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2 日本第18師團-菊兵團戰史


IJA 18th Division
日本第18師團-菊兵團


日本第18師團(代號 菊)是唯一日本陸軍有皇家標誌「菊の紋様」,可謂貨真價實的日本「皇軍」,士兵大都是從九州各地召集而來在久留米成立的部隊。

第18師團菊兵団無役不與,在中國攻城掠地;後又侵入馬來西亞、泰國、新加坡、越南,轉戰印、緬地區。。

第18師的組成原本是為了日俄戰爭後的軍備增強政策因此於明治40年11月13日增設之師團,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參加了青島戰役。

戰後因日本參加西伯利亞出兵導致軍費超過預算負荷,在大正11年(1922年)加藤高明内閣時決定納入三階段裁軍的裁撤行列,1925年(大正14年)5月,在宇垣一成陸軍大臣主導下展開「宇垣軍縮」第18師団與第13師團、第15師團、第17師團一起裁撤。

日本與中國開戰後,日本擴軍,第18師団於1937年(昭和12年)9月9日重建,從日本本土派往中國大陸。

1937年(昭和12年)9月11日牛島貞雄任第18師団菊兵団師團長。

在經過短暫訓練後納入第10軍指揮(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1937年(昭和12年)9月11日第18師団投入松滬會戰中期之杭州灣金山衛登陸作戰攻擊中國軍隊背後,上海西南方突然出現日軍,當時中國第67軍及第11預備師未集中完畢,遭襲擊全滅,第67軍軍長吳克仁中將陣亡。

第18師団並參與了南京攻略戦。

第10軍廢止後,第18師団編入中支那派遣軍戦闘序列、做中國占領地警備與治安維持工作。

1938年9月,久納誠一任第18師団改隸屬第21軍執行廣東進攻作戰,10月21日與104師團同時登陸大亞灣成功佔領廣州,之後第18師団長時間在華南地區進行治安維持等相關任務。

直到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第18師団(師團長 百武晴吉)改編入山下奉文率領的第25軍投入馬來亞戰役。

1941年(昭和16年)4月10日牟田口廉也任18師団師團長,參加新加坡戰役(Battle of Singapore)牟田口廉也佔領新加坡機場時,身先士卒被一名澳大利亞兵投擲手榴弾,炸傷左肩,仍然浴血指揮戰鬥。

牟田口廉也對英軍的表現說:「比中國兵還弱,果敢的包圍與迂迴,必然退卻」(中国軍より弱い。果敢な包囲、迂回を行えば必ず退却する)。

「英軍很弱的印象」這可能導致後來牟田口廉也在後來入侵印度英帕爾戰役(インパール作戦),一意孤行被罵「鬼畜」的原因。

e0040579_19195021.png英國開始組織馬來西亞軍,馬來西亞軍本被英國人視為戰力不強的二流軍隊。

1942年2月13日的鴉片山戰役(The Battle of Bukit Chandu )1400名馬來西亞第1步兵旅團的阿南少校(Adnan bin Saidi)在英國指揮官 H.R. Rix陣亡後,領導的第1步兵旅團勇士們面對著日本第18菊軍團牟田口 廉也的13,000大軍,視死如歸。

18菊軍團歩兵第56連隊發動「萬歲衝鋒」,馬來西亞軍防禦線開始被突破....馬來西亞第1步兵旅使用手榴彈,小型武器和刺刀堅守陣地。

馬來西亞戰士插上刺刀,劇烈與日軍短兵相接的肉博。

阿南少校受到重傷,但是拒绝撤退或投降並鼓勵同袍戰到最後。

陣地失守後,抵死奮戰的阿南少校受傷被俘,遭日軍踢打並用橡膠捆綁後以刺刀刺死。

馬來西亞落入日本之手。

1943年(昭和18年)3月18日田中新一任18師団師團長。

田中新一因對美關係惡化中,強硬地主張談判的中止和開戰,與慎重派的武藤章軍務局長對立。1941年(昭和16年)10月,晉升陸軍中將。

田中新一還曾當面辱罵在瓜達爾卡納爾島這個方面的作戰消極的東條英機首相被結果被關了15天禁閉,調往南方軍総司令部,驅逐出陸軍中央。

在新加坡被日軍佔領之後18師団改編入飯田祥二郎中将的15軍進行緬甸戰役(中緬印戰區China-Burma-India Theater),之後長時間駐紮緬甸防衛美中聯軍的進攻,部隊大部分位於緬北。

中國的反擊

1942年中國援緬軍大慘敗後,經過一年的重整。緬甸陷落後,中國在陸地及海上運輸線被切斷,所有運輸只能由印度經駝峰由空運進行。

逃往印度的中國遠征軍改稱「中國駐印軍」在藍姆伽換裝了美式裝備,戰力大增。

盟軍中緬戰區參謀長史迪威希望能再次打通經緬甸之交通,一雪前恥。

印度的中國軍隊被擴充、改編為新1軍,更新為美式軍備,火力強大。由在昆崙關戰役的鄭洞國出任軍長,下轄孫立人的新38師和廖耀湘的新22師。

另一方面以空運至中國雲南之美械裝備中國軍隊20個師,以及由美軍顧問加以訓練;預備從兩面夾攻收服緬北。

1943年10月,中國駐印度軍隊聯手美、英軍隊,以胡康河谷(フーコン渓谷緬語爲“魔鬼居住的地方)為首戰目標,發動「第二次緬甸戰役」。

1943年底,孫立人的新38師攻克緬北于邦。

10月24日,孫立人的新38師對日軍發起進攻,29日攻克新平洋

網路出現孫立人活埋戰俘的謠言。

指孫立人與于邦戰役「俘獲第18師團1200名日軍」的謠言。

有人造謠說當參謀人員請示孫立人如何處置日軍俘虜時,傳說孫立人說:「這些狗雜種!你去審一下,凡是侵略過中國的,一律就地活埋槍斃。今後都這樣辦。」,最扯的是還莫名其妙加油添醋饒了一個叫「山田進一」的臺灣人一命。

在1943年12月24日清晨孫立人新38師的戰報中說:

「該敵陣計縱深為(400)碼.橫寬為(800)碼,設有極堅固之鹿寨,及其他之副防禦。是役計斃敵經查明者有管尾隊長以下軍官十一員,士兵一百七十三名,均遺屍於陣內,其他無法查計者當不在少,造成于邦大捷。」

12月29日,于邦被攻占。

在戰鬥激烈的時候,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也到達于邦前線指揮所,在那裏觀察了一整天。

他頭戴鋼盜,全然不顧那些正在尋找指揮部位置的隱蔽的日軍狙擊手。

這種大膽行為令孫立人吃驚,同時孫的部下心裏也七上八下,擔心史迪威萬一被子彈擊中的話,他們要負責。

根據上述記載,共消滅日軍可統計的184人,未有俘虜,日本第18師団因為使用代號「菊」,是不可能有人投降的。

況且史迪威始終在軍中,不會允許那種傳說中活埋日本戰俘的事發生。

瓦魯班戰役菊兵団軍旗丟失?

e0040579_0532285.png


1944年3月,中國駐印軍(中国軍新編第1軍)與美5307混成部隊(又稱「麥瑞爾突擊隊(ガラハッド)」部隊的正式番號是第5307臨時樣合支隊,部隊長官是法蘭克‧麥瑞爾準將軍隊聯手攻克瓦魯班,將日本第18師團菊兵団趕出胡康河谷「魔鬼居住的地方」。

早在1942年,中國遠征軍杜聿明的第5軍撤退時,曾闖入胡康河谷穿越野人山的部隊有3萬餘人葬身於此原始森林中。


當時日本15軍司令的牟田口廉也打算打進印度,但參謀長小畑信良少將說補給不允許,結果他在4月的作戰會議上田中新一鼓動牟田口廉也拿出司令的權威,撤了膽小的小畑信良參謀長的職務。

導致日本發動損失慘重的英帕爾作戰,而第18師團必須單獨對抗約瑟夫·史迪威駐印遠征軍的強大反攻.....

第18師團在日本並沒有所謂「叢林作戰之王」的外號,這可能是中國人取的,敵人外號愈強大,打贏了才愈顯示自己更強愈偉大。

日本第18師團派出一部約4000人置於緬北胡康一帶,利用崇山峻嶺、縱橫河道和原始森林,扼守國際交通命脈,使聯軍作戰物資無法輸送而陷於癱瘓。

※:北部ビルマ 密林に倒れた最強部隊 ~福岡県・陸軍第18師団

e0040579_151397.jpg而其18師團菊兵団司令部位於瓦魯班,依懸崖峭壁和寬而淺的南比河沿岸,構築堅固縱深陣地,聯軍攻勢屢次受挫,傷亡慘重。

聯軍參謀長史迪威察看前線時,想用大量凝固彈與排砲,將4百平方哩地炸成焦土,然經評估,耗費過鉅,補給時間過長,雨季之前不可能打通中印公路,而改採聯軍戰車指揮官布朗上校建議,運用戰車部隊攻擊。

廖耀湘新22師成立「中美第一臨時戰車群」,計劃下轄7個戰車營,負責作戰。

同年8月,便將第一批戰訓班結訓官兵編成以美制M3A3史都華(Stuart)輕戰車為主的「戰車第一營」 。

戰一營為中國駐印軍之軍直屬戰車部隊,新22師一躍成為中國軍隊中裝備最好的部隊之一也是 國民黨陸軍使用美制戰車作戰之始。

1944年3月3日, 雙方陣地反覆爭奪 ,美軍第5307混成部隊布朗上校指揮新22師戰一營戰車副指揮趙振宇上校 (台灣湖口兵變主角) 及戰車第一營營長趙志華中校率全營戰車5輛進行突襲 孟關以北的瓦魯班。

美中軍由日軍側面發動逆襲,日軍於倉皇中應戰,因為無坦克部隊無法對抗M3A3史都華(Stuart)輕戰車後撤,中美聯軍殺進了日軍第18師團的已經撤離的指揮部。

「據說」擄獲了日軍18師團的師團部隊「軍旗 」、指揮官的印信 ,鹵獲18師團大印一顆,戰防砲36門,以及一份重要作戰物資倉庫地圖,及全部的機密文件。

e0040579_11563463.jpg


不過日軍18師團的師團部隊軍旗被俘獲是不可能之事,二戰日本軍從沒丟失過軍旗。

日軍戰鬥條令規定,當判斷戰局有全軍覆沒危險時,應奉燒軍旗。但不管遭遇怎樣的敗仗,日軍都有燒掉軍旗而後自殺的時間。

日本2戰軍旗444面中,盟軍從無獲得過1面,現於東京靖國神社“遊就館”保存,步兵第321聯隊軍旗是日本唯一偷偷留存的「軍旗 」。

此役是使用美式裝備中國軍隊首度擊敗日本軍的精鋭部隊,因而「狂喜」,後來中華民國訂3月3日這天為「裝甲兵節 」。


e0040579_284289.gif:「衝入沒有敵人的指揮部,這在我的軍隊裡根本不算戰役!」


e0040579_2102948.gif:「我們美國裝甲兵節是哪天?」


中國孫立人軍團於3月14日乘勝向孟拱河谷進攻。

這時,第18師団所分支組成防守,且被中國軍斷絕補給線,此役因為瘧疾和營養不良與陣亡計3000餘人。

5月時,日本第53師団(代號:安)歩兵第119連隊(浅野庫一,隔年攜炸彈衝撞坦克陣亡,約3000人)反包圍新一軍圓形陣地,打通補給路解除第18師団支隊「玉砕の危機」,總算回到師部中。

歩兵第119連隊,為掩護第18師団而擔任斷後軍面對強大盟軍的攻擊,約一半的人陣亡。

但是目中無人的第18師団在從胡康河撤退時還搶奪第53師団的糧食與武器,後來在日本軍被嘲笑為「泥棒部隊」(小偷部隊)。

18師団司令部情報参謀三橋泰夫少佐對於師団困窮與不利戦況建議發電文給大本營希望能撤退或增援。

引起田中新一破口大罵:「這個笨蛋参謀!發這什麼電文做什麼?一弾一兵都不會去要!(この馬鹿参謀!ほしげな電文は何事か!一弾一兵をほしがる根性は許せん!)」。

堂堂大日本陸軍有皇家標誌「菊の紋様」,可謂貨真價實的日本「皇軍」第18師団,要求撤退或增援這像話嘛?!!!!!。

接著因為18師福田隊長重傷,田口中隊長戰死,日軍守備線後退10公里,師團左翼受到中美聯軍嚴重威脅。
  
加上中國傘兵空降後方,1944年1月,杜聿明在昆明組建了傘兵第1團,代號「鴻翔部隊」,這是中國軍隊歷史上的第一支傘兵部隊。

由於鐵路被中國軍隔斷,日本援軍已經不用期望了.....

到了6月末,田中新一還是照笨蛋参謀三橋泰夫的意見,下令日軍第18師團全體南撤。


e0040579_14141486.jpg

田中新一後任日軍參謀本部作戰部部長,日本投降後~沒有受到追究,東京大審判時只接受檢察官的詢問

密支那戰役 歩兵第114連隊

e0040579_1574876.jpg自中國部隊進入胡康河谷開始,立即調整部署,以114聯隊守密支那。

第18師團第55聯隊第56聯隊向前線增援,師團指揮部亦向前開進。

密支那是日軍緬北防禦中樞,緬甸日軍十分重視密支那的戰略地位,從1943年夏季開始即以第18師團第114聯隊駐守密支那及其附近地區。

第18師團第114聯隊(聯隊長丸山房安大佐)是從師團畫出歸第56師歩兵団(代號:龍)團長水上源蔵少将指揮之下。

1944年5月16日中國遠征軍新編30師和美軍特種兵部隊美軍第5307支隊混編,利用空投補給,在大雨中輕裝穿越崇山峻嶺,行進20多天突然出現在密支那附近,在美軍第10航空隊猛烈轟炸的配合下,一舉佔領機場。

第二天,新編30師第5團2萬多部隊分乘數百架運輸機及滑翔機,順利在密支那機場大規模的空降增援 部隊。

e0040579_2273897.jpg日軍菊兵団114連隊雖然兵力單薄,卻佔有地形優勢,且在密支那已經營防禦2年之久。

第18師團官兵又有許多日本九州礦工,素善挖掘坑道工事,其防禦設備不但堅固隱蔽,地下坑道相連、交通壕縱橫互通,而且火網編成嚴密,隱秘的側防火力急襲點遍佈各處。

但是日軍第18師團田中新一師團長在胡岡、孟拱的慘敗以及日本第15軍對英帕爾的進攻失利,也使其士氣大受影響。

迄5月18日夜,到達密支那的中美聯軍有第5307團3個營和英軍別動隊第6隊,新30師第88、第89兩個團以及第50師第150團,共計4個步兵團、1個山炮連(7.5釐米山炮4門)、1個重迫擊炮連(10.5釐米炮8門),無論在士氣上還是在兵力和火力上,對密支那的日軍都具有壓倒的優勢。

第18師團第56步兵團團長水上源藏率領的增援部隊第113聯隊1個大隊、野炮兵1個中隊及工兵,於5月30日順利地自密支那附近的宛貌(韋茂)渡過伊洛瓦底江,進入密支那,匯合丸山房安大佐的第114聯隊,成為密支那日軍總指揮官,兵力僅約4000人。

美中聯軍有強大的空中支援,卻缺乏緊密的陸、空聯絡和協調行動,地面炮火也不充分,步、炮之間也不夠協調,終於導致密支那的奇襲戰演變成為曠日持久、屢攻不克、傷亡慘重的攻堅戰,完全失去了奇襲作戰的意義。

美軍求勝心切,有輕敵心理,又過於自負,佔領了密支那北機場,日軍第114聯隊第2大隊來襲,激戰竟日,卒被日軍突破了戰線,進入密支那市區,水上源蔵將美軍引入遍佈狙擊手和詭雷的車站市中心,讓美軍在密支那的市中心、陣亡2千多人。

美軍佔領的北機場又被菊兵団114連隊奪回。

5月23日,史迪威見久攻不下密支那,偕中國孫立人的新38師、中國新1軍軍長鄭洞國、新30師師長胡素、第50師師長潘裕昆、總部參謀長柏特諾來到密支那調整指揮系統。

柏特諾代表史迪威在密支那設中國駐印軍戰鬥指揮所,執行指揮;由麥克姆任戰地指揮官,統率在密支那的各部隊以亨特任第5307團指揮官。

在密支那的中國軍隊分別由胡素潘裕昆統率,此時美中英聯軍約是日軍20倍的兵力。

e0040579_16161789.jpg


密支那城外來自印度的中國遠征軍新一軍和新六軍幾乎瘋狂地傾瀉彈藥,每天都打掉運來的炮彈,丟光所有的手榴彈。

美國空軍每一天都要空投大量的彈藥和給養。

80天後....

e0040579_21192.jpg水上源藏少将從5月中一直血戰到7月底、114連隊只剩城角的指揮部及野戰醫院附近 ... 日軍只剩不到3000人、半數帶傷。

正急待友軍救援的水上源藏少将收到第33軍作戰參謀辻政信大佐個人以本多政才中將名義發出「水上少將はミイトキーナ(密支那)を死守すべし」的死守命令電文。

其18師團菊兵団主師大損無法回援,其他日軍都被阻斷。

絕望的水上少將與丸山大佐第 114 聯隊奮勇抗擊龐大軍力的美英中三國聯軍狂轟濫炸,竟抵抗死守了80天。

8月1日深夜,終於受不了密支那持久戰美中聯軍的由104人組成的中國「敢死隊」,在當地華僑的帶領下,冒雨繞到日軍背後。

次日淩晨,「敢死隊」與美中聯軍正面部隊同時發動進攻,日軍腹背受敵,意志終於崩潰。

最後彈盡援絕的水上源藏少将留下了200名志願敢死者做最後的犧牲。 

水上源藏對114連隊其他仍活著的士兵說:「大家的身體,接受各自父母的憐愛而成長的,非常珍貴~不應該謹守陪同國家一起滅亡 」(みんなの身体は、それぞれご両親のいつくしみをうけて育ちあがった貴重なもの、それを大切にとりあつかわぬ国はほろびます)

要114連隊士兵珍惜自己生命活著回去,並強制命令丸山房安大佐率領他們渡河撤退。

e0040579_17401923.jpg


目送丸山房安大佐的114連隊數百殘兵游泳渡河之後,英烈的水上源蔵少将為違反沒有做到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的「死守命令」負責,來到江邊的一棵大樹下,舉槍自殺。

1944年8月2日,18師團菊兵団4000兵在密支那嚴重缺乏裝備的情況下孤軍奮戰。

面對強大近代火力裝備的美、英、中三國超過10萬聯軍圍攻,死守了80多天,密支那終於被攻佔。

此役雙方兵力如此懸殊,幽默的史迪威稱此戰為「中國歷史上對第一流敵人的第一次持久進攻戰」,厚臉皮的盟軍也稱之為「密支那大捷」。

據說對密支那日軍勇敢的戰鬥,連蔣介石都稱讚菊兵團而叱責了 膽小的中國軍隊,有「蒋介石の逆感状」逸話。

日本軍方發出「断作戦」,日本緬甸方面軍將第18、第56師団組成為第33軍以反撃雲南遠征軍。

逃脫後的歩兵第114連隊編入騰越守備隊(拉孟・騰越の戦い)與衛立煌部隊作戰,9月7日也全部「玉砕」陣亡。



e0040579_18274661.gif


第18師団緬甸方面参加兵力共計31,444名、有20,000名以上戰死。

日本菊兵団殘存部隊最後並未恢復戰力,中永太郎任第18師団長,僅在緬甸等待戰爭結束。

第18師団因為使用代號「菊」,自誇日本「国軍最強」,將校自尊心強不把其他日本師團放在眼裡,更不願求援。

但是派兵和調動加上補給常被斷絕的因素,削弱了戰力,更因為是有代表日本皇室「菊」代號所以直到終戰都擁有頑強地戰鬥意志,這也造成第18師団陣亡率特別高的原因。

e0040579_4513748.jpg



福岡県久留米市大善寺・垂玉神社 大日本帝國陸軍第十八師団菊兵団記念碑【菊花之塔】


相關連結:

v:第18師団
[PR]
by cwj36 | 2009-07-19 00:47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