來……”。同時,清朝還宣佈減少朝鮮的歲貢幣物。

1645年3月,久居滿清做人質的昭顯世子返回漢城,隨行清使勒令朝鮮仁祖李倧出城迎接“天使”到來。忠於明朝的朝鮮兩班朝臣士大夫對此心生忌恨。

5月21日,昭顯世子李澄被宮人在餌餅中下毒,暴斃於昌德宮中。李倧雖心知肚明,但是諱言此事,怕多爾袞深究,向清朝上報“世子病亡”。

6月7日,被多爾袞釋放的鳳林大君李淏(조선 효종)回到漢城。

昭顯世子在清廷爲質近十年,曆盡艱險,親眼目睹了明亡清興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積累了處理朝清關係的豐富經驗。

多爾袞對其逝世“深爲驚悼”。

雖對其暴斃覺得可疑,但是在朝鮮使臣衆口一詞的“確係病殪”的說辭下,也不得不信。1645年11月14日,清朝冊封李淏爲朝鮮世子。

明朝滅亡後,李朝王室一直進行各種追思活動。仁祖不忘宮中焚香望闕之禮。

朝鮮李朝視清朝爲犬羊夷狄,私下稱清帝爲「胡皇」,稱清使爲「虜使」。除對清朝的公文賀表之外,一切內部公文,包括王陵、宗廟、文廟祭享祝文,仍用崇禎年號。朝鮮《仁祖莊穆大王實錄》,在明亡前用崇禎年號,在明亡後用干支紀年和國王在位年號。

至於私人著述,直到清末,仍有人書寫崇禎年號,以至竟然有“崇禎二百六十五年”的紀年。歷代封建統治者和儒家最看重的“正朔”問題,朝鮮就是這樣處理的。

聯合臺灣、日本、俄羅斯、南明攻打清國計劃

時朝鮮君臣認為,「我朝三百年來,服事大明,其情其義,固不暇言。而神宗皇帝再造之恩,自開闢以來,亦未聞於載籍者。宣祖大王所謂義則君臣,恩猶父子,實是真誠痛切語也。」

李朝孝宗李淏則以雪其父親向皇太極「三跪九叩頭」之恥與光復大明天下為己任,倡議北伐。

他對大臣說:「群臣皆欲予勿治兵,而予固不聽者,天時人事,不知何日是好機會來時。故欲養精兵十萬,愛恤如子,皆為敢死之卒,然後待其有釁,出其不意,直抵關外,則中原義士豪傑,豈無回應者! 」

李朝君臣確信「胡人無百年之運」的儒家格言,將地震、彗星等自然災害視爲清朝滅亡的徵兆,對南明政權、吳三桂和三藩分裂勢力、臺灣鄭成功、準噶爾蒙古等反清勢力寄以厚望,準備派使臣渡海聯絡,策劃夾擊清朝。

臺灣鄭氏多次請日本聯合出師伐清復明,朝鮮對日鄭聯合樂觀其成,甚至建議「假道朝鮮,出送援兵」(《仁祖大王實錄》二十四年十二月甲午)。

李淏的兒子顯宗李棩和孫子肅宗李焞,對聯日伐清之事也很積極。

1650年,李淏向清廷奏報「日本近以密書示通事,情形可畏,請築城訓練爲守禦計」,企圖以防禦日本爲由擴軍買清國火銃砲備戰。還越過黑龍江欲聯合俄羅斯派兵南下參與討伐清朝。

清朝警覺到朝鮮、日本、臺灣、南明、俄羅斯聯手組成軍事同盟的危險,於是派遣密使前往朝鮮核實情況。

結果查明朝鮮與日本竟素來和睦(對日朝鮮通信使),奏摺不實,順治皇帝下詔斥責朝鮮國王李淏,罷其用事大臣。這就是朝鮮歷史上有名的“六使詰責”事件。

1659年己亥5月4日,孝宗大王李淏去世於昌德宮之大造殿,在位10年,終年41。清朝賜諡號為忠宣。

朝鮮自仁祖之後不用清國所賜諡號,自上諡號為宣文章武神聖顯仁。

1683年,清朝入侵臺灣東寧王國,南明殘存勢力滅亡,影響滿清、朝鮮、日本關係的不確定因素消失。作為實際行動綱領的朝鮮北伐計畫,壽終正寢。

1704年甲申,明朝滅亡六十周年,李朝肅宗自宜春門詣禁苑壇,乙太牢祭祀崇禎皇帝。又命漢城府在後苑春塘台設“大報壇”,祭祀神宗皇帝。“大報”出於《禮記》郊特牲,是郊天之義,而兼有報德之意。

1749年(乾隆十四年)又以明朝太祖、神宗(萬曆)、毅宗(崇禎)並享大報壇,並於三帝即位、忌辰日行望拜禮。這種祭祀活動每年進行,直到李朝末年。
(網整)
[PR]
by cwj36 | 2009-08-28 23:18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