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盧斯!把我的軍團還給我!"-條頓森林之戰

e0040579_222711100.jpg



Battle of the Teutoburg Forest
Quintili Vare, legiones redde!


e0040579_17513738.jpg


在萊茵河以東,多瑙河以北的廣袤土地上,居住著一個以游牧,捕獵為生的日耳曼民族。

兩千多年前的歐洲中北部,氣候比現在寒冷得多。

在嚴酷的氣候和惡劣的生存條件下磨礪出來的日耳曼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他們意志堅強,耐力驚人,是天生的獵手和戰士。

和羅馬的文明世界相比,日爾曼人的社會非常原始。

日耳曼人沒有文字,沒有歷史,他們穿獸皮制成的袍子,婦女能織一些粗糙的亞麻布。

在整個日爾曼尼亞,只有不足九十個定居點可以勉強稱作是城鎮。

日耳曼人住的是名副其實的草房,由原木搭建,干草敷頂,見不到一塊石頭,磚塊或瓦片。日爾曼人通常是家徒四壁,唯一值得一提財產的是他們數目龐大的牛群。

日耳曼男人性情暴烈如火,在和平時期,除了打打獵以外,他們基本不事勞作,整天酗酒解悶,而由婦女和老人承擔起所有的生產活動。一有戰事,他們立刻復甦,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仿佛衝鋒的號角是世上最悅耳的音樂。

日耳曼人原始的生產方式無法供養這麼多游手好閑的人,於是很多人加入羅馬軍團當雇佣兵。每到饑饉的年份,日耳曼人就必須大規模遷徙逃荒,因而定期和周邊民族發生衝突。

日耳曼人雖然是典型的蠻族,但卻擁有非常刻板的道德觀。日耳曼人的社會非常尊重婦女,遇到大事婦女都要參與意見。

日耳曼人是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很注重夫妻之間的忠貞不渝,這和羅馬人放浪不羈的男女關係形成鮮明對比。

日耳曼婦女有不輸於男子的堅毅和強悍。

她們通常隨軍出征,在營地裡為男人們縫衣做飯;無論戰況多麼危急,她們都鎮定自若,倘若戰敗,她們會毫不猶豫地自殺以保貞操。

羅馬史學家塔西提(Tacitus)評論日耳曼婦女,說她們非常可敬,但一點也不可愛。

羅馬名將提貝留 - 也是未來的羅馬第二位皇帝 - 征服了萊茵河到易北河的廣大地區,作為日耳曼尼亞省並入帝國。

羅馬在日耳曼尼亞採取軟硬兼施的政策,對各個部落的貴族加以籠絡,授予羅馬公民權,而傑出者甚至被吸收進羅馬騎士團(Equestrian Order),這是相當高的榮譽。

許多日耳曼部落首領就這麼被收買,積極和羅馬統治者合作。

海爾曼的叛意

e0040579_11142622.png日耳曼切盧斯克族部落(Cherusci)首領海爾曼(Hermann, 拉丁文名為Arminius阿米尼烏斯)和他的兄弟就是被羅馬人挑中的少數精英之一。

ROME2派系切盧斯克族使用「三重泰華茲符號(Multiple Tiwaz runes )」,泰華茲代表戰神。

海爾曼在他的青年時期曾住在羅馬作為人質,他在那裡接受軍事教育,通曉拉丁文,並獲得羅馬公民權, 成為同化成功的“好羅馬人”。

拉丁文名Arminius其實暗藏原始日耳曼語 erminaz( IRMIN ),意思是「偉大的」。

海爾曼年僅27歲,加入羅馬軍隊在巴爾幹半島作戰,因而對羅馬軍事機器的優缺點一清二楚。他的兄弟被羅馬生活方式的豪華與精致所征服,對羅馬忠心耿耿。

海爾曼卻絲毫不為所動,視羅馬的榮華富貴如同糞土。他心中充滿愛國主義的使命感,苦思冥想尋求一個掙脫羅馬枷鎖的良方。

機會終於來了,潘諾尼亞省的土著起來造反,奧古斯都屋大維不得不把他的養子,羅馬名將提貝留(Tiberius)從日耳曼尼亞調去鎮壓,提貝留突然調離日耳曼尼亞。

提貝留精明強幹,對日耳曼人的習性了如指掌。他對日耳曼人的監控滴水不漏,讓海爾曼不敢越雷池半步。

他的離去使很多日耳曼人鬆了一口氣,而新任總督瓦盧斯(Varus)的疏曠給了他們不少活動空間。

e0040579_1058393.jpg瓦盧斯(-左圖Publius Quinctilius Varus)西元前8年左右,在羅馬非洲省的總督,在轉任敘利亞執政時,統領4個軍團,他施行苛政和高稅收引發猶太人大規模民變,後來被調回羅馬。

瓦盧斯靠娶屋大維姪女的裙帶關係,依然是皇帝面前紅人。

他的生活習慣異常荒淫放縱,來到再被調往上日耳曼尼亞省當總督後也沒有半點收斂。

羅馬官兵於是上行下效,軍營裡武備廢弛,妓女成群結隊,整天鶯聲燕語,淫亂不堪。

這種景象激怒了許多日耳曼人,他們不能容忍自己的土地遭到如此玷污。

西元9年,海爾曼乘此機會暗中聯絡,爭取到很多部落馬西人(Marsi )、卡蒂人(Chatti )、 布鲁克特里人(Bructeri )、卡烏基人(Chauci )、斯卡姆布里人(Sicambri)的支持,準備起事。

瓦盧斯統帥羅馬17.18.19三個羅馬軍團,加上僕從部隊,有2萬之眾。羅馬17.18.19三個羅馬軍團最早在西元前49年,凱撒行軍去西班牙途中時圍城支持龐培馬西利亞城所建立。

這些部隊是提貝留親手訓練出來的,戰鬥力非同小可。他明白以日耳曼人目前的軍事實力,根本無法和羅馬人進行會戰。

唯一可行的方案是利用特殊地形打一場伏擊戰。

為了不讓瓦盧斯發覺他的意圖,海爾曼和其他部落首領經常前來拜見上日耳曼尼亞省(Germania Superior)首府美因茨 的瓦盧斯總督,表示臣服。

他們投其所好,請瓦盧斯仲裁各部落的糾紛。

瓦盧斯果然中計,興致勃勃地按照羅馬法的慣例一一決斷,炫耀他的學識和口才。海爾曼看見瓦盧斯對他信任有加,知道時機成熟了。

這時西元9年正值秋季,連綿的暴雨使道路泥濘難行。

羅馬軍隊嚴重依賴後勤,在這種條件下行軍機動性會大受限制。

海爾曼讓北部的一個部落公開起事,誘使瓦盧斯前去鎮壓。

切盧斯克族的貴族塞格斯特斯(Segestes 他的女兒與海爾曼私奔)告密警告海爾曼將謀反,但是瓦盧斯認為他們岳父女婿有恩怨,塞格斯特斯是誣告,不與理會。

瓦盧斯這時依然認為海爾曼是他親密的盟友,他居然向海爾曼咨詢行軍路線,於是海爾曼將伏擊地點選在了條頓森林。

條頓森林(Teutoburg Forest)位於現在德國西北部的利伯郡,這個地名保留到今天。條頓森林是一塊高地,其中河谷縱橫。地勢起伏很大,不少地段道路在峽谷中穿行。

這裡生長著高大茂密的橡樹林,灌木很少,人馬可以在林中穿行無阻。

e0040579_4231771.jpg


條頓森林的地貌到今天都沒有多少改變,地圖上顯示的一些地名,比如“勝利場”( das Winnefeld), “白骨巷”( die Knochenbahn),和“殺戮谷”( der Mordkessel),還能讓我們依稀看到當年血戰的影子。

瓦盧斯大軍終於出發了。他們沒有按照常規行軍,而是把所有的瓶瓶罐罐都帶上,組成一支龐大的載重車隊,隊伍後面還跟了一大群妓女和小販,好像不是去打仗,而是去郊遊。

羅馬人的行軍路線起初還都是平原,但漸漸地勢開始起伏,泥沼開始遍布,讓羅馬人每前進一步都要費盡力氣。這樣瓦盧斯大軍慢慢地開進了條頓森林,不知不覺地進入了海爾曼的包圍圈。

進入條頓森林以後,道路變得越來越狹窄泥濘。

瓦盧斯大軍的隊伍漸漸越拉越長。就在這時,日耳曼人的攻擊開始了。無數的長矛(fremae )、弓箭和彈子從道路兩旁的樹林裡射出,毫無防備的羅馬士兵紛紛倒下。

受到突然襲擊的羅馬士兵沒有慌亂,他們迅速豎起盾牌,收縮隊形,企圖組成方陣迎敵,但是這裡根本沒有空間給他們組成任何慣常的戰鬥隊形。

羅馬大軍且戰且行,終於到達一塊比較開闊平坦的地方,瓦盧斯下令紮營。於是羅馬士兵冒著箭雨迅速修建起一座標準的羅馬營壘,據壘堅守。入夜,日耳曼人退了回去。

第二天清晨,羅馬軍團在大營外組成戰鬥隊形,想和日耳曼人決戰。

海爾曼約束部下,決不出戰。

卡爾克裏澤

e0040579_14444215.jpg


不得已,瓦盧斯只好下令撤營,繼續前進。

這回日耳曼人沒有再襲擊他們。瓦盧斯大軍蹣跚而行,來到一座名為卡爾克裏澤(Kalkriese 現今奧斯納布呂克)峽谷之前。

海爾曼事先讓人砍倒了幾10棵大樹,擋住了羅馬人的去路。

羅馬工兵忙碌半天,勉強清理出一條小徑,雖然能容羅馬士兵通過,但那些馬車就只能捨棄了。

得到丟棄馬車的命令,羅馬士兵立刻離開自己的隊列,爭先恐後地爬到馬車上去取自己的貴重物品,完全不顧長官的呵斥,片刻之間羅馬大軍亂成一團。

海爾曼看到時機已到,下令總攻。

在雷鳴般的吶喊聲中,日耳曼人像山洪爆發一般從森林裡衝了出來,海爾曼帶領一批勇士揮舞著寬刃重劍衝在最前面。

被金銀細軟壓彎了腰的羅馬士兵被一片一片地砍倒。瓦盧斯看到事情不妙,下令撤退,但來時容易去時難,羅馬軍隊此時被分割成幾部分,羅馬士兵僅僅是靠著常年艱苦訓練形成的本能,組成形狀各異的密集隊形,且戰且退。

從雨霧中衝出的無數日爾曼人像螞蟻攻擊長蛇那樣,先是把首尾相距達5000米的羅馬大軍迅速分割成上百段,然後再慢慢地一口一口吃掉。

許多走投無路的羅馬將士逃入沼澤,被無情的泥潭全部吞沒。

日耳曼人的衝擊一波接一波,漸漸越來越多的羅馬士兵倒在泥淖裡,羅馬軍團的隊形變得越來越鬆散。落單的羅馬士兵根本不是日耳曼人的對手,幾乎全部被屠殺,連投降的機會都沒有。

在雙方持續激戰了兩天一夜之後,絕望的55歲的瓦盧斯總督看到大勢已去,害怕被日耳曼人俘虜,於10日傍晚和部分高級軍官一起用寶劍自殺身亡。

剩餘的羅馬士兵依然相當頑強的戰鬥,一幫老兵在一個小山丘上組成一個環形防線,打退了日耳曼人一次又一次的衝鋒,一直堅持到天黑。

這些人挖的防御工事和塹壕。到傍晚時分,戰鬥已經基本結束了。2萬羅馬士兵中,只有不足百人生還。

在羅馬學者塔西佗記載中,許多犧牲的軍官他們的骨頭被煮熟,日耳曼人作為他們的土著宗教儀式的一部分,放入花盆裡。 然而,其他軍官被要求贖金,倖存的一些羅馬普通士兵則被奴役。

西元1988年開始以來,德國考古界在卡爾克裏澤面積17公里範圍內發掘出超過5,500 羅馬兵遺骸,與主要件軍事裝備。

屋大維的哀嚎

瓦盧斯大軍覆滅的消息傳到羅馬,屋大維深受打擊。

根據羅馬史學家卡修斯(Dion Cassius)記載,皇帝屋大維接到報告後痛苦不堪,扯爛自己的長袍,以頭撞牆,拒絕理頭髮,嘶聲喊道︰「瓦盧斯!把我的軍團還給我!(Quinctilius Varus, give me back my Legions!")」等稍稍平靜下來後,屋大維立刻意識到事態的嚴重。

瓦盧斯的3個軍團,是日耳曼尼亞和羅馬之間的主要屏障,如果日耳曼人乘勝進軍羅馬,他將無兵可用。

為了以防萬一,屋大維下令立刻招募一支軍隊。

羅馬人此時已經過慣了安逸的生活,沒人願意去送死,幾天過去了居然無人應招。不得已,屋大維下令征兵,35歲以下男子10抽1,35歲以上15抽1,抗拒不從者籍沒財產。即使如此,仍然沒有多少人站出來。

屋大維大怒,為此殺了一批抗拒兵役的人。

最後還是提貝留趕回來,招募退役的老兵為骨幹,再解放一批奴隸充入軍中,才勉強湊成兩個軍團。

如此巨大的恥辱,第17、18、19不再出現在羅馬軍隊的戰鬥軍團序列。

值得慶幸的是日爾曼人並沒有打過來。屋大維在痛定思痛以後,決定以萊茵河為界,同日爾曼人劃河而治。

羅馬帝國的領土擴張到此為止,以後的400年都是在努力守成而已。

此後羅馬軍隊為了復仇幾次渡過萊茵河,入侵日耳曼尼亞,和海爾曼的聯軍互有勝負,但始終未能重新征服這個桀驁不馴的民族。

條頓森林之戰以後6年,屋大維去世,終年76歲。

條頓森林之戰10年以後,年僅37歲的海爾曼被自己的族人(卡蒂人首席長老Adgandestrius)用毒藥暗殺。

他懷孕的老婆圖斯內爾達(Thusnelda 蠻族的俘虜雕像)被他老爸塞格斯特斯(Segestes)告密出賣,而被羅馬人抓獲,所以她的兒子圖梅利庫斯(Thumelicus),被羅馬當局圈養長大,在拉文納訓練成一個角鬥士,在滿20歲之前死在一場角鬥士競鬥中。

e0040579_159115.jpg


(圖斯內爾達 蠻族的俘虜雕像)


e0040579_1103894.jpg瓦盧斯的首級在各個西日耳曼部落中旅行了一遍之後,被富於同情心的馬考曼族國王馬波德送回羅馬安葬。

而他下屬的屍體則永遠地留在了戰場上:2萬多個頭顱被懸掛在條頓堡森林大道兩側的樹梢上,直到離戰場5里外的地方,都能發現他們被剝得精光的屍體。

這裏是歐洲被研究得最徹底的古代戰場,直到1988年,一個英國考察隊還在此處挖掘出過大量的武器、數百枚銀幣、以及一些羅馬軍人、戰馬、騾子的完整骨架。

有趣的是,海爾曼和自由高盧的維欽托利一樣,沉寂1800年後又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

剛剛完成德國統一的德皇威廉為了迎合如火如荼的民族主義情緒,1839年表彰海爾曼為德意志民族英雄。

1875年,一座巨大的海爾曼雕像在條頓森林豎立起來,這座雕像至今仍然完好,供無數後人憑吊。
[PR]
by cwj36 | 2013-03-01 02:32 | 【Total War 日耳曼】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